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章節目錄 第402章 隆重的死亡之禮
    王壑鄭重對霍非道:“多謝。”

    霍非沒出聲,他還在生氣。

    王壑催道:“走吧將軍。”

    霍非道:“再等等。”

    王壑道:“將軍無需擔心。小弟聽周大人說,崔華之前花了一個時辰才破開進山的機關門,出山的門尚未來得及破。剛才他倉皇逃進來,就算動作再快,總要花費些工夫破解機關,根本來不及調兵過來堵截咱們。況且,他并不知廢帝已死,一心想要逃出去救駕,無心跟咱們周旋。小弟猜他早跑了。若他聰明,應該在禁區內設下埋伏,坐等咱們步入陷阱,給咱們致命一擊。”嘴里說著,腳下已經向前走去。

    他有些等不及了。

    也不知觀棋怎樣了。

    聽了周惟安描述,他現在已經確定那假太監就是觀棋,因此很擔心崔華進去后,會對觀棋不利。

    霍非聽王壑說得有理,又見沖進去的將士都無事,通道出口兩禁軍正對他做手勢,表示外面沒有埋伏,他這才隨著王壑上前,一面道:“你確實厲害。”

    周惟安也趕了上來——剛才他被勒令在后等著——聞言接茬道:“可不是,納少爺真不負盛名。又果敢有為,身先士卒。下官剛才都提著一顆心呢……”他亦步亦趨地跟在王壑身邊,絮絮叨叨又開始了奉承。這光景,看著倒像王壑是他的上官,他是下官一樣。

    這次王壑根本沒聽見,全神貫注于通道出口的情況,一出通道,他便四下打量。

    出口附近并無守軍。

    霍非不禁皺眉。

    周惟安問出了他的疑惑:“怎的一個守軍都沒有?”

    王壑道:“被崔華調走了。”

    周惟安奇道:“為何?他不該命人堵截咱們嗎?”

    王壑道:“能堵得住嗎?堵不住,還不如不堵。把人全部撤走,便無人知道他的去向了。”

    周惟安恍然道:“狡猾!”

    出口處沒有守軍,王壑依然不敢大意。

    這里是基地的禁區,平日都有重兵防守,山谷深處建有炮樓,炮樓上的守軍都配望遠鏡的,自然能看到這邊的情況。故而,王壑事先交代先行進入的禁軍們:一進來便豎起白虎王的旗號,向禁區內的守軍表明是自己人,避免引起守軍誤會攻擊,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看來,這招見效了。

    禁區深處,那些守軍通過望遠鏡看見入口處突然涌現大量禁軍,豎著白虎王的旗號,又沒觸動機關,都有些懵,不知發生什么事了。雖疑惑,卻沒有莽撞地攻擊。

    王壑和霍非都松了口氣。

    這善后交涉、安撫軍心的事,自有白虎王來完成,王壑端著望遠鏡打量禁區布局,暗想:崔華去哪了呢?還有觀棋,又在哪呢?他急需找一個知情人問詢。

    禁區內的機關,對他來說形同虛設,很快,他們從第一工坊內揪出了一管事。

    周惟安一頓威脅逼問。

    那管事雖不懂朝廷紛爭,但見白虎王來了,鎮遠將軍也來了,還有這么多禁軍,說要搜拿崔華,哪里還敢隱瞞。他不過是個工坊的管事罷了,怎知道誰是誰非、誰忠誰奸?他只顧保命要緊,于是統統交代了。

    王壑聽說禁區內有兩處隱蔽的地方,防守極嚴密:一是第三工坊,還有一處是崔華的小樓,便推測:崔華在前山有將軍府,又特地在禁區里面建造一座小樓,恐怕不只是為了居住方便,恐怕這里才是他的秘密所在,禁區的密道十有八九就在他家,他一定逃回家去了。

    他這推測不能算錯,因為崔華住的小樓底下確有密道,且跟第三工坊下的密道是相通的。

    王壑便急向崔華的小樓趕去。

    崔華現在哪里呢?

    他正在第三工坊。

    一進到第三工坊院內,他便給工坊四角炮樓的守軍下令:叛軍奸細偽裝成官兵殺入禁區,凡有妄圖接近第三工坊的人,不論何種裝束,一律轟殺。

    吩咐已畢,他才帶人進坊。

    入目是許多冰冷的甲殼車。

    崔華神情竟溫柔起來。

    這些都是最新研制的機器車,經過反復試驗,每一臺車開的時間一長就會出事,他懷疑江老太爺或者澤熙在其中弄鬼,但又無實據,因此尚未投入使用。

    眼下卻顧不得了,暫時拿來用。

    當下,他選出一百精銳,命他們駕駛這機器車,載著小型火炮,埋伏在工坊內,靜等白虎王和玉麒麟靠近,再強勢轟炸。

    眾人得令,紛紛上前。

    崔華則帶人去地底下。

    第三工坊地下,崔華看著空蕩蕩的坊間,面色陰沉的可怕——守衛呢?管事呢?工匠呢?

    剛才他沒追查假欽差的去向,因為來不及。再者,他也做了最壞打算,就算那假欽差進入第三工坊,也難有作為,因為地下有那么多守衛呢。還有,那密道的機關可不是一般人能破解的,事實也證明假欽差尚未逃出去,他在密道出口外派了親信監視著呢。

    可是,為何這里空蕩蕩的?

    再說李菡瑤一行人,被困在密道機關門外整整一夜。李菡瑤估摸著,追兵也該來了。她命凌寒等人輪流值守,盯著第三工坊東面進口處。崔華一出現,凌寒便發現了,急忙回稟李菡瑤,“姑娘,崔華來了。”

    李菡瑤很意外,“崔華竟沒死?”

    她以為來的是王壑呢。

    凌寒道:“確實是他。”

    李菡瑤道:“也好。待我親自送他一程。好歹是個將軍,承蒙他對江家如此‘厚愛’,我不能不‘報答’他。”

    凌寒:“……”

    李菡瑤對江老太爺等人道:“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去瞧瞧。”說罷招呼凌寒,向第三工坊走去。

    凌寒急忙叫凌風,“跟我去保護姑娘。”兩人忙緊走幾步,越過李菡瑤,率先而行。

    江老太爺對崔華的恨意,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洗不凈,聽說他來了,哪里還待得住,忙顫巍巍也攆回去了。那些工匠們一半畏懼,一半好奇,也都回頭了。

    李菡瑤一路破開機關,不大時候,又回到第三工坊的西門口,和崔華他們隔著空蕩蕩的坊間,一方在東面入口,一方在西面出口,遙遙相望。

    盡管李菡瑤換上了禁軍的衣甲,崔華還是一眼便認出了她,再看見她身后的姜老太爺、顧值等人,又驚又怒又喜。驚的是這假欽差居然救出了江家人,還拐帶了這些工匠。怒的是這些工匠竟敢背叛他。喜的是這些人終究還是落在他的手里,今日定叫他們葬身于此!

    崔華細長的眼睛射出兇殘目光,舉起右手,示意親衛們散開,分別從左、右、中間包抄過去。如此一來,李菡瑤等人無處可逃,只有后退一條路。然而,若是后退能逃命,他們又怎會滯留在此整整一夜呢!

    待親衛們都上前后,崔華也動了。

    李菡瑤感覺被毒蛇盯住一般,偏偏這人健壯的跟頭熊一樣,兩腿粗如中柱,每邁一步,堅實沉重得仿佛地面都在晃動,一步一步接近,向他們逼進。

    李菡瑤怎肯受他壓制!

    殺人不過頭點地。

    李姑娘卻想送給崔華最隆重的死亡葬禮,并給這場軍火研制基地之行一個圓滿的結局。

    她沖著崔華笑了。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