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四百八十章氏族報仇
    紅色的瞳孔妖艷而詭異,嘴唇下的獠牙鋒利而嚇人,女人做夢也沒想到,本來今晚上會成為出軌對象的外國帥哥,竟然是電影里的英靈?

    雙腿發軟的她渾身是控制不住的**,若不是杰明·瑪雅強硬的摟著她的腰,她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明明是一名英靈,卻想要當太陽普照眾生,你真以為你拿起刀,就是英靈獵人了嘛?”杰明·瑪雅的笑容陰森森的充滿了期盼之色,“那么現在,在你眼前有一名正要襲擊普通人類的英靈,作為英靈獵人的職責,你,是殺,還是不殺呢?”

    吳用沉默不說話,心里卻在猶豫,這里是一個大酒店后的停車場,盡管此刻沒人也沒看到監控到這邊的攝像頭。但是難保會有人出現,就算杰明·瑪雅這個瘋子趕在這月黑風高之下殺人,吳用也不敢冒著危險暴露自己的身份啊。

    “是否動手,可就是看你自己了,英靈獵人先生。”杰明·瑪雅很有耐心的等待著吳用,因為他的目的不是要殺吳用,而是想要他心中那完美的正義感破碎,如此神圣又積極向上的責任感,如果被毀壞了,那將會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她的老公是公安局局長,兒子都跟你一樣大了在美國上學。。一把年紀耐不住老公長期夜不歸宿的寂寞,今天第一次出來玩一夜情,你說,這樣對丈夫不忠的女人,你救她有什么意義呢?”杰明·瑪雅慘白的臉上那雙碧綠的眼睛閃爍著妖艷的殷虹,這是要進食的前奏。

    “求求你,先生,救救我吧。”豐滿的女人痛哭流涕著,盡管雙腿已經被嚇得站不直了,但是她仍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朝吳用那邊掙扎著,杰明·瑪雅攬著她蠻腰的手緩緩松開,然后抓住了她的頭發,讓她跪倒在地。

    衣著華麗的貴婦此刻跪在布滿塵土的地板上,哪里還有雍容華貴可言?狼狽不堪的她那哭紅的雙眼直直盯著吳用。。那炙熱的求生希望,讓吳用微微心動。

    “救還是不救呢?”身體內,沉默多日的骨琴那清冷的嗓音,緩緩問道,“如果是他,肯定早已經沖上去了。”吳用無奈一撇嘴,道,“我又不是他。”話說完,原地,只剩下那一袋本早該帶回家的零食袋,黑色的身影,如炮彈飛車,猛地沖向杰明·瑪雅面前。

    既然要打,那就來點更激烈的!徹底變身的吳用已經成為了一個怪物,犄角下的腦袋帶著不怒而威的殺氣,漆黑的手指,直直戳向杰明·瑪雅的眼睛。

    “你就算是變身了,也不能打過我的。”杰明·瑪雅的笑聲是輕蔑,也是遺憾,“你的身體內有骨琴護體,所以,我也殺不了你啊,真是件可惜的事情。”

    擋在吳用面前的人不是杰明·瑪雅,而是一個陌生男人的手臂,即使如此,這個男人的手臂,還是被自己戳破了一個手指洞。

    杰明·瑪雅藏在這個男人身后拉著女人倒退了幾步,吳用定眼一看四周,才發現停車場里,不知不覺多出了十幾個人,面色發白目光陰森,看樣子都是實力不凡的英靈。

    “沒想到你真的會為了一個陌生放蕩的女人而動手,不怕在這個國家里暴露你的身份么?”杰明·瑪雅抿嘴笑著,將手里的女人踩在腳下,鋒利的獠牙,輕松的刺破女人那白嫩的肌膚,血如泉涌,灌進這個老怪物的嘴中。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女人的生命,正在緩緩流逝。吳用漆黑的臉上是通紅怒意,黑色的身影高高越過眼前的這個男人,鋒利的手指,再次朝杰明·瑪雅抓去。

    只可惜,吳用不管長的再怎么像他,他也不具有亞當·維加斯的全部能力。又怎么能夠碰到杰明·瑪雅這種老怪物?

    挺拔苗條的身影閃避到了遠處,杰明·瑪雅的抹掉嘴角的鮮血,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味道不錯呢,不愧是成熟女人的血液,只不過,這血,有太多的憂愁和寂寞,減分不少。”

    “你將一個人當作是一片任你宰割的魚肉么?”吳用冷冷的蹲下身子,身邊的女人脖子上的傷口并無法止血,血流如注躺在這地板上,染得鮮紅刺眼。

    “為什么不可以?人類與我的懸殊,不就像是豬跟食客么?”杰明·瑪雅的笑容之中帶著狂妄。。那是不可一世的高傲,“你作為一個普通英靈,即使是成為了維加斯族中的伯爵,也不會體會到我身體內那股磅礴能量的。”

    吳用沒再說話,低頭抱著懷里已經呼吸急促心跳卻放慢許多的女人,女人痛苦的瞪大眼睛滿含淚水,兩只手如抓救命稻草般的掐住了吳用的胳膊,“救救我,我不想死,我還有老公和孩子呢。”

    每說一句話,她脖子上的傷口就越發流血不止,吳用悲痛的抓住她的手,輕嘆了一聲道,“心情放松,放下一切,愿你能夠平安往生天國。”

    “嘁,天國?上帝當年編造出來的謊話你也相信?在所謂的天堂里,那是另一個世界。。一個以上帝為王的奴隸社會!”杰明·瑪雅的笑容細膩而沙啞,仿佛因為這個笑話而笑破了嗓子。

    “你沒死過,又怎么知道天國是什么樣的呢。”吳用看著懷里的女人目光漸漸無光黯淡下來,心里揪痛,女人臨死前看到了吳用眸中的一絲自責。

    這個先前還恐慌到害怕的女人,最后卻露出一個遺憾的微笑,“好可惜呢,活了這么多年,沒好好跟丈夫孩子說過話,我會往生天國的,我的英雄。”

    女人的手如同母親的懷抱,輕輕搭在吳用手掌上,眼皮緩緩閉合,又是一條生命流逝在這個經常會被人遺忘的世界上。

    “對了,給你介紹,這位瑪雅先生,是我孫子的兒子,也是本的父親,這次他來,就是來找你報殺子之仇的。”杰明·瑪雅似乎完全不將那還尚有余溫的尸體放在心里,揮了揮手,斜角落黑暗中,走出一個中年男人,臉色發白目光陰沉,那雙碧綠的眸子,盯著吳用充滿了滔天恨意。

    “找我報殺子之仇?”吳用心中的悲痛突然化作了一個氣笑的表情,緩緩將女人的尸體抱起放在一旁的墻角下,吳用回頭瞥向本的父親,想了想,還是不做解釋了,就算是自己親眼所見鹿死誰手,但是講出來,誰信呢?

    “一起來,還是單挑?”吳用摸了摸自己結實的腹部,這些人,自己的骨琴應該承受的住吧。

    “放心,你是不會死的。”骨琴似乎因吳用自己的質疑而感到了不滿,輕哼一聲立刻反駁了一句,吳用笑笑,心里踏實了許多。

    啪!只是一個瞬間,周圍包圍著吳用的那些瑪雅家族騎士,已經齊齊跳躍到了吳用眼前,他們來這么多人,不就是為了群毆么!

    現在不管是玩女人還是玩政治。有誰不喜歡群的呢?一團團黑色的身影交織在一起,吳用的實力可是在伯爵,這些騎士的能力只停留在騎士上,即使是人多勢眾,有怎么可能斗得過吳用?

    等級的劃分除了跟效忠家族時功勞的大小有關,其排名,也是跟個人實力息息相關的,騎士,是最底層的下人,也就是炮灰級別的人物。千穗理的實力就是在伯爵之上,是侯爵,只不過她并沒有被任何家族冊封,吳用一個伯爵對戰十幾個炮灰,只需用出三分能力便是。

    機警又狡猾的穿梭在這些人的拳打腳踢中。。一道銀色的刀狠狠砍向吳用的脖子,這銀刀,若是砍實了,那吳用可真會人頭落地的。

    嘩啦一聲!周旋一小會兒自知不敵的騎士們紛紛抽出了懷里包藏許久的兵器,刀槍棍棒琳瑯滿目,聞著那股刺鼻的硝酸銀的味道,吳用默默一勾嘴角,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這是來給我送刀的么!”吳用大喝一聲,漆黑的手指穿透了其中一名騎士的胸口,半只手臂都刺穿了過去,同時,右手奪過他手中的砍刀,轉眼間就將他的頭顱給切了下來。

    咔咔咔!吳用手中的刀很快,快到將尸體切成了五六大塊后。。尸體這才緩緩倒在地上。碎肉震裂在地板上如同被五馬分尸,隨著一縷火花,這尸體自燃成了灰燼,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刀在手,一血我有!”銀色的砍刀在停車場的燈光下閃爍著鋒利奪目的光芒,白色的刃切開那黑色的身體,漆黑的手,雪白的刀,將這十幾人的騎士瞬間瓦解。

    火花將尸體燒為灰燼,聞著空氣中那還彌漫著的硝酸銀的味道,再看看那只剩下了刀槍棍棒的地板,本的父親,這個中年帥哥,冷冷的彎腰撿起一把一模一樣批發來的砍刀,道,“既然你用刀,那就用刀吧。”

    輕輕一甩,手中的銀刀虎虎生風,這中年大叔的眼角不藏仇恨,直接了斷的說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吳用瞥向杰明·瑪雅,那個引發禍事的老怪物,此刻正抿嘴微笑著,他就是需要這樣的爆發,毫不留戀的轉身,老怪物先行一步,轉身離去了。

    咔!銀白的刀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吳用一驚,握住手中砍刀對上去,這個速度驚人的中年大叔,已經一個大劈,將刀片狠狠砍在自己的腦袋之上。

    刀對刀,兩片刀片架在一起摩擦出絲絲火花,一刀之下,吳用退三步,這中年大叔一步不退。

    面色平靜的站在原地,緊握手中刀,大叔臉上的陰森目光露出一絲笑意,鄙夷的笑意,“我是瑪雅家族的長老,雖然家主不再是我,英靈的祝福也不在我身上,但是好歹曾經也是一位親王啊。”

    每一個家族的族長上任之后,會舉行特別的儀式,英靈的祝福會降臨在這個人身上,他才能夠成為強大無比的親王擁有不可一世的能力,就是這一點,十三家族中偶爾傳出父子反目兄弟廝殺的丑聞。也就不算是丑聞了。

    瑪雅家族的繼承還算和諧,一代接一代,也是大叔親自將親王的位置毫不留戀的遺傳給自己唯一兒子的,同時,他身體內親王的能力和祝福,也隨著下位而消失。由此可見,他對自己兒子愛的有多深沉。

    那么,當得知自己的兒子死在了一個無名小卒手上,作為父親,會有多么大的惱恨與敵視呢?“你只是一個伯爵,反抗不了的!”帶著必勝的笑容緩緩踏出一步,強大的氣場也隨之壓迫而來。

    放輕松呼吸,吳用小心面對著這位比千穗理和葉子都強了太多的對手。。緩緩退后一步,手中刀橫在胸前,不再出擊,而是準備一味的防御,“我有骨琴護體,你是殺不了我的。”

    大叔冷笑,“胡說八道,骨琴作為十三圣器之一,怎么會在你小小的伯爵手中?”“剛才你爺爺說話,你沒聽見么?他都知道我體內有骨琴護體。”吳用戰不得,那就開始開口誘導了,和平息事多好啊。

    大叔碧綠的眸子里是警惕的思索,他剛到,沒機會聽到之前的對話,但是,如果這小子有骨琴護體不老不死,老祖宗怎么會不告訴自己?

    “虛張聲勢!”大叔不信,冷笑之后,黑色的身影如平地驚雷,乍然出現在吳用面前,一刀出其不意。。砍在了吳用的胸口。

    “我的眼皮一直在跳呢,媽媽!”難得從自己小房間里跑出來,不再看電腦動畫的李清歌撲在了林茵茵的床上,沒留意到媽媽也皺著眉躺在床上,小丫頭可愛的嗓音抱怨道,“跳了好久了呢,真難受。”

    “你爸爸怎么還不回來?”林茵茵有些擔心的揉了揉胸脯,因為這里有些悶的難受,“給你爸爸打個電話。”

    “沒人接,我打過了。”秦玉豐滿妖嬈的身影出現在房間門外一側,嫵媚的身段依靠在門框上,嬌媚的雙眸有些擔心的微皺著,“是去得太長時間了。”

    林茵茵頓時有些擔心的起身,一種濃濃的不安頓時讓她渾身難受,“我……”“你們留在家里關好門窗,我出去找他。”秦玉風輕云淡又堅持肯定的拋下一句話后,就在原地脫下了睡衣,露出了里面細膩白嫩的身段,然后匆匆的從沙發上隨便撿起一套衣服穿好,便拿著鑰匙奪門而出了。

    。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