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死得其鎖
    “你不要亂來!”看到了無名臉上露出的殺氣,式神立刻出聲警告,既然安倍一郎已經被對方抓住了,那么式神就要先解決掉自己手上的麻煩,然后再去解救安倍一郎。

    袖袍收縮裹緊吳用,動彈不得的吳用就像是一個被包的嚴嚴實實的木乃伊,動彈不得呼吸不能的吳用被高高拋到半空之中,然后一張紅色符咒飛出袖扣刺入吳用體內,剎那間吳用身體滾落在地板上,腹部傷口出血,鮮紅灑滿了一地。

    式神解決掉了一個麻煩,然后全心投入到了和無名之間的戰斗。他兩只袖子奮力一甩,寬大袖袍剎那間擴大,幾乎包裹住小半個臥室。無名和安倍一郎也被籠罩在了這袖袍之下。無名手中鎖天繩向下鞭撻,金色長繩一甩,在安倍一郎的后背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紅痕。

    式神沒有讓無名繼續對安倍一郎造成傷害,他的兩只袖袍連在一塊團團包裹住無名。無名瘦弱的身體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或者,他根本不屑于挪動身體。鎖天繩下垂在地板上,末端勾起勒住了安倍一郎的脖子。安倍一郎頓時感覺到有些窒息,他雙眼凸出,感覺到了呼吸的困難和急促。

    紅色的符咒從袖袍之中飛出,十幾張具有殺傷力的符咒排列成兩行如南飛鴻雁,朝無名一股腦鉆去。轟!紅色符咒一旦黏在了無名身上,立刻爆出了震撼波動。整棟別墅都在這一瞬間抖了一下。

    地板搖晃,天花板上的精美吊燈更是搖曳擺動,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危險。“什么事!什么事!”在衛生間一直安心上廁所的****空聽到動靜連忙跑了出來。沒有在衛生間見到無名和吳用,這讓****空安心了許多。只要安倍一郎找不到這兩個男人,那么自己的處境就不會尷尬。

    耐心上了個廁所正在衛生間補妝的****空感覺到了自己別墅的地動山搖,所以才立刻迫不及待的沖出來回到了臥室里,否則的話,一個女人還能在衛生間膩歪更長的時間。

    推開門,****空首先就看到了地上變成了尸體的吳用。吳用看起來已經斷氣了,腹部流血躺在地板上一動不動,看來毫無生機。****空震驚的握緊拳頭,心思發涼,再抬頭,便看到了式神的背影,還有那灰塵爆炸之中漸漸露出身形的無名和安倍一郎。

    他們,難道已經暴露了行蹤?甚至還互相毆打了起來?只不過,這是怎么一個情況?****空眼珠子一轉,然后指著無名質問道,“你是誰,為什么會在我家里!快滾出去!不然我就要報警抓人了!”

    真是一個聰明又虛偽的女人!無名冷冷一笑,在剛才爆炸致中紋絲未傷的他捏緊鎖天繩,金色繩子勒緊安倍一郎的脖子,說道,“如果你敢報警!那么我就扭斷他的脖子!現在,給我老老實實的滾出去!”

    “好的!”****空及其合作,連忙點頭,然后收回脖子關上臥室房門跑了出去。鎖天繩不斷勒緊安倍一郎的咽喉,正要將他的脖子扭下來的時候,式神再一次動手。包圍在了臥房之中的寬大袖袍向無名夾擊而去,虎虎生風的袖袍看起來鋼鐵生硬,似乎能夠輕而易舉將無名拍成肉泥。

    無名將地上的安倍一郎拉起,這個脆弱的中年人立刻成為了肉盾擋在了無名面前。式神的袖袍毫不猶豫包裹住了無名和安倍一郎兩人。無名即使想要掙脫,但是才發現在袖袍束縛之下,他就像是被抱起來的油條,軟趴趴的沒有任何力道。

    安倍一郎也被袖袍包裹束縛住了,將他從無名手中解脫出來,人質和綁匪立刻分離開。安倍一郎被一只袖袍抬著丟在了旁邊地板上,鎖天繩應聲掉落在地。安倍一郎得到了解脫,那么式神就能夠更加大展拳腳而肆無忌憚了。

    看著被拿捏在袖袍之中的無名,式神袖扣之中飛出幾張定身符。一張定身符本就能夠輕而易舉的定住任何人和妖魔鬼怪,只不過面對無名,式神自然要用保險的方式,多用幾張完全無所謂!

    黃色定身符飄飄揚揚在半空之中,四面八方不同角度的朝無名飛來。無名臨危不懼,面對包圍雙手結印放在胸前,那躺在地板上的鎖天繩立刻像是一條毒蛇跳動起來。然后鎖天繩在半空之中凌厲甩動一下擊打向式神的正臉。

    式神不為所動,雙手操控空中的定身符飄蕩環繞,直追躲閃避讓的無名而去。然后,幾張定身符立刻黏在了無名后背和肩膀上。剎那間,還想要不斷后退讓出自己多余行動空間的無名頓時腳步一頓,身體僵硬在了原地。

    他的雙手還擱在身前,雙腳一前一后踏在地板上。被定身符固定住身形的無名即使憑著自己的魔力想要沖撞開這符咒,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定身符施展出來的魔力相當強大,讓無名變成了一個無法反抗的泥人,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連眼睛都無法眨一下。

    “哈哈!”看著無名陷入了無法動彈的困境,安倍一郎得意洋洋的大笑兩聲,然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冷哼一聲快步走上來。鎖天繩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紅腫的淤青很是難受,為了報復,安倍一郎毫不猶豫的走上來,一邊走一邊擼起了自己胳膊上的袖子,“該死的家伙!你剛才不是很厲害!很得意嗎!現在對我動手阿!”

    安倍一郎站在無名面前,神奇的仰著頭,卻還不如無名高。自稱男人的無名,在身高方面有著別樣的優勢。女性之中,很少有她這一米七多的身材和那雙修長的腿。安倍一郎瞪大眼睛威脅的瞪著安倍一郎說道,“你剛才是想要殺我滅口吧!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來動手!殺了我阿!哈哈!”

    一番挑釁之后,安倍一郎收斂起玩笑之色,認真的盯著無名詢問道,“告訴我,你復活的秘密!使用了什么魔法?或者是神器?”無名一聲不吭,因為他被定身符定住之后,本就沒有任何說話的能力了。

    式神這時候體貼的站在安倍一郎身旁,保護著他的周全,然后說道,“他現在已經無法說話了,因為被定身符定住的人,不但無法行動、不能開口說話,甚至連眼睛都不能眨一下。”“這可麻煩了!”安倍一郎不悅皺眉,問道,“那么我們該怎么審訊他?”

    “這個簡單,我們可以先綁住他,限制住他的行動之后,再由我解開定身符。”式神袖袍一卷,那掉落在地上的鎖天繩立刻來到了式神手中,“這應該不是一根普通的繩子,所以拴住他,肯定能夠有不小的功效!”

    “說的也是!讓我來!”安倍一郎迫不及待,接過鎖天繩,然后立刻拴在了無名身上,身體僵硬的無名自己動彈不了,但是卻能夠在其他人手下任由擺布。無名雙手被綁在身后,整個人立刻被鎖天繩五花大綁。

    被鎖天繩勒緊束縛的無名一雙眼睛射出凌厲的光芒盯著安倍一郎,想要將他碎尸萬段。式神手一揮,黏在無名身上的黃色定身符立刻撤下,被鎖天繩捆綁著的無名,仍舊渾身上下不能動彈。

    瞧著無名轉動的雙眼和抿起的嘴角,安倍一郎知道對方有了說話的機會,冷笑下,然后目光炯炯的盯著無名問道,“說!為什么時隔這么多年,你能夠復活!用了什么魔法!”“你也想要這起死回生之術?”無名不屑揚起嘴角,“但是很可惜,即使你學會了,也不可能在死后,復活,因為這是屬于第三人的魔法復活!”

    “原來是這樣!”得知無名是真的起死回生之人,安倍一郎一顆心躁動不已,“不管如何!你都要把這起死回生之術告訴我!否則,我就殺死你!”無名眼神戲謔,看白癡一般盯著安倍一郎說道,“既然我能夠起死回生,你殺死我,我又怎么會畏懼死亡!”

    安倍一郎語塞,隨即他惡狠狠的說道,“那么我就對你嚴刑拷打!讓你生不如死,體無完膚、搖搖欲墜為止!”無名抿嘴,輕蔑的看了安倍一郎一眼,說道,“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對的是什么人,想要對我嚴刑拷打?你以為我沒有遭遇過磨難和痛苦嗎?我這一次回來,就是為了找安倍家族算賬的!我還生怕你我之間相處的時間太少了呢!”

    “找我們安倍家族算賬?”安倍一郎冷喝,“愚蠢的東西!當年要不是因為你,我們安倍家族也不會死傷這么多人!我還沒找你算賬,你竟然已經送上門來了!真是該死!我現在就把你分尸,將你的尸體掛在我們安倍家族的城堡上,祭祀那些死去的陰陽師們!”

    式神瞥了安倍一郎一眼,低聲建議道,“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殺了他,免得放虎歸山!”無名的實力讓式神心悸,這樣的對手活著,安倍一郎就永遠不會處在安全的位置上。“不行!”沒有任何猶豫,安倍一郎拒絕了式神的請求,“我必須要知道他死而復生的秘訣!不然,他永遠不會死!只會生不如死!”

    安倍一郎捏住了無名的喉嚨,壓低聲音面目猙獰的說道,“如果你不將死而復生的魔法告訴我,那么我現在就從你身上削下一片肉!你每一次拒絕,我都會從你身上割掉一塊肉,直到你答應為止!想想吧!當你遍體鱗傷,傷痕累累的時候,一定非常的痛苦非常的無助。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對我來說不算什么。”無名不屑嗤笑,“看樣子,你沒經歷過真正恐怖痛苦的事情,不如我讓你體驗一下!”“你在說什么!”安倍一郎仰頭大笑,“我有式神護體,又怎么會陷入危險苦難之中?”

    “是嗎?那你的式神比起我們英靈,似乎要差太多了!”無名瞇著眼睛揚起嘴角不屑一顧,“你在我眼中,簡直就是不堪一擊!”“英靈?那是什么東西!是什么行業的黑話嗎?”安倍一郎好奇的扭頭看向式神尋求答案,式神卻微微變了神色。

    “原來你是英靈?”式神認真起來,他伸出手臂將安倍一郎攔在了自己身后。圣杯爭奪戰的存在已經幾千年之久,身為式神,他自然了解這一切。只不過,因為有些各種各樣潛在的規則,式神從來不會向任何陰陽師泄漏其他英靈、圣杯爭奪戰的任何事情。

    所以,安倍一郎并不知道英靈和圣杯的存在,但并不影響式神的知情權!式神保護在安倍一郎身前,說道,“放棄所謂的拷問吧!他根本沒有什么起死回生的魔法!他確實是已死之人,只不過被天神重新召喚到了世間!”

    “被天神召喚到了世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事情!”安倍一郎很是好奇,“他說他是英靈,這種事情你也了解的嗎?這么多年,為什么也不曾告訴我。”“這些事情是不能夠說得。”式神搖頭,“不過現在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么稍后再向你解釋,現在首要的事情,是殺了他。因為,英靈身上的魔力,不在我之下!如果還將他扣押當成人質,無疑如同放虎歸山!”

    “既然你都這么說了!”安倍一郎嘆息一聲,他本來還想要搞到起死回生長生的秘訣,現在看來,也只是癡心妄想罷了,“那么你就提我殺了他吧!”安倍一郎對無名失去了興趣,他看也不看他一眼,準備轉身離開臥室看望一下客廳里的****空。剛才看到了那種情景,自己心愛的女人,肯定已經受到了驚嚇。自己當然要前去安慰她一番的。

    安倍一郎也似乎忘記,就在短短幾分鐘前,他還想要把自己這位心愛的女人送給無名當作放走自己的條件。經過式神身邊,安倍一郎來到了臥房門口,手還沒等搭上門把,這時候,無名冷喝一聲,“現在還不出手!你是在等著事情變得麻煩棘手嗎!”

    無名的呼喊有些狐假虎威的意思,式神皺眉,狐疑的回頭瞥了一眼地上的吳用。他已經是一具尸體了,地上的鮮血都已經干涸,一個死得不能再死的人,難道也有起死回生的本領?即使吳用是英靈,但是,也不會這么頑強吧?

    式神和英靈之間很少有交集,所以,情報短缺的他根本不知道英靈能夠強大到如何的地步。臥房之中響起了一聲屁響,然后吳用笑意盈盈的從地板上站起身,拍了拍腹部那已經結疤的傷口,“哎呀不好意思,昨天沒睡好,所以剛才有些開小差了,你們說到哪里了?”

    站在門口的安倍一郎震驚的瞧著吳用輾轉復活,感覺到危機的他飛快后退,而這個時候,吳用卻已經沖上來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普通人哪里能夠忍受吳用的一腳,安倍一郎整個人被踹飛到了天花板上。

    叮當一聲,精美的吊燈被撞碎,飛到天花板上的安倍一郎和這碎落的吊燈再一次掉在地板上,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

    式神立刻出手,袖袍一甩,這堅硬似乎無堅不摧的袖袍立刻甩走了吊燈,如果吊燈砸在安倍一郎的脊梁上,恐怕這個年邁的中年人會成為半身不遂的家伙。式神袖袍卷住了安倍一郎,想要讓他重新回到自己身邊。因為,面對兩名英靈,安倍一郎只有待在自己身邊才是最安全的。

    袖袍包裹著安倍一郎飛快縮回,就在這個時候,吳用這個黑影已經出動了。他行蹤迅速,在眼前留下一道黑色殘影,然后,他已經來到了式神面前,身子猛力的撞走了袖袍之中的安倍一郎。安倍一郎就像是被剝了皮的粽子,孤苦伶仃的滾落在地板上。在地板上落了一個狗吃屎。

    式神心慌,想要取解救安倍一郎,但是這時候,式神已經被吳用盯上了。“你切開我肚子的一瞬間,有點小痛哦!”吳用揚起嘴角微笑著,“我要讓你原原本本的還回來!”說罷,緋紅之刃已經出現在了吳用手中,這鋒利的刀在空中閃過一個殘影,然后立刻劈在式神腦袋上。

    叮當一聲,緋紅之刃的血色劍光已經照著式神的腦袋上劈下來,要不是式神張開袖袍護在身前躲避的及時,恐怕,他已經被劈成兩半了!吳用這個時候甚至都沒有用出全力。見式神躲避開之后,他立刻一側身,一記凌厲鞭腿襲來,立刻將式神砸穿了臥室的墻壁,讓他飛到了客廳之中。

    倒在破碎的茶幾上,式神起身揉了揉疼痛欲裂的胸口,從沙發上跳起沖向吳用,紅色符咒飛向吳用后背,沒想到吳用竟然有不俗的反應力,閃身從臥房之中沖出客廳,避開了這紅色符咒的射來,反手抓住了式神踢來的小腿,然后使勁一甩,竟然將式神從客廳又摔進了廚房。

    另一間臥室的房門偷偷打開,察覺到暴力行為的****空隔著門縫看了一眼這猙獰血腥的長眠,然后立刻關上了門,心有余悸的躲在臥房之中閉門不出,識圖保全自己的安全地帶。

    后背重重砸在廚房地板上陷入一個坑洞,式神咳嗽一聲,一陣頭暈眼花,晃了晃腦袋看去,式神才惶恐的發現,吳用移動迅速驚人的已經站在了自己面前。好快的爆發力!

    “混蛋!”式神咬牙,袖扣之中飛出黃色的定身符和鋒利的紅色符咒,然后他猛地起身沖向吳用。

    吳用挺直身子,嘴角露出一絲大大的笑容,挑釁的瞇眼一笑,這地上最強的英靈卻比式神速度更快,一轉眼間,已經繞到了式神身后。黃色定身符鑲嵌在了廚房墻壁之中,紅色符咒也將廚房墻壁穿透了好幾個窟窿。

    吳用伸出手飛快扼住了式神的后腦勺,猛地將他砸在地上。面對這樣的式神,吳用甚至沒有動刀的必要,要不是這個地方靠近人類居民區,吳用低調處世不想惹是生非惹來側目,早就打一個響指就能消滅掉式神了。

    腦袋磕在地板上,式神又是一陣暈眩,這吳用隱藏的力氣和速度都遠遠超過了自己,面對他,式神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你知道我的本領了吧?”一只腳踩在式神后背上,吳用微笑著,淡定自若的說道,“你不應該順從安倍一郎的召喚現身的,因為你,本就沒有任何勝算!”

    “不要小瞧我!我可是式神!”式神握緊拳頭,拳頭上青筋繃起,然后就抓住了踩踏在自己后背上的那只腳丫,使足了力氣,卻仍是不能挪動分毫。

    “住手!放開那個男孩!”安倍一郎終于英勇了一回,他挾持了被鎖天繩五花大綁的無名,面目猙獰,手握著一把水果刀架在無名白皙的脖子上,“小心我殺了他!”“哦?你想殺了他,那還真是惹到不該惹的人了!”吳用微笑,手中的緋紅之刃向前一甩直朝安倍一郎砸去。

    安倍一郎震驚的扭頭避開,他可不想被這鋒利的長刀劃傷。而就在這個時候,無名揚起嘴角一笑,口中默念咒語,身上的鎖天繩立刻應聲而解,掉在了地上。

    無名伸手,穩穩的接住了緋紅之刃。,二話不說就砍在了安倍一郎捏著水果刀的胳膊上,安倍一郎痛呼一聲,甚至都能清晰感覺到刀鋒切開了自己的手臂骨頭。

    一刀砍下,然后便是第二刀,第三刀!恢復自由的無名完全壓制住了安倍一郎,。局勢乾坤扭轉接。無名手中的緋紅之刃接連不停的切在安倍一郎的胳膊、后背上,短短幾秒,已經多了十幾處傷痕,處處見骨頭。

    鮮血四濺,處處血腥。

    咬著牙,安倍一郎整個身子痛的都在抽搐,傷口的疼痛讓他有一種要昏迷過去的疲憊。這一位淫靡、荒亂度過了半生的男人,終于死在了無名刀下,結束了這渾渾噩噩的人生。

    安倍彎人之子,已死!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