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五百九十七章 尋找
    這個墻頭草真是有職業道德。吳用瞇著眼睛瞥了愛麗絲一眼,畢竟她現在是希爾頓侯爵家族唯一的話事人,這點事情,吳用是不會逾越的。

    “如果不是現在這為難的處境,你是沒有好果子吃的。”愛麗絲小巧的臉蛋上露出一絲嚴厲,“送我們安全回到別墅,你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

    “是,大小姐。”唐伊人恭恭敬敬的攙扶起吳用和愛麗絲,兩個人搭乘唐伊人的紅色奧迪a6,無憂趕到了家中。

    吳用疲憊的躺在客廳沙發上,愛麗絲派了兩名女傭來照顧他,然后孤身一人抱著生命沙漏趕往父親的房間。唐伊人小鳥依人的伺候在吳用左右,替他端來一杯熱茶,唐伊人小心翼翼的問道,“你覺得我真的能逃避罪責嗎?還有,道恩·希爾頓真的死了?”

    “他不死,就是我們兩個死了。”吳用并不想把過多的事情交代給唐伊人,冷眼斜了這個女人一眼道,“你倒是懂得見風使舵,大不了她責怪你的時候我替你說幾句好話。”

    “你真是一個好人。”唐伊人開心的摟著吳用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親,留下了一個粉紅的口紅印。

    希爾頓侯爵家族看起來表面和諧,但是道恩和愛麗絲的下人總會有一些暗中的較量,唐伊人很不幸,一開始就站在了道恩這邊,為其辦事策劃,倒也算是一個親信,如今道恩就這樣突然的消失在希爾頓侯爵家族,唐伊人要么逃命,要么只能投降認主。

    不喜歡吃苦漂泊的唐伊人毫無疑問選擇了后者,所以她此刻表現得比女傭還要勤快,不留余力的照顧著吳用,如白衣天使。

    緊閉的房間內,那棺材依然躺在黑暗之中。挪開棺材蓋,看著父親沉睡的身體,愛麗絲小心翼翼地將生命沙漏放在了他腦袋邊。

    為了迎接心愛的父親回歸,愛麗絲可是做足了功課,雙手虔誠的放在胸前,愛麗絲誠懇的念出咒語,“中婭之神,在沙漏還沒有到盡頭時,請讓沙漏中的生命重新綻放在這世間的大地上!讓生命與沙漏,解開契約,再不牽絆!”

    放在棺材內的生命沙漏照耀出無比刺眼的亮光,愛麗絲瞇著眼睛忐忑的跪在棺材前,與日月爭輝的明亮中,生命沙漏緩緩分離成為了上下兩半,那被關押在其中的靈魂,迫切熱望的進入了這具冰冷的身體里。

    沒過多久,身邊傳來了女傭恭敬的招呼聲。不用聽女傭口中‘老爺’這個詞匯,吳用也知道強恩·希爾頓蘇醒了,因為他能感覺到,別墅之內,有了一股嶄新又陌生的血族力量,內斂又沉穩。

    勉強的扶著胸口坐在沙發上,吳用看到了走在愛麗絲面前的強恩·希爾頓,看樣子他沐浴更衣過了,整潔沒有胡須的長臉硬朗,五官威嚴,身材魁梧的他邁動著穩健的步伐走上來,一身黑色睡袍的他雙眸銳利的掃了唐伊人一眼。

    唐伊人正恭恭敬敬的站在旁邊雙手放在身前,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目光從唐伊人身上挪開,強恩侯爵看向吳用,臉色立刻柔和了許多,露出一絲微笑,他走上來彎腰給了吳用一個熊抱,“我的女兒感謝有你的照顧!清道夫!你對我的家族有恩!你將是我希爾頓侯爵家中永遠的貴賓!”

    “侯爵言重了,這是我應做的事情。”吳用坐在沙發上又親切的與強恩侯爵握了握手,兩人惺惺相惜,雖第一次見面聊天,但是卻甚是知己。

    愛麗絲充滿感嘆的望著父親的背影,父親能夠回到這個家族,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瞥了眼在旁邊賠笑的唐伊人的嘴臉,愛麗絲微微皺眉,低聲說道,“你可以退下了,我不希望你再做出令我印象不好的事情。”

    唐伊人為人處事圓滑的,可硬可軟,在愛麗絲這個侯爵家族唯一繼承者面前,她乖巧的像是小貓一般,嫵媚又低調的一笑后,她迫不及待的轉身逃離了別墅。

    女傭在送上了熱茶之后就離開了客廳,方圓十幾平米內的客廳,只有吳用三人。強恩侯爵親切的握著女兒的手,思想還停留在之前的混亂之中。

    墮落天使路西法對圣杯的窺視……自私膽怯又荒唐的兒子……悲哀的嘆了一口氣,強恩侯爵臉上藏不住這憂愁的情緒,“我為希爾頓氏族保護圣杯已經幾百年了,沒想到最后還是出了差錯。”

    客廳里一片沉默,無論是愛麗絲還是李逸,都不好回話。寂靜了一小陣之后,強恩侯爵繼續說道,“愛麗絲,就將這一切責任推給我和你的哥哥吧,憑借我的身份和以往的功勛,我還能保住你和整個家族的。”

    愛麗絲想要提出什么異議,但是被智慧的父親搖頭制止了,“你不需要多說,我心意已定,以后我不在的日子,你就是家族的領導者,我會請求氏族長老將我的侯爵之位提前繼承給你的。”

    末了,強恩侯爵又看向李逸,銳利的目光真誠,“李逸先生,希望你能和我的女兒成為很好的朋友,之后的緣分,就隨你們發展了。”

    隨我們發展?這老頭子話里有話啊!李逸抿嘴一笑,點頭道,“愛麗絲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相信我們會談得來,另外,我還有一些事情想要詢問一下侯爵。”

    “關于圣杯嗎?”強恩侯爵看透了李逸的目的,欣慰一笑道,“你為了圣杯不落惡人之手而與路西法斗爭的勇氣我很欣賞。如果我與女兒的身份對換,恐怕我早已經妥協了。”

    “圣杯的藏寶圖,希爾頓氏族只有一張嗎?”李逸雙手放在大腿上,認真的注視著這位心情起伏的侯爵,“我不希望,路西法踩著我們的肩膀來征服世界。”

    “這些是氏族長老獨自跟我說過的機密,就連愛麗絲都不清楚。”欲言又止,強恩侯爵端著茶杯,還是毫不保留的回答了,“圣杯的傳說已經存在了萬年之久,遠在沒有人類和血族的年代,神魔曾經爆發過一次圣杯爭奪戰,而那史無前例的一次戰爭,幾乎讓神魔都滅絕,由此可知,圣杯的誘惑力是如何的巨大。”

    手指摩擦著青瓷茶杯的把手,強恩侯爵垂著眼角繼續說道,“圣杯的藏寶圖被分割成了三塊,當三張地圖匯集在一起,那附有神力的皮紙將會顯出圣杯的藏寶地,希爾頓氏族曾經在千年前的戰爭中撿拾到一份,而剩下的,其中一份一直下落不明,另一份,在五百年前被一個男人在加勒比海灣發現占為己喲了。”

    “誰?”李逸內心升起了巨大的興趣,強恩·希爾頓放下茶杯,眼神復雜,“就是今天,出現在你面前的日本武士,名為佐佐木小次郎。”“……”李逸驚愕的說不出話來,這么說,這個家伙已經存活上百年了?

    “但是,他不是吸血鬼,沒有血族那般長久的壽命,你怎么可能還認得出他?”李逸感覺活了這么久得自己仍舊不了解這個世界。強恩·希爾頓也是一揚嘴角苦笑道,“誰說不是呢?當年,我跟隨氏族長老帕克·希爾頓趕到了加勒比,當時神月氏族的長老以及恕瑞瑪部落的狼人也都到了現場想要爭奪那塊藏寶圖……”

    回憶著陳年舊事,哪怕是如今,強恩·希爾頓手指都有些畏懼的顫抖了下,“你能想象到當時的壯觀嗎?那個一身紫衣武士打扮、來歷不明的日本人,就那樣以一敵三,擊退了我們兩大血族長老和恕瑞瑪狼人部落的首領,帶走那張藏寶圖逃之夭夭!”

    李逸也不免一陣心寒,那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不是人類不是吸血鬼,也不屬于自己所知的任何一種勢力,“看來,我今天能擋住他十幾刀,也是一種能耐了。”“確實如此,你是個杰出青年。”強恩幽深的眼眸注視著李逸,“不過,年輕人不要鋒芒畢露,過剛易折。”

    “我明白的,希爾頓侯爵。”李逸帶著心中的震撼緩緩起身,“我休息得差不多了,是時候告辭了,兩位今天也勞累了一天,就不打擾你們休息了。”

    “清道夫,不需要這么客氣,瑪利亞,送上我特意準備的禮物。”強恩侯爵揮了揮手,角落的女傭邁著輕快的步伐走了上來,雙手恭敬奉上,這是一個劍匣,李逸相信,里面一定躺著一把無比貴重的武器。

    “我的靈魂雖然被困在生命沙漏之中,但是并不影響我的感知,你是一個喜歡用日本刀的年輕人,就是不清楚,這把武器你是否用的順手。”強恩親自打開劍匣,里面靜靜的躺著一把刀,黑色的刀柄黑色的刀鞘,靚麗的黑色,有一種優雅又冷酷的味道。

    這略有弧度的長刀類似但又不是武士刀,刀身修長形似禾苗,李逸知道,這是一把苗刀。

    強恩捧起這黑色的苗刀,臉上不禁露出一絲自豪之色,“當年倭寇來華夏犯亂,銀月部落的狼人也趁機入華侵襲我們血族。當年我還不是侯爵之身,只因殺敵有功領軍擊退了銀月部落的狼人,所以,希爾頓親王親自贈與我這把仿倭刀特制的苗刀,這可是用上百具狼人堅硬的牙齒制成的!并且,親王親自賜名為:狼牙!”

    親王?氏族中的一號人物,萬人之上的大人物,手里掌管著氏族中最高等的權利。親王也是二代吸血鬼之后多年來的直系子嗣,擁有悠長的年紀和龐大的力量。親王也只會將高位傳給自己的親生子嗣,以此來繼承傳播各氏族最純正的血液。

    被親王授予這樣的禮物,簡直就是一種榮耀,而且,還是用狼人的牙齒!

    狼人,最令人畏懼的就是他一身刀槍不入的身軀,殺死吸血鬼比殺死狼人要容易得多,而用百具狼人的尸體制成一把苗刀,更是要千錘百煉。李逸臉色凝重,抬起的手又趕緊放下了,刀未接,如此大禮,收下實在不妥。

    只是還沒等說話,強恩侯爵已經板著臉認真的盯著李逸,打斷了他,“你收下!你拯救了我和愛麗絲的性命,難道你覺得,我們兩個人不值得換這一把刀嗎?”

    李逸略有為難,也不矯情,恭恭敬敬的接過,手指握住刀柄使其刀刃微微出鞘,銀色的刀鋒,比屋內的燈泡更加奪目兩眼,好刀!“多謝侯爵!那么我就不客氣收下了!”李逸鞠了一躬,這時候,似乎有什么東西叮當一聲掉落在了地上,李逸低頭一看,是一個小巧的風鈴。

    紅色的繩子,白色的風鈴。這種東西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李逸好奇的撿起來,卻見強恩侯爵故作驚訝的說道,“咦?這是愛麗絲小時候的玩具,那紅繩是她親手編制的,那時候小丫頭喜歡看什么韓劇,然后就學來了這一手。”

    小女生喜歡這種東西并不為奇,哪怕對方是吸血鬼侯爵的女兒。

    “嗯,很漂亮!”李逸微笑著握在手中,風鈴沒巴掌大,而紅繩交錯纏繞在自己手心上,愛麗絲也蠻心靈手巧的。

    “喜歡就收下吧。”強恩微笑著注視著李逸,瞧著李逸喜愛的將風鈴懸在了狼牙的刀柄上,忍著笑意說道,“愛麗絲曾說過,這個風鈴將會保管一輩子,直至將它送給喜歡的男人,真奇怪,這風鈴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老家伙你坑我!李逸右眼皮跳動立刻尷尬的不得了,這時候才明白中計了的他慌忙瞥了愛麗絲一眼,明顯也被埋在鼓里的愛麗絲羞惱的拽了拽父親的衣袖。

    正想要責怪自作主張的父親,而這時候遇上李逸的目光,愛麗絲只能故作平靜的側過頭避開了眼神,只是,她那通紅可愛的臉蛋兒,深深的把她出賣了。

    東西都系上了,難道還要解下來還回去嗎?如果李逸這么做,這簡直就是打侯爵父女的臉。臉微熱,李逸狼狽的彎腰告辭,握著狼牙,一路上風鈴叮當作響,他逃一般的飛出了別墅!只留下一路好聽的鈴聲。

    “怪父親嗎?”強恩寵愛的握住了女兒的手,愛麗絲理順側臉一縷金色的長發,鼓著腮撅嘴低聲說道,“介意……不……不怪。”身為侯爵疼愛的女兒,她有權自己選擇對象,而不是玩什么糟糕的聯姻。只是,如果這個人是李逸,那么她是不會怪罪父親的。

    。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