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死不屈
    這是一只被拉長的黝黑胳膊,手臂長三米,瞧著那粘乎乎仿佛軟泥巴做的手臂將齊格思從自己眼前視線之中拽走,吳用就站穩腳步停留在了原地,不出意外,是那個軟綿綿像是泥人一般的英靈,西吉!

    仰頭看著站在自己腳邊如泥潭之中爬出來的怪人,齊格思臉上露出了微笑,“你真是一個有趣的英靈,我會記住你的,等將吳用囚禁到我幽魂法杖之中后,我會給你自由!”

    “一言為定。”西吉的聲音依舊是這么尖銳難聽,就像是被閹割了的太監。他保持著身體的常態,恢復了那種又矮又瘦弱的體形。一雙眼睛轉動瞥向吳用,他嘿嘿一笑,抬手揮了揮道,“沒想到吧?我沒死。”

    “預料之中。”刀鋒斜著立在地面上,吳用面對這兩人,恐怕就要非常吃力了。

    吳用從旁退開,冷厲的刀鋒一甩,一股疾風向前旋轉掃去。

    即使是御風劍術,恐怕也不能抵擋住齊格思的暴力。疾風而來,帶著呼嘯的風聲和撕碎的猙獰,齊格思永遠都不可能退讓的。張開手掌,他抓住身旁的西吉,迎頭撞上吳用緋紅之刃吹來的疾風,一時間,天地之中空氣都扭曲的旋轉了數秒。

    血色光芒爆炸開,站在原地的齊格思,被當成了肉盾的西吉,在這緋紅之刃的威力下轟炸成渣,肉末的碎片掉落在地,還在緩緩蠕動,就像是黑色的蛆蟲。一時半會兒,西吉恐怕就沒有活動的能力了。

    齊格思看著這雕蟲小技不屑的一笑,劍芒一滑,金色魔力從腳底綻放開,他浮在半空之中,竟然也在剎那間學會了西吉的能力。揮一揮手臂,這白森手骨立刻閃出一陣冷風,地面像是盛開的泥沼,泥沼吞噬著地面蔓延到方圓一公里內。

    占據了整片大地的泥沼在不安的沸騰著,感覺到腳下魔力的蠢蠢欲動,吳用第一時間想要避開,因為,他可不想再一次深陷泥沼之中動彈不得。

    轟!地面向下崩塌,陷落的地面就像是泥沼,柔軟卻又黏人的捕捉著任何處于地面上的生物。吳用不退反進,高高躍起,離開地面,手持緋紅之刃徑直朝齊格思沖了上去!

    緋紅之刃劍氣筆直的沖上來,從泥沼中閃電彈起擊打向齊格思。眼看這緋紅之刃鋒芒即到,齊格思骷髏陰森的臉上似乎露出一絲微笑,猛地抬手,手中細長的西洋劍立刻朝吳用刺去,劍芒冷厲。

    吳用睫毛都未曾顫抖,眼見對方白色劍芒擊打而來,吳用側身,手臂握緊刀刃,更加堅挺的沖了上去。

    砰!劍芒搓到了吳用的劍刃,爆炸出火花,然而,吳用卻只是一個虛影,他急中生智使用了牽絲刃,眼前的吳用像是水中的倒影被攪亂了痕跡,然而,緋紅之刃的鋒利破空聲,卻未曾停止。

    一切行云流水快的令人連眨眼的機會都沒有。嗡!細弱銀絲的劍氣幾乎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纏繞在了齊格思的脖子上,面對這沒有血肉的白森骨頭,這銀絲似乎輕而易舉的就能將對方的脖子勒斷!

    齊格思陰森的張開牙齒,身子避開,西洋劍擋在脖子前,阻止了銀絲劍氣的勒緊,成功擋下了牽絲刃。但齊格思卻未能避開緋紅之刃的鋒芒。緋紅之刃刺進了齊格思的右肩之中,吳用并不會留情,刀刃刺穿了齊格思的肩膀,在他身前還露出了一尺長的刀尖。

    齊格思從天上重重的摔落,就像是折斷翅膀的天使。地面的泥沼眼看著就要將齊格思自己生生活吞下去,但是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齊格思動用魔力,讓地面上吞噬了一切的沼澤消失不見。

    轟!金色的魔力護在身體上在地面上炸開,齊格思一頭栽倒在地,本就參差不齊的地面這時候更是炸開了好幾塊裂縫。吳用緩緩落地,金色光芒散去,他卻沒看到齊格思的身影,吳用便知道壞了。

    臉色一沉吳用腳還沒等挪動一分,地面就震顫跳動起來。吳用向后摔去,地面上的裂縫之中爆出一道冷厲的劍芒,崛地而起掀翻了這坑坑洼洼的地面。

    與此同時,齊格思披著黑袍的身影從地底竄出,一只手抓住了吳用,將他重重摔在地面上。

    吳用手中緋紅之刃凌厲的刀片刺出,齊格思高高跳起,劍芒在地面上掀起一片塵土,留下一道丈長劍芒。

    吳用揉捏了一下自己身上酸痛的地方,隨即舉起了手中的緋紅之刃,狹窄的刀尖瞄準了那高高在上的齊格思。

    “有意思。”齊格思雪白的頭骨微微一甩,這張骷髏頭上滿是一抹嘆息,“不過,就你這個樣子還想要從我這里奪走那碎片,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生死之戰!”吳用平靜的用緋紅之刃遙指浮在空中的齊格思,“不管那是什么碎片,我都要定了!”“你還真是一個霸道的家伙呢!”齊格思那細瘦的手臂握著西洋劍,對準了吳用,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告訴你吧,那碎片,并不是世界之眼的碎片,而是天照之鏡的碎片。”

    “天照之鏡?這種神器你也知道?”吳用本以為這是一個屬于極少數人的秘密,現在看來,天照之鏡和世界之眼的消息已經流傳出去不少了。

    “你竟然也知道天照之鏡這才是令我吃驚的事情!”齊格思冷哼一聲,重新戴上凌亂的兜帽,遮蓋住了自己的白森頭骨,“既然你知道,那么我不妨直說,天照之鏡和月讀之刃都是遠古神器,歷來屬于天神嚴加看管,只不過,隨著它們的墮入世間,一切都翻云覆雨起來。”

    “當天照之鏡和月讀之刃重合,它們就能指出世界之眼的下落,當擁有了世界之眼,我就能隨意掌控時間,穿梭歷史和未來!這種神器,豈不比圣杯更加令人向往!”齊格思蠢蠢欲動,心懷美夢。

    原來這家伙還不知道禍祭的事情。吳用眼眸閃爍,開口問道,“那么,這天照之鏡的碎片又有什么用處?你得到的又不是天照之鏡!”吳用費盡千辛萬苦得到了月讀之刃,現在就差天照之鏡了。只可惜,天照之鏡行蹤隱秘,絲毫不為人知。

    “天照之鏡是一面光滑如玉的皎潔神鏡,我擁有了天照之鏡的碎片,憑借這碎片,就能夠找到天照之鏡!”齊格思發出陰森冷冷的笑聲,“這樣重要的線索,我怎么會放過?你與我爭,也是正常的,我只是害怕,你根本爭不過我!”

    “我是會向你妥協的家伙嗎?”吳用冷眼咧嘴一笑,手臂一揮,一道赤色劍氣凌厲射去,無論如何,這天照之鏡的碎片,自己一定要奪得!不能讓他落入他人之手!

    劍氣橫掃,丈長赤芒凌厲霸道,看著它凌厲射來,齊格思微微睜大了眼睛,皺眉做出了避讓,這時,一陣狂風襲來,風之痕!

    齊格思知道,又是吳用搗鬼。面對這湍急的風波,齊格思只能一味的后退避讓,否則被卷入狂風之中,自己一定會粉身碎骨。

    處于地面的吳用絲毫不松懈每一個進攻的時機。后羿射日弓祭出,魔力箭直奔天上的齊格思而去,爆炸的熱浪直接將齊格思掀翻。齊格思剛穩住身形,這時候,吳用卻突然出現在了自己腳下,近距離下,緋紅之刃那鋒利的刀刃縱向切來,赤色劍芒一閃,齊格思未能完全躲避開,自己的脊梁骨被削去了大半。

    混蛋!齊格思明亮的目光之中盡是陰冷之色,在半空之中穩定身形,西洋劍劍芒朝著腳下爆發射出。

    轟!后羿射日弓的魔力箭從下向上而來,箭矢光芒沖入云霄擊穿了齊格思的腳底板,齊格思只覺得一陣劇痛鉆入身體深處,這份灼熱的痛楚還沒褪去,吳用便已經從地彈起,跳躍到高空來到了齊格思面前,手中緋紅之刃趁機刺入了他的腹部。

    英靈也許會流血,但是骷髏卻不輕易流血。重賞之下,齊格思的血液是黑色的,渾濁的血液順著陰森白骨流淌而下。低頭看著這刺入腹部的緋紅之刃,齊格思爆發出一陣怒喝。

    西洋劍劍芒向前一掃,吳用被這股熱浪劍芒沖翻,拔出了緋紅之刃從高空落到了地面上。仰頭看著天空,這離地三丈的高空之中,金色魔力形成了一個風暴,金色風暴包圍住了齊格思而急速的旋轉著。吳用皺眉,又來?

    金色的風暴就像是大海之中的一個漩渦,。難得讓齊格思遭遇這樣不堪的敗局,吳用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齊格思逃不了,更不可能安然而退!握緊緋紅之刃,刀鋒自后向前飛快的滑動出去,疾風自刀尖凝聚而出,呼呼而過的疾風朝高空那金色的風暴吹去。

    風之痕之后,吳用瞄準那漆黑一團的風暴,祭出后羿射日弓,接二連三的對這個金色風暴拉動弓弦,神器爆發出一道又一道的光芒,箭矢破空而去,穿透了那呼嘯嘶吼著的風暴。

    轟!箭矢射進那黑色風暴之中,疾風也應聲而至,吳用所使用的風之痕似乎也起到了作用,吹散了那風暴,只留下了齊格思一個孤單的身影滯留在高空之中。

    金色魔力包裹著他的身體,齊格思張開雙臂,天地之間一陣劇烈的魔力波動浩劫!幽魂法杖重新出現在面前,這囚禁著成千上萬只幽魂的法杖能夠連綿不絕的召喚出幽魂為自己所用,但是每一次召喚,都會消耗更多的魔力。齊格思,已經不想浪費多余的魔力了!他要保存實力,對吳用拼死相爭!

    齊格思沉著的眸子散發著危險的黑色,幽魂法杖中的幽魂正在源源不斷的吸入齊格思體內。這些英靈的魔力,正在連綿不斷的進入齊格思體內與他合并。吸收著幽魂魔力的齊格思氣場太過強大,在這整片大地上都是那金色魔力涌動的氣息。

    眼前的齊格思,又強大了許多!吳用皺眉,毫不猶豫瞄準齊格思,手中后羿射日弓拉如滿月,橙色魔力箭如閃電般的射出,只是,這箭矢到達之時,齊格思卻已經不在原地了。

    吱!鋒利的西洋劍夾雜著金色的魔力穿透了吳用的胸腔,吳用虎軀一震,驚愕的低頭,那從后穿透的西洋劍正緩緩擊碎了自己的胸腔骨,果然,吸收了太多幽魂魔力之后,齊格思,強悍了太多。

    身體已經破了一個大洞,疼痛的感覺緩緩遍布全身,吳用咬著牙,承受著巨大的疼痛感,猛地轉頭,后羿射日弓瞄準齊格思拉動弓弦。嗖!這是魔力箭射空的聲音!

    箭聲響起的前一秒,齊格思便已經扼住了吳用將他摔在了地上,魔力箭射向了空中,箭矢光芒越離越遠。“死吧!一切都該結束了!”齊格思手中西洋劍綻放著凌厲的光芒,他的手臂高高揚起,西洋劍快速落下切向吳用的脖子。

    “休想!”躺在地上,吳用雙眸冷冷的盯著齊格思,誓不罷休、強烈不甘的他爆發出身體內的惡魔之力。紅色的惡魔,若隱若現的出現在眼前。吳用手中緋紅之刃刀鋒擋住齊格思的西洋劍并且猛地向上一推,劍芒迅速。

    齊格思手骨上劃出一道淺淺的傷痕,黑色的血珠綿延而下,齊格思瞧著李逸,冷笑了下,骷髏臉上露出一絲殺意,西洋劍在手中凝聚隨即爆開一道冷芒。

    轟!齊格思緩緩退后,吳用站起身,胸口處的傷口破了一個大窟窿,都能透過這鮮血淋漓的傷口看到吳用背后的一切。不過,身負重傷的吳用并不畏懼,紅色的魔力纏繞在身上,他眼眸中是不屈的戰意,“再來!”

    白森頭骨揚起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齊格思眼眸之中是陰冷的殺氣,“你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的!”

    呼!抬起手臂帶著疾風捶向吳用,齊格思這蓄力一擊,凌厲一劍卻被吳用敏捷的抬刀擋住了,吳用雙眸更加紅艷,高空響起驚雷,天地之間,似乎都被這一碰撞變得動蕩不安。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