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二百九十章 兵分兩路
    吳用不是瑪菲亞的爸爸,但是卻非常信任他。瑪菲亞是一個三觀正直、值得并肩作戰的小伙伴。如果有一天他出手捅了自己一下,那么吳用首先懷疑的也并不會是瑪菲亞本人。

    唯一的解釋,就是現在麻生和瑪菲亞互換了身體,吳用剛才心急的根本沒有對兩個人進行身份確認,才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原來無名回到麻生體內后,便立刻前往袁華一剪梅藏寶的地方。

    袁華一剪梅是個憨厚人,但是一旦聰明起來,也是無人相比。他將洞察寶珠藏在了屋子門檻外的青石塊下面,吳用等人每天都從洞察寶珠上面經過,卻都沒有發現!

    無名本已經得寶可以全身而退,和自己昏睡的真身回合離開麻生的身體,誰知道,歸來的瑪菲亞一直偷偷潛伏跟隨著麻生,在見麻生拿出洞察寶珠的那一刻,瑪菲亞便及時出手了!

    瑪菲亞身手不凡,與麻生爭奪的時候輕而易舉的搶到了洞察寶珠。但是沒想到在搏斗中瑪菲亞碰觸了麻生的手腕,與此同時,麻生體內的無名立刻借機與瑪菲亞換了身體。

    瑪菲亞是什么人,身手敏捷思路情緒,換成大胸漁村婦人的第一時間,她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洞察寶珠然后便開車逃跑,不放棄的無名驅使著瑪菲亞的身體一路緊跟。再后來,就是吳用所看到的場景了。

    得手的瑪菲亞知道吳用的能耐,并沒有抱著能殺死他的想法,只是,如果能夠造成影響他行動的傷勢就好了。藏起洞察寶珠,瑪菲亞飛快朝黑夜之中跑去。吳用怎可能讓他如愿,捂著傷口立刻抬腿就追。

    瑪菲亞擁有著不俗的體質和敏捷的運動能力,一路狂奔的他踏過青草,踩過山巖,然后快速鉆進來一個山洞之中。吳用飛身而來,瞥了一眼這山洞立刻緊跟了進去。

    山洞內漆黑一片昏暗的很,不過并不影響吳用的視力。山洞內被精心打掃過,一塵不染空氣清新的山洞地上,還鋪著干凈整潔的草堆,而上面,正是躺著眉清目秀、閉眼昏迷著的無名**。

    “你再過來!”瑪菲亞扭頭,冷冷的盯著吳用,只要換回自己的身體,無名就不怕吳用能有什么過人的本事使出來了。匕首上的刀尖還在滴血,瑪菲亞將匕首夾在他自己的脖子上,說道,“立刻退出去,不然,我會在換回身體的一瞬間割破他的喉嚨!”

    “你跑不了的!”吳用冷冷盯著瑪菲亞,然后緩慢后退幾步退到了山洞外。吳用一眼不眨,直勾勾的盯著山洞內的動靜。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內,瑪菲亞坐在‘自己’旁邊,然后緩緩閉上了眼睛。

    吳用持刀等候在外,眼神跳動若有所思,無名換回身體的時候需要一步步逐漸遞減,他既然跟麻生和瑪菲亞都換過身體,那么他想要回到真身內,需要先回歸麻生體內,然后再回到草堆上他自己的肉身內。

    這需要一定的工夫。吳用眼眸一亮準備放手一搏,隨即他動了,再一次沖進了山洞內。未卜先知般,草堆上的無名感受到了危機巧合的睜開了眼睛,他穿著一件白色大衣,飛快草堆上跳起來的時候,同時換回身體的瑪菲亞剛剛睜開雙眼,無名便迅速伸出手扼住了瑪菲亞的喉嚨。

    吳用闖進來,就看到了無名已經掐著瑪菲亞的喉嚨藏在他身后,吳用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覺得你跑的掉?”“不好說,在你們兩個笨蛋面前,我有的是逃脫的辦法。”無名笑笑,白皙秀氣的臉上是一抹嘲諷之色,“被我從后面捅刀子的感覺如何?”

    吳用沉默不語,而瑪菲亞則臉色微微紅潤,大概是因為中過招被換過身體所以感覺很尷尬,“吳用,不用管我!為了任務,哪怕傷到我,也要將他和洞察寶珠留下!”

    “他不會的!”無名斬釘截鐵,俊逸的臉上似笑非笑,“這位朋友,是出了名的義氣正直,又怎么會傷害朋友呢?”瑪菲亞氣惱的握拳回頭砸去,無名輕松一避,然后踹倒瑪菲亞膝蓋讓他跪倒在地,居高臨下的扼住瑪菲亞的喉嚨,無名平淡的瞥了吳用一眼,“想要他平安無事,就不要惹是生非,我離開前,自然會把他還給你。”

    “是嗎?”吳用閉眼,面無表情的呼吸一口氣,隨即睜眼的時候,他就已經動了,人化成風,無影無蹤的逼近。空氣中,一根纖細銀白的絲兒朝無名脖頸上環繞去。

    牽絲刃施展的很快,快到無名僅僅是驚愕一瞪眼的瞬間,就發現自己脖子上已經被一圈薄如蟬翼的銀絲捆住了。吳用出現在無名身后,笑意盈盈的用手一拉,刀鋒向前剛要切割下無名的腦袋,這時候,無名卻驚愕呼喊了一聲,“吳用,是我!”

    吳用手臂一頓,難道,無名又和瑪菲亞互換了身體?站在無名身前的瑪菲亞這時候卻急聲說道,“小心!他耍詐!”吳用眼眸一縮,無名卻帶著狡黠的笑意一腳將吳用踹后退,然后猛地扭頭沖出了洞穴。

    “這老狐貍!”吳用面上無光,連續被無名這么欺騙,吳用甚至懷疑自己怕不是個智障!無名逃了,吳用并不著急,而是低頭攙扶起瑪菲亞問道,“沒事吧?”瑪菲亞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喉嚨,緩緩搖頭,“沒事,這個無名,確實狡詐陰險。希望,千雪能夠制住他。”

    吳用不著急的原因,也是因為酒井千雪早已經趕到并隱藏在了山洞外,無名逃離的一瞬間,想必酒井千雪已經動手了。握緊緋紅之刃,吳用還沒等走出洞穴,便看到穿著自己外套勉強遮掩住上半身和小半個屁股的酒井千雪冷著臉面無表情的走進來。

    她露出了冷艷白皙的絕美容顏,也向吳用展示了一雙修長緊攏的大腿。吳用扭頭回避,還是那句話,朋友妻,不可欺。這要是讓瑪菲亞吃醋火勁大發,那可就不好了。

    瞧酒井千雪這副模樣,吃驚的瑪菲亞上前來不及多問,快速脫掉外面的西裝外套親自蹲下身子系在了酒井千雪腰上擋住了她下半身的春光。“你沒事吧?”瑪菲亞起身,親切的柔柔酒井千雪銀亮柔順的長發,酒井千雪應了一聲,隨即又冷冷的瞥了吳用一眼,“我想殺人。”

    自己一直隱藏的容貌不但被吳用看過兩次,這一次連全身都看光了。酒井千雪心里很窩火,也異常痛恨無名和無名這兩個臭男人。吳用聽得出她意有所指,連忙苦笑解釋道,“你覺得我會去脫你的衣服?是跟你換了身體的無名……”

    “不需要你的解釋!”酒井千雪冷聲冷氣的打斷,然后對瑪菲亞低聲說道,“瑪菲亞先生,無名已經被我凍結了,只是,洞察寶珠沒有被我取出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想要從無名身上搜刮洞察寶珠,難免會和他的肌膚做接觸,如果再被他互換身體怎么辦?

    吳用來到洞穴外,立刻看到了那鮮艷的被凍結在厚厚冰塊里的無名,忍笑走上去,吳用伸出手敲了敲這十厘米厚的冰塊,瞧著無名的模樣笑著說道,“開不開心,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無名藏笑的眼眸里露出一絲不屑,顯然,畢竟,洞察寶珠還在他身上,他就還有勝算。“我現在如果一劍刺過去,他是不是就會死掉?”吳用朝著洞**呼喊了一聲,酒井千雪沒動靜不想理會吳用,而瑪菲亞則回答道,“處在被凍結的時候,如果被一劍擊殺,自然是躲不了避不開,他已經必死無疑了。”

    吳用恍然,然后開心的笑了笑,緋紅之刃舉起,赤色的刀鋒道,“你看見那只烏鴉了嗎!不正是我們之前遇見的那個英靈肩膀上的那一只!”吳用扭頭,與樹枝上的烏鴉雙眸對視。烏鴉一眼不眨的直勾勾盯著吳用,吳用內心也有所疑惑,于是瞬間拔劍。

    赤紅劍氣攔腰斬斷了那只烏鴉,樹枝上那只黑烏鴉,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吳用看成了兩截。吳用收起劍,不滿的看了吳用一眼,“大驚小怪,那只是一只普通烏鴉罷了!”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