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神器催眠
    “將美好純潔的東西破壞,這是多么令人興奮的事情啊。”瑪雅眼里的邪光終于消散了下去,手指在她的胳膊上劃了一下,尖銳的指甲留下一道如同被刀割的傷疤,血液留下,這一次瑪雅沒有再像以前那樣低頭吮吸,而只是伸手接住了她留下的血液。

    右手無名指上,這是一枚漆黑的骷髏頭戒指,這枚酷酷的戒指模樣精致,一看就知道不是地攤上十塊錢買來的貨色。

    李清歌的血液流淌在這枚戒指上,戒指上突出的骷髏頭圖案紅光一閃而過,仿佛因為嗜血而變得活靈活現起來,真是一枚神氣的戒指。

    “明天,你會被救走,但是你會發現,離開更痛苦。”瑪雅得意的一笑,留下一大推李清歌聽不懂的話,關門離去。

    瘦弱的身影寂寞又無力的跌倒在地板上平躺下來,思念的淚水在眼眶里打轉,“爸爸。”

    有網絡的地方,就有廣泛磅礴的消息,互聯網,密布于全球網絡的一個神氣工具,在這張密集的網上,你可以學到天文地理,可以學到殺人放火,還可以學到特別的朗誦技巧。

    那么,在這種沒有隱私,信息膨脹的互聯網上,要人肉一個人的消息,也不再那么難了。

    本瑪雅的地址是在第二天才查出來的,刀鞘在手,李面色平靜的站在門口,回頭看向了那個還不肯告知自己姓名的女人,“我會很快回來的。”

    女人只是柔柔的一笑,臉上的擔心之情毫不掩飾,低頭撫摸著自己柔順的黑發,她輕聲道,“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的。”

    李帶著刀離去,她依舊等候在原地,不離不棄。晴朗的天空和暖暖的陽光,這都不是對英靈有利的環境,只不過情勢逼人,容不得李晚上再去找本瑪雅的。

    這是一處占地幾千平米的別墅,別墅大門緊閉,透過這封鎖的鐵藝門,李能看到里面的花草樹木、鳥語花香,真是一處美麗的居所,只可惜這漂亮的花兒,要染血了。

    “先生,請問你找誰”大門里一名門衛走上來,眉宇之間帶著審視,“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有。”李笑笑,手中刀鞘敲了敲這在自己眼中并不怎么結實的鐵門,“一個小忙而已,請你開門放我進去殺人。”

    門衛目光頓時變得冰冷,“先生真會開玩笑呃”手中的武士刀不知何時已經出鞘,出鞘了的刀鋒,又不知何時插入了這個門衛的喉嚨里。

    從大門縫隙里刺過去的刀尖,卷著這個家伙的腦袋,輕輕削了下來,就像削蘋果一樣簡單。

    人頭落地,門衛的尸體因沾到了硝酸銀而原地燃燒了起來,化為灰燼,一干二凈。

    哐當一腳踢開這封鎖的鐵藝門,李光明正大的走了進來,與此同時,別墅里十三處的監控攝像頭已經全部對準了入侵者,腳下的地在震動,那是支援者一起奔跑而來的聲音。

    殺氣蔓延,別墅的前院里,已經冒出了十幾個人,他們握著刀槍棍棒,如同餓虎撲食一般撲向了李。

    刀鋒在暖暖的陽光下閃爍著鋒利的光芒,李的身影在這群英靈身旁游走,揮一揮衣袖,便是一團灰燼的燃燒,戰況激烈。

    “真是一個強悍的人啊,這樣的人才,為什么不能為我所用呢”別墅最高處最中央的房間落地窗前,本瑪雅盯著院子里那混亂的戰斗,目光閃爍,“他會被我所用的。”

    李越殺越猛,人越殺來得越多,李在收割這些人性命的時候,都難免要問一問,這里的別墅到底藏了多少人手漆黑的一片人頭幾乎將整個前院都占據了。

    李手中的刀不停,這些人手中的刀也不斷揮砍,好看的盆栽被砸了,美麗的花朵被壓死了,綠油油的青草被踐踏了,當這美麗的院子已經狼狽不堪的時候,人,終于死光了。

    在這燃燒著的灰燼中,空曠的院子里再次只有李一個人站在這里,目光如刀,李似乎有所感應的抬頭瞥向了別墅最高處最中間的那間房間,反光玻璃只倒映著太陽的顏色,但是李還是一笑,揚起手中的刀,鋒利的刀尖,似乎隔著這么長的距離,直指在本瑪雅的咽喉上。

    下意識的用手里的杯子擋住脖子,瑪雅愣了兩秒,發現自己竟然被嚇到了,然后才笑了笑,“越來越有意思了。”

    哐當縱然身上有幾處觸目驚心的傷痕,但是李還是勇往直前一腳闖進了別墅大門里,那些保鏢手中的刀也沾著硝酸銀,但是萬幸傷口都并不是致命的,血液雖然在不停的順著肌膚往下流淌,但是李卻感覺不到任何痛疼,因為,他要看看自己的女兒是否平安。

    意料之外,大門被踢開之后,這光滑寬敞的走廊上,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李清歌。紅通著眼睛的她正被綁在一個小十字架上立在原地,李警惕的握著刀鋒緩緩靠近,眼睛沒有看到周圍任何人的身影,鼻子也沒有嗅到任何人的氣味,就這么簡單

    遠遠的旋梯上,瑪雅那清瘦的身影出現在臺階上,嘴角掛著優雅的笑容,他盯著李說道,“你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家伙,現在,你可以帶著你的女兒走了。”

    “爸爸”李清歌既開心又擔心的喊了一聲,李對著她笑了笑,輕輕走過來,一只手解開她的繩子,然后目光瞥向瑪雅,“你有什么目的”

    “將美麗純潔的東西毀掉,就是我的興趣和愛好。”瑪雅的笑容依然是這么有紳士風度,可是嘴里說出來的話,卻有些瘋狂神經了。

    李緊張的低頭看向李清歌,因為在這里,他只覺得李清歌才是最美麗最不應受到傷害的。面對父親的目光,李清歌甜甜的一笑,提心吊膽的心思終于落了下來,鎖在父親胳膊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指了指白皙胳膊上的一道新傷疤,那是昨天晚上瑪雅用手指割傷留下的痕跡。

    李清歌又添新疤痕了。李看著這白皙如玉的胳膊上這難看猙獰的一點傷疤,心里泛起怒火,單手摟著李清歌的小蠻腰將她抱起,李死死盯著遠處樓梯上的瑪雅,目光陰森駭人。

    “你難道想現在和我動手么”瑪雅微笑著雙手抱肩,目光瞥向了李清歌,兩個男人之間的對戰,一個女孩子出現在這里,只能是累贅的身份。

    李也自知一邊保護著李清歌一邊和這個強悍的貴族相戰是很容易分神的,所以,他抱起李清歌,頭也不回的飛快離去了,“我會回來殺你的。”

    “歡迎,只不過你要明天才來了,因為你免疫能力很強。”瑪雅很溫和的揮揮手,如同在送著自己最尊重的客人,譏笑的目光瞥向李清歌那楚楚動人的背影,笑著喊道,“李清歌,別忘記了,我說過,你跟著你的父親回家之后,只會更痛苦。”

    “妖言惑眾”有些不太明白瑪雅到底在說什么的李冷笑一聲,既是反駁瑪雅,又是安慰李清歌,父女兩人消失在這還殘留著刀聲的別墅里,瑪雅雙手扶著扶手,彎腰大笑,“馬上就能將美麗純潔的東西毀掉,想想都有點小激動呢。”

    鼻間是自己熟悉的味道,身子處于最令自己溫暖的懷抱里,李清歌心滿意足的笑著,抱著李的脖子,嬌聲道,“我就知道爸爸會來救我的。”

    “當然了,你可是我的女兒啊。”笑著拍拍李清歌瘦弱的脊梁,李一臉溫柔的問道,“他有沒有對你做其他的事情身體有沒有感覺到不舒服”

    “沒有,李清歌精神很好呢”手舞足蹈的在李的懷抱里扭動身軀,李清歌開心的抿著嘴唇道,“我的爸爸真是天底下最帥氣的男人呢。”“嗯,我也是這么覺得。”

    父女兩個人笑成一團,這時候,李才繼續道,“今天我們就離開法國,找一個平靜的地方過日子。”“嗯”“不過在這之前,先讓你見一個人。”“什么人啊”“一個很漂亮很溫柔的女人,一個你將來可能要喊媽媽的女人。”

    敲門聲響,防盜門開,從里面走出來的,是一個很溫柔戴著眼鏡很典雅的女人,李清歌瞪大了眼睛,驚艷的一笑,隨即伸開雙臂,從李的懷抱里向女人這邊探著身子,“媽媽”

    女人的臉蛋紅了,紅的跟結婚的女娘子一般,笑盈盈的接住李清歌,她柔柔的笑道,“嗯我的女兒真可愛。”

    一家三口進入房間,溫馨祥和,進行了一頓歡聲笑語的午餐。“我們離開法國怎么樣”坐在沙發上吃著蘋果的李拋出了這個問題,正準備為李包扎肩膀傷口的女人一愣,隨即開心一笑,點點頭,“我現在法國上學,不過,若你想要回去,那么我肯定是不需任何猶豫的退學跟你一起回去的。”

    “可是,我們去哪里呢”李茫然的眼睛盯著天花板,心里卻有一個聲音彈起。“華夏京城啊”女人柔柔一笑,盯著李的目光充滿另類的笑意,“在那里,可有一幫喜歡著你的女孩子呢。”

    “原來爸爸是華夏人嘛”李清歌的眼睛里充滿甜甜的笑容,女人正想笑著點頭,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她驚得流下了眼淚。

    “可惜,你不能回去呢因為你就要死在這里了”刀,是硝酸銀泡過的刀;刀,是本瑪雅親自買回來的刀;刀,是出自李清歌之手,毫不留情插進李胸口中的一把刀

    小女孩的動作不快,殺氣不足,可就是這么簡單的一刀,便已經成功插進了無所不能的李的腎臟里,因為他毫無防備,因為他深深的愛著她。

    水果刀插入李的腹中,然后便飛快的繼續朝深處用力捅去,李痛苦的皺著眉頭,握緊拳頭,看著李清歌圓潤精致的臉蛋后,卻遲遲沒有下手。

    他沒有下手,可是旁邊賢惠溫柔如水的女人卻動手了。他不下手,因為他愛她,她動手,是因為她愛他。

    即使是一個不曾鍛煉身體的女人,在變為召喚者之后,能力都會稍微增強,抓住李清歌的肩膀將她狠狠的甩出去,瘦弱的李清歌,頓時已經被自己剛認的媽媽,甩進了廚房里,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李清歌增添了三處傷痕,倒在了廚房的柜子下。

    “你瘋了么”女人撕心裂肺的怒吼一聲,看著這把插入李胸口中的刀,很有常識的沒有去拔出,只是看著刀鋒旁鮮血的滲出不停的流眼淚,“她怎么會這么惡毒。”

    “不怪她,你看她的眼睛。”李苦笑著躺在沙發上平靜的喘著氣,這把刀差得很深,以至于李現在的五臟六腑,都在被這硝酸銀燃燒腐蝕著,這種痛苦,真他媽的爽。

    女人流著眼淚回頭看向那原本甜美可愛的女兒,只見她瘦弱的身體從廚房地板上站起來,臉上掛著得意的壞笑,唯獨那雙漂亮的眼睛,目光空洞,毫無表情,就像是睡著了的人一樣。

    “催眠”女人抹了一把眼淚低聲問了一句,李卻咧著嘴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只知道我的女兒不可能這么惡毒就夠了。”

    女人匆忙擦掉眼角流不止的淚水,泛著哭腔問道,“現在怎么辦”

    “如果可以的話,你們可以來我的別墅,我有專門的私人醫生,手法很好的哦。”在這個只有一個男人的屋子里響起了另一個男人的笑聲。

    聽著這優雅風度翩翩的笑聲,李便冷冷的瞥向李清歌,“我就知道,原來是你動的手腳,本瑪雅”

    “只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些。”李清歌毫無目光焦距的眼睛下,甜甜的嘴巴正泛著大大的笑容,脫口而出的正是本瑪雅的聲音,“被自己的女兒捅刀子的感覺如何”

    “我沒有被我的女兒傷害過,只是被一個陰險的男人捅了一刀罷了。”吸著冷氣努力放松自己傷口的疼痛,李面無表情的盯著那邊的李清歌,問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個弱不經風的小姑娘,怎么會有這么大的殺氣和力量唯一的解釋,就是本瑪雅做出了類似附體之類的行為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