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酒井千雪
    袁華一剪梅沒有什么危險,昏迷不醒躺在地板上,像是一個沉睡的王八。暫留在麻生體內的無名,處于吳用、瑪菲亞和酒井千雪的包圍之中,臨危不懼面帶微笑的站在原地,“所以,你們準備要殺了我嗎?”

    盡管知道這并不是無名的真身,但是生性陰冷的酒井千雪冷笑,問道,“你以為我不敢?”說罷,酒井千雪手中浮現出一把尖銳晶瑩剔透的冰劍,手腕還沒等推進,便已經被吳用擋住了。

    “不能濫殺無辜!”吳用不會讓麻生身體出現任何流血的傷口,瑪菲亞也是贊同點頭,輕輕拍拍酒井千雪冰涼的手背說道,“我們不能傷害圣杯爭奪之外的普通人。”

    隱藏在兜帽黑袍下的酒井千雪一言不發,手臂收回,手中鋒利無比的冰劍就變成了散落紛揚的雪花,飄落在地消失不見。

    麻生發出一陣嬌笑,她對著吳用拋了一個媚眼,然后問道,“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無名如果想要換回他自己的身體,那么隨時都可以,但是聽無名現在的意思,可就不對勁了。

    “你還想帶走麻生的身體?”吳用挑眉,面無表情的盯著浮生,“無名,不要太過分了,為什么要將無辜普通婦人牽扯進來?”“因為這具**感覺還很不錯。”麻生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酥胸,“對我來說有點用處。”

    “不與她牽扯!找出洞察寶珠,我們馬上走!”吳用扭頭對酒井千雪說道,“她在占用普通人身軀的時候,能力也會變得跟普通人一樣,不足為據。”酒井千雪充耳未聞目視前方,她憑什么要聽吳用的意思去當搜尋犬,這種體力活,應該男人來做才是。

    “千雪。”瑪菲亞含笑輕瞥,“去找一下洞察寶珠,這樣我們的任務就能完成回去了。”面對瑪菲亞的命令,酒井千雪認真點頭,隨即扭頭朝別的房間走去,經過吳用身邊時,還特意撞了他一下。

    吳用踉蹌后退兩步,眼觀鼻鼻觀心,一點也不想跟酒井千雪這個冰塊發生沖突口角。瑪菲亞則笑了一下,低聲說道,“看來千雪已經把你當成朋友了。”“何解?”“她看不上的男人,從來不屑去碰觸的。”

    “這么說,她撞我一下,還算是友好的表示了?”吳用無語一笑,然后看向依舊站在原地不動彈的麻生,“無名,洞察寶珠對你來說是思而不得的東西,你該走了,否則,我可不知道等會那個冰塊會做出什么事情。”

    “我可以走了?”麻生攤開雙手轉了一圈,紡服在像兩個男人展示她妖嬈的身段,“你總是這樣放虎歸山呢,不要以為我會感激你,我還會回來的。”瑪菲亞帥氣俊秀的臉上浮出一絲笑容,“如果不是吳用善良慈悲,哪怕眼前的女人并不是你,你也早已經被一劍封喉了。”

    “這是他的弱點,也是它的虛偽之處。”麻生不屑瞥了吳用一眼,然后徑直朝兩人走去,因為,離開的大門在他們身后,“人多了不起啊!”麻生快要與吳用擦肩而過的時候,機警的吳用伸出手抓住瑪菲亞,兩個人并肩后退了五步,仿佛麻生身上有什么傳染病似的。

    即使隔著白色棉紗手套,吳用也能感覺到瑪菲亞手指的纖長柔軟,這家伙,肯定是意大利的貴族公子哥,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那種。面對瑪菲亞疑惑的目光,吳用松開他的手解釋道,“這個混蛋,似乎碰觸人的身體,就能夠達成互換的條件,所以我們要小心。”

    瑪菲亞恍然點頭,麻生得意洋洋的瞥了兩人一眼,走過兩人身邊,然后跨出大門消失在了黑夜之中。無名是那種輕易善罷甘休的人嘛?當然不是,吳用不放心的跟出門看了看,確定他消失在自己視野之內四百米外的地方,吳用才回到屋子里。

    袁華一剪梅居住的房屋很小,三室一廳,破舊物薄,這么一個巴掌大的地方,本應該能夠輕松搜羅出什么東西,但是很可惜,吳用三人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洞察寶珠的蹤影。

    這個袁華一剪梅,還真是藏私房錢的好手!在吳用暫住的房間,找膩、找煩了的酒井千雪丟下手中裝衣服的塑料盒子,一言不發氣勢洶洶的扭頭沖了出去,吳用好奇緊跟出去,然后就看到酒井千雪站在昏迷不醒的袁華一剪梅面前,抬起高跟鞋朝著他的胸膛就狠狠踩了一下。

    吳用詫異瞪眼,這個女人,這么暴力的嗎?酒井千雪對袁華一剪梅狠狠連踢幾腳,見袁華一剪梅躺在地板上依然無法蘇醒,壓抑著怒火的酒井千雪一言不合就亮劍,冰冷散發著寒氣的冰劍立刻刺入了袁華一剪梅的大腿之中。

    “喂!”吳用擔心袁華一剪梅的傷勢,連忙跑了上來。然后就聽見袁華一剪梅一聲慘叫,疼痛不已的袁華一剪梅立刻捂著大腿彈起了上半身。冰劍立刻融化無形消失,酒井千雪盯著一頭汗水的袁華一剪梅,抓住他的衣領質問道,“洞察寶珠呢?”

    “你,你是誰?”袁華一剪梅吃驚的看著酒井千雪,“詹姆斯先生,求你救救我!這個女人……”袁華一剪梅話還沒說完,酒井千雪已經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冷厲如冰的嗓音不滿的追問道,“我沒有時間跟你啰嗦,洞察寶珠被你藏到哪里了!”

    “袁華一剪梅先生。”吳用連忙擋住酒井千雪這無情的毆打,抱著袁華一剪梅說道,“這個家伙是我來自美國的同事,她是軍情七處的副指揮官,實不相瞞,這一次,我們來到這里,正是為了你父親撿到的那顆寶珠。”

    “那顆寶珠看起來是一個漂亮的文玩古董,實際上是一個**,它里面藏匿了許多我們美國的軍事機密,所以,請你務必交出來,不過你放心,我們會等價兌換的。”吳用想給這個可憐老實的男人一條后路,不然,丟了媳婦死了爹的袁華一剪梅,前程一片昏暗,“十萬美金,換你手中的寶珠,怎么樣?”

    “你還真是有錢!”酒井千雪不屑出聲諷刺,在她看來,對這個普通人一番嚴刑逼供,這個日本漁夫能堅持得了一分鐘嗎?在她看來,花錢真是鋪張浪費的事情。“這份錢,我會出的。”瑪菲亞走了出來,邁著優雅的步伐,風度翩翩的來到了袁華一剪梅面前。

    瑪菲亞先是責怪的看了酒井千雪一眼,然后對袁華一剪梅道歉說道,“請袁華一剪梅先生你諒解,畢竟,這是對我們美**·方很重要的東西,所以,十萬美金換你手中的寶珠,可以吧?”

    十萬美金對生養在窮鄉僻壤的袁華一剪梅來說,已經足夠過完下半輩子了。袁華一剪梅很是心動,捂著流血不止的大腿傷口,然后點頭,“沒問題!不過,那寶珠不在這里,你們跟我去拿。”

    憨厚的男人,似乎一點也不怕吳用等人事后不認賬,也不要求瑪菲亞打一點定金,就指引幾人前往藏寶的地方。吳用為袁華一剪梅的傷口做過了包扎,傷勢不重,沒有傷到骨頭,看來是酒井千雪下手掌握了分寸。

    肩后背著袁華一剪梅,吳用剛剛出門,然后就看到了身側一個黑影扇了過來。吳用眼眸一瞪,隨即出口提醒道“后退!敵襲!”即將要出門瑪菲亞的立刻停住腳步后退了三下,反倒是酒井千雪,一直存著針對吳用的念頭,聽到他提醒后退,這女人便賭氣的上前沖了出去。

    跨出門檻,看到來人,酒井千雪一掌揮出,抓住了對方的一只胳膊,與此同時,一塊磚頭也落了下來,砸在酒井千雪的腦袋上。酒井千雪吃痛的將對方推開,然后,捂著腦袋趴在了地上。

    背著袁華一剪梅的吳用看得目瞪口呆,功夫再高,也怕磚頭。沒想到,身為紫階英靈的酒井千雪,還有被磚頭干倒的一天。襲擊者是去而復返的麻生,或者說是無名,此刻見兩個人都陷入了短暫的昏迷狀態,瑪菲亞心驚,緊張的去攙扶酒井千雪,但是被吳用攔住了。

    放下袁華一剪梅,擋在瑪菲亞身前,吳用冷靜出聲提醒道,“無名憑借一個普通婦人的身體敢回來,為的就是想要和我們其中的人交換身體,得到我們中間某人的能力,現在,說不定,他的愿望已經達成了。”

    “你是說,他和千雪已經交換了身體?”瑪菲亞皺眉,不得不承認有這種情況的可能性,現在麻生和酒井千雪都已經昏迷了過去,這時候,瑪菲亞也做不出明智的判定。

    氣氛陷入短暫的沉默之中,隨即,傳來袁華一剪梅的驚嘆,“你們!你們在說什么!什么交換身體!”吳用回頭看了一眼一臉懵逼的袁華一剪梅,隨即笑笑,抬手指向遠處,說道,“看到了嗎?那就是我們美國實驗室的新型科技。”

    “是嗎?”袁華一剪梅回頭,然后感覺后頸一痛,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吳用收回拳頭,看著倒在地上的袁華一剪梅無奈笑笑,“真是麻煩。”躺在門口的酒井千雪有了動靜,她身軀微動,隨即已經跳起身手中多出一把冰劍刺向地上昏迷不醒的麻生。

    嗡!紅色的刀刃綻放出溫熱的光芒,赤色刀影閃過,握著緋紅之刃的吳用斬斷了酒井千雪的冰劍。酒井千雪那隱藏在兜帽下的一張冷艷容顏,想必已經氣急敗壞,“你是不是傻?剛才這女人想偷襲我們,你現在還要保護她?”

    吳用站在酒井千雪對面,擋著地上麻生的身體,面無表情的打量著她問道,“你是誰,你從哪里來,你要到哪里去?”“白癡!”酒井千雪手中再浮現出一把冰劍,然后指向吳用,冷聲說道,“讓開!”

    周圍的空氣在驟然降溫,空氣變得寒冷,就像是酒井千雪的性格一樣。“‘白癡’確實像你的口頭禪。但是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無名!”緋紅之刃擋在吳用身前,面對酒井千雪,他一點也不敢大意,“我希望你沒忘記我提醒你的,無名只要能夠碰觸到人,就有機會和對方互換身體。”

    “你說我是這個女人?”酒井千雪冷笑,還要說些什么,但是,瑪菲亞卻出聲了,“千雪,你只需要乖乖與我驗證一件事情就可以了。”“什么事?”酒井千雪回頭,神色立刻恭敬了許多,“瑪菲亞先生,你也要跟這個白癡一樣無理取鬧嗎?”

    瑪菲亞嘴角是紳士的微笑,他淡然沉靜的問道,“我的內褲是什么顏色的?”吳用瞪眼,隨即竊笑,真不愧是紳士,竟然問出這么哲學的問題,也就是說,酒井千雪和他之間有一腿呢。

    召喚者和英靈之間存在這種關系并不奇怪,只是好奇,酒井千雪這樣的女人,在瑪菲亞床上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光景,是如往常的冷若冰霜,還是熱情騷勁如火?想想就刺激。

    酒井千雪一愣,隱藏在兜帽下的她隨即發出一陣笑聲,然后,笑聲戛然而止,酒井千雪冷聲說道,“我不知道!”說罷,她就已經動了!手握冰劍,凌厲朝瑪菲亞躍去!看來,無名與酒井千雪交換了身體無疑!

    瑪菲亞雙手握拳成防備姿勢向后退開一步,這時候,酒井千雪卻已經沖到了他面前。酒井千雪的目標不是瑪菲亞,而是躺在地上又一次昏迷過去的袁華一剪梅。酒井千雪扛起袁華一剪梅,然后就奔入夜色之中。

    無名倒也是一個寂靜的家伙!擒賊先擒王!虜獲了袁華一剪梅,找到洞察寶珠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吳用想追,但是這時候,酒井千雪頭也不回的射出三道冰箭。細長鋒利的冰箭朝瑪菲亞射去。

    想要追她的吳用只能硬生生停下腳步,揮動緋紅之刃,斬斷了即將刺到瑪菲亞面目上的三根冰箭。

    “謝謝!”瑪菲亞松了一口氣,如果不是有吳用這一刀阻攔,恐怕他的臉早已經花了。抬頭看向漁村,酒井千雪早已經扛著袁華一剪梅消失在了這安靜的海邊,無影無蹤。

    吳用扭頭看了一眼地上的麻生,酒井千雪現在應該就在那身體內,只不過瞧他樣子,一時半會兒也醒不來了。“你不去追?”瑪菲亞有些不安,“如果被無名搶先找到了洞察寶珠,那么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袁華一剪梅的父親被毒死之后,袁華一剪梅曾去看望過他的父親,然后又匆匆回到了家里,所以,洞察寶珠仍在這漁村之中的某一個角落。他根本沒有機會藏到距離這里太偏遠的地方。”吳用挺直胸膛,看著漆黑的夜色笑了笑,“盡管無名帶走了袁華一剪梅,但正如他所說,他還會回來的。我們只需要守株待兔就是了。”

    “好!”瑪菲亞眉頭平緩了一些,然后,他走過去,將地上昏迷不醒的麻生抱起來,兩人回到了屋子里。

    “你能打得過千雪嗎?”瑪菲亞將麻生擱置在床上,關心的問著吳用,“無名和誰互換身體,就會獲得對方全部的能力,對吧?”“沒錯。”吳用撓撓頭,“無名現在掌控了酒井千雪的身子,那么他關于酒井千雪的任何技能,就都會無師自通。”

    “至于我和酒井千雪的較量嘛,五五開吧!”吳用坐在木凳上,倒了一杯茶若有所思,“如果全力以赴拼用殺招,我還有幾分勝算,但那畢竟是酒井千雪的身子,我需要處處小心處處留手,這樣一來,反而我的戰斗受限,難以輕而易舉戰勝她。”

    瑪菲亞點頭,隨即嘆了一口氣說道,“如今無名占用了千雪的身子,什么時候換回來,也是他說了算是嗎?”“沒錯。”吳用晃晃腦袋,這又是一件麻煩事,“所以,我需要在這種情況下,將酒井千雪的身體傷成重傷,然后,體力不支越戰越弱的無名,才會主動回到他自己的身體內。”

    “那就請放手一搏吧。”瑪菲亞自然是對酒井千雪很是憐惜的,只不過大敵當前,問題十分的棘手,“只要不致死,我總有辦法能夠將千雪的傷勢愈合。”“補魔嘛!大家都是男人,我懂!”吳用笑盈盈的拍拍瑪菲亞的肩膀,瑪菲亞瞪了吳用一眼沒再說話。

    補魔,是指召喚者利用體內的血液和體液與英靈交融交流,在這樣一定的程度下,英靈會從召喚者那里得到大量的魔力補給并且傷口會快速復原,這就是補魔的神奇地方。

    午夜凌晨,蒙蒙亮的天空能看到蔚藍大海的反映,坐在屋頂上,吳用懷中抱著緋紅之刃,安安靜靜的監視著這個小漁村任何的風吹草動。袁華一剪梅在毒害了他父親之后,一直沒有機會跑路,既然洞察寶珠沒有放在屋內,那么就是藏在了野外某處角落。無名即使占據了酒井千雪的身軀并且擄走了袁華一剪梅,但是該回來的時候,他還是會回來的。

    緋紅之刃藏在鞘中,也掩蓋不住它溫熱氣息的流動。吳用就像是抱著一個紅彤彤的暖爐,坐在屋頂上吹著涼風,吳用一坐便是耐心的等了一夜。

    初陽從海面升起,紅色如血的光芒灑遍大海概括到了整個漁村,處在日出的光亮朦朧之中,小漁村的一切都變得清晰可見。吳用從屋頂起身,活動了一下堅硬的臂膀,收起緋紅之刃回到了屋內,

    天亮了,壞人都回家睡覺了,無名自然也不會來。他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膽的出現在漁民和吳用等人視線之中帶走洞察寶珠,那樣太惹人耳目了。

    回到屋內,暫居在麻生體內的酒井千雪已經醒了,麻生換了一身保守的衣服,即使這不是她的身軀,她卻也包裹的嚴嚴實實,恨不得藏起來不見人。

    戴著帽子遮著臉,穿著長袖裙子蓋住全身的麻生冷冷瞥了吳用一眼,然后一言不發的在準備早餐。吳用嬉笑著依靠在門框上,問道,“呦,感覺怎么樣?會不會感覺身體沉重了幾分?”

    酒井千雪是英靈,身體輕盈,武藝高強,現在突然被困在這普通村婦的身體內,酒井千雪卻是感覺到了邋遢的疲憊感,舉止微頓,麻生往鍋里丟著面條,頭也不回的問道,“你怎么知道,你也被交換過身體?”

    “沒有,我只是在正常的邏輯型推理罷了。”吳用笑笑,然后指了指麻生的胸,“人家麻生的胸比你大那么多,你當然會感到不適應和沉重感了!”麻生眼眸之中露出一絲惱羞的陰冷,抓起手邊的一把菜刀就朝吳用丟去。

    只不過變成了普通村婦的酒井千雪,力道準度都差的一塌糊涂,菜刀飛來,吳用站在原地不做躲閃,那菜刀都斜斜的飛出去老遠掉在了地上。

    “麻生的胸只是因為露出來的多而已。”瑪菲亞出現,適時的為酒井千雪辯解,他面帶微笑,瞥了一眼麻生那被藏得嚴嚴實實的胸部,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很多女人的深溝,都是擠出來的嘛?其實要我看,麻生根本沒有和我家千雪相提并論的份量。”

    “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吳用聳肩,“畢竟,我和她都知道,我們彼此看不順眼。”“你們明明能夠成為很好的朋友。”瑪菲亞微笑,兄弟會的成員不多不少,像酒井千雪和吳用這樣互相挑刺的矛盾組合,卻還是破例的第一對。

    “不可能!”吳用和麻生異口同聲,隨即,兩人又互相瞪了一眼,不再言語。瑪菲亞含笑看了看窗外那漸漸明亮的日光,出聲說道,“看來,無名很有耐心,昨晚一夜都沒有回來,現在,到了白天,他更不可能出現在漁村里明目張膽的將洞察寶珠找出來帶走了。”

    “等我找回我的身體,我一定要將他大卸八塊!”麻生咬牙切齒,她還是第一次吃這種虧,尤其是想著自己的**被一個陌生男人掌控左右,她就渾身發癢氣的血管都要爆裂了。

    “活該!”吳用忍不住又懟了她一下,“昨晚上,我都要你后退后退了!你還上!被他抓住了機會,你才會被立刻互換了身體。”麻生看著沸騰的面湯沉默不語,她正在思考,要不要把這鍋盛著面條的熱水,潑到吳用的臉上。

    想了想這會浪費面條,麻生最終作罷,沒有動手。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