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雙目失明
    “你做什么!”青年慌了,知道此刻百口莫辯,總不能說是吳用自己把腦袋撞在墻上的吧?像吳用這么神經病的人已經不多了,大家恐怕也不信!“派出所內不準拍照!”

    “哪條法律規定,派出所內不能拍照的?”白靜挺直胸膛氣勢逼人,“只要不影響辦案進度以及涉及泄密問題,我想拍1個tb的視頻都可以!”

    “爸!你領她們進來做什么?”青年原來是派出所所長的兒子,在他的地盤上,他自然不會太露膽怯,“讓他們出去!”

    “別胡鬧!”派出所所長有著一雙陰沉的眼睛,盡管帶著微笑,他也依然看起來陰森滲人,“這位白靜小姐是吳用的律師,這一次過來,是按照法律程序……”

    “你別被她騙了!”青年瞪著嬌柔嫵媚的白靜,盡管白靜穿著這一身職場ol制服配著黑絲很像雷厲風行干脆利落的律師,但是他可是認識這位美女的,“她是慕斯酒吧的經理,我見過她好幾次了!”

    “酒吧經理跟我律師的身份有沖突嗎?難道我學過如來神掌也要說給你聽?”白靜不慌不忙,鎮定自若,“除去律師和酒吧經理的職位,我還是一名老師,能者多勞,不像你這種小伙子,只能一輩子在派出所當一個暴力執法的小警察。”

    林茵茵瞥了一眼躺在地上鼻子流血裝昏的吳用,冷聲說道,“在一切證據還沒定型,法院沒審判之前,你們派出所就是這么對待嫌疑人的?我會控告你們派出所的,等著我的律師函吧!”

    “一點誤會而已!”派出所所長連忙微笑著解釋道,“我們……”“廢話少說,你們懷疑我的當事人涉嫌謀殺以及販賣毒品?證據呢?”白靜抬了一下鼻梁上沒有任何度數的紅色眼鏡,派出所所長指了指桌子上的資料,笑著道,“都在那里,請過目。”

    林茵茵這時候則連忙走上去攙扶著吳用呼喊了幾聲,裝作昏迷的吳用茫然睜開眼睛,連忙在地板上滾來滾去,“哎呀!哎呀!我的眼睛為什么看不見東西了!茵茵,是你嗎?你在我身邊嗎?”

    林茵茵有生之年,還是頭一次見永遠都是陽剛堅強的吳用露出這種無賴的舉止,忍著笑,身為一名演員的林茵茵眼眸之中立刻留下了淚水,“哥,你怎么了?你別嚇我啊?”

    旁邊的青年嚇得臉色蒼白,然后又連忙解釋道,“你們別裝了!剛才是他自己往墻上撞的!我都沒碰到他!他就是為了冤枉我!”林茵茵把吳用攙扶起來讓他坐在椅子上,還沒等出聲警告,旁邊的白靜已經跳起來一巴掌扇在了青年的臉上。

    青年一臉懵逼,臉上劇烈的疼痛讓他醒悟過來,隨即,他面目猙獰的朝白靜撲去,“你這個臭女人!敢襲警!”“別鬧了!”派出所所長面無表情的攔住兒子,然后冰冷的眼神盯著白靜,說道,“白律師,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罷了。”白靜白皙狐媚的臉蛋上露出一絲平靜的微笑,“以牙還牙,回了這一巴掌,所長你就不需要擔心我會控告你們的濫用執法了,我替你們派出所保住了名聲,你難道不應該謝謝我嗎。”

    “事情經過還沒了解清楚,白律師你就這么隨意定了結果嗎?”所長陰柔的微笑著,他了解自己兒子的性格,囂張跋扈,經常在附近早點攤吃完飯不給錢,剛才那一拳說不定真的是他惱羞成怒毆打出去的。但是,身為父親和派出所所長,他自然要維護這個清譽。

    白靜指了指,懸掛在墻壁角落的監控**,“我們可以去把事情的經過還原得一清二楚,不過所長如果你真的這么做,那么我就會將監控視頻拍下作為證據控告你們。”

    所長姓錢,正因為他愛錢,所以才會成為派出所的所長,才會在今晚依楊愛成的吩咐將吳用抓進局子里來。原本計劃之中,是將吳用抓回來審問,然后扣留二十四小時。在這二十四小時內,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

    錢所長手中已經有了多條能夠控告吳用莫須有罪名的資料和證人,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本來等著吳用拘留的時候就能夠讓計劃進行下去讓吳用順利簽字畫押,但是現在,如果吳用離開派出所,那么精心準備的一切就顯得有些薄弱無力了。

    “爸!我們去看監控!”挨了一巴掌的青年面目猙獰,“我是清白的!我還不知道嗎!咱們去看監控,然后我要把這一巴掌還回來!”錢所長聽了兒子的話,心中快速思考了下,兒子為虎作倀的性格自己很了解,但是他也是那種對罪行供認不違的家伙,如果兒子剛才打了吳用,那么兒子肯定會心虛的不吭聲,現在瞧兒子的神色來看,反倒像是兒子真的被冤枉了。

    “如你所愿!”錢所長帶領白靜前往監控室,而青年則面色冷厲的捂著紅通的側臉留下來繼續監視吳用和林茵茵。

    “我的眼睛!我是不是瞎了!”吳用依舊在瞪著無神的眼睛裝瞎,左顧右盼東歪西倒,而林茵茵則一臉汗水的安慰著他,“哥,你不要著急,等一會我們就上醫院去。”

    林茵茵緊張的攥著吳用的手,眼眸卻一直盯著桌子上的罪證仔細閱讀記憶著。楊愛成為了誣陷吳用,找了不少替罪羊嘛!

    毒販、妓女、嫖客一一俱全,若是旁人,恐怕早已經從這些證據中深信吳用的罪行了。此地,果然不宜久留。景怡吩咐林茵茵和白靜的計劃也是如此,那就是現將吳用救出警局再說。

    不然,人一到了局子里經歷了二十四小時,恐怕事情會變得更難掌控,更加棘手。他們想要吳用認罪是很簡單的方法,而不能暴露英靈身份的吳用,恐怕無法招架這些人的嚴刑逼供。

    醫院,是個最合適的逃脫借口,吳用和景怡心有靈犀,不用交流便想到了一塊去。一旦到了醫院,吳用想怎么死就怎么死,那時候事情就簡單多了。

    “別裝了!去醫院,不可能的!”青年冷哼,順便打量了一下林茵茵甜美傾城的容顏,不愧是大明星,長得真好看,自己怎么就沒有這么好的命呢!“等我爸看了監控回來,就知道你在裝!到時候把你拘留一天,讓你嘗嘗厲害!”

    “你是在恐嚇我哥哥?”林茵茵盛世容顏不容侵犯,面上蒙上一層寒霜,趾高氣揚,“一個小小的警察,在我面前違規執法,恐嚇誹謗!看來,你是不想干了!”

    “你能奈我何!我爸,最關疼愛我了!”青年洋洋自得,這時候,審訊室門被推開,白靜和錢所長一前一后的走了回來。

    青年笑意盈盈的迎上去,看了監控,這些家伙就不敢這么底氣十足的在自己面前裝逼了吧?來到父親身邊,青年沒想到,自己另一邊臉,也挨了一巴掌。

    啪!錢所長恨鐵不成鋼的給了兒子一巴掌,他和白靜去調動監控,視頻里因為角度的問題,明明白白顯示是兒子一拳頭把吳用打在墻上的,這個龜孫,真是坑爹!

    白靜怡然自得的收好自己的手機,上面是監控上青年暴力執法的證據,出了門,她就要交給景怡,利用它搞出一番風波。

    “被你氣死了!”錢所長怒罵兒子一下,然后陰柔一笑,對白靜說道,“白律師,你看,我已經給了我兒子一巴掌了,你錄制的小視頻,能不能不要發出去?”

    “看你會不會做人了。”白靜明媚的臉蛋上面無表情,“我的當事人眼睛受傷暫時失明,我們需要送他去最好的醫院醫治,醫藥費由你承包,沒問題吧?”

    吳用怎么可以走?錢所長面帶凝固的微笑,他走了,自己今晚安排的一切就都前功盡棄了,不論如何,錢所長都要把吳用留在這里,扣留二十四小時再說。

    “我可以請醫院最好的醫生來為吳先生醫治,但是,吳先生暫時不能離開警局。”錢所長拒絕了白靜的要求,如果讓吳用離開,恐怕后果他自己無法承擔,被楊愛成追究責任的感覺,就如同丟了烏紗帽一樣嚴重。

    “我的當事人一切還未定罪,而且眼睛已經被你們警局人員毆打失明,怎么可能還會留在你們派出所任由蹂躪!”白靜冷笑,“如果我把你們的問題曝光在網絡上面,在媒體和新聞的壓力下,我覺得不出一天,上面領導就要把你這個所長開除了!”

    眼下無旁人,白靜壓低聲音冷笑著說道,“是要拿楊愛成的好處還是保住自己的所長位子,自己選擇吧!”

    錢所長臉上陰晴不定,當時是自己對楊愛成信誓旦旦保證能完成任務的,現在事情黃了,楊愛成雖然不會整死自己,但是恐怕在魔都沒得賺了。想想自己拼了十幾年才到所長這個位置,錢所長瞥了一眼旁邊不成器的兒子,果然,還是烏紗帽重要啊。

    沉重的嘆了一口氣,錢所長笑瞇瞇說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先請吳先生去醫院看雙眼,不過等身體康復之后,希望吳先生能夠隨傳隨到,繼續配合我們的調查。”

    “當然,我的當事人可是良好市民,會積極配合警方任何行動!”白靜義正言辭,然后與林茵茵一左一右攙扶著大呼小叫情緒不安的吳用離開了派出所。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