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章 發出邀請
    惡魔之血的力量是沸騰的,這血液流入蝙蝠的腹內,立刻灼燒著它脆弱的腸胃,疼痛不已的匍匐在地,沒多久,蝙蝠的肚子便被惡魔之血燒透了一個窟窿,吳用大步流星上去,抓著他的黑色羽翼,然后抬腳將蝙蝠的腦袋踩碎。

    啪!黑色的腦漿帶著白色的血液濺了一地,這只蝙蝠,在惡魔形態下的吳用面前,不堪一擊。吳用輕松呼了一口氣,召喚了體內惡魔的他,現在渾身充滿了力量,精神充沛,輕松自在。

    服用過龍血之后,體內的惡魔之力得到了鎮壓,現在,惡魔形態下的吳用,倒也暫時沒有失控的跡象。修長尖銳的手指握起,吳用身處茂密森林之中,驀然爆發出一陣血霧般的力量。血色彌漫迅速蓋住了整片森林,察覺到危險的武照,剛剛回頭,便被這血色的霧氣包裹,打倒在地。

    一身潔凈精致的紫袍沾染了泥土,武照看了一眼自己這心愛的衣服,臉色一冷,看向吳用方向,身前凝聚出一個人高的圓形魔力彈,隨手揮動,那橙色的魔力彈就輕飄無聲的沖過去,然后在森林之中炸開。

    樹木倒塌,泥土陷落。一排排的蒼天大樹就像是多米諾骨牌效應,接連不斷一一倒下。森林幾乎被削成平地,吳用那赤色的身影顯露出來,他抿著嘴,一雙赤瞳似笑非笑的緊緊盯著武照。

    武照一步踏出緩緩飛升到半空之中,雙手背在身后仔細打量了吳用此刻的模樣。黑色犄角,血紅皮膚,赤紅之瞳。惡魔?武照梳云掠月的容顏上多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你了!”

    即使是惡魔又如何?武照天生無所畏懼,自持甚高!武照兜里的寶石還有,只不過不想浪費在吳用身上了。武照雙手抬起,地面震顫,風沙涌動。這森林之中的泥土宛然變成了一塊活躍的區域。

    上下浮動幾下,隨即,這土地之中便鉆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士兵。他們身披鎧甲,手持槍劍長弓,在武照的召喚下,沙兵軍團涌現,擺出雷厲陣仗,出現在吳用面前。

    “你似乎只有指使別人的水平。”吳用無奈笑著,“女皇陛下什么時候才會親自動手呢?”“就憑你?”武照輕蔑抿嘴,“還不足本王動手!”轟!沙兵軍團踏出整齊如雷鳴的第一步,隨即,五百騎兵,身騎戰馬,手握長槍沖鋒上來。

    吳用冷笑,身影化作一道紅色的光芒,他手握緋紅之刃,變成一道穿梭不停的血色,與那沙兵軍團正面碰撞在了一起。兵荒馬亂,難舍難分!

    吳用和武照被困在森林幻境之中自然是近藤亮的手筆。為了穩住柳洞寺的安危,這是近藤亮不得已為之。流動寺內魔偶已經被西卡、酒井千雪等人殺得潰不成軍,這些魔偶本就是仗著武照的勢頭來濫竽充數的,誰又想到帶兵打仗的女皇不見了,任由這些臭魚爛蝦與實力不菲的柳洞寺英靈互毆呢?

    沒有武照的指揮,縱然魔偶占據了人多勢眾的優勢,但是片刻過去,便已經被殺得只剩三三兩兩,凄慘不堪。

    如意已經被俘虜,漂亮的臉蛋上多了一道劃痕,身上更是多出了幾層血痕,被無名用鎖天繩捆綁丟在地上,如意跪坐在地,一臉不服的冷冷瞪著擊敗他的酒井千雪,“呵,女人。”

    隱藏在兜帽長袍下的酒井千雪一言不發,手指向如意,然后夾雜著雪花的寒流涌去,立刻把如意的雙手雙腳還有那張漂亮嬌媚的臉蛋凍成了冰塊。

    “他們是什么人?”瑪菲亞站在屋檐下,看著敵方大勢已去,不禁失笑,“就憑這些蝦兵蟹將,也妄圖來你們柳洞寺搗亂?”“今天,是我們柳洞寺因為有各位齊心協力,并肩作戰,才能穩勝。”西卡的召喚者孫業龍撓撓油量的地中海頭發,嘿嘿笑著說道,“而且,這些魔偶不足為患,可怕的是那個一身紫袍的女人。她雖然是橙階英靈,但是身手不凡,僅憑她一人,恐怕都能招架得住我們所有人的進攻。”

    “那,吳用豈不是有危險?”瑪菲亞皺眉,對吳用的處境很是擔心,“吳用雖然也已經是橙階英靈,但是他是貼身戰士,又怎么可能戰勝的料擅長遠程魔法進攻的武照?”“放心!”孫業龍嘿嘿一笑,指向不遠處,說道,“你看,近藤先生已經去幫忙了!”

    瑪菲亞思量片刻,對酒井千雪喊道,“千雪,你也跟上!”酒井千雪并不擔心吳用的死活,但是聽瑪菲亞吩咐,不情愿的跟上了近藤亮。

    柳洞寺庭院之中被分成了兩片不同的風景。瑪菲亞、孫業龍、無名等人待著的地方仍舊是柳洞寺青磚綠瓦的屋檐下,而北面庭院之中,卻是一片長滿了花草樹木、鳥語花香的小花園。之前的景色并不是那樣的,這自然是近藤亮變出來的幻境,吳用和武照就是在這幻境之中。

    近藤亮身后跟著酒井千雪,兩個人飛身來到這小花園內,近藤亮手撥開其中一束花叢走進,然后就消失不見。酒井千雪也依法照做進入了幻境。西卡本想跟著,但立刻被孫業龍喝住了,“西卡!留下來洗地!”

    庭院之中魔偶的血跡灑了一地,看起來猙獰可怕,柳洞寺整片上空都彌漫著一股血腥味道。西卡不甘心的停下來,留在了柳洞寺內。

    森林幻境之中,吳用的身影就像是一道閃電,所向披靡,穿梭在沙兵軍團之中,手起刀落,濺起一片血紅色。化為惡魔的吳用實力大增,沙兵軍團即使人多勢眾,氣勢浩蕩,但是在吳用銳利劍勢下,就像是軟柿子一般破爛不堪。

    武照停滯在半空之中,俯視著吳用這英勇向前不停進攻的模樣,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知何時,這個男人已經漸漸超越了自己,和自己并肩齊驅?很久很久以前,他還只是一個被遺棄的孩童,是武照自己年幼時候將這個小不了幾歲的男孩兒帶回宮里的。

    武照親自為吳用取名,他本名應該是武用,只是賜皇姓是不容易的事情,武照這才用諧音字。武照為他找了一個和藹年邁的大臣收容了他,又親自請來了名師為他指點劍術,更是在他年紀輕輕的時候一手將他送上了大將軍的寶座。

    當年那個落魄幾乎餓死的小乞兒,如今已變成這副模樣。武照一時間百感交集,瞧著他那雙赤紅之眸望向自己的冷厲,武照不禁揚起嘴角笑了笑,你的命既然是我撿回來的,那么,自然再歸我送走!

    磅礴魔力彈丈長丈寬,剎那間出現在武照面前,然后如驚天落雷朝沙兵軍團之中的吳用砸去。武照并不在乎自己那些士兵的性命,只要能讓吳用死,那便一切皆可行。出生在帝王家的武照,最清楚的一句話就是‘欲成大事者,至親亦可殺’。

    鋒利刀刃接連砍斷了三名士兵的腰,這時候,吳用的右臂立刻被數名士兵緊緊抱住了,不但如此,吳用身后一股大力襲來,他被這數百名士兵疊羅漢一般壓倒在地,就像是被制服的野豬。

    吳用抬頭,望向那高空砸下的魔力彈,頓時明白了武照這是打算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手緊握成拳,被數百名士兵壓在身上的吳用咬牙奮力起身,身上的密密麻麻疊羅漢的士兵們隨之起伏,但是并沒有被吳用彈開。

    無賴招式!吳用赤紅之眸露出冷厲,他竭盡全力大喝一聲,身體肌肉繃起,瞬間,他身上數百名士兵這重大十噸左右的鎮壓立刻潰散被彈飛,吳用飛快起身,與此同時,這丈長如黑云的魔力彈已經近在咫尺!

    如果受了這一擊,吳用難免會受重創!呼!一陣疾風從吳用身后吹來,這風不冷不熱,恰到好處,倒是風勁十足,吳用一個踉蹌,差點被這風吹倒在地。

    與此同時,這魔力彈竟然也像一個軟軟無力的棉球,在這厲風之下,改變了方向后退了回去。

    轟!本要砸中吳用英俊臉蛋的魔力彈后退了十步,被風吹到了一角的空地然后砸下了一個坑洞。沙兵軍團緊跟著遭殃,人仰馬翻,魔力彈砸在這沙兵軍團中央,一時間鮮血橫飛,尸體遍地。爆炸熱浪襲來,吳用臉上是風塵撲面,弄了一身吹塵泥土。

    咳嗽一聲,吳用回頭望去,然后微笑著揮了揮手,能夠扇風讓魔力彈退避三舍的,自然也只有近藤亮了。近藤亮微笑著飛躍點地來到吳用身邊,手持羽扇,瀟灑脫俗,“看來我來的有些晚了,竟然要你召喚出了惡魔形態。”

    “剛剛好。”吳用一笑,又瞥向了隨之跟來的酒井千雪。酒井千雪整個人都蒙在黑袍之中,看不清她的臉,但是想必她正驚訝的呆在原地用詫異的目光打量著此刻的吳用。

    是啊,任誰也不會想到,傳說中已經滅族的惡魔,會能在吳用身上看到。酒井千雪欲言又止,只不過,生性的高冷讓她斷絕了想要追問的想法。酒井千雪面色平靜看向停在半空中的武照,打量著這個氣勢逼人、精致動人的女人。

    “你束手就擒吧,還能放你一條生路!”吳用嘻嘻一笑,三打一,武照怎么都是沒有勝算的。武照不屑揚起嘴角,在她的人生中,從來都沒有認輸的時候,不可一世的仰起頭顱,武照下巴對著幾個人一點,道,“既然如此,本王也不浪費時間了,你們一起上吧!”

    瞧著目中無人的武照,吳用笑笑搖頭,然后低聲提醒道,“對方持有鳳凰之心的神器,能夠死而復生,為了避免麻煩,我們需制服她,而不是殺了她。”如果吳用沒記錯,九轉鳳凰之心,武照最多還能有五次的復活機會,“所以,酒井千雪,等會就需要你凍結的能力了。”

    酒井千雪沒有多說,甚至懶得理會吳用,因為她一旦看到赤紅皮膚、頭生犄角的吳用,就會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要盤問幾句這惡魔之力的由來。而性格冷傲的她,是不想對吳用追問任何故事的。

    酒井千雪最先動了,她跨前一步然后飛出數道冰箭,堅硬寒冷的冰箭密密麻麻朝空中武照射去。武照動也不動,停在半空中一揮衣袖,這冰箭立刻被打飛落地,“雕蟲小技。”武照不屑冷笑,隨即,她伸手入兜,面對三人圍攻,她不得不撒豆成兵召喚出一只魔偶來為自己助力了。

    僅存不多的沙兵軍團依然英勇的沖上來對吳用三人刀劍相向,吳用持刀抵擋住這些沙兵軍團的攻擊,與此同時,近藤亮一揮羽扇,這些身披鎧甲的士兵頓時身輕如燕,被近藤亮的風吹到了半空之中,與此同時,武照那剛剛掏出來的那顆寶石也被風吹走了百米遠。

    武照扭頭正想要抓住那寶石,然后這時候,近藤亮和酒井千雪默契出手。森林幻境隨之消失瓦解,眾人回到了柳洞寺之中。飛身離開的武照看到了面前的墻壁,習慣性的止步不前,然后,她便感覺到一陣刺骨寒風涌來。

    武照嬌媚精致的臉蛋上露出一絲緊張,二話不說回頭召出魔力彈,卻還是晚了一步。飄雪的寒冰已經攀附在她的指尖上。只是瞬間的工夫,酒井千雪施展的凍結技能,已經將武照這白皙的手臂生硬凍住了。武照避無可避,寒冷刺骨的氣息直至肩膀胸膛,武照美眸微張一臉詫異,然后,這張美麗的臉就被凍結成冰,武照整個人都被酒井千雪封印住了。

    吳用松了一口氣,看著那封在冰塊之中的武照從空中掉落下來,他幾步上前,已經跑出百米遠,然后伸手穩穩抱住了這寒冷的冰塊,自然也抱住了被冰封在中的武照不會被摔碎。

    酒井千雪瞥了吳用一眼,忍不住出聲譏諷,“你的老相好?”“你懂什么!”吳用面不改色瞪了酒井千雪一眼,“如果她摔在地上碎裂死亡,便會鳳凰涅槃再次重生,到那時候,想要抓住她,可就不是一件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酒井千雪半信半疑,抬頭看了一眼周圍,寶塔庭院,青磚綠瓦,看起來像是在柳洞寺之中,不過,酒井千雪仍對近藤亮說道,“該送我們回現實之中了吧。”原來,這和柳洞寺差不多環境的地方,依然是在幻境之中。

    贊賞瞥了酒井千雪一眼,驚訝于對方的機警和靈性,近藤亮微笑著一揮羽扇,遮天光芒散去,眾人終于回到了柳洞寺,然后,瑪菲亞、西卡等人就立刻圍了上來。

    “沒受傷吧?”上前牽住酒井千雪的手,瑪菲亞詢問的目光卻是看向吳用的。抱著武照的吳用笑笑搖頭,他剛才在一瞬間立刻將惡魔之力驅散了,所以恢復成本來面目的吳用,因過多使用了魔力而看起來有些憔悴,“沒事,沒看我滿載而歸嘛。”

    吳用將武照放在地上,冰塊之中的她一身紫衣長袍,眼眸微張,五官精致如雪,依然不怒自威,保持著她高傲的身段。“這人是誰?”瑪菲亞看出了武照的不一般,初次見面,瑪菲亞就感受到了她的強大,這等強敵,不能放虎歸山,“為什么不殺了她?”

    “她是圓桌騎士團的女皇,地位特殊,留她活口,在對付董先生的時候會很方便。”吳用瞥了武照一眼,笑意盈盈,“而且,她擁有鳳凰之心的神器,殺死她,她會再次復活,反而增加了她逃跑的可能性。”

    瑪菲亞對圓桌騎士團并不陌生,屠龍事件之后,圓桌騎士團名聲大增,不少英靈和召喚者都知領頭的人是個宅心仁厚、慈悲善良的董先生,不過,瑪菲亞是不信這一套的。仔細打量了冰塊之中的武照一番,然后瑪菲亞說道,“這樣也好,不過要對她嚴加看管,不能讓她有機會逃跑。雖說千雪的冰封能力固若金湯,但是還是要小心她耍詐。”

    “對了,兄得!來來來!”西卡先是打量了國色天香的武照好幾眼,然后這才回過神攬著吳用的胳膊來到了如意面前,“你評評理,這鎖天繩,是誰的?”原來之前混戰的時候,無名在如意大斧之下難以招架,不得不用出鎖天繩陰險的將他綁了起來。鎖天繩一暴露,西卡等人立刻不樂意了啊,畢竟,這可是柳洞寺曾經私藏的神器!

    無名面無表情的守在如意旁邊,看到西卡過來,眼神不變,冷笑說道,“肥豬!這鎖天繩在我手中,自然是我的!”“放你媽的屁!”西卡暴跳如雷,“我不是肥豬!我只是肉很多!”

    “……”吳用無語一笑,然后責怪的瞪了無名一眼,明知道這鎖天繩是人家的東西,在人家地盤上還敢拿出來炫耀,這無名,真是太過囂張了,兩邊都無法袒護,吳用只能一本正經的問道,“無名,這鎖天繩你從何得來?鎖天繩之前一直藏在柳洞寺之中,因為之前發生了亂斗才不幸遺失,所以,這鎖天繩……”

    “鎖天繩是我的。”無名面不改色,白皙俊俏的臉上斬釘截鐵,“這鎖天繩是我無意中撿來的,這上面既沒有寫著‘柳洞寺’也沒有在主人手中,那么,撿到了便是我的!”“你這是強詞奪理!”西卡氣笑了,他二話不說拔出忍刀就要朝無名腦袋上招呼,這時候,近藤亮卻出聲了,“西卡,不準放肆。”

    近藤亮手持羽扇緩緩走上來,看了一眼如意身上這精美金色的鎖天繩,然后含笑說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既然這鎖天繩已經在無名手中,那么,便歸他吧。”對近藤亮的大度,西卡有些不滿,不過還是嘟囔著嘴認同了,“改天,我把它偷過來,那么就又是我們的了!”

    無名聽若未聞,而是看著吳用說道,“剛才我用鎖天繩拷問了一下他,聽說了一件比較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吳用好奇,低頭看向如意,如意精美的臉上帶著微笑,他瞥了一眼那冰封的武照,說道,“你放了女皇,我就告訴你。”

    “不可能的。”吳用見如意不想說,然后又看向了無名,結果,如意卻又跺腳說道,“那,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如意眼眸之中閃爍著媚意,如果對方是男的,倒也能接受,可偏偏,他是個比女人漂亮的男人。

    吳用一陣惡寒,然后催促著無名,“快說!”無名還惱恨剛才吳用不支持自己掌握鎖天繩的事情,所以,撇嘴笑笑并不說話,而是伸出手指了指如意,意義明顯。他要讓吳用自己問。

    如意這一下子開心了,笑顏如花,然后眼巴巴的看著吳用,嬌聲說道,“你如果想知道,那就親我一下!”瞧著吳用在這里左右為難,近藤亮笑著走了上來,手中結印,然后對被鎖天繩捆綁著的如意問道,“你有什么秘密,說出來吧。”

    如意一陣掙扎,咬牙欲隱藏秘密,但是在鎖天繩的神力下,還是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

    那是一個夏天,風兒那么纏綿。圣杯容器玉姬戰神正在澳洲抱著樹袋熊穿過樹蔭森林,然后便被董先生和崔斯特等人堵住了。

    散步間的玉姬戰神正若有所思,心不在焉,看到有人打擾,她精致的巴掌臉上立刻露出不善冷意,“你們也是來向我要圣杯的?”“誤會誤會!”董先生挺著大肚皮,和善微笑走上來說道,“其實,我只是想和你交一個朋友,沒想到圣杯容器竟然是如此美若天仙的女子,而且,你已經戰敗了數千名英靈,我們又怎么會不識趣,螳臂當車呢!”

    “那你想做什么?”玉姬眉目直勾勾的盯著董先生,她看得出來,這個胖子才是話事人。董先生微笑著,一雙小眼睛瞇成了直線,“我見你輾轉流離多處沒有定所,所以,想給你以及我們英靈提供一個方便。”

    董先生摸了摸肥胖的肚子,毫無攻擊性的說道,“不知道這位仙女愿不愿意來我們圓桌騎士團居住,這樣一來,無數想要得到圣杯的英靈就有了一個詳細固定的目標,而美女你,也不用再風餐露宿,顛沛流離。”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