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綠度母佛
    寧靜的秋天,夜風陣陣,站在那黑暗之中小樹林里的,是一個年輕人,模樣帥氣金發碧眼,只不過,諾菲勒卻知道,這個年輕人不年輕,因為,他作為瑪雅家族的祖先,第三代英靈,怎么可能會有不長的壽命。

    奧利奧的目光也側目過去,瞇著眼睛不以為意的笑了笑,“看來今天,有很多人,都因為我的那一尊綠度母佛而來呢。”

    身體早已恢復的完好無損的杰明·瑪雅根本懶得理會奧利奧這個毛頭小子,陰冷的視線轉移到了諾菲勒那張俊美的臉蛋上,他冷笑一聲,道,“等我抓到魔偶之后,我就要讓你斷一只胳膊,還要讓你的臉蛋,日日夜夜遭受刀片割傷之苦。”

    如此怨毒的威脅,諾菲勒只是輕輕揚眉,好看的紅唇露出一個譏諷不屑的笑容,“我怕你沒那個機會,就已經死在我的斧頭之下了。”

    杰明·瑪雅笑了笑,他曾經太長的時間被囚禁,沒有出來看看江河胡川看看這年輕氣盛的年輕人,都未曾想到,現在的英靈,竟然會崛起一批如此強勢的小伙子,帕西·諾菲勒尚在情理之中,那個野路子出身毫無家庭背景的吳用,卻能夠一路向上走來,得到葉欽城和崔西·泰勒的青睞,簡直不能更吊。

    “年輕人,你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除了身手,杰明·瑪雅從來不會浪費掉自己的腦細胞,他的蠱惑和陰險的陰謀,總是能夠促發戰爭,終于直視了奧利奧·埃布爾一眼,杰明·瑪雅的眼神之中閃爍著雞賊的目光。

    “這還用說,我們大家聚集在這里的原因,都是因為那世界上僅有的十三樣圣器之一的魔偶吧。”奧利奧笑一笑,他并不只眼前的小伙子是誰,但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英靈氣勢,不容小覷。

    “你真是一個幸運的孩子,埃布爾家族的族長啊,我可告訴你,如今出現在這華夏西藏的十三圣器,已經出現三件了!”杰明·瑪雅賤賤的笑著,站在奧利奧面前,已經抬起了胳膊,手指越過這層層黑衣保鏢,指尖點在了諾菲勒的白皙鼻子上,“他,身上可是藏著一件刑斧,還有一個他的朋友,叫做吳用的華夏少年,身上則背負著圣器骨琴,所以說,如今在西藏,加上那行蹤不定的魔偶,一共有三件圣器!”

    奧利奧的目光閃亮了一下,十三圣器千百年難得一遇,而且有十三家族的互相支撐和對抗,要想見到一件圣器的模樣,都未必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而如今在華夏這片土地上竟然出現了三件,果然此行不虛啊!目光偷偷摸摸瞥向了身邊的諾菲勒,沒想到這么漂亮的人兒身上藏著兇惡的圣器刑斧,“你放心,我是不會搶奪你身上的刑斧的!”

    出乎杰明·瑪雅意料之外,奧利奧這個傻小子并沒有貪心大起想要吞了諾菲勒的貨,反而傻乎乎的下保證道,“不管是你還是你的那位華夏朋友的圣器,我都不會去搶的,你給我當男朋友怎么樣!”

    杰明·瑪雅忍著想要破開口大罵的憤怒冷冷瞥了奧利奧這個家伙一眼,埃布爾家族的子嗣,不是瘋子就是傻子,真是可惜了。

    諾菲勒視若無睹的掃了奧利奧一眼,眼神空空的似乎不將對方放在眼中,“我滿足不了你這個奢望,還有,吳用?不是我的朋友,將來,他手中的骨琴會被我搶奪倒手的!”

    “不是你的朋友?那就好說了!如果你不當我的男朋友,我就把他殺了!將他的骨琴搶奪過來,直到你答應我的條件為止!”奧利奧蠢蠢欲動一臉開心,他被自己的機智都嚇尿了,而諾菲勒只是輕抬眼皮,白皙光滑的臉蛋上是濃濃的鄙夷,“白癡!”

    唰!一道黑影出現在這這拉布拉多宮殿的大門之外,不,不是一道,是一群!密密麻麻的就像是團伙搶劫的暴徒一般,蜂擁而至,從這黑夜之中,入侵到了拉布拉多宮殿的大門之內!

    宮殿因為保留了百年前的建筑和形象,所以大門都是那種老古董的木門,只是輕輕一撞,這歷史悠久的大門就被人一腳踢開,那暴徒,強搶般的做出了一番大動靜,沖進了宮殿的臺階之上。

    眾人的注意力頓時都被轉移了過去,奧利奧瞇眼一笑,道,“超乎我的想象啊,我本來以為他會如何的機智和隱秘,現在看來,只是一個只會用蠻力的莽夫罷了!”

    說完,他已經從這樹林中之中高高跳起,越過高高的墻頭,朝著那闖進宮殿之內的暴徒而去。

    吃虧上當多了,眾人就不再會那么盲目草率了,站在保鏢之中的諾菲勒淡淡瞥了杰明·瑪雅一眼,問道,“你不去?”

    “為什么要去?那里,根本沒有我需要找到的人!”杰明·瑪雅冷冷一笑,雙手背在身后,眼神陰冷的注視著那幫闖入宮殿之中打砸搶燒鬧出相當一頓大風波的人們,“這個人很聰明,但也很愚蠢,炮灰這樣的策略用多了,就不管用了。”

    諾菲勒也是認為那人群之中不會有那個人的身影,但是,他是不可能不來到現場官網注意的吧?回頭瞥了一眼保鏢,諾菲勒磁性的聲音淡淡命令道,“去周圍四百米內繞一圈,看看有沒有可疑人的影子。”

    保鏢緩緩散開消失在諾菲勒身邊,諾菲勒身邊的人手一下子就空了下來,只剩下了五六個保鏢,穿著黑衣擺著酷酷的姿勢站在這里。

    “削弱了你身邊的安保能力,你,就不怕我突然出手殺了你,搶走你身上的刑斧么!”杰明·瑪雅冷冷一笑,陰森的綠眼睛分不清是開玩笑還是濃烈的殺意,搞的諾菲勒身邊的保鏢已經非常警惕的將諾菲勒護在了身后,手槍掏出,齊齊對準了杰明·瑪雅的身子。

    “槍?子彈我都躲得過!”杰明·瑪雅冷冷一笑絲毫不以為意,嘴角上那邪邪的笑容充滿了來自對生命威脅的惡意。

    “你殺了不了我的,除非,你又想要斷一只胳膊了!”諾菲勒柔軟的嘴唇泛起一個漂亮的笑容,下巴點點,示意杰明·瑪雅看一下身后。

    杰明·瑪雅握著拳頭回頭一掃,然后殺意閃過冷冷哼了一聲,出了城,磕著瓜子唱著歌的吳用帶著小老婆站在了這拉布拉多宮殿破開的大門口下,他和千穗理是站在樹林之外的空地上,所以,一眼就可以看清。

    “呦,人家都闖進去了,你們怎么還在這里啊?”吳用揮揮手,一臉濃烈笑容的看著樹林中對峙的諾菲勒和杰明·瑪雅。

    他本來是執意一個人來的,因為對方的狡猾和雞賊使得吳用早早放棄了能夠抓他歸案的想法,今兒個來,就是想趁亂看一下運氣,沒必要搞的興師動眾。

    葉子被吳用勸留下了,李清歌和崔西,則絲毫沒有親自過來的意思,唯有千穗理不離不棄,一定要跟在吳用身邊才會放心。

    杰明·瑪雅陰森的目光注視在那吳用滿是笑容的臉上,冷冷一笑,道,“小伙子,不要太囂張,等抓到了那個魔偶,在接下來,就是你們兩個小娃娃的圣器了!”

    “youyouup,noobb!”吳用不屑的搖搖頭,站在這宮殿大門之下,沒有急著進去,而是用目光眺望了一下四處漆黑的風景,吳用不會相信,那個家伙會莽撞的采取破門而入的方法,粗暴笨拙的去搶對方的綠度母佛的,聲東擊西,向來是那個家伙拿手的計謀。

    “走,我們去放置綠度母佛的房間等著吧!”牽著千穗理冰冷的小手,吳用跨上臺階,在宮殿之內一片亂糟糟的聲響之中,越到高墻之上的屋頂,筆直而去。

    “他說的是什么意思?”杰明·瑪雅冷冷的回頭,他是法國人,可是也是懂英語的,但是,為什么,剛才吳用說的英語,自己完全理解不了呢。

    向來憧憬華夏文化的諾菲勒不但有微博還有貼吧帳號,所以這中式英語完全秒懂,呵呵一笑之后,諾菲勒白嫩的臉上露出一個微笑,“他的意思,是在說nodonodie!”

    杰明·瑪雅完全搞不懂口中的英語到底是說的什么意思,瞇著眼睛冷冷的看著諾菲勒轉身消失在自己眼前,杰明·瑪雅摸了摸鼻子,冷哼一聲,“說的是什么瘠薄玩意!”

    安置了綠度母佛的房間需要踏過拉布拉多宮殿一百多層臺階,還要穿過三個庭院才能見到,而對于英靈來說,卻也不過是一眨眼的工夫罷了。

    拉布拉多宮殿在大門破開的一瞬間就已經燈火通明,寺院之內的和尚們提著打狗棒吆喝著往那存放了保險柜的房間沖去。

    早就知道會有綠度母佛這樣貴重的東西出現在宮殿之中,偏偏埃布爾家族并未安排太多人看守,所以,一時間,宮殿內負責倉庫安全的人手實在是不夠,當然,這也是奧利奧·埃布爾特意留下的一手,如果將這價值千萬的寶貝安排的百密無一疏,那么,恐怕就勾引不起對方的興趣了。

    與藏匿了綠度母佛的保險柜僅有一墻之隔的門外,人流涌動,已經擠在了這混亂的地方,黑衣人們想進,和尚們想擋,一時難分上下,和尚的破口大罵聲和黑衣人們的掙扎,都成了站在屋頂上的吳用眼中的熱鬧。

    吳用并沒有急著出現阻攔,而是就坐在這庭院的屋檐房頂之上,拉著千穗理的小手,面帶微笑的看著這場騷亂,眼神卻毫不放松的在一個又一個人的臉上閃過,魔偶能偶隨意變身的能力,不得不帶給追捕者一些頭疼的問題,當臉蛋長相不再是唯一,你要抓捕一個人,可就需要更多的技巧和線索了。

    這倉庫門外人擠人,吳用暫時看不出什么特別的地方,目光從這些普通人身上收回,吳用抬頭眺望四處,接著屋頂的高出,向宮殿四處環繞了一圈,企圖再找出一些不一樣的身影。

    “發現他了么?”留著寸頭英俊又美麗的諾菲勒面色平靜的出現在吳用身后,他的出現悄無聲息,盡管沒有殺機,但八成也帶了些惡意!

    幸虧對方開口說話了,若沒有,自己這般情況下,豈不是被悄無聲息的捅了一刀?微微皺眉,后背緊繃,拉著千穗理小手的吳用右手情不自禁的攥住了腰間閻魔刀的紫色刀柄,鼻子嗯了一聲,回頭看著他道,“我眼神不好使。你看出這些人里有什么異常的地方了沒?”

    “沒有!”先是瞥了一眼站在對面十米開外屋頂上的杰明·瑪雅一眼,諾菲勒才面色淡淡的回答道,“我覺得,他不會來了,這么久都沒有動靜,肯定只是來一幫下屬騷亂玩弄我們吧。”

    “哦?你這樣覺得?我卻覺得,他還是回來的,因為他對金錢有一定的執著,不是今天,就是明日。”前傾了下身子看著下面那些闖入宮殿的人正在慢慢被廟里的和尚制服壓在地上,吳用一挑眉毛,笑著道,“敢打賭么?”

    “賭什么?”諾菲勒白嫩的肌膚上滿是傲氣,似乎天底下沒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一般。“賭你我手中的圣器,他今晚若沒偷走那綠度母佛,我身體內的骨琴就送給你了,如果他來了,那么,你的那把斧頭,就歸我了。”

    吳用的賭約稍微有些大了,將兩樣圣器壓在這么無意義的事情上,可見他也很眼饞諾菲勒手中的那把刑斧。諾菲勒揚起嘴角冷冷一笑,俯視瞥了吳用一眼,“傻逼!你當我跟你一樣白癡么!”

    吳用無奈的摸摸鼻子,“不賭就不賭嘛,罵人干什么。”“如果今晚他沒有來,那么,你還有什么計劃沒?”諾菲勒十分明顯的朝著對面杰明·瑪雅那邊投去一個眼神,“不如我們三個人聯手趁今晚殺了他!”

    千穗理默默的看了諾菲勒一眼,然后低頭看向吳用,吳用笑笑,憑借三人的力量,也許可以勉強殺掉杰明·瑪雅這個眼中釘,杰明·瑪雅一死,沒有了他操控的瑪雅家族算個球?

    自己將來是不是就不需要過逃亡生活了?嗯,這還真是一個很誘人的主意呢。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