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四百八十七章 離去化仇
    "你們有考慮過后果么?"杰明·瑪雅yin鷙的眼神瞥了眼會議室上的眾人,除了自己的最后一個兒子,其他的人,都是外系家屬,不足為題,若死了,自己不心疼,但卻也能給瑪雅家帶來新的仇恨和話題。

    "這樣做,終究是有些不妥的,為了三個人的仇恨,你們當真愿意犧牲掉一切么?"杰明·瑪雅話里有話,只可惜愚蠢的眾人一時起哄完全沒有聽出來,"愿意!""為了叔叔和爺爺報仇!我愿意****!""不想為前輩報仇的人不是好英靈!"

    看著這幫民眾殺意濃濃聲稱要報仇報仇,杰明·瑪雅嘴角露出一個細微的笑容,"那么,就去報仇吧!讓我打個電話先。"

    昨天圍堵葉家別墅的情況,今天竟然還是再次出現了。大門內外都是數不清的瑪雅家的人,個個氣焰囂張破口大罵,葉欽城面無表情的帶著一幫下人陣勢,擺著凳子就坐在這院子里,任你風吹雨動,老子就是不動!

    "此仇不報非君子!葉欽城先生,讓那個小子滾出來!""出來老子砍死他!""你們葉家難道為了一個小小伯爵,非要和我們瑪雅家開戰嘛!"驕橫的罵聲響遍半邊天,葉欽城面無表情雙手抱肩,坐在這木凳子上就是一言不發。

    這并不是畏懼,只是藐視。雙方人多對人多的對峙著,杰明·瑪雅則掛著微笑,yin柔的臉孔上是淡淡的質問,"你確定還要護著那個小子?今天無論如何,我們都要人!"

    "..."葉欽城沉默不語,只是冷冷一笑,手拍在大腿膝蓋上,抬頭蔑視的瞥了杰明·瑪雅一眼,然后豎起一個中指。

    杰明·瑪雅yin鷙的眸子里浮現出笑容,yin森森一笑,他跨前一步,身后的百人,也跟著跨出,動作一致,氣勢洶洶。瞧對方這陣仗,葉欽城身邊的下仆也當仁不讓的唰唰護在了葉欽城身前。

    局勢一觸即發,就在這時,葉欽城腰間的電話響了起來,杰明·瑪雅眼角yinyin的笑容更甚,"接電話吧,你會改變主意的。"

    葉欽城皺眉,低頭看了看好幾百年不來往的聯系人,沉默接起了電話。"葉欽城,將那個小子叫出來吧,為了一個伯爵一個干兒子而與我們開戰,不值得。"電話里是一個男人滄桑的聲音,葉欽城頓時冷笑,"你們?你是站在他那一邊的?"

    沒有回答,電話掛斷了,然后似乎像是約好了一般,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電話也接踵而來,葉欽城每接起一個電話,臉sè就更加yin沉許多。

    四通電話接完,他坐在凳子上握緊拳頭,凌厲的目光死盯著杰明·瑪雅泛起一個輕蔑之笑,"你以為我會怕?"

    "像你這種男人,我是了解的,雖然有其他四個家族在如果會來臨的戰爭中給予我鼎力支持,但是你還是不會怕,但是不要忘了,不怕,未必就是不死!我們五個家族的勢力對付你一個葉家,還是綽綽有余的,更何況你還未必拉得住幫手,不是嗎?"杰明·瑪雅的笑容中充滿肆意的獰笑,"執意不交人,我們英靈之中會爆發一場大戰,而最后的結果,無非就是你們整個葉家都被屠戮!為了一個干兒子失去這么多人,也沒關系嘛?"

    別墅之中,蹲坐在墻角下的少年面無表情的起身,帶起身邊那把紫sè的刀兒,緩緩消失在窗前陽光之下。

    葉家很牛,因為是十三貴族龐大家族的之一,但是論十三貴族這個平臺上,葉家還是勢力單薄的,面對多個大家族的擠壓,葉欽城怎么會不為難?盡管不想承認他是自己干爹,但是也是一個很關愛自己的長輩了。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面,讓他這么為難的。

    "交不交!"一分鐘過去了,杰明·瑪雅實在沒有什么耐心了,猙獰著臉跨出一步,煞氣沖沖,漆黑如死神鐮刀的濃霧,在杰明·瑪雅身邊迸發出來。

    "去你麻痹的!"葉欽城冷笑一聲,站起身踢掉腳旁的凳子,他握緊拳頭,為了一個毫無瓜葛的少年,他要賠上整個家族來守護!

    "葉欽城先生。"柔柔的呼喚在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中,猶如一記涼水,澆灌了這冬天里的一把火。從別墅正門出來的是林茵茵,依舊是這么賢惠溫柔,如水似玉,她黑框眼鏡后細長的眼角邊還有一個吻痕,那是離別的記號,"不要再這樣了,吳用看到您如此付出重大代價的守護他,會感到愧疚的。"

    女人如水,卻也堅強似鋼,媚眼堅定的瞥向敵方之中那氣勢猙獰的杰明·瑪雅,她溫柔的嘴角泛出一個輕笑,"請你們進來搜查吧,他是死是活,完全與葉家毫無關系了,所以,不要再為難葉欽城先生了。"

    "好!這才像個男人!不然**縮到什么時候!哈哈!"杰明·瑪雅冷笑,仿佛已經看到了殺掉吳用、奪取骨琴、集齊圣器、稱霸宇宙的人生巔峰道路。

    "那熊孩子搞什么呢!"葉欽城一臉著急大喝一聲,不顧林茵茵的話還想上前阻攔,但是卻被杰明·瑪雅單手制服住了,"沒聽到嘛,那小子已經主動與你脫離關系了!走,一起去找他吧!"

    見杰明·瑪雅單手扼住了葉欽城的喉嚨,情勢頓時大**,而就在這**糟糟的環境中,瑪雅家的下人,跑遍了整個別墅,但是,沒人!

    五分鐘后,杰明·瑪雅用胳膊摟著快要窒息無力掙扎的葉欽城的脖子,冷冷的目光盯著林茵茵,問道,"人呢?"

    在這個老怪物冰冷強大的氣場下,林茵茵掐了掐自己發顫的大腿,然后抿嘴一笑道,"我老公與葉家并無瓜葛,所以,怎么會待在葉家的別墅里,老先生你糊涂了么?"

    yin鷙的目光幾乎要shè穿林茵茵的心臟,片刻,杰明·瑪雅才仰頭發出一聲大笑,扔掉手里的葉欽城,大步流星的跑出去,要去追趕已經逃跑了的吳用。只不過,好幾分鐘都已經過了,人都坐飛機走了,天下之大,你能怎么找呢。

    吳用的離家出走,很成功的化解了幾大家族壓在葉家的仇恨,人去門空,葉家的宅子,難得的再次安逸了下來。

    摸了摸疼痛的喉嚨,葉欽城頹廢的坐在地上,看著身邊溫柔似水的女人,無奈問道,"真走了?"林茵茵笑笑,好不容易壓住的眼淚,還是從眼眶里流了下來,"嗯,他說為了你好,也為了我好,所以就走了,不過,千穗理和葉子都跟著他了。"

    "為了你我的安全然后獨自將危險抗在肩膀?這小子,什么時候這么有男人氣魄了!"苦笑著搖頭,葉欽城頹廢的揪了揪自己的胡子,"第一次在梵蒂岡,我沒能保住他,第二次在我家里,無孔可入的自己大宅里,我還是保不了他!這都是些什么事啊!"

    與自家愛人剛剛分別沒多久的林茵茵輕輕擦掉眼鏡下的淚水,然后微微抿嘴一笑,道,"您不用自責,他啊,越來越有本事了。都能把天捅一個窟窿,天都罩不了他,更何況您呢【零零看書00kxs】。"

    葉欽城發呆,"那小子比我還牛逼?算了,你們要時常保持聯系,我會派人跟上保護他們的。"

    唯有離開,才能部將整個葉家都牽扯進來,脫離了關系,自己孤身一人踏上旅途,那么不管是李清歌還是林茵茵或者是葉欽城,都不需要自己擔心了。

    本來是抱著這樣的念頭帶著一把刀浪跡天涯,最后才發現,事實是殘酷的,因為有兩個美女也跟上來了!

    "送你一程!"當吳用來到眾女面前告別,千穗理,便是這樣對正在安慰大哭的李清歌的吳用這么說的。

    天sè漸漸暗淡了下來,這里是一個有山有水的城市,三個人離開了飛機,走在這無人認識無人知曉的鄉野土路上,吳用回頭看著還緊跟在自己身后的千穗理跟一言不發的葉子,道"你們該回去了吧?"

    "再送你一段路。"千穗理白sè面具下看不清神sè,清冷的聲音仿佛真的只是客套的再送客人一段路一般,但是吳用知道這娘們可是狗皮膏藥貼在自己屁股上就拆不掉了。

    等夜晚,山邊的晚霞已去,迎來漫天星辰的時候,蹲在一處廢棄觀音廟里的吳用道,"天sè不早了,你們該回去了。"

    這一次,千穗理更直接的無視了吳用,就像一路上從不發一言的葉子一般沉默不語,只是低頭鋪著草做一張簡陋的草床。

    兩個女人跟出來,自然是出于擔心的情況,而且兩個女人都是具有一番實力,陪著吳用一起走,是不可能成為累贅反而會成為幫手。

    所以這樣的組合在一起,兩個女人都不會有什么困擾,不過,吳用卻嫌麻煩了,不想把葉欽城和林茵茵等人牽扯進來,這下好了,又多了兩個女人牽扯進來。

    萬一瑪雅家的人尋上門來,自己能打就打,能跑就跑,可是這兩個美女呢,又要跟著自己一起受罪?

    所以當千穗理沉默著鋪好了草床之后,吳用又問了一遍,"你們該回去了吧?"

    葉子站在這破觀音廟的床前抬頭看著外面不圓的月亮不說話,千穗理則是一頭躺在這草床之上準備睡覺,兩個人依舊是沒有搭理吳用的興趣。

    其實,三個人中,不管是誰,都知道,對方兩個人,怎么趕,都不會走的。千穗理擔心吳用的心情不亞于林茵茵,所以,她有一身武力,為什么不用來保護吳用呢?她就是這么做了,所以本就有跟來了就不打算走的心思。

    葉子雖然保護吳用的念頭不急切,但是卻有想和吳用浪跡天涯的沖動,因為此刻的流浪生活,跟當初梵蒂岡時候太像太像了不是嘛?心里傻笑,面無表情,葉子站在月光灑下的窗前,即使這里的房頂漏水,盡管這里的廟觀有yin風吹入,哪怕這里沒有柔軟舒適的大床,但是,葉子覺得自己今天的睡眠都應該會很安穩甜蜜。

    一位千金大小姐也許能夠會因環境的簡樸惡劣而皺眉,但是當那個人出現在自己身邊時,天國地獄又如何?

    世界之大,何處為家?個xing不一的三個人的同居流浪生活,就這么安逸的開始了。而在圈外,瑪雅家族,正放出無數惡犬惡仆,搜尋著吳用的蹤跡,只可惜這里是華夏,再有葉家勢力的阻攔,他們要找到什么時候呢?

    這里是東北,所以早上的陽光,并不那么溫暖,尤其是秋天的季節,東北的村莊里,這觀音廟之中,是絲絲冷氣灌入,令人恨不得縮成一團。

    千穗理是不怕冷的,因為她挨過餓,受過凍,殺過人;吳用是男人免疫力也好些,只有嬌生慣養的大小姐葉子,在這天氣下冷的渾身發抖還要咬牙忍耐,真是苦了他了。

    溫暖的懷抱包容住了葉子瘦小的身軀,大小姐那冰涼的身體起初不適應的哆嗦了下,小臉略微通紅偷偷向后瞥了吳用一眼。

    見他閉著雙眼如睡熟般,葉子才放心了許多,拱了拱臀部,讓自己更加舒適的躲在了吳用寬大的臂膀之中,再次閉上眼睛,更加香甜的進入了夢鄉。

    ri上三竿,正午的太陽掛在青空之中,又圓又大,像是一個蘭州大燒餅,三個人依次醒來,那么下一個難題,就是伙食問題了。

    睡了一晚上沒被瑪雅家族的人找到,看樣子還是不錯的藏身地方,三個人緩緩走出這觀音廟,走進了不遠處的村莊里。

    這村子外的地上立著一塊碑,碑上面刻著三個字,高老莊,這就是這村子的名字了。身上帶的錢財不多,吳用也不好意思白要飯,但是,他還真的就厚著臉皮上門乞討去了!

    沒辦法,為了活著,吳用只能穿著一身jing致的風衣敲開人家的門還要一臉賠笑道,"nǎinǎi,我們走到這里游山玩水,行禮什么的都被人偷了,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們點吃的呢?我們可以幫你干活的。"

    這農屋里走出來的老nǎinǎi卻單手叉腰,聲音粗狂的一挑眉,道,"你喊誰nǎinǎi呢,帶刀的臭小子!"

    吳用一個驚愕,再細細打量,這nǎinǎi胸脯平坦穿著男士,而且雖然皮膚白皙模樣娘里娘氣的,果然,是個大爺啊!都怪對方長得太含蓄了!(未完待續)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