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零六章 月讀之刃
    大廳內燭光搖曳不滅,吳用松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沒想到這個西方天界的戰神如此不堪一擊。”武照和如意沒說話,安安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這狼藉滿地的戰場,心有余悸。他們此刻身處限制,如果沒有吳用的鼎力相助,恐怕早已經成為這大殿之中的骨灰了。

    “那并不是他。”地獄守門犬安安靜靜的守在石門口,幽深的目光望著吳用,說道,“那只是一個石像罷了,我所說的,負責在這里守護月讀之刃的天神,另有其人。”還有人?吳用大驚,隨即皺眉,早就知道嘛,月讀之刃如此珍貴絕世的神器,又怎么可能防偽松懈?

    除去地獄守門犬和尼奧之外,還有高手!就是不知道是太極拳還是獅吼功!吳用手中的緋紅之刃亮著晶瑩的血色,等候了很久,卻沒有那個人的現身。

    吳用回頭看了一眼出口,地獄三頭犬依舊威風凜凜的守在那里,吳用走過去幾步,隔著百米跟它好好商量,“不知道能不能放我們離開呢?”“不可能!”地獄三頭犬雖然只剩下一個腦袋了,但是依然固執兇猛,獠牙一露,它堅定不移的瞪著吳用說道,“我的職責就是守護這里不被任何人入侵,而且,我的身上有令咒強迫著我,如果被你們偷取了月讀之刃,我只有死路一條!”

    “如果,我能解決掉你身上的令咒呢?”吳用雙手抱肩直視著地獄三頭犬,“看起來你對神器也略懂一些,那么,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破符之刃。此刀可消除一切魔法、魔力。”

    地獄三頭犬腦袋揚起,隨即居高臨下的看著吳用問道,“我為什么要相信你?”“你讓我們帶走月讀之刃,我就帶你出去破除你身上的令咒,如何?”吳用與這惡魔族的猛獸做著真誠的交易,“到時候你跟在我身邊,總不可能跑了我。”

    “月讀之刃這么珍貴的神器,我怎么可能交給你!”地獄三頭犬龐大的身軀堅定不移的堵著出口的石門,冷笑一下,爪子拍地,濺起一片塵土,“而且,我并不知道月讀之刃在哪里!看守這里的天神,也不會輕易讓你我離開的!”

    “月讀之刃到底是什么!”武照冷眼盯著吳用,“值得董先生這么保密,這么重視?”“你也只是他的一個棋子罷了。”吳用搖頭笑笑,“如果我們能得到月讀之刃離開這里,那么我就告訴你答案。”

    武照瞥了一眼束縛著自己雙手雙腳的鎖天繩,細長的眼眸中透著些許怒意,“你覺得,憑借你一個人,能夠輕松離開這里?若沒有本王相助,你只怕是只能頭撞南墻!”“你想讓我松開你身上的鎖天繩?”吳用呲牙笑笑,“不可能的!”

    “因為,我根本不會這鎖天繩松綁之法。”吳用聳肩,這種秘密的事情,無名那個狡猾的家伙自然不可能告訴自己的,“我們從地上陷落到這里已經很久了,也不知道無名那小子怎么樣了。”“死了最好!”武照冷笑,反正都不是她喜歡的家伙。

    “那可不行,死了,你就要永遠都被鎖天繩捆著了。”吳用笑笑,看著渾身雪白冒著寒氣的地獄三頭犬,問道,“難道那個負責看守月讀之刃的家伙這么沒有責任心嗎?我們出現在這里這么久,卻還是沒有見到他人現身。”

    “他是一個很古怪的家伙。”地獄三頭犬深邃幽深的目光落在吳用身上,“不然,這位天神也不會被那個胖子從煉獄之中召喚出來了。”墮落到煉獄之中的天神?吳用還是頭一次聽說,只不過,這董先生的本事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啊,除去英靈,連地獄三頭犬和天神都能被他召喚出來為他所用。照這樣發展下去,圣杯爭奪戰中的無冕之王,豈不是被他私自預定了?

    吳用現在關心的只有月讀之刃這件神器,尋得世界之眼的兩個重要條件分別是‘天照之鏡’和‘月讀之刃’,無論如何,這神器決不能落在董先生手中。

    “你想見我?”明亮的大廳傳來一陣笑聲,隨即,這個不知身在何處的男人用他那低沉的聲音發笑說道,“我沉睡太久,都忘記自己還活著了。”“是嗎?那出來見個面吧!老怪物!”吳用沉默出聲,他們在這里滯留越久越不利,不如反而盡快殊死一搏,好讓吳用也有能得到月讀之刃的機會。

    老怪物狂傲一笑,應吳用所愿,大喝一聲,黑色的身影已經如同旋風一般襲擊向吳用。

    吳用如臨大敵,緋紅之刃掃向老怪物的胸口。

    啪!老怪物的胳膊輕松的擋下這一刀,滿是皺紋硬皮的老臉上是燦爛的笑意。初次目睹他陣容,吳用沒能從這個老怪物身上看出任何天神的風采英姿,反而更像是一個垂暮的惡人!

    蒼老的拳頭揮動起來,卻仍是虎虎生風的,終于現身的老怪物這一記硬拳正要打在吳用臉上的時候,吳用刀柄一撞用力一拉,老怪物的拳頭便輕松轉移了方向。

    吳用瞳孔滲紅,在這老怪物面前,不輕松放掉任何一個可以攻擊的機會。腦袋狠狠的向他那脆弱的額頭撞去,咔嚓一聲,老家伙的頭骨斷裂,整個抬頭紋的額頭都被撞的凹了進去。

    既然知道對方是最后一道月讀之刃的防線,那么吳用自然是拼盡全力用上殺招的!

    緋紅之刃血色的刀影砍上去,吳用正想要使勁將他的脖子切下來,可是事實證明,對方老當益壯。

    這老家伙只是扭了扭腰,如陀螺般輕松一轉,旋轉的力道便將吳用撞飛了出去。一個空中翻穩穩落在十米外的地上,吳用抬頭,便看見老家伙顫抖著觸摸著那凹凸不平的額頭,輕輕一碰,半塊頭皮竟然像是墻皮一樣脫落下來,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骨頭和令人作嘔的大腦。

    “幾百年沒有活動過,身體果然就變得虛弱脆弱了許多。”老怪物抬起枯黃的手觸摸著那徹底碎裂開的頭骨,陰森森的目光盯著吳用一人,“我很好奇,你是惡魔還是人類。”

    “我也好奇,你是一個將死的老頭,還是一名天神?”吳用撇嘴一笑,看著他一身黑衣空蕩蕩的模樣,問道,“月讀之刃在哪里?”

    “殺了我你就知道了。”老怪物的目光陰森,發出桀桀的笑聲,隨即,他黑色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不見。吳用如臨大敵,單手橫刀護在身前,接著,吳用就感覺到脖子一涼一痛,那是自己脖子被鋒利的獠牙撕扯開被吸血的感覺。

    怎么會這樣!感覺到身體力量和血液的流逝,吳用痛苦的掙扎,抽刀回頭砍去,但是老怪物已經率先將這吳用給牢牢抓住了,低頭咬在吳用的脖子上,血液四濺,殷紅的血液進入了老怪物的肚子里。

    武照和如意站在原地吃驚的說不出話來,這個老頭到底是天神還是惡魔?將懷中癱軟無力的吳用甩出去,老怪物抹抹嘴角的血液放入嘴中盡情吮吸,蒼老的肌膚憔悴的神色,正在一點點的轉變,眉毛不在稀疏,臉色不再無光,五官不再蒼老,年紀不再滄桑。

    就在之前,這剛剛還是百年老頭模樣的家伙,在吸食了吳用的血液之后,變得容光煥發,恢復成了三十多歲的年紀,帥氣又不缺陽光。

    明朗的大眼微微瞇著盯著兩個人,老怪物抬起光滑肉乎乎的右手,緊緊握起,便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力量,摸了摸完全愈合、不再凹凸不平的額頭,他露出潔白的牙齒一笑,道,“我本是西方天界的卷簾大將,因為偷吃了界王宴上的一塊牛排而被貶到煉獄。從那之后,我就發誓,要做盡一切惡魔不敢做的事情!報復世間所有天神!”

    “你這就有點厲害了!”吳用伸手按著脖子上的傷口,血液流失過多,讓吳用都有些暈眩的感覺,“原來是墮落的天神,難怪會被從煉獄之中召喚出來。只不過,你吸食再多的血也無濟于事,你還是要死!”

    “是嗎?”老怪物不屑大笑一聲,這個成熟帥氣看不出年齡的男人,屈膝一跳,已經如同炮彈一般撞向吳用。

    脖子被吸食了太多血液,吳用身體立刻感覺到了疲憊和無力。面對吸血老怪物的這一招攻擊,吳用抬手擋!可惜擋不住!這快得都反應不過來的一腳狠狠踢向吳用的腹部,吳用垂在腿間的手還沒等抬到襠部,這老怪物已經從十幾米外飛奔而來,而且一腳已經把自己踹飛了。

    腹部被狠狠撞擊了一下,倒飛在半空中的吳用疼痛難忍,就已經嘔吐了出來,吐出的苦水像是一道彩虹,連接在這一邊與那一點,觸目驚心。

    咔!墻壁上裂了一個大洞,吳用被鑲嵌在其中,全身軟綿綿的都沒了什么力氣。武照和如意悄然后退幾步,試圖遠離戰場,畢竟,他們此刻毫無招架之力。

    老怪物側頭一笑,以想象不到的速度折回到武照面前,一只手已經掐住了她白皙好看的脖子,將這個精致角色的佳人毫不憐香惜玉的舉了起來。

    “放肆!”如意大喝,身子撞來企圖維護女皇的尊嚴,卻被老怪物輕松一拳頭撩到在地。

    “呵呵。”老怪物看著這個即使是皺眉咬嘴也是十分性感撩人的女人,目光閃爍,“真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呢,要是死在我手里,真是可惜。”

    武照即使脖子被扼住吊在空中,面上依舊是無所畏懼的高傲之色,并不回避的直視著老怪物,武照眼神冷厲尖銳,紫袍下修長的腿抬起,狠狠的在這老怪物的正面踢了一腳。

    高跟鞋的鞋跟在老怪物的臉上留下一個深刻的印子,然后緩緩變淡再消失不見,“垂死掙扎,只是加快自己的死亡時間罷了。”

    黑色的身影從空中飛來,吳用瞳孔赤紅,緋紅之刃劃出,丈長劍氣緊跟而來砍在這個老怪物的頭顱上。啪!一聲,這一次,老怪物的腦袋絲毫未損,反倒是吳用手中的刀,有一種打到鋼板的感覺。

    “想死在一起么!那就成全你!”老怪物獰笑著,飛快的伸出另一只手,抓向吳用的脖子,他自從被天神貶下煉獄的時候,就開始喜歡看著人慢慢死亡的過程,因為這是一種入骨的享受,還能體會到一股濃濃的優越感。

    老怪物大笑著,掐著武照脖子的手掌又用力了幾分,同時另一只手,抓向吳用,卻竟被這個家伙僥幸躲開了。

    赤色的刀尖狠狠扎向這個老怪物探來的手掌,鋒利的刀尖成功的插入這個老怪物的手心里,血液直流,吳用一鼓作氣抽刀而出,好不容易騙得了近身,此刻一定要抓住機會。

    鋒利的匕首還沾著掉落的血跡,吳用舉刀抬臂,就要捅向這老怪物的胸口,只不過,活了千年的老妖怪,能讓吳用這個愣頭青如此順利么?怒吼一聲,淌著血的手臂奮力揮過去,好不容易湊到了這老怪物跟前的吳用,就再次飛了出去,重重摔在了那石門上。整個房間,都顫動了下。

    室門外的地獄三頭犬驚訝的低頭看了吳用一眼,瞧著他這狼狽的模樣隨即搖搖腦袋自言自語道,“你們是打不過他的。也沒有機會逃離這里。”

    活動了一下發酸的臂膀,老怪物微微皺眉,對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是很不滿意,太弱了。啪!被老怪物扼著喉嚨額的武照柔軟的身段一扭,再次提起一腳,高跟鞋踐踏在這老家伙帥氣的臉蛋上,這棱角分明的臉上再次留下一個坑。

    變年輕了的老家伙有些愛美,明知不是多么嚴重的傷害,但還是脫手將武照甩在地上,然后另一只手著急的摸了摸臉上那凹痕,瞇著眼睛,目光陰森的俯視著躺在地上咳嗽著喘息女人,微微一笑,道,“像你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有了什么難看的疤痕,會不會是一件很驚悚的事情呢。”

    躺在地上的武照看著這老怪物冷笑著彎下腰低下頭來,自制不妙再次飛起雙腿,老家伙也不阻攔,任由這被鎖天繩捆綁在一起的雙腳狠狠砸在自己臉上。

    咔!這俊俏的臉型頓時變的坑坑洼洼,就像是被你捏壞的泥人,滑稽恐怖的很。

    老怪物一雙綠幽幽的眼眸卻絲毫不在意的笑著,比起他自己的傷痛而言,當看到美麗的東西出現了殘缺,那已經是遠超痛苦的快樂了。

    修長的手指硬生生的在武照衣領上漂亮的鎖骨中間戳下了一個指洞,武照咬牙悶哼一聲,身體疼痛抽搐了一下,被人冷不丁這么一插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這是漂亮白皙的鎖骨,性感之中又顯著寧靜,而就在這兩條鎖骨中間,卻出現了一個觸目驚心的洞痕,盡管只有手指大小,但是一眼透過這小洞就能看到身下地板的深度,也是令人渾身發毛。

    老怪物的這一指,穿透了武照的皮膚和血肉,甚至都在這石板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印跡,可見用力十足。

    武照冷吸一口氣,咬著嘴唇冷冷的仰視著這個怪物,冷聲說道,“本王若不是行動受限,像你這種冒犯的家伙,早已經掉腦袋了!”身為橙階英靈,武照如果有能力和吳用并肩作戰,還真的能有將老怪物擊敗的機會!

    老怪物卻笑著張開嘴,扁扁的臉上是生生的嗜血欲望。咔吧!凌厲的牙齒深入武照手背白皙肌膚,老怪物臉用力一甩,被咬住的武照的手腕,立刻被撕扯掉了。

    武照的臉色頓時蒼白的如身下布滿灰塵的地板,只不過她依然倔強的咬著嘴唇一言不發,卻控制不住身體頻頻的痛苦抖動。

    “真是驚人呢,像你這么漂亮的女人,即使身體出現了洞口,缺少了一只右手,但還是這么漂亮性感呢。”吞掉武照的一只手腕咧嘴笑了笑,老怪物的目光翻著星星光芒,“你是一個高傲在上的女人嗎?很好!你就像曾經的我,風風光光、高高在上!但是你要知道,這一切都只是虛無的!等你像一只母狗跪在我身前向我求饒的時候,你就明白這個道理了!”

    “你怎么不去死!”干燥的嘴唇不再那么艷紅濕潤,武照仰頭冷笑著,“不要讓本王有留氣的機會,否則,你將死無葬身之地!”武照并不害怕死亡,雖然死亡的時候她能毫無保留的感受到那一種痛苦,但是一旦激發了鳳凰之心,憑借這神器的力量,武照便可以擺脫鎖天繩的束縛,好給老怪物一點顏色瞧瞧!

    老怪物大笑三聲,一只手突然用力掐住了武照的脖子,“有意思的女人。”他從來不會留戀世界上的任何東西,就像眼前的女人,殺不殺只是看心情而已。

    最起碼,讓她美味的血液,在自己的身體里流淌!老怪物的身子俯下,嘴唇下的獠牙已經準備好了下一步的撕咬,武照面無懼色的掙扎著,卻也逃不出這老怪物的五指山。

    唰!長劍劃破空氣,快速又凌厲的從老怪物的背后偷襲而來,滿身灰塵的吳用用力向前一刺,這老怪物頓時硬生生被擊退四五步,胸口血流如注。

    一個踉蹌穩穩站住腳,腳丫子在石板上留下一個腳印,老怪物通紅的目光回頭看去,對這個三番兩次打擾自己的年輕人很是怒意,“你還不死!”

    “早著呢!”吳用笑笑,笑容還沒等徹底綻放,眼前已經有一個黑影閃過,接著,腹部一痛,那穿透了武照鎖骨的手指,這一次穿透了吳用的整個胸口,留下了一個不小的洞口,低頭一望,都能看到吳用身后不遠處地獄三頭犬那張龐大的臉。

    “我已經失去耐心了。”老怪物的年輕的臉上盡是冷意,將吳用狠狠踩在地上,還不忘補刀的再一拳將吳用的腦袋砸成肉餅,“垂死掙扎的廢物!”

    冷哼一聲,老怪物甩了甩拳頭,準備轉身回到武照身邊,繼續陪著那個絕色美麗的女人玩耍,但是沒想到,踏出半步,老怪物就走不動了。

    即使吳用的腦袋已經泥濘不堪像是一個肉餡,盡管他的胸口已經穿透打眼一看都能發覺他那起伏不平的內臟,但是他的意識還沒有失去,吳用依然在很帥氣的活著。

    吳用那寧死不屈的五指,緊緊的抓著老怪物的腳踝,在這老神仙的腿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指印。

    那已經跟鼻子眼睛黏在一起的嘴巴,揚起一個怪異的弧度,輕笑著在訴說一件風輕云淡的事情,“你殺不了我的。”

    “真煩人!”老怪物終于大怒,怒吼一聲,這整座幽深的宮殿,都被震得顫動,泥土灰塵紛紛灑落,就連一只緩緩飛進來的蒼蠅,都被震得當場死亡掉落在地。

    “不自量力的混蛋!”咆哮一聲,老怪物另一只空閑的大腿抬起,狠狠的朝著吳用身上一踏,剎那間,周圍十三塊石板齊齊被踐踏的崩裂飛了起來,一腳又一腳,這踩下的坑,越來越深,這牽絆著老怪物的吳用,則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薄,越來越輕,意識,也越來越麻木了。

    吳用現在已經是惡魔形態,但是他自知并沒有辦法將惡魔之力全部發揮出來,以至于在面對這個老怪物,處于被動挨打的落勢中。老怪物喪心病狂狗急跳墻的五六腳踩在這個瘦弱的軀體上,吳用身下的巨坑,已經陷下去將近一米,這下,他正個人都變成肉醬了。

    “愚蠢的東西!”冷笑一聲,老怪物迫不及待的回頭看向那躺在那里不能動彈的武照,許久沒有嘗過女人味了!老怪物對年輕貌美的武照產生了想法,甚至連昏迷在那邊的如意,都不想放過!

    跨出一步,老怪物然后就跌倒在了這坑里,因為,吳用血肉模糊的手,仍緊緊抓在老怪物的腳踝上,寧死不放!

    武照視線一直盯著這邊,咬著嘴唇一言不發的她不知為何雙眼發熱,飽含晶瑩,吳用沒有鳳凰之心,所以,如果他死了,那么就真的在這里長眠不醒了。過錯都在我!武照心中后悔懊惱,早知如此,還不如乖乖把吳用領到玉姬面前。不然,也不會經歷一番曲折進入這宮殿之中遭遇如此強勁的對手!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