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零五章 西方戰神
    “我看你剛才一臉癡呆的盯著一面墻,還以為你入了魔障?”武照冷笑,轉身,看著那已經堵在門口、脖頸鮮血淋漓的地獄守門犬,問了一句,“我們現在該怎么出去?”

    “不知道。”吳用低頭揉了揉眼睛,不知道這個金球到底是什么東西,不過看樣子剛才所看到的一切并不是幻覺。這就是當年天神一族和惡魔一族大戰的模樣嘛,真是壯觀慘烈,血流成河。

    低頭看了看手里的金球,吳用皺著眉頭心事重重的將它收入口袋之中,天照之鏡和月讀之刃的模樣吳用完全瞧清楚了,只不過,從哪里找到它們才是一個問題。

    擦擦額頭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地上,吳用瞧著那堵住了去路正在磨牙的地獄守門犬,咧嘴一笑道,“這狗還挺聰明的,我看,我們暫時出不去了。”

    伸進門內的那只狗頭面目猙獰的注視著他們,如果能夠發出猛烈攻勢趁其不備倒也能將其斬殺。不過紙上談兵容易,真要讓吳用自己動起手來,要花費些許周折。

    “你們無路可退了!”回憶是傷痛,放棄了思考的地獄三頭犬突然就變得理智又冷靜,它仿佛想起了什么往事,露著獠牙趴在這石門洞口,脖子緩緩縮了一下,褐色的眼睛之中,是銳利的眼神,“我本是煉獄之中罪惡的惡魔一族,被世間的人類召喚到此,為的就是看守一樣神器。”

    “是一個胖子?”吳用微笑著看著它,詢問道,“圓圓胖胖臉上總是掛著和藹與世無爭的微笑?實際上是一個陰險卑鄙的家伙?”“沒錯!”地獄三頭犬很認同的點點頭,多余的兩顆腦袋已經被斬掉了,雖然脖子上的傷口還在往外滲血,但是它也輕松自由了多,“是一個不起眼的胖子,它使用令咒,強行令我們負責看守在此。”

    “看守什么神器?”武照眉目之間出現一絲疑惑,董先生沒必要把什么奇怪的神器藏著捏著不向自己告知啊?難道,他還怕自己會覬覦他的寶貝不成?這點信任都沒有,武照對董先生很生氣。寒霜蒙面,武照冷笑道,“難不成還是另一個圣杯不成!”

    “圣杯?”地獄守門犬活動了一下脖子哈哈大笑,“圣杯都不及它,此神器乃是天神傳留千年的絕世寶貝,名為‘月讀之刃’。”武照和如意面色平靜,因為他們都沒聽過這神器的故事,反倒是吳用眼皮一跳,甚是不安,董先生已經把‘月讀之刃’搞到手了?

    “那‘月讀之刃’在哪里?”吳用急不可耐的詢問,“為什么這里只有一個空棺材和神像?”“月讀之刃在一位西方天界的天神身上,而那個天神就睡在棺材里。”地獄守門犬深邃的目光望向那棺材碎木,“他,并沒有離開過這里。”

    吳用還想要詢問些什么,沒想到地獄守門犬話音剛落,一陣陰風立刻吹來。地獄守門犬似乎感覺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縮回脖子然后遠離了那出口的石門。

    咔!一聲清脆的脆裂聲,這就像是墻壁斷裂的聲音。咔!咔!又是幾聲聲響,接著,吳用和武照、如意都感覺到了腳下地板的震動,似乎有什么東西,正在緩緩靠近著,。

    幽深的大廳一片黑暗,武照和如意警覺的與吳用站在一起,夜能視物的吳用清楚看得到,那天花板和墻壁緩緩走出來的是人一樣高的石像,只不過這石像,是活的。

    這些石像明披盔戴甲,手拿長矛,完全是西方騎士的打扮。

    石像身材高大挺拔,手中石頭做成的長矛,卻也有著鋒利的光芒,看著這些被賦予生命力的石像氣勢洶洶的落地包圍了自己等人,吳用笑了笑,“裝神弄鬼。”地獄守門犬說這里還有一位天神,那么,這些東西自然是他搞的鬼。

    吳用提刀,緋紅之刃劃地,留下一道赤色痕跡,健步如飛的吳用人還未到石像前,手中劍揮出的劍光,便已經將一個石像的胳膊給拆了。

    轟!石胳膊落在地上,這石像臉上竟然還有一絲痛苦的表情,痛苦之中帶著憤怒,它手中的長矛勇猛的捅了過來,吳用的雙腳踩在墻壁上高高跳起,躲開這鋒利長矛的突刺,然后手中緋紅之刃一掃,這赤色的光芒在黑暗中一閃即逝,沖在最前的這座石像,腦袋飛去滾落在地,然后便失去了生命力倒在了地上。

    吳用面對這比他高出一頭的石像,絲毫沒有膽怯的意思,反而是殺意濃濃,黑色的身影瞬間消失,等再出現在地板上的時候,第二個石像的腦袋已經崩裂碎開,尸體倒地。

    轟!又一個長高的石像從天花板掉落,將那腦袋大的拳頭猛地轟下,吳用身體敏捷的躲開,然后一刀將這石像穿透。

    啪!一根長矛刺來,吳用順勢跳上這根又粗又長的長矛上,踩著長矛一路向上,便已經來到了這石像的胳膊上,石像的腦袋側頭看來,然后便迎來吳用一記側踢。

    啪一聲,石像腦袋重重的倒地,碎裂在地上。最后存活著的第四個石像,竟然還知道轉頭就跑,黑色的身影飄舞,赤色長刀飛揚,一道有力猛烈的劍氣狠狠擊打在那個石像的腦袋上,喀嚓一聲,那腦袋就像是西瓜一樣裂開來。

    戰斗恢復平靜,吳用笑了笑,看著這昏暗寂靜、三面還墻的大廳,說道,“你變得這些東西都不好玩,你自己出來吧!”

    被鎖天繩束縛的如意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切,前因后果顯得匪夷所思。武照則平靜的站立在原地,眺望著這幽深寂靜的大廳,問道,“月讀之刃是什么危險的神器?”“正因為珍貴稀有而才危險。”吳用笑笑,踩著石像的尸體,站在這宮殿漆黑的深處,說道“天界有兩樣堪比日月般珍貴的神器,一樣是天照之鏡,另一樣就是月讀之刃。”

    董先生既然已經將月讀之刃潛藏在這里不為第二人知道,那么,他是否也知道世界之眼的事情了呢?

    看著地上碎裂滿地石像,吳用耳旁一陣呼嘯而過的輕風,嘩一聲,周圍如同白晝一樣明亮起來。

    大廳如冒火光,,搖曳的光亮,將本來漆黑一片的宮殿大廳,頓時照耀的如陽光普照。

    如意如臨大敵,直往吳用身子旁邊擠,武照則傲然站在原地,蔑視群雄。

    眾人剛剛走進一處寬敞的大廳,寬達百米的地板中,除了那墻壁上雕刻著的圣經故事,還有那兩座石像,就別無他物了。

    石像,一座是如宮殿天花板一樣高的耶穌石像,仰視宮殿內部,要從比門外看來要高得多,這耶穌石像有十幾米高,雙臂張開,微笑目視前方,這栩栩如生的雕刻,將這耶穌展現的如同再臨人間一般。

    “哈哈哈!”伴隨著一陣笑聲,大廳里回蕩著這爽朗的聲音。吳用三人回頭望去,直勾勾盯著那身騎飛馬的神像。伴隨著咔咔的聲響,神像從剛才的坐姿換為了站姿。

    手中的長矛插在地上,石像外表的表皮,竟然在快速的脫落,露出了里面那白皙散發著光芒的身體,原來這不是一個單純的石像啊。

    就如同身上有一次泥土被沖洗過了一樣,這本來并不起眼的石像,脫落了那難看的外表,藏于泥土下的鎧甲,竟然是如此的閃亮潔白。

    “你們闖入這座宮殿,有什么目的呢?”擁有著一頭金發的男人,臉龐上帶著嚴肅和冷厲,手中的銀色的銳器長叉緊握在手,張開潔白的雙翅,幾根天神的羽毛緩緩掉落在地。

    看著揮動后背翅膀,停于半空中,身穿潔白鎧甲,手握銳利長矛的家伙,吳用仰視著,不禁感嘆一聲‘真裝逼’。

    “我們只是不小心來到了這里,請問,你有什么方法讓我們離開么?”吳用微笑,問候禮貌語氣得體,他并不想跟眼前的天神發生沖突,那樣太不理智了。

    擁有凡人臉孔卻實際上是一個鳥人的天神,嚴肅的目光掃視周圍人一圈,然后語氣低沉的說道,“一旦闖入此地,那么誰也不能離開,這就是我在這里的職務。”

    “你是在看守著什么寶貝?”吳用絲毫不覺得這個看起來神光護體的家伙有什么恐怖殺傷力,向前走了一步,眼神略有興趣的瞥著這家伙身上的白色健壯鎧甲,問道,“我們不需要你看守的寶物,只需要能夠安全離開這里就好了。”

    天神嚴峻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仿佛是聽到了一個幼稚的笑話,肩膀后的潔白翅膀輕輕揮動,這個天神在半空中緩緩靠近,距離,只剩下一步之遙。

    半空中的天神俯下腦袋來,盯著吳用這張優雅微笑著的臉蛋,目光好笑,“邪惡的惡魔啊,是誰給了你這樣的勇氣和自信,站在我西方天界戰神尼奧面前,說出這樣的話?在我面前,你們只有死路一條!”

    天神尼奧的目光從吳用移開,又掃向武照和如意,三人都是英靈,身上帶有微弱的魔力,那么便是天神討伐征戰的對象。目光之中充滿了開心的笑容,西方天界戰神尼奧說道,“惡魔一族經歷過這么長時間,依舊這么不安分呢。”

    看來,這位天神尼奧的記憶也停留在很久很久之前,與地獄守門犬一樣,根本不知道惡魔已經被滅族了?這個家伙,也是被董先生召喚出來的嗎?不知道,月讀之刃在什么地方!

    吳用笑笑,揮揮手說道,“你認錯人了,我不是惡魔,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高中生。。”“你難道覺得我是傻瓜?”尼奧目光之中露出一絲驚奇,他緊握手中的長矛,俯下身來,認認真真的盯著吳用的臉蛋打量,“我尼奧發揮,會把你這個小瞧我的腦袋砍下來用來當球踢!”。

    第一次見到長翅膀的天神,吳用心中還是有些緊張的,畢竟,不知道這位西方天界的尼奧戰神,與東方天界的玉姬戰神相比,實力如何?握緊雙拳,后背微微向后直挺,吳用抿嘴笑笑,道,“你可以試試。”

    “那么,很好。”尼奧后背的翅膀突然奮力一揮,整個人快速的退后到了五米外,手中長矛舉起一一指了指現場的眾人,他微笑著道,“有人曾經吩咐過我,凡是闖入這個宮殿的人,都要死。”

    “那么,你知不知道給你下令的是什么人!”聽到吳用的疑問,尼奧一怔,隨即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回憶起是受誰命令留在這里的。奇怪!尼奧陷入迷茫之中,他從哪里來?又為什么堅不可移的守在這里?

    吳用沒有給尼奧這個回憶思考的機會,二話不說的沖了上去,吳用手中緋紅之刃,斬出一道刀花。

    轟一聲,這凌厲的殺招,立刻被尼奧一招破解,散發著神芒光輝的他用手中的長矛一擋然后一掃,輕而易舉將吳用一下子劈到了一邊。

    吳用身子在空中旋轉三百六十一度然后重重砸進了遠處的一處墻壁里,墻壁凹凸,泥土掉落,吳用從坑里站起來,吐了吐滿嘴的灰塵,目光陰沉的盯著這位天神尼奧。

    “有點意思。”吳用瞧了尼奧一眼,“我會踏過你的尸體,取走月讀之刃!”“原來你是為了它而來。”尼奧想起自己的責任,目光掃視吳用、武照和如意三人一眼,不屑輕笑,“憑你們?不可能!你們將會成為宮殿的塵埃。”

    “我說過,闖入宮殿內的人都要死,不過你放心,我會讓你死的很平淡沒有痛苦的!”尼奧脊梁上的翅膀奮力一揮,整個人頓時超前涌來,快速又凌厲的將手中長矛豎起,直直插向吳用。

    長矛如同閃電般刺向吳用的胸口,正面迎敵的吳用頓時嚇出一身冷汗,剛才沒覺得,現在才試出,這家伙的速度,只比玉姬略遜一小籌。

    玉姬擅長遠程攻擊,而這位來自西方天界的戰神尼奧,卻是一個擅長貼身攻擊的騎兵。它的白色飛馬依舊是石像的模樣,固定在那沒有動彈。看來,在尼奧眼中,吳用還不足以讓尼奧上馬迎戰。

    赤色刀鋒拔刀出鞘,緋紅之刃砍在這長矛尖上,這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長矛,竟然絲毫未傷,鋒利的尖頭刺向吳用,吳用拼命一扭腰,才得意保全自己的胸口完整。

    長矛刺穿吳用的衣服在他胸口留下了一道擦傷,吳用目光泛紅,翻身騰空的同時,他一腳踹向這個家伙的腦袋,咔嚓一聲,只聽見尼奧的脖子發出一聲斷裂的聲響,然后他的脖子軟弱無力的躺在肩膀上,整個人轟然倒地。

    “不堪一擊!”武照松一口氣,不屑撇嘴。如意則瞪大眼眸,亮晶晶的注視著吳用的颯爽英姿。持刀落在地上,吳用還不忘踢地上的家伙一腳,“就憑他來看守這座宮殿,還自稱西方天界的戰神?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吳用則摸了摸額頭上的汗水,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傷口,并不是什么大傷。本以為地上這具已經成為了尸體的尸體,卻活動了起來。

    一道白光膨脹而起,神圣光芒之中。吳用竟然被這道白光給炸的飛了起來,跌落在地,吳用他仰頭看去,那本以為脖子斷裂了的尼奧,正手持長矛,緩緩站起身,比起之前,他竟然更加容光煥發,一身鎧甲散發著淡淡光芒,就連腦袋上,都增添了一個白色圣潔的光環漂浮在天靈蓋。翅膀揮舞緩緩升在空中,尼奧露出一個微笑,這才是真正的西方天神形態。

    “真是小看了你,憑我三分本領,竟然被你打壓的死死的。”尼奧腦袋上的光環就如同電燈泡一樣閃閃發亮生生不息,右手緊握著長矛,這個家伙的臉色頓時變得認真了許多,威嚴的一瞥,然后開口道,“來吧!”

    吳用臉蛋上露出一絲無奈,這樣棘手的對手,看起來不好應付呢,他只想將眼前的麻煩解決掉,然后帶走月讀之刃,從這里逃之夭夭。

    一道黑影飛快撲向尼奧,吳用身形如電,手中緊握的緋紅之刃已經狠狠打向尼奧那看起來幾近脆弱的翅膀。

    呼!那潔白的羽翅飛快的彈開,如同夾子一般,將吳用攻擊而來的整只臂膀都夾住了,動彈不得的吳用雅額頭冒出一絲冷汗,抬起腳丫正想面對他的腦袋狠狠踩下一腳,這時候尼奧已經回頭,盔甲下的手臂已經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喉嚨。

    強大又不可掙脫的力道團團包圍住了吳用,很難以想象,已經化身為惡魔的他,竟然連對方一只手腕的力量都反抗不了。

    紅色刀光如同桃花一般絢麗的旋轉而來,彎彎的刀順著彎彎的軌跡,朝尼奧身上的潔白盔甲砍來。

    一刀砍中,這削鐵如泥的刀鋒,在這一片刻,似乎成為了一張廢紙,因為,這白圣的盔甲表面,沒有絲毫損傷的痕跡。吳用嚴重露出一絲焦急,近身情況下,他唯一的依仗便是手中可以切斷萬物的緋紅之刃,但萬萬沒想到,這把刀已經變得毫無殺傷力了,這可是十分危險的。

    尼奧微笑著,勝券在握的注視著眼前垂死掙扎的吳用,掐著吳用的手臂使勁向下一揮,吳用重重摔在地上,結實的石頭地板上,裂開好幾塊縫隙。

    一腳踩在吳用的胸口上,尼奧同時伸出左手,簡單直接的抓向吳用的脖子。看得清,卻躲不開,這西方天界戰神的速度,簡直令人心驚。

    這尼奧的胳膊揮出出拳帶風,吳用敏捷扭頭避開。對方攻擊瞬間瓦解,與此同時吳用一鼓作氣的抓住了尼奧的右手的破綻。手中緋紅之刃用盡全力捅進他的胸口,咔咔!鋒利的赤色刀尖硬硬的頂在這刀槍不入的盔甲表面,硬是不能傷他分毫。

    吳用果斷收刀,揚起手臂,手腕緊握,這絢麗的刀鋒,如同斬桃花一般向尼奧的脖子上切下。

    但是吳用忘了尼奧還有一雙翅膀,這純白的羽翅猛地一振擴散在身前,如同一樣盾牌護在脖子前,刀光閃,羽毛脫落,半邊翅膀沾著血跡被砍了下來。

    尼奧的臉色頓時陰沉的可怕,看著吳用正要補第二刀,他唯一完好無損的右邊翅膀,已經狠狠打在了吳用的臉上。轟!吳用整個人頓時飛了出去,滑翔在這粗糙的地板上撞進了墻壁中。

    吳用被一腳踢飛,損壞了半邊翅膀的尼奧忍著疼痛彎著腰站在地上,任由后背血液直撒,目光卻一直冷冷的盯著那握刀緩緩站起的吳用,“很好,這么多年來,你是第一個砍斷我翅膀的人。”

    “你待在這里太久,一身的本領早已經懈怠荒廢了吧。”吳用回報一個冷笑,緊緊握著手中鮮艷的緋紅之刃,目光得意,“我會將你的腦袋和月讀之刃一起帶走!”

    尼奧不屑,挺起挺拔的脊梁,目光如炬,白色的鎧甲,在散發著神圣的微光。

    吳用并不遲疑,刀光如絢麗彩虹,吳用黑色的身影直撲向尼奧的后頸,尼奧握緊雙拳防御在原地,那僅剩的半邊翅膀,都在微微顫動著,是緊張,還是在害怕?

    尼奧面對吳用正眼相向、全身戒備,半邊翅膀擋住了吳用的刀鋒。尼奧得意一笑,這時候,吳用卻消失在了原地。牽絲刃!

    下一秒出現在尼奧身后的吳用,令對方措手不及、毫無招架反應機會。頭上生出暗黑犄角的吳用帶著一臉獰笑,瞳孔赤紅,映著刀鋒那漂亮的血紅色,在這纖細如絲的劍氣之中,吳用拉動刀柄,細如絲的劍氣,輕松割開了尼奧頭盔下的縫隙,血流如注。

    寬敞的宮殿大廳里燈火通明,耀眼的燭光將地上那流淌了一地血液的盔甲尸體照耀的十分刺眼,潔白的盔甲染上了嫣紅污血后,就不再那么圣潔光明了。

    長著翅膀的飛馬石像依然立在這里,就在之前,它身上長著翅膀的鳥人變成了西方天界的戰神尼奧。而現在,這飛馬石像上,這布滿塵土的馬背上,躺著尼奧那已經冰冷了的頭顱。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