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脫離人皮
    “是你殺死了我的父母?”無名眼眸一怔,不管安倍彎人說的是否是真的,無名這一刻都對安倍彎人起了殺心,無名毫不猶豫的捏緊手中的鎖天繩,鎖天繩咯咯作響,眼看著就要將安倍彎人這個年邁老頭的脖子捏碎,這時候,安倍彎人抬起了自己的手臂,笑著將手指結印,口中念動了一句咒語,剎那間,燈火通明的客廳,一瞬間就進入了黑暗。那些精致的燈泡,仿佛一瞬間都壞掉了。

    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昏暗之中,與此同時,地板上傳出咚咚咚的聲音,那是很多很多人走動的腳步聲!是什么情況?無名緊張,眼前漆黑的他完全不明白此刻的局勢如何,也不知道是什么危險在靠近!

    嗷!是一聲猙獰的怒吼,在這個寬敞的別墅之中如同驚雷,一聲接著一聲連綿不絕,此起彼伏的嚎聲占據了整個客廳。看來,無名多出了很多敵人。在這漆黑不見五指的環境之中,看不到任何敵人的無名下意識的后退著,然后脊梁撞到了一個人的身軀。無名下意識的甩動手上鎖天繩想要給對方一鞭子,但是她的手腕被穩穩抓住了。

    “是我。”吳用笑著握著無名的手腕,然后將她拉到了自己身后,“你現在跟個瞎子一樣什么都看不見,還是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等著吧。”夜能視物的吳用,能夠清楚看到這滅了燈的客廳之中,那一個個彎腰駝背從地板魔法陣之中走出來的人類。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就像是下班回家的普通人一般,外表體內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但是,就是這些家伙,昨天襲擊了二十四名影武者吧?看來,不能小覷。吳用抓穩了手中的緋紅之刃,這些人類像是看到了超市的特價水果蔬菜一般,密密麻麻快速朝吳用擁擠過來。

    安倍彎人身處這些人的后排,安然無恙的站在那里,他正揉捏著布滿紅痕的脖子,臉上仍舊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微笑,“你們要跟我比人多勢眾嗎?那我們就來碰一下吧!看看成為了英靈的你,有什么本事來找我追究當年的事情!”

    這些被安倍彎人召喚出來的人類目光呆滯,一臉僵硬的神色,但是行動的速度卻和常人無異,十幾個人團團包圍了吳用飛快朝他撲來,對待這些家伙,吳用盡管有些仁慈之心,但卻不能有任何猶豫!

    這些人肯定已經受到了安倍彎人魔法的干擾吞噬,他們外表看起來沒有什么大礙,但是吳用知道,如果他們不死,那么就永遠都是安倍彎人的行尸走肉,將會痛苦一生!吳用高抬手臂一刀劈下,紅色劍氣已經猛撲出去。在人群之中劈開了一條縫隙。紅色劍氣將這些人的身體完全劈開切斷,然后直逼安倍彎人而去。

    黑暗之中,安倍彎人也沒有夜視的能力,但是卻感覺到了這股魔力的波動。情急之下,他抬起手臂,地板的黑影之中,有浮現出了四個普通人,擋在了安倍彎人身前。噗嗤!這是紅色劍氣將四個人尸體切碎的聲音,鋒利的劍芒豈是幾個血肉之軀就能夠擋住的。劍芒穿透了這四個人的身體,又砍在了安倍彎人的身上。

    安倍彎人的左臂立刻被削斷了,鮮血淋漓之中,血流如注。安倍彎人痛苦的跌坐在地,本以為左手腕斷裂就已經是極其痛苦的事情了,沒想到還有左臂斷裂這么殘忍的事情。“真痛苦阿。”捂著斷裂的傷口,安倍彎人已經一頭大汗了,他虛弱的坐在地上,咬著牙,陰冷的開口說道,“殺了他!”

    這些家伙讓客廳里顯得很是擁擠,人潮而來,那身體明明已經被撕扯成為兩半的家伙,竟然還能夠活動自如。他們拖拽著碎裂的身軀,任由殘肢斷腳在地板上托出一條條血痕,然后,這些家伙倔強的跑上來,伸手想要制服住吳用。

    面對這些赤手空拳的家伙,如果吳用能被他們碰到,那就不配地上最強這個稱號了!手中緋紅之刃旋轉出凌厲的刀花,紅色的劍氣如閃電般橫掃而去,圈圈蕩漾的紅色劍氣瞬間這這撲上來的十幾個人都攔腰截成了兩半。尸首分離,這些人的上半身全部都掉落在了地上,但是,卻還有頑強的生命力,他們失去了雙腳,但是還有雙手,他們用雙手在地上攀爬,然后依舊起而不舍的朝著吳用沖上來,他們的下半身僵硬在原地一秒之后,然后也邁開了雙腿,鮮血淋漓的腰部還在向外滲透著血跡,這些殘軀在這昏暗的環境之中不斷向前爬行。吳用看的內心有了一絲陰影,手中緋紅之刃連連攻擊出數刀,這些繼續向前的家伙,立刻被緋紅之刃切成了八大塊。

    這些碎尸散落一地,血淋淋滿是血腥味的地板上,這些隨時竟然還有活動的跡象。這些成為了碎塊的尸體不約而同的朝著吳用這邊繼續前行,似乎不把吳用抓到誓不罷休。吳用看的心情沉重,嘆了一口氣,“這些家伙本來是各自有著生活的普通人,但是瞧瞧你,把他們變成了不死不滅的怪物!你真是一個殘忍的家伙!”

    “是誰在說話?”安倍彎人捂著斷裂的左臂的傷口,坐在地板上,冷笑著說道,“原來這個小娃娃還有幫手,我說他怎么變得這么強悍了!你是誰!報上名來!”紅色的緋紅之刃插在了地板上,頓時,火光四射,這從刀鋒上熊熊燃起的火焰,瞬間將整個昏暗的別墅都照的通明。

    躲在角落里的*****空瞧著這一幕異象,心中驚愕然后犯了一個白眼昏厥了過去。能夠燃燒火焰的刀,還有地上那一堆的血腥碎尸,這一切真是太刺激,太驚恐了!

    火焰通明,安倍彎人看到了吳用,他捂著左肩膀的傷口,陰鷙無神的眼眸望著他咧嘴一笑,“你還真是一個不錯的家伙,能夠將我的人砍成碎片,但是,卻沒有完全終結他們!”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吳用面色平靜的走上來,站在安倍彎人面前,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腦袋,“我只需要殺了你,這些可憐的家伙自然會得到解脫。”“是嗎?”安倍彎人抬頭,仰視著吳用,不對死亡抱有任何畏懼,“但是,你卻不能殺我!你沒聽到那個小娃娃說過,想要找我打聽但年的事情嗎?事到如今,當年的知情者只有我一個人了,如果我死了,那么你們千辛萬苦想要搜尋的秘密,也不會得到答案!”

    “那你還真是小瞧了我們!”無名走出來,緋紅之刃的火焰將她的臉蛋兒照映的有些陰沉,無名手中捏著鎖天繩緩緩走上來,手臂一甩,鎖天繩便團團纏住了安倍彎人的脖子,將這個家伙拽在了地板之上,“我有的是嚴刑逼供的方法,只不過還沒有一一用出來罷了!在你說出答案之前,我會好好的折磨你!”

    安倍彎人摔倒在地面上,他咳嗽一聲發出一聲輕笑,左邊肩膀的血洞流淌的血液更加濃烈了,“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復述一遍,因為故事太過無聊,為什么不來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呢。我說,殺你父母的人是我,那就是我了!”

    無名眼眸冷厲,腳踩在了安倍彎人斷臂的傷口處,疼痛讓安倍彎人整個身軀都在僵硬的顫栗,這個時候,無名看著自己的殺父仇人,問道,“當年我父母是如何死在你手上的?殺了安倍家族數十名陰陽師的兇手又是誰?”

    “你真是一個愚蠢的家伙!”安倍彎人流淌著汗水,疼痛的身軀并沒有讓他臉上的笑容減少,他揚起嘴角,陰鷙的目光幽深的盯著無名,說道,“都是我做的啊!”無名皺眉不語,這怎么可能!身為安倍家族的族長,安倍彎人有什么理由屠殺自己的同族之人?而且,就算他有這個心思,憑借年邁遲暮的他,又有什么能力將數十名陰陽師一同干掉?這樣的事情是不符合邏輯的,但是,安倍彎人為什么要撒這個謊?他到底要隱瞞什么?

    無名失去了耐心,她決定稍后在對安倍彎人進行折磨,現在還是先將他口中的秘密套出來最為重要。團團纏住安倍彎人喉嚨的鎖天繩延伸變長,就像是一條蠕動的蛇,快速攀爬在安倍彎人身上想要將他捆綁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地上那些已經成為了碎尸的家伙,竟然快速蠕動跑了上來,在吳用和無名兩個人都還沒有留意的時候,突然產生了一陣爆炸!

    轟!誰能想象到碎尸還會爆炸呢!這些打不死殺不死的人,即使成為了碎裂的肉塊之后,也能被安倍彎人所用,他們引發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爆炸。整個別墅的天花板和地面都在顫抖不停。

    吳用和無名被這爆炸掀翻在地,爆炸的火花席卷蓋住了整個別墅,剎那間,別墅內的沙發和地攤都被點燃了,吳用和無名也沒能幸免,火花的塵埃落在衣服上,燙開一個又一個的洞口。吳用雙手用力一甩,撲滅這別墅內的火焰。爆炸引起的火花一瞬間熄滅,別墅內還有一股燒焦的煙味。

    吳用把目光看向罪魁禍首,卻看到了安倍彎人那碎裂衣服下的肩膀上,那一個印記。明明是屬于召喚者的印記,為什么會被刻在了安倍彎人的脖頸后面?“你有魔法印記?”吳用震驚,“原來安倍彎人也是圣杯爭奪戰中的一員!既然如此,為什么不把你的英靈召喚出來!”

    安倍彎人笑呵呵的躺在地面之上,他趴在地板上,看似沒有任何掙扎的行為,但是卻已經殺機勃勃了,“你問我為什么!當然是因為想要繼續逗弄一下你們兩個了!太早殺了你們!對我來說,一點樂趣都沒有!”說罷,安倍彎人抬起脖子,目光炯炯的看向了無名,“就讓你見識見識!當年殺害你父母,屠殺安倍家族數十名陰陽師的兇手,是何面目!”

    安倍彎人脖頸后面的魔法印記在發光,這個與英靈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印記,在這一個綻放出金色的光芒。光芒大作,整個別墅都被籠罩在這刺眼的光芒之中。安倍彎人的身體內,似乎有什么東西在蠢蠢欲動的迸發出來,他的骨骼開始上下竄動,他的胸腔內有什么東西在鼓鼓撐起,他的雙眼凸起如彈球,雙臂如牛腿般粗壯,安倍彎人痛苦的呻·吟著,隱藏在體內多年的惡魔,終于要破土而出了!

    轟!地板被安倍彎人踩下深深的坑洞,金色光芒閃耀,安倍彎人這一副遲暮腐朽的皮囊立刻破裂,天靈蓋開了一條縫隙,安倍彎人的身軀就像是一件柔軟的衣服頓時剝開脫落在地。

    鮮血從安倍彎人頭頂的縫隙之中流淌出來,剎那間便染紅了腳下的地板。一個黑影從安倍彎人的天靈蓋中鉆出,展露出了他茁壯健碩的身軀。

    安倍彎人變成了一層薄薄的皮囊躺在地上,金色光芒之中,那鉆出來的家伙,綻放出了毫不掩飾的魔力。這是一個英靈!竟然有英靈,能夠寄居在召喚者的身體內,真是一個奇特的現象!

    他戴著一張潔白的面具,白色骷髏而制的面具上面只有一個大大的笑容圖案,那是用鮮血染成的。這個英靈穿著一件黑袍,看不清他脖子以下的部位。他就那樣坦然的站在已經泄氣成為了一層皮的安倍彎人的身體上,他發出沙啞的笑聲,手中拄著那根木頭拐杖,盯著無名說道,“看清楚了嗎!你想要尋找的當年的罪魁禍首,就是我!”

    無名震驚,隨即捏緊手中的鎖天繩冷笑說道,“既然你已經大大方方的承認了,那么我也就沒有什么顧慮了!我要殺了你!”沒想到,當初禍害無名全家的,竟然是一名英靈!那么他這么做的目的,可想而知,就是為了得到無名身上那種能夠操控時間的魔力吧!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