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不速之客
    男人綠色連衣帽之下黑色面罩之上的那雙眸子冷冷的低頭瞥了葛大爺一眼,并未回答,他的行走速度有著英靈應有的敏捷,轉眼間幾秒鐘后,他就已經跑出了百米外,眼看四周無人并無危險,男人丟下葛大爺這個累贅,然后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之中,月色之下。

    寂靜的村子里,吳用確實沒有追來,但是他的吼聲,卻驚醒了半個村莊里正在熟睡的人們,“那位同志,聽得清我說話嘛,我草泥馬比啊!”

    正在奔跑的男人腳下一個踉蹌跌倒在地,很恨的起身回頭看去,黑暗之中,見不到吳用那可恨的臉龐,“找死!我還會回來的!”不再刻意壓低的嗓音,似曾相識,充滿怒意。

    等大爺踉蹌的自己走回家。吳用已經擺好了一杯熱茶等著他,要不是這個無良大爺選擇打炮的時機地點不對,吳用早已經抓到對方了,不過沒關系,吳用自信,還是能夠抓到他第二次的。

    未能得到多少情報只得到了個口頭便宜的吳用陪著嚇出一身虛汗的老大爺喝著沒味兒的茶水,問道,“葛大爺你能看得出那個人是誰么?”葛大爺虛驚一場連喝三杯壓了壓驚之后,才呼了一口氣,想了想,皺眉道,“絕對是我老頭子認識的人!”

    “這個我已經猜到了。”吳用笑笑,瞇著眼睛滿是猜疑,“在我這個陌生人面前還要隱藏聲音。。明顯是與這個村子有深厚交集的人,他當時刻意變音說話,你就在旁邊光著屁股躲在莊稼地里,沒能想到是誰嗎。”

    葛大爺知道自己絕對見過那個年輕人的,但是到底是誰呢,嘿,瞧我這壞記性,還就是記不起來了!葛大爺只知道這小伙子絕對跟自己見面不多,聲音只聽過一兩次,只在腦海中留下了個影子,卻未有多深刻。

    不太平安的夜晚再次恢復了平靜,葛大爺抹了抹額頭上受驚嚇而滲出的汗水,然后迫不及待的就跑入了那位還沒能打完炮的鄰居家里。

    回到屋內,炕前的窗戶因吳用的一刀而變得粉碎,呼呼北風灌入,千穗理坐在這床邊,葉子則抱怨的托著小腮幫不悅質問道。。“當時耍什么帥,走正門不行么,非要從窗戶里跳出去,這下子我們怎么睡啊。”

    窗戶,是為了透光和透露空氣的洞口,也是一種內外可視的安全措施,床前沒了一塊墻丟了整片窗戶,這讓人睡覺,可就不那么安心了。

    “大不了我不睡了,給你們守夜好了!”大男人哪怕睡在野外身無分文也不會擔心什么,但是女人就不一樣了,不管是漂亮的女人還是恐龍女,不管是女強人還是嬌嬌欲滴的黑木耳,一旦孤身陷入黑夜之中,她們過分的安全措施就會覺醒。

    斜角里會不會冒出一個大光頭搶劫自己?他會不會還要劫色呢?自己長得這么漂亮果然是件很危險的事情呢等等想法,葉子也不例外,她睡不安的原因不是害怕有人會跑過來劫色,因為當陌生男人靠近之前,她就會驚醒了。她討厭的是,沒了窗戶多了這個透著風的洞口,會有些討厭的男人直直盯著自己的睡姿不放,偷窺什么的,葉子最討厭了。

    沒再說什么,葉子始終是不會責罵吳用太多的,因為她不討厭他啊。翻了個身睡在床外,葉子距離那漏了風的窗戶之間,是吳用和千穗理的存在,就算有人要看,也只能看到吳用那張臉和千穗理那張面具。

    葉子已經背對著吳用酣睡了,吳用還躺在床頭,靠著這破了個大洞的窗戶,吹著風賞著月,只可惜現在沒有炸雞和啤酒,不然就是多么愜意的一件事情啊。

    兇手為何要殘害村子里的人甚至不放過已經搬離這個村莊的女人?第一懷疑對象,是個男人大概;那么,局長又為什么重重隱瞞下來,還不上報給上層?村子里的秘密,真的保持了這么久,以至于整個地方公安機關都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揭穿事情的真相?還有。今晚上那個男人,為什么無法嗅到看出他身上的英靈氣息,他明顯并不是普通人的。

    素雅的小手輕輕撫平吳用那微皺著的眉毛,一直躺在床上不動聲色的千穗理,吳用本以為她也早睡著了,沒想到面具下的臉孔一直注視著自己。

    “還在煩這個村子里的事情?”千穗理的語調是無法改變的清冷,只不過,只有吳用才能聽出她話中那濃濃的關心之意,笑了笑,吳用低下頭來拉著千穗理的小手,瞧著這張看膩了的面具。。道,“是啊,你給我說說,這村子里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看樣子,并不是簡單的英靈殺人事件。”

    “不是英靈,是狼人。”千穗理一語中的,“我還以為你看出來了呢。”“……”吳用無語,原來自己的腦筋是這么短的,換個思路,不就都想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襲擊這個村子的,也是狼人?”

    “今天來襲擊的那個男人確定是狼人無誤,盡管他沒有變身,但是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可能了,英靈向來不可能和狼人聯手,所以我覺得,他要保護的那個人,也是狼人。”千穗理平躺在床上側著身子,戴著面具的臉蛋靠在吳用懷下的大腿上。。“這也是那些尸體為什么沒有被吸干血的原因,比起英靈,狼人看中的食物,更喜歡實實在在的肉,而不是血液。”

    “那為什么他只在那具尸體脖子上咬一口而不是整個吃掉呢?”聽到吳用的問題,有多年障礙者闖蕩江湖經驗的千穗理想了想,道,“除非是未成年狼人,未成年狼人在一定期間內會有控制不住的階段,他們的飲食和性格都會變的反復無常,比人類的青春期還要稍微過分一些。”

    “狼人是繁衍生育。”吳用瞇著眼睛摸了摸千穗理面具下柔軟的臉蛋兒,“這么說,這個村子里不只有一只狼人。”“也許是的。”千穗理盡管此刻享受著吳用的撫摸,但是依然裝腔作勢,不能讓他看出自己實際是很享受的,輕咳一聲,冷漠的腔調道,“多次在村莊里出沒肯定是這方圓百里的人,而且是一個年輕男人和未成年問題兒童組成的隊伍,這樣一來,搜尋的范圍,頓時減小了不少。”

    “嗯!”吳用信心飽滿,如此狡猾殘忍的家伙,就應該早點屠殺掉才是,和諧,才能共建美好社會,不是嘛。

    夜晚村子險些有人再次受襲,但是在機智的少年的刀下,并未有人傷亡。這件事情在一夜之間傳遍了整個村子,早早的,大爺的屋外竟然就來了不少人,他們本對這個少年沒什么興趣,可是當得知他竟然擋下了那可怕的英靈,久經死亡擦身而過的村民們,看到了希望,猶如黑夜中的明燈,又如大海中的燈塔。

    熱情洋溢,絡繹不絕,村民們為了體現出自己的誠意,為了能讓吳用盡全力守護這個村子,大家好幾家湊了湊,送上來了十個大陸人民吃不起的茶葉蛋!

    懷里捧著十個茶葉蛋。吳用都要被村民們這奢侈又具有誠意的行為感動哭了,抹了抹嘴角的蛋清,吳用一臉認真道,“你們放心,只要他敢在我在村子里的時候出現,我就不會讓他傷你們分毫!”

    村民們淚流滿面而去,憋屈了這么久,每天戰戰兢兢生怕有一天晚上自己或者身邊的親人死于非命,提心吊膽過日子的感受,當真是好難熬的。

    吳用的出現,仿佛所有難題災難都迎刃而解,村民們現在想想,都有點小激動呢。“葛大爺!”茶葉蛋分給了兩個女人。。看著她們進屋津津有味的吃著,吳用拉著大爺的肩膀來到了屋外,“有沒有一兄一妹的家庭住在這村子里,而且關系還不和你怎么親近的?”

    聽到吳用這么問,葛大爺紅潤的臉上一亮,顯然是立刻想到了人,“有啊有啊,我們村里,只有一家是年紀接近的兄妹,哥哥叫做唐門,妹妹叫做唐棣,哥哥平日里總是閉門不出,見面不多,妹妹聽說在外面上學,兄妹兩個人孤苦伶仃,所以妹妹的學費都是哥哥一個人掙得。”

    葛大爺說完,眼里又閃過一絲驚疑,他想起昨天晚上那個像是蜥蜴一樣自長斷臂的恐怖男人。。“是他?”

    “還不知道,不過,去看看就知道了。”吳用笑笑,拉著葛大爺就一直往外走,“你知道他的住處吧。”葛大爺渾身一抖,有如囚犯上刑場,他不是吳用這樣年輕熱血的青年,一把年紀了,他還是有些怕事怕死的。

    村莊最北,便是一座山,山里有座廟,廟里傳來咚咚的鐘聲。山腳下,這更加偏僻的地方,房屋已經不再那么多了,放眼一望,也只有一家坐落在此地。

    破舊的草棚頂,水泥壘砌的墻壁早已經脫落了原本的顏色露出了大半紅色磚塊,唯一一扇小窗戶敞開著,可以看見里面黑暗的屋子里,一個人影在來回忙活著。

    “就是里面了,妹妹肯定不在,那就是唐門。”葛大爺伸出手指了指屋子里,然后就躲在了吳用身后,昨晚上那種脖子被扼住的窒息的感覺,他到現在還無法忘卻呢,太可怕太驚悚了。

    “好了,葛大爺你回吧。”揮揮手示意葛大爺走人,吳用絲毫不膽怯的一腳跨進了這破屋之中,“你好,有人么?”

    “有人的。”聲音溫和儒雅,與昨晚上的聲音略顯不同,但到底是不是一個人,吳用還是聽不出來的,屋子里走出一個年輕人,白色的面孔淡淡的微笑,看向吳用時,那雙眸子絲毫沒有太多的驚奇,“請問,你來有什么事情么?”

    吳用沒說話,只是先靜靜打量了對方一下,身高很像,體形很像,吳用稍微認可了幾分,然后不由分說走進屋子深處,坐在了個高凳子上,一叉腿,隨手一撂風衣,那藏于腰間的閻魔刀,便露了出來。

    年輕人驚愕的目光一閃而過,想了想。一臉悲痛的點點頭,伸手掏進自己的內褲之中摸了摸,再拿出來的時候,便是一個疊成一卷的真鈔,“大俠饒命,這個月的工錢,你都拿去吧。”

    這如同衛生紙一樣的紅紙卻比衛生紙值錢許多,不多不少,卻能有三千人民幣的價值。吳用正愁沒錢花呢,心里猶豫一下,還是沒接過來,一瞪眼,道,“你當我是什么人!我不是那種人!”

    咳嗽一聲,吳用jinru正題,“你知道村子里的殺人案件吧?”年輕人面色不變,白色的臉孔只是沉著的點了點頭,將那卷真鈔又重新放入了內褲之中保全妥當。。“當然,這個村子,就如同被詛咒了般,我想要飛得更高,卻永遠逃不開這無形的束縛。”

    這開口就是有些略文藝啊,吳用斜著眼睛使勁的盯著他瞧,越看越像昨晚上那個家伙,“我喜歡交朋友,聽說村子里就你年級跟我差不多,所以我來看看你,聽說,你有個妹妹?”

    男人微微點頭,見吳用沒什么惡意,想了想,便搬了個凳子坐在了吳用對面,“是的,學習很好,也很乖,是個很好的孩子。”

    “哦?長得漂亮么?”吳用隨口問了句,男人比起他年輕的年紀,思想則成熟了許多,穩重的想了想后,又道,“我妹妹已經有男朋友了。。他們兩個關系不錯的。”

    “你以為我是什么人!”吳用又是一瞪眼,問道,“昨晚上村子里又出現了襲擊,當時你在哪里呢!”“在家里。”“為什么不出去幫忙!”“出門就是死啊。”“有誰能證明么!”

    吳用的問題一個接一個,年輕人唐門有些招架不住,不過還是緩緩點頭,心平氣和道,“可以有證明,我的筆記本。”

    吳用扭頭,才看到身后一掌簡樸的充滿了痕跡的木桌上,放著一臺并不怎么和諧的精致筆記本電腦,“呦,你還買電腦玩。”

    “這是我的工資來源。”唐門永遠都是這么平靜安逸,緩緩起身打開一個游戲,然后道,“這游戲的存檔時間,可以證明吧?”

    吳用站起身彎腰瞇著眼睛一看,“尾行3?哎呦,瞧你這評價,是老手啊!”“一般一般。”唐門謙虛一笑,然后又問道,“莫非,你是在懷疑我是兇手?”

    。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