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科幻小說 > 史上最強贅婿 > 章節目錄 第108章:冊封沈浪!騙來的告白(1更)
    【51途站www.lgrvzm.live

    然而……

    木蘭好像什么都沒有看到,好像沒有發現沈浪?

    兩只眼睛的對視,仿佛是一對空。

    她掃射到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后,又將目光移開了。

    沈浪在墻上蟄伏了下來,幸虧小爺穿著黑色的夜行衣,帶著黑色的面罩。

    隱藏在這一片黑夜之中,是不容易被發現……嗎?

    接下來,木蘭仿佛陷入了猶豫。

    大約七秒鐘后,她還是從浴桶里面走了出來。

    瞬間,沈浪鼻血真的要出來了。

    整個靈魂都被沉淪了,那是我的……娘子啊。

    很快,美景消失了。

    因為木蘭進入內間換衣衫。

    沈浪趕緊沿著梯子,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到房間內。

    直接脫下夜行衣,摘掉臉上的黑色面具。

    深深呼吸一口氣,然后氣定神閑地走了出去。

    在外面的院子里面,他遇到了娘子。

    不知道為什么,娘子好像臉有點紅。

    不過也正常,剛剛洗了熱水澡嘛。

    看看我浪爺,在圍墻上讀書半個時辰都不臉紅。

    “夫君,趕緊去接旨吧。”木蘭的神情中帶著些許的擔憂。

    ……

    在伯爵府大廳內。

    沈浪見到了從國都來的宦官。

    不知道這宦官什么品級,沈浪也沒有去關心。

    因為這宦官態度臭得很,下巴朝天,滿臉冷漠的樣子。

    被閹割了還那么屌?你有那玩意嗎?

    那個宦官冷冷瞥了一眼,他傳旨多了,哪一次對方不是戰戰兢兢啊。

    唯獨眼前這個小白臉不但態度散漫,而且還一直盯著我全身看,尤其還朝他沒有的地方看。

    “沈公子,你這是演的哪一出啊?國君圣旨還慢吞吞,讓吾等了這么許久,你這是藐視雜家嗎?”宦官冷冷道。

    沈浪趕緊上前,給了一個錢袋子,討好道:“公公息怒,這點錢您拿去吃茶。”

    那個宦官接過錢袋,發現沉甸甸的,里面起碼有上百金幣吧。

    玄武伯爵府出手這么驚人闊綽?

    沒有想到啊,竟然發了一筆意外之財。

    這宦官大喜,心中卻又冷笑,真是什么都不懂的土豹子。

    你以為給了錢就不打你臉了嗎?幼稚,可笑!

    然后,這位宦官態度稍稍好了一點,瞥了一眼沈浪道:“國君有旨,跪!”

    “國君昭曰,沈浪檢舉沙矜謀反有功,賜予太學監生出身!”

    就完了?這么短小無力,而且后面也沒有欽此?

    沈浪知道,中國古代帝王的一些圣旨后面也沒有欽此二字。

    其實,這代表了某種態度,不太友好的態度。

    然而,聽到這個圣旨后,屋后的伯爵大人面孔猛地一冷。

    木蘭臉色也瞬間變得冰寒起來。

    憑什么啊?我夫君這樣才華橫溢,國君你憑什么這樣作賤他?

    我夫君寫的書已經風靡整個天南行省,而且很快就要風靡整個越國了。

    所有人都拍案叫絕,你竟然如此羞辱于他?

    “接旨吧。”這個宦官冷淡道。

    沈浪上前接過國君的圣旨。

    然后,那個宦官走了,準確說是迫不及待地走了,因為他要去仔細看清楚,沈浪究竟給他送了多少錢。

    玄武伯走了出來,拿過國君的詔書,臉色越發難看。

    太學的監生,而且還是例監。

    這什么意思?

    無異于指著沈浪的鼻子說,垃圾!

    最優秀的讀書人當然是通過科舉考上舉人,考上進士做官。

    但有些人考不上進士或者舉人,又想要功名怎么辦呢?

    那就進太學讀書吧,這個時候的太學還是不錯的。

    因為,一開始太學招收的都是貴族高官子弟。

    之后一些有錢的商人也紛紛托關系把自己的兒子送進太學鍍金。

    這下子太學的那些貴族學生不同意了啊。

    你們這些賤民算什么啊?有幾個錢竟然還想要和老子同一個學校?

    但是朝廷又不愿意失去這筆財源啊,于是又另外開了一個國子學,所有的貴族和高官子弟進入那里讀書了。

    于是太學就成為了有錢人給家族子弟刷文憑的地方,里面已經完全烏煙瘴氣了。

    所以毫不客氣地說,太學里面的學生八成都是不學無術的垃圾。

    現在連街上罵人都會有這么一句,你家是太學的,你們全家都在太學讀書。

    而此時,沈浪就成為了里面的一員。

    關鍵是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國君竟然派人專門來傳旨。

    這個信號,非常之不好啊。

    國君幾乎是一個耳光狠狠扇在了玄武伯爵府的臉上。

    關鍵沈浪和玄武伯這次是真的有功勞啊,不但挽救了寧蘿公主的性命,而且提前揭發了矜君的陰謀。

    盡管有點打臉,但終究是有功的啊。

    沒有想到,這位國君直接一掌拍下來了。

    而且你還要謝恩,畢竟國君這可是賞賜啊。

    “咱們的這位國君,真是刻薄啊。”沈浪笑道:“岳父大人,拋棄幻想,準備戰斗吧。”

    玄武伯表情凝重地點了點頭。

    沈浪笑道:“我們大概還有五六天的安靜時光。”

    “好好享受這五六天的安靜和悠閑吧,接下來我們又要戰斗了。”

    “我又要去害人,又要去殺人,又要去打臉了。”

    “我這么一個善良的人,最不愛的就是報復和害人,我最喜歡與人和平相處。都怪這世道,活生生把我逼良為鱔。”

    岳父走了,娘子也走了。

    他們非常有默契的,每當沈浪說騷話的時候,他們就默默離開。

    還是岳母大人最好,總是會迎合,非常懂得商業胡吹。

    沈浪回到自己的院子,木蘭也跟了進來。

    沈浪望著墻壁上的仇人名單發呆,手中的筆蠢蠢欲動。

    “夫君,你別亂來啊。”木蘭柔聲道。

    知夫莫若妻,木蘭知道沈浪此時想要把國君的名字也寫在這面墻壁上。

    沈浪道:“不,我要把國君名字寫在上面。”

    木蘭急道:“夫君,真的不可以,被人看到會惹禍的。”

    沈浪道:“不,我一定要寫,我從小到大還沒有受過這樣的欺負。不管是誰,只要得罪了我,他的名字就一定會出現在這面墻壁上。”

    然后,沈浪殺氣騰騰地把兩個字寫在墻壁上。

    郭靖!

    位面之外的郭大俠一臉懵逼,為啥啊?

    ……

    沈浪說了。

    接下來的五天是難得的安靜和悠閑。

    之后,他又要開啟瘋狂打臉的歷程了。

    所以,這段時間當然要好好嗨皮一下。

    第二天夜里,沈浪又爬上圍墻讀書了。

    很巧,木蘭又在繡樓上沐浴,窗戶依舊是開著的。

    只不過這次她一直坐在浴桶里面沒有起身。

    只有沐浴完畢后,她站起迷人嬌軀,背對著沈浪出了浴桶。

    這一刻。

    沈浪再一次熱血沸騰。

    娘子的身材真是……太火了啊。

    穿著衣服火爆。

    不穿衣服,就仿佛換了一個人似得,如同地獄魔女一般,吸取男人的陽魂。

    當天晚上,沈浪不得不起床三次。

    ……

    第三天晚上,木蘭又又在晚上十一點左右沐浴。

    沈浪沿著梯子再往上爬圍墻的時候,雙腿都有點顫抖。

    然后,他又又一次欣賞到了世界上最迷人的畫面。

    這天晚上,沈浪起床了兩次。

    第四天……

    沈浪眼圈都黑了,手臂和腰一起酸痛。

    他心中幾乎在哀嚎,娘子你今天還要沐浴嗎?

    夫君我的腰有點受不了了啊,營養跟不上了。

    但是,繡樓最高那一層的燈火再一次亮了,再一次水霧繚繞。

    沈浪心中的魔鬼又蠢蠢欲動。

    偷窺這種事情是會上癮的啊。

    稍稍掙扎了半秒鐘,沈浪再一次扶著腰,沿著蹄子爬了上去。

    雙腿都是軟的啊。

    然而等爬上圍墻之后,透過窗戶,再一次看到了絕美無雙的木蘭。

    那個和白天穿衣服完全不一樣的木蘭。

    沈浪再一次如癡如醉,魂飛魄散。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俏麗的身影迷迷糊糊開門走了出來。

    是小冰。

    今天晚上小冰故意穿得比較薄在沈浪面前晃,結果她發現姑爺竟然沒有用流氓的眼睛看她。

    這讓她好傷心,于是氣憤之下,糖水喝多了,睡到半夜起來小解。

    唉,真不是沈浪不想看她啊,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小冰迷迷糊糊走到院子,想要去茅房,但是還要走幾十米,頓時覺得沒有勇氣。

    于是猶豫半秒鐘,小冰就在蹲在院子里面的大樹下就地解決了。

    然后,小冰忽然發現了圍墻上有人偷窺。

    “啊!”頓時驚呼一聲。

    但很快,她認出了那個身影是沈浪姑爺。

    盡管姑爺帶著黑色面具,穿著黑色夜行衣,但就算燒成灰她也認得出來。

    因為天下誰還有這么帥的身影啊。

    連猥瑣偷窺的時候都這么迷人。

    于是,剛剛驚呼一般的小冰立刻捂住了小嘴。

    但是,她驚呼了一半的聲音,還是驚了很多人。

    沈浪被嚇了一跳,腳下一空,直接踩碎了好幾片瓦,發出了一陣刺耳的聲響。

    木蘭也受驚了,飛快朝著外面望來,本能地捂住了胸口。

    緊接著,院子里面的許多燭火亮起,十幾個侍女打開了窗戶。

    “喵,喵……”沈浪在圍墻上趕緊趴伏下來躲著,學了幾聲貓叫。

    別提有多響了,而且還是沒有被騸過的那種公貓。

    這十幾個侍女朝圍墻上望來一眼。

    “看什么看,一只野貓嚇了我一跳而已。”小冰雌威大作。

    頓時,十幾個侍女紛紛關上窗戶,吹滅燭火。

    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般,我們什么都沒有看見。

    小冰狠狠瞪了沈浪一眼,低聲嗔道:“姑爺,你真是討厭死,竟然半夜蹲在偷看人家,人家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然后,她捂著臉跑了。

    沈浪很想提醒她,小冰你的裙子還沒有拉上去。

    ……

    第五天晚上。

    沈浪捂著后腰在床上哀嚎,好酸好痛啊。

    娘子求求你不要那么愛干凈,今天晚上就不要沐浴了吧。

    你要是沐浴的話,也請關上窗戶好不好啊?

    夫君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這樣的美男子通常都比較羸弱,體力和精力都有限啊。

    再這樣下去,真的要徹底被掏空了,昨天我也已經去像安大夫要補腎丸了。

    我發誓,今天晚上早點睡覺。

    就算娘子再沐浴,就算窗戶大開,我也我絕對不上圍墻讀書了。

    我沈浪若是再上墻,那我就是你金木蘭的孫子。

    為了戒掉這個癮,沈浪早早地上床睡覺。

    但是翻來覆去怎么都睡不著,就好像有一個重要任務沒有完成一般。

    到了晚上十一點的時候。

    娘子繡樓的最高層燈火再一次涼了,隔著老遠沈浪幾乎都能聽到水聲。

    娘子又要沐浴了?

    心中的魔鬼再一次復蘇了,蠢蠢欲動。

    這簡直比戒煙還要難啊。

    沈浪不由得起床。

    我肯定不偷窺,我就是出門溜達溜達。

    屋里太悶了,我需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然后,沈浪再一次換上黑色的夜行衣,戴上黑色面罩。

    至于為什么出去呼吸新鮮空氣還要戴面罩?這點不重要。

    一切武裝完畢,沈浪走出了房門。

    我只是不小心來到圍墻下,然后不小心爬上圍墻而已。

    但是……

    當沈浪再一次爬上圍墻的時候,卻發現什么也看不到。

    因為,娘子沐浴時候,繡樓第二層的窗戶竟然關了。

    竟然關了!

    竟關了。

    關了!

    沈浪頓時就怒了。

    金木蘭,你什么意思啊?

    竟然關窗戶?

    當天晚上,沈浪一夜沒睡,胸中的燥火消散不去。

    金木蘭,你怎么可以這樣?

    太過分了啊!

    ……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

    沈浪陰沉著面孔,仿佛誰欠了他一萬金幣似的。

    吃東西的時候,摔筷子砸碗的。

    小冰見到姑爺這幅樣子,都是有些疑惑了。

    “哼!”

    吃到半碗,沈浪就將筷子重重放在桌子上,賭氣道:“不吃了。”

    木蘭揮了揮手,讓小冰出去,然后溫柔道:“夫君,怎么了?”

    沈浪望著木蘭,顫聲道:“你是不是因為我出身卑賤而歧視我?”

    木蘭一愕,搖頭道:“怎么會,沒有啊。”

    沈浪悲聲道:“那你是不是因為我貪慕虛榮來你們家吃軟飯而歧視我?”

    木蘭急了,聲音微微顫抖道:“怎么可能?夫君你不要亂想啊。”

    沈浪哀聲道:“那你是不是因為我手無縛雞之力,不會武功,沒有功名,也沒有什么出息而歧視我?”

    木蘭眼圈都紅了,淚水盈眶,掏心掏肺急切道:“夫君,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從來都沒有這樣想過啊。”

    “夫君,我……我真的很喜歡你的,你,你不要這樣。是我什么地方做得有不好,讓你誤會了嗎?

    沈浪悲憤道:“既然你沒有歧視我,那你洗澡的時候為什么要關窗戶?”

    “難道你覺得我會去偷窺嗎?難道你覺得我是這樣人品卑劣的人嗎?”

    “金木蘭,我們夫妻之間還能不能有一點起碼的信任了?”

    ……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我繼續拼命碼字,今天依舊一萬多.拜求兄弟們的支持啊,我真連出去理發時間都沒有了。

    謝謝飛雀奪杯的兩萬幣打賞。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lgrvzm.live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