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床底密話
    “真是一個嘴上惡毒的女人!”吳用伸出手,攬住了無名柔軟的腰肢,“不過我知道你是一個表里不如一的家伙。比如你嘴上無情,但是嘴唇卻香甜柔軟的很。”見吳用提起這么猥瑣的事情,無名雙頰生紅,撞了他肩膀一下,冷聲說道,“誰跟你說這些事情了!”

    吳用的手充滿柔情蜜意的撫摸著無名的腰肢,在他的愛撫下,無名的身體變得有些柔軟,趴在地板上有氣無力的她,側頭惱羞的瞪著對方,“拿開你的咸豬手!”床上的運動開始變得更加熱情激烈起來,吳用和無名沒想到外表看起來很騷的****空在床上更是騷的驚天地泣鬼神。

    在她的叫喊呻·吟之中,無名面紅耳赤,身體變得有些發熱。這時候,無名卻聽到床上的安倍一郎氣喘吁吁的說道,“我快了。”無名詫異,隨即捂嘴偷笑,沒想到,又是一個如此迅速的家伙,真是一個快樂的男人。

    隨著最后一聲有力的叫聲,床上的波動恢復了平靜。****空嬌媚的聲音之中滿是欽佩,“你比起老頭子厲害多了!”“是嗎?我也是這么覺得!他畢竟已經老了!”安倍一郎得意洋洋,好不歡喜。

    確實,比起三分鐘的安倍彎人,能夠持久五分鐘的安倍一郎顯的更加優秀一些。這是一道誰都會計算的數學題。“你們男人總是這么自以為是。”被揭穿了女性的真實身份,無名在吳用面前再也不掩飾自己的真實嗓音,沒有經過任何改變修飾的聲音,有些磁性又充滿柔和,“是不是十個男人之中有九個真的以為自己床上功夫很厲害?”

    “也不能這么說。”吳用若有所思,“有很多人也真的是有過硬的床上功夫,比如說我。”無名嗤笑,低聲說道,“你也是一個自負的家伙,你家里的女人們,肯定也都是在欺騙迎合著你。”

    “你這話說得可跟拋了我家祖墳一樣嚴重了!”吳用斜著眼睛瞪著無名,“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們可以碰一下試試!看誰硬到最后!”“流氓!”無名當然不會答應這種請求,這種事情如果真的和吳用發生,那么她會選擇先殺了吳用然后再自殺。畢竟,過不去自己心理問題的坎。

    床上的安倍一郎陷入了滿足的狀態,說話開始懶洋洋的開始飄了,“為什么還要選擇跟著老頭子呢?和他分開吧!我養你!”****空嬉笑著,躺在安倍一郎的懷中說道,“我根本不知道分手的方法阿,你不知道,老頭子把我看得很嚴!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能夠瞞住他,已經是很艱難的一件事情了。”

    “這話說得!”安倍一郎態度堅決,“這有什么不好辦的!直接和他說明分手!老頭子不久之后就要將家族的一切都交給我打理!到時候,退出董事會的他,有什么值得你留戀的!”

    ****空當然喜歡找一棵大樹乘涼,她不但抱住了安倍一郎和安倍彎人的大腿,甚至還有其他私下交往的成功男士,不過,安倍家族是最出色的一對,他們的家產企業,是頗有聲名的,“可是,畢竟跟了他這么久,已經有感情了,我不可能讓老頭子突然離開我,讓他……”

    “別說了!”安倍一郎揮手大氣打斷,“像你這么可愛溫柔的女人,真是不多見了!不過,你越是這樣,我越喜歡你!老頭子已經一百多歲了,你再折騰他幾年,恐怕就會讓他****,命喪黃泉的!”

    “哪有這么夸張!”****空不好意思的笑出了聲,雖然,安倍彎人在床上方面的氣力確實越來越小,但是瞧他氣色再活個四五年應該不是什么問題。她只是為了錢財,可不想在男人身上搞出什么人命。

    “我是認真的!”安倍一郎為了得到****空,甚至不惜開始出言恐嚇,“老頭子畢竟是一個大家族的族長,如果身體出現了什么問題,所有大小事務當然會落到我頭上,不過,也有關心老頭子的偏激黨,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傷害老頭子的家伙的!”

    安倍一郎手撫摸著****空挺翹的臀部,“老頭子的外表看起來鶴發童顏似乎顯得青春年輕些,但是體力確實不如從前了,所以他才會去韓國,希望能借助一些其他的力量,讓他返老還童。”

    “返老還童?”****空輕笑,“難道是整容嗎?不過,既然親愛的你都已經這么說了,那么我就盡量遠離老頭子吧!哎,明天跟他見面之后,不知道該如何相處呢!我要怎么說出分手的話呢?”

    “這種事情,慢慢來也可以!”安倍一郎想讓****空遠離老頭子,讓自己霸占得到獨處,“冷落他就好了!拒絕他的約會!減少跟他見面的機會!久而久之,他自然會猜測出你的心意,然后不再主動跟你聯系!”

    安倍一郎輕笑著,一邊用手愛撫著****空這嬌美的身軀,一邊說道,“老頭子畢竟已經是一百多歲的人了,既不打算找女朋友,也不可能跟你結婚,他又怎么可能跟你糾纏不清呢?一旦你放手,那么他自然就不追在你屁股后面了。”

    “好!我聽你的!”****空展現出了小鳥依人聽話乖巧的一面,一旦男人想要她強迫做某些事情的時候,只要能夠接受,那么****空就從來不會拒絕,甚至還會順從自如,這就是勾搭男人的手段之一呢。

    “我離開了老頭子,身邊的男人就只有你一個了!你可不能丟下我。”****空撒嬌的躲在安倍一郎的懷中,她挺翹的臀部正撅起來擺出了一個非常好的姿勢,只可惜安倍一郎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不能繼續做出什么反應了。

    ****空抓捕男人的心思很有一套,她扭過頭,用專情炙熱的目光看著安倍一郎說道,“我早就預感到,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才是幸福的,但是卻一直沒有機會!我想永遠留在你的身邊,你會嫌棄我嗎?”

    “我當然不會嫌棄你!”安倍一郎聽得心花怒放,一張臉上滿是雀躍的微笑,“不但如此,我還要娶你!等老頭子死后,我就風風光光的把你迎娶進我們安倍家族!”“真的嗎?”****空見多了男人的甜言蜜語,對這樣的謊話沒有任何信任感,不過仍是露出了期盼感動的目光,“我愛你,親愛的!”

    床上是兩個人擁吻的吱吱聲音,躲在床底下的吳用身體僵硬的在地板上挪動了一下,然后嘆氣說道,“這個孫子恐怕今晚要睡在這里了!我們兩個可怎么辦!”“如果他今晚不離開,我們躲在床底下一直等到明天天亮也是苦差事!”無名皺眉,低聲說道,“干脆等安倍一郎熟睡之后,我們將他制服,然后丟出去。憑你的魔力,讓一個懂得些陰陽術的男人昏睡一天半日,不是什么問題吧?”

    “這種苦差事又交給我了?”吳用無奈一笑,隨即點頭,“只能如此了,不過,瞧著兩個人烈火干柴的樣子,應該不會很早結束。”“那可未必!”無名不屑的瞥了吳用一眼,“男人在結束之后,興趣會大大減弱,沒有了任何色欲的男人,比任何人睡的都要快!”

    “你好像很了解的樣子!”吳用輕笑,然后好奇問道,“為什么要假扮成男人呢?瞧你的長相,你應該是個不錯的妞兒。”“身體的原因,就是這么簡單!”無名似乎不愿意提及這種事情,神態高冷,說道,“我的身份不能泄漏給第三個人知道,否則,要你好看!”

    “圣杯爭奪戰中,一切都是依靠召喚者和英靈的實力,外加一點點的運氣。”無名側眸盯著吳用,說道,“這跟我的性別和面貌無關,這也不是你該在意的事情。”“好奇問問嘛。”吳用聳肩,“我們怎么說也是圣杯爭奪戰中一起戰斗的小伙伴了!看得出來你很有故事的樣子,所以想了解一下你。”

    了解?恐怕吳用想要了解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故事吧?還想要更深入一些!想到之前跟吳用激烈熱情的擁吻,無名咬唇,在床上那此起彼伏的聲音之中,她緩緩說道,“我的記憶很不完善,生前如何在安倍家族之中成長我早已經忘記了。”

    “不過,我的父母,應該知道我身體的情況,因為,我被召喚到圣杯爭奪戰之中的時候,就是這樣的身體。”無名伸手按在自己的心臟處,“不管是在成為英靈后還是在死之前,我都不是一個普通人。”

    “我能感覺到身體的異樣,從外表的性別,到內在的器官,甚至到血液和魔力,都比正常人要混亂一些。”無名如此的解釋著自己的來歷,“這也是我回到日本想要調查的事情。我究竟是誰!我從哪里來!父母的死因又改向何處調查!”

    聽到無名的話,吳用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難道說,你現在的性別還很混亂?”“沒錯。”“這是什么意思?”吳用的臉色不好看了,甚至帶了一點點的驚恐,“別告訴我你其實是個有胸部的男人!”

    無名輕笑,“不應該這么說,應該說我是一個有大jj的女人。”吳用臉色難看,“別開玩笑,你是認真的嗎?”“我的身體器官如何跟你有什么關系?”無名故作疑惑的瞪了吳用一眼,“我又不打算跟你處對象。”

    “你身體的混亂現象是什么?”吳用非常認真的探討著這個問題,“難道你真的是有jj的女人?”“當然了。這也是我之所以隱瞞的秘密。”無名盯著吳用,神態認真,“你可要替我保密!”

    “那你不就是個有胸脯的男人嗎!自稱什么女人!”吳用感覺到剛才親吻過無名的嘴唇在散發著苦澀的味道,不知為何酸酸的,一點也沒有之前清新可口的感覺了,“你這個混蛋!真是自以為是!明明是個男人卻要裝女人!變態!”

    “你能對我下得了口,說明你也是一個不輕的變態呢!”無名似笑非笑,然后說道,“我確實是一個女人!因為我不但有胸,還有女性的另一個器官。”“但是,你也長著一個jj?”面對這樣混亂的事情,吳用顯得匪夷所思,完全沒有聽說過,真是太刺激了,“你簡直就是人妖的終極進化版!”

    “別拿人妖和我相提并論!”無名不屑,“所以,面對我這樣混亂的身世,我必須在我還有活動能力之前,趁著圣杯爭奪戰未結束,我要調查出我想要知道的所有的一切。”想想自己現在一個有著大jj的女人一起躺在床下,這曖昧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莫名的哲學。

    吳用抹了抹嘴唇,飛快擦拭嘴角,似乎想要把無名留在上面的氣息完全消除掉。看著吳用如此膽顫心驚的模樣,無名偷笑,然后湊上來立刻在吳用嘴唇上又吻了一下。

    面對這個可男可女的生物的侵襲,吳用一身正氣的擺明了自己柳下惠的精神,立刻推開無名,吳用瞪眼警告道,“別隨便親我,我可不是這么隨便的人!”無名輕笑,扭頭質問道,“哦?但是剛才,某個人可不是這么做的。你不是逼迫的我很高心嗎?”

    “兩個人都配合的事情,能叫逼迫嗎?”吳用惡狠狠瞪了無名一眼,“早晚有一天爆你菊花!讓你知道調戲我的下場!”床上又掀起一陣波浪的滾動,沒想到安倍一郎還有能來第二發的精力。

    ****空在床上鶯啼燕囀,安倍一郎聲音氣喘如牛,這如此不協調的一隊人,此刻卻在做著和諧的運動。吳用自從知道身邊的家伙,是一個長者jj的萌妹子,就再也不會受到****空兩人的感染,產生什么情欲了。因為,他可是正人君子!

    無名伏在地板上靜靜地聽著床上的動靜,這時候,安倍一郎第二次的時間竟然比第一次還要短。剛剛沒三分鐘,安倍一郎又是一聲滿足的嘆息聲,“舒服了。”床面重新回歸平靜,****空嬌媚的聲音殘留著激情,“真棒,我也被你搞的云里霧里,直沖云霄了。”

    無名輕笑,神色不屑,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女人,也沒見過這么不中用的男人。“一起洗漱一下吧。”安倍一郎下床,想要去衛生間里。****空回過神來,她才想起消失不見了蹤影的吳用和無名兩人。

    兩個大男人體格不小,又不是什么魍魎鬼魅,又怎么可能憑空消失在自己的房間內。現在吳用和無名兩個人,肯定藏在某一個地方呢!說不定,就在離臥室比較近的衛生間?想到這里,****空連忙起身,披上輕薄的被單說道,“親愛的,我先上個廁所。”

    ****空想要先確定一下吳用和無名是否在里面,如果真的躲進了衛生間,那么****空一定要盡力保證兩個人的行蹤不會暴露。身為被挾持的人質,****空為什么會這么盡職盡責的掩護吳用兩個人呢?

    一方面,是女人長時間和平無趣生活中被激起的刺激好奇心,第二,還不是因為吳用、無名長得太好看。****空率先進入了衛生間,安倍一郎是喜歡女人,但是并沒有到達連女人拉屎撒尿都喜歡的地步。

    懶洋洋的坐在床上,心滿意足的安倍一郎含上一根煙緩緩點燃,他知道女人上廁所的速度,沒有三五分鐘,是不會出來的。趁此機會,自以為獨自一人留在臥室之中的安倍一郎拿出了手機。

    撥通電話,安倍一郎抽著煙慢條斯理的說道,“喂,找到老頭子落腳的地方了嗎?是嗎?我知道他在韓國,不過,計劃先耽誤延遲幾天吧,因為老頭子身邊會出現一些變化,等重歸平靜之后,再動手殺了他!”

    真是一個殘忍的兒子,不但上了老爸的女人,甚至還要取走老爸的性命!吳用與無名對視一眼,吳用說道,“幸好我們來早了!這樣,就能夠提前找到安倍彎人,在他臨死前,得到你想要的訊息。”

    無名感嘆點頭,“看來我們的時間是分秒必爭。正所謂虎毒不食子,沒想到安倍一郎這個孽畜,竟然會想要殺害他老爸,難道是為了繼承遺產?”

    “繼承遺產?別開玩笑了!”安倍一郎補充一句話,嚇得無名立刻閉上了嘴,隨后他才發現,安倍一郎只是跟電話之中的人物在談話,“我是目光短淺的人嗎?你也是我們安倍一族的人,那么你就應該知道,世界上除去陰陽術,還有很多千奇百怪的魔法。例如華夏的八卦、神打,還有日本的占卜術等等。老頭子現在在韓國,就找到了一種新奇的魔法。”

    “聽說能夠讓時間倒流,操控輪回!”安倍一郎說出了這件事情的關鍵,“老頭子想要長生不老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在韓國所尋找到的事情是真的!既然如此,那么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阻礙!因為,老頭子一天不死,我就只是一個徒有虛名的族長兒子!我不但要繼承安倍家族的一切財產和陰陽術的書籍,我甚至還要得到那操控時間的魔力,所以,你明白了嗎?”

    心情愉悅的通話兩分鐘,安倍一郎掛斷了手機,手機沒電了,他需要充電五小時。從床上起身朝插座處走去。這時候,床底下的吳用輕輕碰觸了無名一下,“又是能夠讓時間倒流的魔法,會不會跟你有什么聯系?”

    “不知道。”知之甚少的無名搖頭,不過一顆心思卻活躍了起來,“但應該是一條不錯的線索!看來這一次,我們必須跟定安倍彎人這一條線索了!”無名正為自己的抉擇正確而感到沾沾自喜的時候,臥室門口,安倍一郎突然彎腰蹲下。

    因為,安倍一郎口中的煙掉在了地板上,憐惜香煙的他立刻彎腰撿起來,嗜煙如命的他,在周圍沒有人的情況下,自然要打算把這個煙重新賽回到嘴巴里面。房間里面開著燈,因為,安倍一郎做的時候特別喜歡欣賞****空那姣好緊致的身軀,而在這燈火通明的情況下,安倍一郎也看到了床底下那一團黑乎乎的影子。

    “是誰?”安倍一郎嚇了一跳,然后二話不說直接沖了上來!盡管已經步入中年,但是擁有陰陽術的他,面對普通的男人還是有很多勝算的!

    被發現了?那么只能強上制敵了!吳用和無名對視一眼,然后默契從床底下鉆了出來,前后包圍住了安倍一郎的退路。

    安倍一郎瞥了吳用一眼,然后又看向無名,他起先以為兩個人是****空包養的小白臉,心中正是氣憤南安的時候,他瞧著無名的一張臉卻覺得異常的熟悉。是誰?是誰來著!

    在哪里,在哪里見過他?他的眼神這樣熟悉!我一時想不起!安倍一郎陷入了僵硬之中,苦思之中,然后,他目光驚愕,響起了無名的身份!

    畢竟,安倍家族之中,唯一一個擁有魔力能夠逆流世間又挽救了自己父親一命的青年,實在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但是,他不是死了嗎?安倍一郎早已經忘記了無名的性命,但是,卻還記得對方的模樣和能力!他竟然起死回生,那么出現在這里,一定有著巨大的陰謀!安倍一郎手中結印召喚式神,****空現在不在這個房間,倒也讓安倍一郎方便了不少。

    魔力從手紙中間涌動,安倍一郎立刻召喚出了自己的式神,每一位式神都是守護著一方水土的神明,只不過比起在天上享福的天神,式神要顯得卑微很多。不過對于普通人來說,能夠操控式神為自己端茶送水,戰斗殺敵,已經是個非常難得稀奇的事情了!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