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背后捅刀
    漁村的農民很早就起來工作了,男人們出海捕魚,農婦起來生灶點火給孩子準備早餐。海風迎來有一股腥味,吳用站在袁華一剪梅屋子門口,眺望著那狹窄土路上來來往往的村民。

    土路上有孩子玩耍嬉戲,也有農婦挑著魚筐而過,各種各樣的吵鬧不絕于耳。盯梢打量動靜的吳用,一眼不眨,甚是認真。

    無名盡管已經進入了酒井千雪的體內成為了紫階英靈,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會再變成一個普通的村民,就那樣經過陌生而熟悉的吳用身旁,悄無聲息的將洞察寶珠帶走。不過吳用意料中,他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好不容易得到了酒井千雪的身體,如果無名貿然和一個普通村民呼喚身軀,那么就等于自削實力,而且,進入了酒井千雪體內的村民,又豈是無名一個人能夠制服得了。

    吳用眼神從一個孩童的身上轉移到了大海中,袁華一剪梅的行動能力有限,在毒害了他父親袁華小次郎之后,洞察寶珠肯定順手藏在了回家的道路上,那么,這個小巧的寶珠,無縫不入,袁華一剪梅又能夠將它塞到哪里去了呢?

    吳用跨出門檻,在這鋪滿塵土和魚鱗甲的道路上走來走去,接連不斷的破樓瓦房中有太多縫隙和可疑之處,吳用甚至都在懷疑,腦袋簡單的袁華一剪梅會不會就將這洞察寶珠隨便找了一個地縫就塞了進去?

    蹲在地上對著道路中的其中一條縫隙發呆,吳用伸出手扣了扣縫隙,然后從里面挖到了一條泥鰍。“你是傻了嗎?”麻生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戴著帽子穿著長裙將全身上下包圍的嚴嚴實實,“難道你剛才沒吃飽,現在想吃泥鰍了?”

    看著吳用蹲在那里跟傻子般的模樣,酒井千雪就想出言諷刺,然而,吳用起身,很快反駁了,“沒錯,你下面一點也不好吃,有機會,不如我請你吃我下面。”“你會那么好心?”麻生雙手抱胸冷笑,她從來不相信男人會下廚什么的,“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吳用忍笑,經過她身邊朝袁華一剪梅的屋子走去,“不要客氣,想吃我下面的時候,隨時說。”身為日本人的酒井千雪并不明白吳用話中的猥瑣,不然,她早已經暴跳如雷了。

    回到這陳舊略帶潮濕的屋子里,吳用看到瑪菲亞正悠然自得的坐在那里看一本日本的雜質,吳用不客氣的坐在他身邊,倒了一杯茶說道,“今天晚上,把酒井千雪綁起來吧。”

    “憑什么!”暫居在麻生體內的酒井千雪冷著臉走上來,“我還沒說想把你的四肢打斷呢!”吳用認真瞥了她一眼,然后搖頭說道,“你不要以為我是在趁機報復,其實不是的,只是,在給你們講解無名的能力。”

    “我暫時不清楚無名一天之內能夠和幾個人互換身體,但是無論是藍階英靈還是金階英靈,恐怕他都能夠呼喚自如。他掌握著換回身體的主動權,但是,交換了太多身體,對他來說也是一個累贅。”

    “因為如果遇到危機狀況,他并不能從眾多的身體內直接回到他的真身內。例如,他與a互換了身體之后接著又與b發生交換,那么他需要先從b回到a體內,然后再回到他自己的真身內。”

    吳用鄭重其事的指著麻生說道,“所以,眼前這個姿色平庸,肥頭大耳,一身魚腥味的女人,在今晚也具有一定的危險性。”盡管知道吳用說的不是自己的真身,但是掌控著麻生身體的酒井千雪還是一陣咬牙切齒,冷著臉面無表情的盯著他,酒井千雪在心里早已經用冰錐將吳用捅死了一萬回。

    “原來如此。”瑪菲亞認真的聽著吳用的解釋,看了吳用一眼,竟然也十分擔心起麻生的處境來,“如果無名悄無聲息的和千雪換回了身體,那么留在麻生體內的無名,豈不是能夠對我們殺一個措手不及。”

    “沒錯。他如果夠膽子,就一定會這么做!”吳用心里明白,無名并不是一個冒險派,做這種事情的幾率很小,那么他為什么要說出來呢,很簡單,只是想讓酒井千雪受點罪罷了。

    麻生咬唇冷笑,“我看你就是在刁難我。”吳用不理她,扭頭看向瑪菲亞白皙挺立的臉,問道,“我只是在實話實說,你覺得如何呢?”“不過,這個村婦也沒有多大的本事,沒必要將她綁起來。”瑪菲亞看向麻生,說道,“千雪,從現在開始,我們制定一個暗號,每隔半個小時對一次。”

    “謹慎小心,講究!”吳用欽佩點頭,然后轉身離開了,“我去洗澡,要一起嗎?”“不需要,謝謝。”瑪菲亞含笑拒絕,麻生則冷冷瞥了吳用一眼沒有說話。

    喧囂吵鬧的漁村中,吆喝聲漸漸少了,隨著村婦一聲聲呼喊孩子回家吃晚飯的聲音,不知不覺間,已經臨近傍晚了。這個小漁村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吳用甚至能聽到不遠處那海浪拍打在岸上的聲音。

    咚咚咚!禁閉的房門被人敲響,吳用等人對視一眼,氣氛有些安靜,然后他又瞪向麻生,“傻站著看什么!你是這家戶主的兒媳婦,還不去開門!”麻生抿嘴陰冷瞥了吳用一眼,然后一言不發走上去打開了門。

    站在門口的是兩名警察,他們看了麻生一眼,隨即問道,“袁華一剪梅在嗎?”英靈和召喚者之間沒有任何語言的障礙,但是面對普通人的時候,需要一定的語言基礎。

    幸好在座幾人都略懂日語,更不要提本就是日本人的酒井千雪了,她看這兩名警察,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老公出去花天酒地了,現在都還沒回來。”吳用忍俊不禁,警察瞥了屋子里面一眼,瞧著兩個帥哥待在屋里,頓時也對麻生有了些許猜疑,這是一個想玩3p不守婦道的女人!

    鄙夷瞪了麻生一眼,警察說道,“死者袁華小次郎是你的公公是吧,他的醫療事故鑒定已經出來了,你們家的電話打不通,所以我們來通知你一下!”“好我知道了,謝謝。”麻生點頭,然后立刻關上門將兩個警察隔之門外。

    吳用不免瞪了麻生一眼,說道,“你這樣會被人懷疑的。”“你管我?”麻生語氣生硬,“我一不高興殺了他們都可以。”吳用暗自搖頭,這個冷冰冰的女人竟然還是個暴力女,他扭頭同情看向瑪菲亞,“真不知道你怎么受得了她!”

    瑪菲亞含笑,“千雪是一個外冷內熱的女人,我喜歡她很正常啊。”吳用揉揉身上冒起的雞皮疙瘩一臉不屑。

    夕陽西下,晚霞散去,籠罩在漁村上的一層昏暗的夜色,伸手不見五指。月黑風高,正是偷雞摸狗的好時機。吳用坐在屋道,“她很忙,不過很快就會過來了吧。”

    瑪菲亞點頭,隨即笑著從吳用手中接過了洞察寶珠,“經歷過一番周折,終于得到它了。”隨即,瑪菲亞側頭,驚愕的看向吳用身后,“千雪,你怎么沒穿衣服?”

    吳用詫異扭頭,這女人,性格這么倔強的嗎?自己給她留了一件外套,莫非她是嫌棄所以沒穿上?轉過頭去,昏暗的夜色下,哪有酒井千雪的影子?糟了!什么糟了?吳用不知道,但是,此刻心中閃電般的冒出一個不妙的危機感。

    吳用腰間一痛,這是匕首刺入體內的疼痛,吳用回過頭來,便看到瑪菲亞笑著捏著洞察寶珠連連退后了十步,吳用低頭看著血流如注的傷口,用手捂住止血,隨即,他感嘆一笑,咧嘴無奈地說道,“無名啊無名,你他媽的真是個狐貍!”

    瑪菲亞笑了,準確的說,是與瑪菲亞互換了身體的無名,爆發出了一陣大笑聲,“只可惜,你覺察的晚了一點點。”

    瑪菲亞現在是無名,那被無名追趕的麻生,才是得到了洞察寶珠的瑪菲亞!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