51途站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七十六章 功利點好
    天已經黑了,實驗樓依舊燈火通明。

    唐教授的辦公室,陸舟敲了敲門走進去。

    其實在來這里之前,他對老唐找自己是為了什么事兒,心里已經有個數了。

    就在剛才,他從郵箱里翻到了《數學紀事》編輯部的過稿信件。從日期來看,這封信兩天前就寄來了,只不過被他給漏掉了。

    只是,令陸舟無法相信的是,他的那篇論文竟然登刊如此迅速,就好像《數學紀事》比他還著急一樣。

    對于自己這篇論文竟然能有如此大的面子,他一時間也是不禁有些受寵若驚。

    剛一進門,唐教授放下了手中的筆,看向旁邊對著電腦工作的研究生。

    “小王,去給你師弟倒杯水。”

    那個叫小王的研究生推了推眼鏡,沒說什么,站起身來。

    陸舟趕緊說道:“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

    “不不不,請一定讓我來,”那個叫小王的研究生,不由分說地將一茶杯擱在了茶幾上,拿起電茶壺倒水,畢恭畢敬道,“給大佬遞茶。”

    “謝謝……”

    哭笑不得地看著那倒滿的茶杯,陸舟只得遂了他的好意。

    在沙發上坐下,陸舟看到茶杯旁邊的雜志,正是《數學紀事》英文原版的最新一期。而那攤開的第三十頁,陸舟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自己寫的那篇論文——

    《關于梅森素數分布規律的討論以及周氏猜測的證明》

    “數學紀事上的這篇論文,是你寫的嗎?”坐在辦公桌后面,唐教授一臉嚴肅地問道。

    “是啊。”陸舟點頭,奇怪地看了老唐一眼。

    不是我還能是誰?

    金大還有別人叫陸舟嗎?

    辦公室里的兩名研究生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陸舟,心里是大寫的服氣。

    不愧是被老唐器重的人!

    證明了世界級的數學難題,都是如此的從容淡定。

    換做是他們自己,別說是證明世界級數學難題了,就是在核心期刊上過個稿,都得興高采烈地好好慶祝一下,拿著學校發的獎金,叫上幾個朋友出去搓一頓。

    “……”

    陸舟的淡定,反而讓唐教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說實話,他看到這篇論文的時候,是一臉懵逼的。

    懵逼不是針對論文本身,而是針對發表論文的這個人。

    他從來沒想過,這小子真能在梅森素數這塊研究出什么東西來,甚至是抱著讓他去碰一鼻子灰,然后知難而退的打算……

    結果……

    誰能想到,這小子不但在這一領域做出了成績。

    而且向整個數論研究領域扔下了一枚深水炸彈……

    “……你在數論領域的造詣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本來以為你的天賦在泛函領域,現在看來還是我看走眼了。”唐教授搖了搖頭,“我這一輩子帶了這么多的學生,就天賦而言,你是最高的。”

    不只是看走眼了。

    他都有些看不懂了。

    按理來說一個人的精力應該是有限的,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向來是做學問的大忌,但這一條大忌似乎對這小子并不適用。

    看來,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著那種,能夠無視常理的天才。

    陸舟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干笑了兩聲,謙虛道:“唐教授,您過獎了,我只是業余的時候突然來了靈感,沒您說的那么夸張。”

    “呵呵。”

    老唐的這一聲毫無抑揚頓挫的呵呵,頓時讓陸舟不知道接下來該說啥了。

    這一聲呵呵,明顯是對他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虛偽嗤之以鼻。

    老唐還是老唐啊,眼睛太毒了!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推開了。

    兩個人一前一后走了進來。

    走在后面的是應數系的魯主任,走在旁邊的那個老人陸舟不認識,不過看他直直盯著自己的樣子,顯然是沖著他來的。

    一進門,魯主任剛準備喊老唐,卻看見坐在沙發上的陸舟,眼睛頓時一亮,連忙上前問道。

    “是你證明了周氏猜想?!”

    陸舟看著一臉激動的魯主任,點了點頭:“是的……有什么問題嗎?”

    魯主任還沒開口說話,在他旁邊的那個老人,笑了笑,先一步開口了,

    “沒有任何問題,你的論文我看過了,證明過程相當出色,確實配得上德利涅教授對你的褒獎。”

    褒獎?

    德利涅?

    誰?

    陸舟一臉懵逼。

    倒是辦公室里的兩個研究生,臉上震驚的表情無以復加。

    德利涅!

    比利時國王親自冊封的子爵!韋伊猜想的證明者!

    唐教授咳嗽了聲,“小王,給兩位教授倒杯水。”

    小王默默地站起來,向放茶具的柜子走去。

    那個陌生的老頭笑著說,“老唐,別這么客氣,我就是來這邊轉一轉,一會兒就走了。”

    “這位是我們院的秦院長。”看著一臉懵逼的陸舟,魯主任在旁邊笑著介紹道。

    陸舟回過神來,立刻站起身來:“院長好。”

    “你好你好,不必客氣,坐下吧。”秦院長看著陸舟,贊許地點了點頭,“說起來你就是陸舟吧。前段時間我就想見見你來著,不過被挪威的數學學術會議給耽擱了,上個星期才從挪威回來。”

    “我在挪威開會的時候,和紐曼先生聊過你幾個月前發的那篇線性泛函的論文,他對你的評價很高,并且和我說,最晚五年,你就能在這一領域取得開創性的成果。沒想到這一天竟然來的如此迅速,如此突然,我才剛從挪威回來,你就干出了這么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而且還是與泛函截然不同的數論領域。”

    說到最后,秦院長感慨地輕聲嘆了口氣,笑著說道,“果然我們這些老頭子,也是越來越不中用了,證明這些數學猜想,還是得指望你們這些年輕一代啊。”

    “秦院長,您言重了。”陸舟干咳了聲,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取巧罷了,驚天動地還談不上吧……”

    秦院長看著陸舟,笑了笑說:“呵呵,等明天你就知道我為什么這么說了。”

    這一聲呵呵又是什么意思?

    陸舟有些迷了。

    見陸舟沒有說話,秦院長笑了笑,繼續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和唐教授還有些事情要討論,你先回去吧。”

    正好陸舟也打算溜了,任務完成率,不出意外他的獎勵還掛在系統空間沒領取呢。

    于是他便笑了笑,說:“那我先走了……對了秦院長,解決這種世界級的數學難題,學校有沒有什么獎勵政策啊。”

    唐教授笑罵道:“你這小子,一天到晚就盯著那點蠅頭小利。世界級的數學難題,是能用錢來衡量的嗎?”

    陸舟很想點頭,告訴他是的,但最終還是克制住了。

    秦院長和魯主任也笑了起來。

    “獎勵肯定是有的,對于這種杰出的科研成果,不管是咱們學校還是咱們國家,都是大力支持的!”秦院長笑著說道,“不過關于具體怎么獎勵,校里還要開會討論下,什么時候討論出結果我不敢保證,但物質上的獎勵,絕對不會虧待你!”

    陸舟大喜,道:“謝院長!”

    秦院長笑著擺手:“不客氣。”

    沒在辦公室里多停留,陸舟很快撤退,離開的時候還順手帶上了辦公室的門。

    看著這小子離開的背影,秦院長笑了笑說:“是個人才啊。”

    唐教授嘆了口氣:“是啊,就是太功利了點。”

    “功利點好啊。”

    “好?我覺得搞研究好還是得靜下心來要好,”唐教授搖搖頭,“他在數學領域的天賦,是我這么多年以來見過最高的,如果他肯靜下心來做學問,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哦?我倒是覺得,功利和潛心做學問并不沖突。”秦院長笑著說道,“就怕那種油鹽不進的人才,就是成材了,咱們也留不住啊。”

    唐教授搖了搖頭,卻是沒有接話。

    他見過太多天才,在名利場中泯然眾人了。

    做學問不是唱歌跳舞,想要做出成績,就必須耐得住寂寞,就必須學會主動屏蔽外界的干擾。這樣或許對那些真正為人類科學進步做出貢獻的人來說有些不公平,但既然選擇了這條探尋真理的荊棘之路,就必須去承受這一切。

    可能,這就是立場問題吧。

    秦院長希望陸舟能在金大做出成績,希望給周氏猜想的證明打上金陵大學的標簽,讓金陵大學的數學院在華國學術圈乃至世界學術界揚名。

    而唐志偉,他只希望這小子,能在通往數學大廈的道路上走的更遠。

    不管是在金大,還是在普林斯頓,或者別的地方……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