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五百九十六章 小次郎
    吱!刀刃刺破衣服,冰涼的刀尖也劃破了道恩脊梁的肌膚。感受著后腰的灼痛感,道恩身手敏捷的扭頭抓住了吳用的肩膀,將他用力拍在了地面上。

    咔!馬路上裂開幾道縫隙,承受著大力的吳用跪在地上,仰頭一笑,希爾頓侯爵的兒子,果然差不到哪里去。

    “看來我要認真起來了!”吳用身軀消失在眼前,只留下聲音在空氣中回蕩。道恩雙手握拳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吳用本就沒有同類的味道,如今消失不見,他更是難以捉摸其位置。

    冷厲的眼睛向后一掃,道恩突然大步流星的朝愛麗絲飛去,毫無疑問,他自然是要那自己的親生妹妹當人質。

    瞧著哥哥一臉殺意的朝自己而來,愛麗絲露出一絲苦笑,眼神也漸漸的冰冷。這樣的哥哥,留在自己身邊,也沒什么用了。

    抱緊生命沙漏,愛麗絲冷眼旁觀,看著這個無情的男人快速的朝自己移動過來,手指微動,她還是放棄了還手的念頭,還是……不要死在自己手上好了。

    生命沙漏之中希爾頓侯爵那混黑的靈魂正不安的上下竄動來提醒自己女兒,只是,愛麗絲仍舊是呆立在原地。瞧著妹妹那甜美可愛的臉蛋觸手可及,道恩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腳步向前一踏,他的手臂伸得老長老長,明明只差一步了,而他,卻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讓這幅身軀凝固在了原地。

    嗡!嗡!在一瞬間,有十幾道銀光從空氣中劈砍下來,刀刀刺破了道恩的身體。四面八方而來的劍刃在道恩身體上留下了血紅的傷痕,吳用黑色的身影重新出現在愛麗絲旁邊,背對著道恩,緩緩將刀刃插在刀鞘之中,道恩還沒覺得疼痛,身體便在一瞬間爆炸開了。

    啪!四分五裂炸開的尸體在空氣中飛快的燃燒成為了灰燼,吳用側頭瞥了愛麗絲一眼,金發碧眼的小姑娘哀愁的低下了眼眸,生命沙漏中的希爾頓侯爵也凝固在那里,呆呆的看著這一切。

    “不知閣下的劍術,師從何人?”優雅卻有些生硬的中文在耳旁響起,吳用揮刀護在愛麗絲身前,警惕的目光掃向一處位置。角落小樹林的深處,一個男人正雙手抱肩依靠在樹干上,這個人是誰?沒有血族的陰暗,沒有圣殿的光明,卻也沒有人類的腐朽。

    眼前的人,一身紫衣,頭也也是漂亮的紫色,簡單的馬尾長發散在后腰,他消瘦頗有些俊俏的臉帶著一絲笑意的盯著吳用,“在下很佩服閣下的劍術,請問,先生也是日本人嗎?”

    “不,親人是。”吳用平靜的盯著這個散發著危險氣息的神秘男子,“不知道閣下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在下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在下小次郎,來自日本神戶。”他手中的武士刀極長,與他人齊高,紫色的刀鞘紫色的刀柄,那刀刃,咋一看是雪白的,細細一看,卻也是紫色的。

    小次郎手中七尺長刀斜側在地面上,一雙細長的眼睛緊緊盯著吳用,“在下只為圣杯的藏寶圖而來。”“那么我想你找錯人了。”吳用搖搖頭,“藏寶圖已經不在希爾頓侯爵家族中了。”

    “如果說,在下不信呢?”小次郎抬起了他的武士刀,七尺長的刀斜在地面上,有股刺人的殺氣,“奉勸閣下盡快交出藏寶圖,不然……”

    還沒等他說完,吳用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小次郎消瘦的臉上猛然露出一絲興奮的笑容,退后一步雙手舉劍護在身前,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他抵擋住了吳用的猛烈一刀。

    與高手過招無疑是興奮的。小次郎充滿了斗志和興奮,修長的刀跟隨著修長的身影揮灑著劍光,紫色的刀光每次閃過,都有一種能吞噬人的龐然殺氣。

    這是一個勁敵!吳用心中升起了不安,繼路西法之后又出現了一個神秘又危險的家伙,這個日本武士身上帶著清雅,但每次舉刀,身上卻纏繞著濃濃的死氣。若不是手下砍殺過千百人,是不可能有這般氣勢的。這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來歷!

    七尺長的武士刀在別人手里會顯得很笨重,但是在小次郎手指下卻顯得游刃有余,他輕松的揮砍出一刀,吳用剛剛后退一步閃避開,第二刀就已經緊跟著撕咬了上來。

    咋看吳用和小次郎之間對抗了多回,但是吳用知道,自己總是處于被動的下風,連攻擊的機會都沒有。

    銀色的刀與紫色的刀相撞摩擦出火花,這時候,小次郎卻一收力,身子回轉一下,長刀猛地換出一個半圓然后劃破了吳用的腹部。

    還沒來得及反應,吳用便看見這紫色的長刀又緊跟著刺穿了自己的胸腔,傷口在疼痛的灼燒,吳用皺著眉頭一聲不吭的半蹲在地上。小次郎斯文的臉上露出一絲可惜之色,“你的實戰經驗太少,動作遠遠跟不上你的意志。”

    紫色的刀入鞘,小次郎單手抓住吳用的腦袋把他壓在地上,一只手上下摸索,想要從他這里找些什么寶貝。

    流血的傷口正在緩緩焚燒,吳用疼痛的咳嗽了一聲,皺眉說道,“圣杯的藏寶圖,已經交給了路西法!你再怎么搜,也不可能有第二張。”

    “路西法?”小次郎臉上呆愣了一下,隨即瞇著眼睛掃向了愛麗絲。

    愛麗絲略微心寒的捧著生命沙漏呆愣在原地,并不精通于格斗的她顯得有些無力。小次郎瞧著這兩人確實不像是攜帶著藏寶圖的樣子,選擇相信了吳用的話,“可惡,浪費了太多時間了,早知道,我就應該去襲擊路西法!”

    小次郎竟然也知道路西法的存在,飛快站起身大步流星的走出去幾步,隨即想到了什么回頭看向吳用,他修長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我們還會再見的,希望下一次,閣下的劍術能夠有所突破。”

    吳用疼的說不出話來,胸口和腹部的傷口已經燃燒到最深層的骨頭了,所以,此刻只能豎起一根中指簡單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思想。

    小次郎笑著消失在眼前,愛麗絲這個時候,抱著生命沙漏踉蹌的走了上來,含著淚水的她,驚恐的捂住吳用這猙獰的傷口,說道,“你可不能死啊!拜托!你都已經幫助我走到了這一步,你為什么不能夠幫助我走的更遠呢!”

    吳用有些疲倦,張開嘴,卻沒什么力氣說話,只能用無神的眼睛盯著愛麗絲,指了指自己小拇指上的戒指。

    愛麗絲這個時候才發現,吳用竟然還佩帶著一枚儲物戒,這種東西珍貴稀少,就算她是侯爵的女兒,卻也從來沒機會擁有過。

    愛麗絲擦了擦眼眶里的淚水有了希望,“你的戒指里,難道有救命的東西嗎?”看著吳用虛弱的點了點頭,愛麗絲立刻伸出纖細的手指搭了上去。

    此刻吳用重傷能力大減,碰儲物戒這種事情,就只能靠她了。淡淡的黑霧彌漫在指尖,黑霧一閃而過的散去,愛麗絲飛快的從儲物戒里面摸出了一本書。

    瞧著搭在吳用胸口上的《潛藏戒律》,不用吳用提醒也知道這根本不是吳用想要的。手指搭在吳用的尾戒上接連不斷的摸索著,清道夫的胸徽、墨鏡、牙膏、還發臭的襪子……天啊,吳用這是有多糟踏這枚貴重的儲物戒啊!

    第五次,愛麗絲從吳用的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個器皿,眼神呆愣了一下,隨即愛麗絲臉色古怪撕開吳用的衣服,二話不說打開器皿將里面銀色的水倒在了吳用的傷口上。

    這肯定是吳用需要的東西,因為這是被圣殿祝福過的復活水,復活水雖然不能復活死人,但是在平時但凡有重要人物受傷,圣殿都會用這種復活水來為其消磨疼痛。

    銀色的水緩緩覆蓋在了吳用的傷口上,瞧著這水慢慢滲透在吳用可怕的傷口里,愛麗絲松了一口氣,有些狼狽的蹲在地上將地上所有揀出來的東西又扔回了戒指里面,哦,那腳底發黑的白襪子是個例外。

    “如果不是我在三年前搶過圣殿的復活水還有香蕉,恐怕我今天就死定了。”傷口的疼痛正緩緩消逝,吳用閉著眼睛疲倦的躺在地上。

    愛麗絲輕笑,眼神復雜的瞥了一眼這個拯救了自己家族的男人,嘆了一口氣,也跟著躺在了他身邊,“如果你死了,我會將你厚葬的!”“我可不想死。”吳用瞇著眼睛,元氣大傷的他只想好好睡一覺,“打電話讓你保鏢來接我們吧。”“好。”

    兩個人畢竟不能就這樣一直躺在馬路上,愛麗絲攙扶著吳用來到了里面的小樹林避人耳目。吳用靠在樹干上,歪著腦袋說道,“那個小次郎很厲害,恐怕都能與路西法一戰,圣杯,果然吸引著世間各種高手的青睞。”

    愛麗絲靜靜的坐在吳用身邊,低頭把玩著側臉一縷金色的秀發,她悲嘆道,“把責任……都推給……道恩·希爾頓吧。”“我也是這么想的。”吳用瞇著眼睛小心翼翼的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卻不小心靠在了愛麗絲瘦弱的肩膀上。

    “這種人完全不值得留念和維護了,你大義滅親才是最最正確的。而且說實話,你們家族弄丟了圣杯的藏寶圖,若我是氏族長老,早就氣急敗壞弄死你們全家了!”

    “胡說八道!”任由吳用半個身子依靠在自己身上,愛麗絲想到哥哥的種種,仍然不免心情復雜的感嘆,“也怪我,當初不征求他的意見太過獨立。”

    “沒有用的,他這種人,早晚有一天會有和你撕破臉皮的時候。”吳用閉著眼睛嗅著愛麗絲身上的清香,情不自禁的聞道,“什么牌的香水?”愛麗絲小巧的腮上閃過一朵紅云,害羞的瞥了吳用一眼,故作鎮定的理順一律金發,回答道,“嗯……海飛絲的。”“什么?原來你用的是洗發水啊!不過怎么那么香?”

    愛麗絲羞澀的咬著櫻唇翻了一個白眼,這個家伙真是個木頭腦袋。

    “兩位,在這里野戰可太大膽了點哦。”一個嬌媚的聲音在身后響起,愛麗絲緊張的紅著臉頰剛想要反駁,吳用卻猛地睜開眼,翻身跳起,手中的銀色武士刀已經劈砍了上去。

    咔!一截樹枝掉落在地,沒能砍中對方的吳用被一拳轟倒在地,一陣香風襲來,女人坐在吳用身上,一只手還緊緊掐著他的脖子。

    吳用冷冷的仰視著對方,紅色短裙里那抹黑色蕾絲內褲,錯不了了,肯定是唐伊人!

    白皙的瓜子臉,精致的五官,妖嬈嫵媚的氣質,不是唐伊人還能是誰呢?她雙眸似笑非笑的盯著胯下的吳用,單手扼住對方的脖子,嬌柔的一甩這性感的波浪卷發,道,“看樣子你受了重傷,這一下,我可以用你和愛麗絲大小姐來領賞了。”

    若是身體無恙,吳用今天又怎么會被一個女人推翻在地。冷笑著看著這個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段,吳用質問道,“你第一天出現在我家中的時候,我就看出你有目的而來,說吧!是誰派遣你來的!”

    “你既然這么聰明,又怎么會不知道我是被誰派來的呢?”唐伊人輕笑著拍了拍吳用的臉蛋,“正是愛麗絲大小姐的兄長,道恩·希爾頓。”

    “哈哈哈!”吳用發出一陣嘲笑的聲音,瞇著眼睛瞧著這個女上位姿勢的美女,緩緩說道,“那么你知道他現在在哪里嗎?”

    唐伊人收斂起了自己的得意風姿,不動聲色的瞥了下吳用和愛麗絲的神色,她眉頭一挑有些不安,“死了?”“你覺得,在整個燕南,有哪個血族能抵擋得住我的廝殺。”吳用冷笑,“怪不得!那一天你進我家門用美人計千方百計想拖延我去希爾頓侯爵的別墅,后者我剛出門就遇到了襲擊,不會跟你有什么關系吧?”

    “別傻了,我只是跟你開一個玩笑。”唐伊人臉上的表情轉變的很快,風和日麗,嫵媚溫柔,小心翼翼的把吳用攙扶起來讓他舒適的靠在這樹干上,她輕笑著握著吳用的手,眨巴著漂亮動人的眼眸認真的說道,“我剛才只是開了一個玩笑,畢竟,我也沒做什么過分的事情不是嗎?”

    。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