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六百四十六章 狼人首領
    沒有哪個狼人部落敢明目張膽的成為社會和世界的焦點,不管是吸血鬼還是狼人,又或者是圣殿騎士,他們的行動都是低調隱秘的,而近藤部落的做法,無疑是瘋子!因為越被社會的視線關注,他們狼人的身份就越有可能泄漏。

    “原來是星選組組長,既然如此,那么我恭敬不如從命了。”吳用訕笑著上了車,在他眼中,s什么的才不在乎,只是,裝做普通人的吳用,還是要更加形象生動一些的。

    本田車內,吳用和近藤勇坐在一起,看著車窗外安靜的北海道街景,吳用偷偷瞥了近藤勇一眼,身為s星選組的大哥,他的身上卻沒有什么紋身,最起碼,暴露在衣服外的肌膚是沒有的。

    近藤勇領著吳用來到了一處掛著粉紅招牌的店內,這不是吳用上次來的地方,橫行北海道的星選組自然也不可能只靠一家店面吃飯。

    男人所謂的感激和回報通常都是這么簡單直接的。吳用坐下來,面前整個店里所有空閑的妹子都被叫到了吳用面前,碩大的豪華包間里,這幾十個女人把這里塞得滿滿的。近藤勇面色平靜的坐在一旁為吳用倒了一杯啤酒,然后說道,“柳生先生不要拘束,要幾個都不成問題,價格你也不需要擔心,完全免費。”

    如果我一個都不想要呢。吳用尷尬笑笑,這種事情是不道德滴。愛麗絲知道了,還不要手撕了自己!

    “那么就十四號和二十一號吧。”吳用選擇了兩種口味,一位是穿著情趣學生制服大約十的女孩,另一位是畫著煙熏妝成熟黑絲的高挑女人。

    近藤勇滿意的一笑,如果吳用自己吝嗇,那么他也會看不起吳用的,因為他會覺得對方是在看輕自己的心意。

    “那么柳生先生慢慢玩,如果困了,就去三樓休息吧。”近藤勇將一張門卡放在了茶幾上,起身正要告辭,吳用卻喊住了他,“近藤老大。”

    “柳生先生還有什么事情?”近藤勇回頭,濃眉大眼的他露出微笑,“盡管開口。”“既然我救了你的兄弟,那么你是不是應該答應我的一個要求呢?”吳用笑嘻嘻的喝了一口啤酒,兩名妹子已經坐了過來,吳用左擁右抱,翹著二郎腿甚是得意,“除非你不看重你兄弟的性命。”

    原來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家伙!近藤勇不悅的瞇起了眼睛,兇悍之色一閃而過,包間昏暗的燈光里,他向前一步,不屑的輕笑著問道,“那么柳生先生還有什么要求呢?”近藤勇并不是傻瓜和慈善家,他也有底線,如果吳用太過分,他并不介意將這位救命恩人直接丟進海里喂魚。

    “我久仰北海道雪溫泉這一特色,卻又不知道好的店家,如果可以,近藤老大能夠免費請我一次呢!”聽到吳用的話,近藤勇愣了愣,這個要求,比自己想象中的差遠了。

    “僅此而已?”“僅此而已。”對上吳用認真的眼神,近藤勇大笑起來,有意思!這個年輕人有意思!“沒問題!帶上你的兩位美女,我送柳生先生去最好的溫泉酒店!”

    “嗯?這兩位妹子就不用帶了吧?”吳用很尷尬,他提出這樣機智的要求,就是為了拜托這兩位風俗娘,誰知,近藤勇卻也是執著認真的主,“不可以!贈送給柳生先生的禮物!就是要完好的收下!”

    于是這般那般,吳用最后還是帶著兩名妹子抵達了一家叫做絕交溫泉的旅館。近藤勇還留下了專門的司機在這里等候吳用,之后他便請辭了,因為今晚北海道出現了圣殿騎士,這么嚴重的事情,近藤勇必須要深入討論的!

    溫泉旅館里兩名女子已經脫下了衣服,吳用背對著他們穿上浴袍,然后微笑著問道,“你們是第一次來這里嗎?”“是的,這里的溫泉很出名卻也很昂貴,這一次托柳生先生的福,我們才能在這里享受。”

    “不需要這么客氣,咦,你們看,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圓呢。”兩名女人赤身的躺在被窩里昏睡過去,吳用自己一個人穿著浴袍,淡定的獨自走入了溫泉。

    處在雪的包圍之中,吳用置身溫泉之內,看著這美麗純潔的雪景,愜意的伸了一個懶腰,這樣的環境,真是舒適呢。

    吳用并沒有久留,凌晨三點鐘,他便和近藤勇留下的司機離去了。司機也是一名狼人,不想暴露身份的吳用并沒有讓他直接送自己回家,而是停在了離家百米外的地方,然后自己獨自走了回去。

    清晨醒來,吳用看了一眼外面姣好的太陽,拉緊窗簾回到了沙發上,打開電視,他準備搜索一些十禁的日本綜藝節目。

    “圣殿騎士為什么會襲擊近藤部落呢?”露西亞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吳用微微皺眉,捧著血腥瑪麗說道,“你每一次出現能不能事先打個招呼,你總是這樣,當心我心臟受不了。”

    “哦?像你這樣脆弱的家伙,也敢自稱吸血鬼?”露西亞不以為意,說道,“在我印象之中,圣殿騎士一直窩在以色列,常達百年都沒有什么動靜了,為什么,這一次他會跑到日本,襲擊近藤部落?”

    “不只是日本,還有一部分人闖入了強恩希爾頓的別墅,有近十名保鏢被圣殿騎士殺害了。”吳用皺眉,晃了晃杯中鮮艷的血液,“圣殿的家伙們,在計劃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你只需要接近近藤勇,一切不都真相大白了嗎?星選組的組長,肯定知道這一切的緣由是什么。”露西亞的腔調里泛著困意,“而圣殿騎士踏入燕南的目的,我想沒有第二個了,肯定是為了圣杯。”

    “我可不相信近藤勇身上還有第四塊圣杯的碎片。”吳用搖頭,不信露西亞的話,這個女人,就知道坑自己。

    露西亞傳來一陣輕笑,“萬一傳說中的三張藏寶圖其實有四張呢?”“怎么可能?”“這是常識。”露西亞話沒說幾句就又沒了動靜,吳用盯著杯中紅艷艷的血,開始猶豫要不要以身試險。

    抱著圣杯碎片躲避著追查的吳用,難道還要惹禍上身主動投身進入狼窩?這一切,值不值呢?

    叮叮!手機突然傳來短信提示,吳用一看,是的。

    這時候,吳用才想起,那個可惡的路西法,以及在喏陽看到的末卡維家族的丑陋罪行。

    與取得了聯系,但結果卻令吳用很不滿意。第七團并沒有在約翰遜末卡維的碼頭上發現什么不恰當的事情。第七團已經返回巴黎各自準備開始新的任務,唯有一人,現在還負責著末卡維家族的事情,因為,這是安西審判官和富蘭克林審判官的命令。

    他們都相信著吳用和他傳來的證據,更何況吳用已經開口說出了路西法有可能與約翰遜末卡維勾結這樣的話,與吳用多方通話的富蘭克林和安西立人,更加看重此事了,只是一切,都應該在隱秘中調查。

    “我會留在喏陽密切關注約翰遜末卡維的,倒是你,什么時候回來?”被放了鴿子的自然是有些不爽的,“約翰遜末卡維現在日常行事都保持著警惕和小心,我有些難以下手。”

    “我很快就會回去的。”吳用并不相信路西法還會回到喏陽去,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等他從北海道離開,那么就會踏上前往喏陽的航班。

    “清道夫之中我唯一信任的只有了,調查團的那些家伙根本不可靠,所以,你一個人要注意安全,以性命為首。”富蘭克林交代著,而安西立人則說道,“不需要擔心,我派出的清道夫已經到達連大了,到時候你們匯合,我的人會協助你。”

    關于喏陽的話題討論到此,掛斷電話之后,吳用想了想,決定動身前往機場。畢竟,喏陽那邊約翰遜末卡維的事情更加重要一些。

    近藤勇這邊的事情也讓吳用有些在意,每一位被圣殿騎士襲擊的人背后,都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殺死他,也必定會獲得好處,這也是圣殿的行動方針。只是吳用,還是要以喏陽為主。

    北海道飛回喏陽的航班上,吳用重新戴上了那枚儲物戒,以吸血鬼的身份回歸!明亮的月光照亮喏陽的街道,七點多的夜晚是一個熱鬧的時間段,情侶幽會、家庭聚會也正是這個時候,孤身一人的吳用行走過繁華的街道,漆黑的身影深入一棟寂靜的建筑之中,敲響了404的房門。

    “什么人?”“是我。”簡單的對話,吳用便進入了這扇門內,見到了。穿著一件白襯衫黑西褲的面無表情的瞥了吳用一眼,坐回到沙發上,將茶幾上那一堆堆的文件往吳用面前一推。

    “上一次,我們清道夫不應該以那種身份光明正大的登場的,這么長時間以來,約翰遜末卡維根本沒有任何特殊的動向,我也沒法繼續深查下去。”

    “安西審判官的人什么時候到?”“電話里說,明天中午十二點。”“是嗎?”聽到的話,吳用抬手翻了翻這些被記錄下來的文字和照片。

    靠在沙發上,揉了揉金色的長卷發,目光之中盡是不屑,“如果沒有調查,根本無法想象這個約翰遜末卡維侯爵是有多么的狂妄。他喜好女色,經常出入酒吧獵艷人類女,甚至經常在道路上強奸過路漂亮的女子,不摧眠也不消除對方的記憶,簡直就是一個敗類!”

    吳用微微皺眉,看著照片之中在公園被約翰遜末卡維壓在身下哭泣的女子,冷聲問道,“就這樣的家伙,還不趕緊抓他交給審判官們”

    “你是想要抓住更大的罪證讓他以死謝罪,還是只想憑借這些小事,讓他只受點皮肉之苦?”橫了吳用一眼,“不要忘記他是什么身份!血族中的貴族,是末卡維瘋子氏族的侯爵,這樣的家伙,在被審判的時候,或多或少會有減輕的罪行的。”

    沒錯,必須盡快抓住約翰遜末卡維的那一條大尾巴,讓這樣違反戒律破壞世界和平的家伙去地獄!吳用握了握拳頭,從這些資料之中,約翰遜末卡維確實只是守著酒吧、家、碼頭這樣三點一線的生活,那么,自己曾經親眼所見的那些慘無人道的實驗,該怎么重新挖掘出來呢?

    “你留意過他的兒子嗎?”吳用想到了約翰遜末卡維那個囂張的兒子,他曾經想要襲擊過愛麗絲,不過被自己及時制止了。搖頭,有一絲好奇,“他的兒子也涉嫌參與此事嗎?”

    “我不知道,但是,他的兒子是一個廢物,從他身上獲取情報,可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吳用嘴角上揚,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這是你當初調戲愛麗絲的下場,“麻煩你調查他的兒子大衛末卡維,而我,則去碼頭一趟。”

    “你確定要這樣做?”整理了一下茶幾上的文件,說道,“碼頭現在可是日夜有值班的站崗,你去了,只會打草驚蛇罷了。”“不用擔心,一切盡在我掌控之中。”吳用披上黑色風衣,快步奪門離去。搖搖頭,解開西裝的袖口,快速操作著電腦,調查著關于大衛末卡維的資料。

    碼頭依然是那個碼頭,不過吳用來到的,卻是一處山頂,這里,是他曾經夜以繼日練劍的地方,同時也是

    吳用狼牙挑起腳下的一塊地皮,泥土掀起,露出了下面曾經被挖過的坑洞。這個偏僻無人的山峰,是萬里難尋殺人藏尸的好地方,吳用就知道,這些家伙的目標,是不會輕易變更的。

    看著坑中被埋藏著的不堪入目的尸首,吳用怒火中燒,果然,這慘無人道的實驗還在繼續著!彎下腰,仔細的盯著其中一具尸體看了看,憑這泥土和尸體的新鮮度來看,埋藏下這處尸首的時間應該不超過三天。

    那么下一次,他們應該會是什么時候再來呢?吳用站起身,眺望著腳下坑中漸漸腐爛著的七具尸體,他們應該得到一個賠償的機會。殺人償命,天經地義!而這件事情,就交給吳用來做了!11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