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重拾魔力
    “現在我才知道,孩子被他們抱走的第三天,族內十名高超的陰陽師就齊齊發動咒術,將孩子那失去的魔力重新召喚了回來。那魔力似乎就像是失而復還的老馬,認準了孩子的身軀,成功就進入了孩子體內。”

    “孩子面對他們的脅迫,立刻懵懂的聽著命令對族長實行了時光的倒流。懂得操控魔力的孩子這一次表現的非常出色和圓滿,他將時間停止的范圍只固定在了族長身上,然后施展魔力,立刻讓族長年輕了數十歲。身體發生時光逆轉的族長,再一次變得容光煥發,精神十足。”

    “族長并沒有殺我們,放任我們回家。恢復了活力戰勝了病魔的族長卻不顧我孩子的感受。因為,使用了時間魔力的緣故,孩子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渾身滾燙發燒的他,令我很是擔心,同時,他的記憶開始出現了問題,再一次變得斷片而且神志不清。”

    無名看到這里,多多少少明白了自己為什么記憶一直這么稀缺的原因,原來,自己使用了世間魔力之后,整個人的記憶力會出現巨大的差錯,怪不得,自己對父母臨死前的很多事情,都已經無法記清了。

    安倍族長!無名腦海之中閃過一個老人微笑的臉龐,在自己模糊的記憶之中,他是一個和藹可親的長輩,沒想到面對死亡的時候,會做出如此自私自利,無情無義的事情。

    既然自己拾回了控制時間的魔力,那么災難應該很快就接踵而至了吧?不知道為何,無名特別相信母親日記之中出現的那個神秘男人。可惜母親對于他沒有詳細的記載,自己都不清楚對方的身份和面容如何,否則,無名一定要找到他!

    因為對方對自己知之甚詳,從他那里,無名一定會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以及這種魔力的來源!無名迫不及待的想要調查父母的死因,既然族長恢復了年輕狀態,并且放回了自己一家人和父母,那么,他再痛下殺手的可能實在是太小了吧?

    無名翻動母親的日記,看著下一頁,一頁一頁的翻動,無名發現母親的日記寫了不少生活日常,也就是說,族長在得到了年輕的狀態之后,并沒有再對自己和家人出手。無名一家又平安無事的相處了一段時間。期間,年幼的無名因為控制時間的魔力,偶爾仍然會失控。

    每一次失控,免不了身體升溫,神志不清還有思緒紊亂喪失記憶。伴隨著這樣不平凡的日子,無名又和母親、父親宛然無恙的生活了一段時間。

    筆記本越翻越少,翻動到后面寥寥幾頁,無名終于看到了最后母親留下的消息。“這幾天孩子很不正常,他已經不單單是對世間魔力的失控,他整個人都出現了一些恍惚的狀態,我甚至覺得,有時候我的孩子都并不是我的孩子。因為擔心的緣故,我對孩子好好的詢問了一下,但是并沒有發生什么異常,也許是我多慮了。”

    “今天,族長又再一次來到了家中。因為之前孩子的事情,我并沒有給他什么好臉色看。不過他并不介意,備受尊重的族長來到了家中是找孩子的父親商量重要的事情。而我則來到了孩子房間監督他的學習和作業。沒多一會兒,孩子父親和族長就來到了孩子房間內,他跟我商量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那就是族長想要再一次不剝奪走孩子身上的魔力,不過這一次,族長是想要將這種控制時間的魔力占為己有!我當時很好奇也很震驚,即使明知道孩子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但是我仍然有不好的預感。”

    “擁有這種控制時間的魔力對孩子來說是一種折磨。我們并不想看到孩子每天如此痛苦的樣子,但是卻也尊重孩子的選擇。畢竟,這是屬于他的獨特的能力,不是我們隨隨便便就能剝奪的。我很認真的詢問了孩子,沒想到孩子也答應了,于是,約定好第二天,族長會來家中設祭壇施展法術。”

    看到這里,無名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也對,當時神志不清的自己連任何記憶都保存不了了,在那種痛苦的狀態下,把這種疼痛的能力拱手讓人也不是什么壞事。只不過,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母親的后面的日記所記載的也不多,也就是,距離出事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忍著心中的焦急,無名快速翻動下一頁的日記。母親的筆跡變得有些潦草,“族長今天早晨早早的來到了家中,包括許多其他分支優秀的陰陽師都來為族長助陣。設好祭壇,一切準備就緒之后,已經是中午。族長召喚出了守護安倍家族的式神,在浩浩蕩蕩的一番召喚儀式之中,沒想到族長卻失敗了。魔力離開了孩子的身體,但是卻一直飄蕩在外并沒有進入族長體內。族長和我的孩子現在都還在昏迷不醒之中,我很擔心。”

    “今天早晨,孩子和族長都已經醒來了。魔力又回到了孩子身體內,族長沒有選擇善罷甘休,他準備繼續對我的孩子展開實驗,但是我看我的孩子那么痛苦,于心不忍。”這一頁之后,就是母親日記的最后一張記錄的紙了。

    無名手指顫抖,緊張的掀開這一頁,然后就看到了母親生前記載的最后一些事情。“已經傍晚了,族長終于如愿以償得到了我孩子的魔力,幸好我的孩子平安無事,他現在正躺在臥室之中休息。族長剛剛離開,我和孩子父親正……”無名看到這里,發現字跡已經斷篇了,母親沒有寫到后面的故事,似乎因為發生了什么緊急的事情,從而使得日記中斷。

    無名掀開下面一頁,上面只有短短幾個字,根本不足成為日記。“有惡魔盯上了我的孩子,我們正打算搬家離開這個鬼地方,安倍一族被惡魔屠殺了個八九,那惡魔,明顯是盯著我孩子的魔力來的。族長拋棄了辛苦得來的魔力,那能夠操控世間的魔力被鎖在了箱中。”

    “那不是普通的箱子,它是箱中之神,簡稱箱神!我們準備把這個恐怖的魔力留在這里,然后和孩子一起……”日記到這里又是戛然而止,無名猜測母親又遇到了什么意外,看樣子那幾天真是頗多波折呢!

    無名看到這里,意猶未盡又充滿了無比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情況,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原來地下室的箱子是父母留下的東西,那能帶給自己痛苦的魔力自然不會跟隨著無名離開。無名很好奇,母親日記中所說的‘惡魔’到底是不是真的惡魔?莫非,是惡魔盯上了自己的魔力,然后襲擊了整個家族?

    無名花費了很多的時間翻閱完母親的日記,從母親的日記之中雖然沒有找到父母的死因,但是,無名倒是也查清楚了不少的事情。

    將母親的這幾本筆記本整理好收入懷中,無名重新回到了二樓臥房之中。丟失了筆記本的臥房之中風平浪靜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這里曾經產生了深邃的黑洞,吳用也被這黑洞吞噬消失不見。看著這整齊的地板,還有那布滿灰塵的天花板,無名一時間找不到吳用的痕跡。

    他究竟去了哪里?無名好奇,總不可能,真的被黑洞魔法吞噬入肚被消化成了糞便然后排出了體外吧?無名還沒有看到天空滑落流星,也就是說明吳用現在暫時死不了。無名猶豫了一下,又回到了地下室。順著陰暗的通道來到這狹窄的空間之中。式神正鍥而不舍的拿著吳用的緋紅之刃不停的敲打著黃金寶箱。

    式神已經對著黃金寶箱揮砍了上百次,但是這鋒利的緋紅之刃仍然沒有給這黃金寶箱造成任何傷害,式神有些氣餒了,看到無名進來,他將手中的緋紅之刃丟在地上,咬牙切齒的說道,“放我出去!”

    自己能夠掌控時間的力量嗎?讓時間停止不運轉什么的,想想就刺激。無名對著金色魔法陣之中的式神打量了幾眼,瞥了一眼地上那完好無損的金色寶箱,無名彎腰蹲在地面上,咬破自己的手指。流血的食指立刻熟練的在地面上劃出古老的魔法陣。

    式神蹲在金色的魔法陣之中,瞧著無名又畫出一個紫色的魔法陣,他好奇的站起身打量著對方,“你打算用魔法陣來鎮壓魔法陣?不愧是年輕的英靈,一點經驗都沒有,你這樣做是不行的!沒有任何效果!”

    式神見無名一聲不吭,只是在那里沉默的畫著咒印,便立刻喋喋不休道,“你難道不信嗎?你還不如像那個家伙一樣用刀硬砍呢!話說,那個家伙呢!怎么沒跟你一起回來?”

    “他死了。”無名懶得廢話,站起身,站在自己畫好的魔法陣之中,他抬頭看向魔法陣之中的式神,說道,“躲開點!”說罷,無名邁步,立刻朝著金色魔法陣之中沖去。

    式神看的一臉震驚,“難道你也要進來!如果你進來,我們兩個就都沒有出去的機會了!你不要過來阿!阿!”無名沒有聽取式神的警告,他快步沖進了金色魔法陣之中,光芒收斂之中,他站在了式神旁邊,腳邊是掉落的鎖天繩和緋紅之刃。無名二話不說抱住了黃金寶箱,又將鎖天繩和緋紅之刃佩戴在腰間。然后無名瞥了式神一眼,并沒有任何憐惜他的意思。

    淡淡紫色魔力從身上激發出來,無名發動時間回朔的本領,憑著魔法陣在,他就可以暢通無阻的回到之前的時間段。瞧出了無名眼眸之中對脫離之法的自信,并不心甘情愿一人留在此地的式神立刻伸出手抓住了無名的手臂,“休想跑!吾吃定你了!”

    穿梭世間的魔法激活,無名和式神,都成功從那金色魔法陣之中脫離了出來。白色光芒之中,穿梭世間的式神回到了地下室的門口,有著不良反應的式神一陣頭暈目眩,踉蹌坐倒在地,他慶幸一笑,自言自語道,“吾本來以為要被永遠困在里面了,沒想到,竟然還有能夠出來的機會,真是棒!”

    式神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左右周圍,原來,無名已經帶著黃金寶箱消失了。豈有此理,自己被困了半天,怎能不讓無名付出一些利息?式神飛快起身,黑色的觸手從雙臂之中延伸,他撞開了地下室的門,然后飛快順著樓梯躍上來到了院內。

    一片雜草之中,無名的身影鶴立雞群,他正專心致志的抱著懷中的黃金寶箱打量,看到后面式神追出來,無名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可以滾了。”“哦?當吾是這么容易打發的人嗎?”式神冷笑,他張開雙臂,黑色觸手從身體內迸發出來快速砸向無名。

    無名眼眸一挑,面對式神的挑釁,他煩躁的升起了怒火,右臂一揮,鎖天繩如閃電般拍向那一對黑色觸手,兩方交織,金色堅硬的鎖天繩輕而易舉的甩斷了式神的兩只黑色觸手,長繩鞭撻直逼式神面門。式神動作迅速的沖上來,避開鎖天繩,伸出手朝無名雙手襲來。

    他要搶走無名的寶箱然后再逃之夭夭,要讓無名一無所獲,這樣,式神的心情才能平復一些!想要搶老子的寶貝?無名冷笑,鎖天繩纏繞成犬朝式神套去,與此同時,無名快速拔動腰間的緋紅之刃,赤色長刀凌厲朝式神脖子切去。

    式神黑色的觸手伸展出,擋在這鋒芒之下。緋紅之刃所向披靡的切斷了式神觸手的前端,那如魷魚觸須的觸手前端立刻打翻了無名懷抱之中的黃金寶箱。與此同時,地上鉆出幾個幽靈,他們齊心協力的抱住這個黃金寶箱,然后就逃之夭夭。

    瞧著三個黑色的幽靈背對自己遠去的身影,無名焦急出手,鎖天繩甩在式神身上啪啪作響,還沒等鎖天繩成功束縛住式神,這時候,式神又從地面召喚出數條觸須。黑色的觸手四面八方朝無名砸來。無名左手緊握著緋紅之刃,他雖然不擅長用刀,但是面對式神這樣的對手,已經足夠了。

    緋紅之刃劃出凌厲鮮紅的劍氣,將這鋪天蓋地而來的黑色觸手都砍倒在地。遠處,那三只幽靈抱著黃金寶箱眼看就要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時候,那遠離了魔法陣的黃金寶箱這時候卻發生了變化。

    黃金寶箱嗡嗡作響振動不停,三只幽靈手中一劃都差點將黃金寶箱摔倒在地。黃金材質的寶箱在黑夜之中都是亮晶晶的泛著光澤。跳動不已的黃金寶箱如同一個青蛙,在三只幽靈的手中拼命的掙扎著。三只幽靈即使有六只手抓著它,但是卻還是讓黃金寶箱溜了。

    啪!黃金寶箱跌落在地,如狂躁的小狗甚至還發出嗚嗚嗚的聲響。三只幽靈彼此對視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又回頭看向了他們的主人式神。式神瞧見那黃金寶箱落地,立刻大喝,“白癡!帶著寶箱跑阿!跑得越遠越好!”

    “休想!”無名冷笑,面無表情的提著緋紅之刃快速趕上去,劍光閃爍,紅色劍氣下,他輕而易舉的將三只幽靈都砍成了肉塊。黑色的幽靈變成了黑影消失在地面之上,聽著他們凄慘的叫聲,無名內心毫無波動,然后快速彎腰,腳尖一挑,將這個沉重的寶箱踢到了自己懷中。這個寶箱和里面的東西,本就是屬于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剝奪!

    無名懷中的黃金寶箱不安分的竄動著,即使無名雙手用盡了氣力,也無法牢牢地抓住它。砰!黃金寶箱再一次跌落在地,就像是蹦蹦跳跳的青蛙一直向北而去。式神瞅準機會,右臂伸展,黑色觸手從中無限綿延而去,伸長的觸手立刻卷住了黃金寶箱想要占為己有。

    而就在這個時候,離開了魔法陣,從沉睡之中蘇醒的黃金寶箱終于張開了嘴。那堅固被神力封印的金鎖突然崩裂露出金燦燦的光芒,然后整個箱子突然就打開了,這金燦燦的黃金寶箱頓時綻放出一陣耀眼的金色光芒。無名和式神眼前都被這光芒閃刺的睜不開眼。

    式神閉眼扭頭的瞬間,用那黑色的觸手下意識的卷住了寶箱讓它回到自己身邊。這個時候,式神感覺到一團火熱的能量波動。睜開眼,式神看到眼前一個如球般璀璨閃爍著七彩光芒的能力。

    這能量是從黃金寶箱之中跳出來的,一看就是被黃金寶箱關押的寶貝!這是什么東西?無名和式神都愣住了,隨即,無名感覺到一陣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明明似曾相識,看現在卻就是認不出彼此的模樣。

    有棱有角的圓球是由濃厚的魔力組成,它綻放著五顏六色亮晶晶的光彩,就好像是酒吧天花板上的魔球燈。這難道就是從自己身體內被剝奪而走的力量?無名瞪大眼滿是詫異。

    別墅的地下室,那曾經擺放著黃金寶庫的金色魔法陣突然崩裂,一直守護著這里的時間,保持著別墅一成不變的魔法因為丟失了黃金寶箱而崩壞。咔!咔!陰暗地下室中,地板列出縫隙,那一直只準進不準出的魔法陣突然損壞出現了裂痕,金色的光芒開始黯淡微弱下來,被破解的魔法陣,僵持了數秒之中砰一聲碎裂了。

    嗡!地下室開始搖搖晃晃,塵埃砂石掉落,這個堅守了多年的別墅,在失去了固有魔法之后,終于支撐不住了。砰!別墅內部開始瓦解,黑洞魔法沒有再出現,或者說也已經無法啟動了。

    沒有了保護,別墅的磚瓦掉落摔在地面上,高樓危立,轟塌不止。三層高的別墅從底部開始瓦解,轟隆隆的聲音不絕于耳,在無名面前,這保持了多年舊模樣的一沉不變的景象,在瞬間夷為平地。

    轟!濺起的塵埃飛揚彌漫在空中,無名眼前被塵土屏蔽了雙眼,不過也正是趁著這視線的盲區,無名飛快拔刀,緋紅之刃朝式神刺去,不論如何,這如同魔球燈一樣的魔力球,肯定是屬于自己的!

    式神察覺到了對方的殺機,黑色觸手牢牢的抱住這綻放著晶瑩光芒的魔力球然后送入了自己面前。與此同時,無名已經揮著劍沖上來了,就在這混亂之中,式神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涼氣,這時候這綻放著光芒的魔力球盡然像是找到了目標一般筆直沖入式神胸中。

    剎那間,式神被撞飛了出去,躺在那已經是一片廢墟的別墅上。碎磚裂瓦中,式神疼痛的起身,口中因為大力的沖撞留下了血跡,他咳嗽一聲半坐起身,然后就發現自己胸口一個圓圓的印記。同時,心臟口傳來一陣灼熱的疼痛。

    “這是什么情況!吾要死了嗎?”式神震驚,手捧著胸口一臉不可置信,灼燙的感覺從他的胸口彌漫全身,細節到每一個經脈都有滾燙的感覺。式神如同站在一個大火爐之中,他現在就像是一只涂滿了醬油的烤鴨,汗水從額頭上留下來,式神匆匆起身,但是灼熱感卻讓他立刻一屁股又坐下了。

    “死!”無名二話不說沖上來緋紅之刃砍向式神腦袋。無名想要取回黃金寶箱之中的魔力,因為,這本來就是屬于自己的!“吾可不是這么容易死的!”式神咬牙后退了一小步,這時候,空間之中發生了一下振動,空間之中似乎有什么東西瞬間扭曲凝滯了。

    等式神從廢墟之中站起身,在這坡上,他看到無名的攻擊停止住了,對方就像是一個木頭人一般,雙腳還凌空飛躍在半空之中,赤色的刀逼著自己的喉嚨,但是,對方整個行為都固定僵硬住了。

    什么情況?式神驚愕,茫然的瞪大眼睛看著無名,然后又掃了一眼四周,方圓幾米之內的塵埃和空氣似乎都在這一瞬間凝固住了。這是何等神奇的魔力!難道,這是出于我自己之手嗎?式神不可置信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掌,然后迫不及待沖向無名,對這個可恨的英靈,式神恨不得立刻將他手刃殺之!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