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我回來了
    “你很強,但太自大了,就憑你一個下等的英靈,也想挑戰我這個貴族我的身體不但有最原始正宗的英靈血液,手里還握著十三圣器之一的魂戒。”李清歌嘴角掛著壞壞的笑容,兩只小手優雅的雙手抱肩,此時此刻的她,完全就是他

    李閉上眼睛無奈的笑了笑,卻是,殺人殺得腦袋都短路了,十三家族中的任何一位貴族,豈是自己能夠隨便挑釁的

    魂戒,是一枚能夠占據別人靈魂控制人身體的戒指,曾經有一位擅長巫術的天神,他死后左眼化為了魂戒,成為了諸多神器之一。

    “我本以為你會將這種東西鎖在保險柜里。”李苦苦的一揚嘴角,李清歌也跟著揚起一個笑容,“很不巧,我天天戴在手上。”

    李露出一個不甘的冷笑,抱著身邊女人的腰讓她站在自己身后,然后右手緊握武士刀,一言不發的與李清歌對視著,“從我女兒身上出來。”

    “當然,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不過你誤會了些什么,我又不是附體,怎么從這個丫頭身上出來呢。”就在這時候,一陣敲門聲響起,敲門的動靜優雅紳士。

    李清歌緩緩走過去將門打開,李就看到一身黑色風衣的瑪雅,走進了屋子李,他右手無名指上的那一枚精致的骷髏戒指散發著閃亮的光彩。

    “你真是一個艷福不淺的男人呢,有一個漂亮的女兒,還有一個漂亮的老婆。”瑪雅微笑著站在一旁,雙手抱肩,然后俏皮的撇嘴看了看還渾渾噩噩的李清歌,“魂戒只能占據一個人的靈魂控制其身體,身子主人本身,還是能夠感覺到一切的,你覺得,當你女兒清醒之后,會有多痛苦呢”

    胸口的傷口泛濫著痛苦的血液,李一言不發,只是更加握緊了手中的刀柄,目光寒冷,被人當作玩具的感覺真不好。

    瑪雅垂下手指,漆黑的戒指緩緩放在李清歌櫻桃小嘴中,李這時候也不顧身上撕心裂肺的傷口了,緩緩做起來,挺直腰板沉聲問道,“你干什么”

    “放心,只是讓她做回自己。”瑪雅柔和的一笑,手中戒指涌出一絲血液,被李清歌的嘴唇給吮吸了進去,那閃亮的戒指頓時變得死氣沉沉再無光彩,而李清歌那毫無焦點的目光一閃,漸漸恢復了清醒。

    漂亮的藍眼睛再次充滿神采,當目光驚奇的轉移到自己父親身上后,嬌軀一顫,李清歌痛苦的捂著頭,蹲在地板上嚎啕大哭,“嗚嗚嗚爸爸對不起”

    她曾置身與無盡的折磨和虐待之中,是他將自己從苦難中救出,給了自己溫暖一個充滿關愛的家,如今,她卻親自用一把致命的刀,捅進了他的身體里,尚年幼的她,怎么能夠忍住這種癲狂的痛苦。

    小人兒嚎啕大哭,哭聲震得整個房間的地板似乎都在共振,淚水瞬間沾滿了衣裳,一張精致可愛的臉蛋頓時變得扭曲委屈。

    這就像是瑪雅對李清歌說過的,回家,也許更痛苦。“人渣他只是個孩子”看著李清歌蹲在地上抱著瘦弱的軀體孤單大哭的模樣,李溫和的開口刀,“爸爸不怪你,李清歌,快回來吧。”

    李清歌畢竟是小孩子,她現在只處于自己世界委屈之中發泄著淚水,對于外面世界的話語,早已無法作出回應,這也是小孩子一哭就不聽勸的原因。

    瑪雅臉上掛著紳士的微笑,緩緩走在李清歌身旁,拍拍她的小肩膀,道,“沒錯,你父親會原諒你的,因為你是受我控制的啊,你這個丫頭什么都不會做只會吃,但是誰讓你的父親很疼愛你呢,哪怕你親自捅他十三刀,他也不會怪你的,這就是父愛呢,可是你看看自己干了些什么事”

    瑪雅的聲音就像是擁有著魔力,將李清歌心底所有的愧疚毫無保留的勾引了上來,李清歌已經哭啞了嗓子,可是她還很有委屈,所以只能繼續大哭著,有些站不住腳的身子跌倒在地板上,卻仍不能阻止她發泄的淚水。

    “離我的女兒遠一點。”左手捂著胸口傷處,李右手握刀,緩緩從沙發上站起身,踏出一步,殺氣逼人。

    盡管受了重傷,但是李那堅定鋒利的目光卻沒有任何改變,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呢。瑪雅開心的笑著,向左三步遠離李清歌,然后優雅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心道,“我是不會殺害你們任何一個人的,因為,我的目的不是殺人。”

    “不是殺人,只是為了毀滅純潔美麗的東西,是么”渾身無傷時候的李,要正面對戰瑪雅都要很困難,更何況現在是身負重傷,沒有沖動的撲上去展開廝殺,李冷靜的站在原地,與瑪雅僵持著。

    “沒錯,從小時候,父親就告訴我我是一個從黑暗中出生又只能生活在黑暗中的人,那么,我從小向往的,便是神圣光明的東西,只可惜我們這種人注定書永遠得不到的,所以,就將它破壞了吧。”

    瑪雅的目光充滿回憶,也帶有得意,“我喜歡將美麗的人變得丑陋,喜歡將高高在上的人變得一文不值,當你一眼不眨的看著他們轉變墮落的樣子,你會發現非常有成就感,而且,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人性,都是惡的”

    “我將被媒體封為清純玉女明星的女人壓在床上,讓她和我們搞群p聚會的時候,我發現,人性本惡;當我將賄賂的十萬美元打進一個被夸為清官好市長的銀行賬戶里,只為擺平一件強奸案的時候,我發現,人性本惡;當我上了高高在上的法官的老婆,法官還要感謝我提攜他成為高級法官的時候,我發現,人性本惡”

    瑪雅那張向來風度翩翩的臉上,在這一刻,終于露出了扭曲的笑容,“當你發現那些包裹著神圣光明外衣的東西,內在的只不過是和自己一樣骯臟陰暗的東西,你不覺的,會很滿足很幸福么”

    “你是個瘋子。”李平靜的講出這個事實,沒想到現在的對抗用不著刀,而是開始用舌了。

    “從一開始,你的父親就是錯誤的,蓮花出自淤泥,蜘蛛來自潮濕,每一樣生物,都有自己的一個生活環境,盡管我們英靈生于陰暗只能在黑暗中行走,但是,我從來不會認為自己是一個黑暗的家伙。”

    “你是英靈中的貴族,是瑪雅家族中的繼承者,是一位親王,可惜,你卻有著深深的自卑感。”李的目光充滿了好笑的表情,“你為何從來不堅信,你自己也是神圣的人呢你為何被人當作是邪惡生物的時候,卻從不反駁,這一切,不都是是你自己親手做的決定么”

    “閉嘴”瑪雅的一張臉上充滿了癲狂的猙獰,李卻笑著搖搖頭,憐憫的直視著他,“我從來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怪物,所以我活得很好,而你,親手為自己安上了一個黑暗的身份,所以你活得像是一條有肉吃的狗。”

    瑪雅抱著腦袋,很是痛苦的瞪大眼睛張著嘴,使勁的晃了晃腦袋后,這個精神似乎有些問題的家伙,竟然在一瞬間就恢復了正常,冰冷的目光瞥了李一眼,瑪雅恢復了紳士的模樣,輕輕的一笑,道,“你真是一個奇妙的人呢,我期待有一天你會來主動找我的。”

    “會的,我會去殺了你。”李握著刀,瞥了一眼蹲在角落已停止哭泣但是神色失落的李清歌,“為了我的女兒。”

    “不,你不會的。”瑪雅臉上充滿了自信的笑容,就好像他之前預感李清歌回家后會更加痛苦的事實一般,“你會來求我的,為了你自己。”

    唯一不請自來的外人如同風一般轉眼離去,剩下的一家三口,仿佛還未從剛才的變化中回過神來,屋子里一片寂靜。

    李清歌仍在低聲抽泣著,她即使被自己的父親咬一口也不會怨恨,但是她不會原諒自己竟然會傷害了自己的父親越想越難過,越難過就要越哭泣,直到一只溫柔的大手撫摸在自己柔滑的金發上后,李清歌嬌軀一顫,隨即整個人竟然就安定了下來。

    哭紅了的雙眼絕望的抬頭看著自己的父親,李清歌開口想要道歉,在嘗到了滿臉眼淚的酸澀后,卻又說不出話來了。

    “不需要道歉,因為我知道你這一輩子都不會傷害我的,這就足夠了。”李左手捂著胸口還在流血的傷口,右手溫柔的撫摸著李清歌的腦袋,盡管他此刻面色蒼白嘴唇發干,但是李清歌卻覺得,此刻的父親美極了,就像是無所不包容無所不博愛的上帝。

    “爸爸”李清歌再次大哭抱住李的大腿,此刻,只需要一個懷抱,一根支柱,她就足夠了。

    溫柔如水的女人將已經哭的昏睡過去的李清歌抱在自己床上,然后第一時間就拿著急救藥箱跪在了李面前,輕輕的替他處理傷口。

    她來法國是學習服裝設計的,可是包扎處理傷口的手段卻也利索的很,就像是一個穿著護士服的白衣天使。

    李渾渾噩噩的閉著眼睛,大腦已經有些不清醒了,不過幸好最后,李被這雙溫柔的小手給拯救了回來。

    胸口上的傷口已經被白色的紗布包裹住了,李松了一口氣,握住女人的手,微笑著問道,“如果不是你喜歡服裝設計,也許你更適合當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呢。”

    “為什么”女人柔柔笑著,體貼的為李腦袋下放了一個枕頭,然后為他蓋上了薄被,因為這是秋天了。

    “因為你的救護本領簡直就是無師自通嘛。”好了傷疤忘了痛,那么就要好好的活著,李不再理會自己身體上的傷口,而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個怎么看都看不膩的女人身上。

    “天下哪有無師自通的天才啊,這手藝,當然是我自己學來的了。”女人甜甜一笑,坐在地板上緊緊握著李冰涼的手,目光有些恍惚。

    “你救過人”“嗯。”“誰”“不告訴你。”兩個人偎依在這客廳的沙發上,在李不停的追問下,女人才嘆了一口氣,有些緊張的低聲說道,“救過我自己。”

    “你受過傷”李的嗓音里充滿了關懷和緊張,女人笑笑,低頭靠在他結實的胳膊上,嗯了一聲,“全身二十一處傷痕。”

    “被什么傷的”“手術刀。”“是誰干的”“我自己。”李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這個總是充滿溫柔笑意的女人,她有過自殺行為么

    “有一天,從我醒來,聽到了幾個故事后,心情就不太美麗,尤其我心愛的男人從眼前消失斷了蹤影,簡直糟糕透了,那是當天晚上,我不想活了,所以用手術刀在自己身上割出了好多好多傷痕,可是,卻被姐姐及時發現救起了。”

    白皙的胳膊上看不出任何傷痕,因為有其他英靈的愈合能力,但是這看起來完美的圓潤胳膊,其實已經裂開過一次了,那種傷痕,令李都有些心疼。

    她是為了一個男人而要自殺,也是為了一個男人而活那個男人是誰呢

    “吳用。”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從吳用的嘴巴里響起,女人一愣,脖子僵硬的轉過頭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男人眼睛里那濃濃的幸福笑容,“吳用這輩子最愛林茵茵了。”

    “白癡”女人笑著,哭著,熟悉的一切回歸,有情人終成眷屬。

    “嗯,輕點你的傷口還沒好呢哦,李清歌還在隔壁。”“我想死你了。”“嗯哼,你還好意思說,騙了我多少眼淚了,再大力點”

    寧靜的屋子里,月光灑下,潔白的大床上,有情人正在做著愛做的事情,思念、欲望和愛情交織在一起,這樣的愛情才是圓滿。

    “爸爸”一個嬌嫩的呼喊聲著急又緊張,床上的運動被迫停止,摘掉了眼鏡,散落著黑發,笑容甜美的林茵茵止不住的咯咯直笑,壓在她身上的吳用瞪了她一眼,然后哭笑不得的提上褲子跑出了臥室。

    “爸爸在這李清歌,來這里來。”黑暗的走廊上,閃亮的眼睛還沾著淚水的她猛地撲進吳用的懷抱里,腔調哽咽,“我做了一個噩夢,夢見爸爸死了,我好怕,嗚嗚”

    “不怕不怕,爸爸可是英靈呢,英靈是不會死的。”寵愛的緊緊抱住懷里溫暖的小身子,吳用低聲道,“不要再為白天的事情煩心了,來跟爸爸媽媽一起睡,然后我們去華夏看長城和媽媽們去。”

    一根手指輕輕彈了吳用后腦勺一下,林茵茵嬌嗔的目光瞥了吳用一眼,然后溫柔的抱住李清歌,一家三口在這個沉靜的夜晚安詳入睡。

    本章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