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說 >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 六百四十七章 速度飚車
    大衛末卡維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飆車黨,只是比起四輪跑車,這個少年更喜歡機車。x23us.就在吳用回來的第二天,約翰遜末卡維竟然搭乘飛機離開了華夏回到了美國。吳用和k商議,最終沒有緊跟約翰遜末卡維而去,而是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大衛末卡維和喏陽這個地盤上。

    每天晚上一有空,大衛末卡維就會和一幫狐朋狗友前往秋名山飚車,大衛末卡維更是憑借自己一輛改裝過的鈴木隼機車自封為車神,今天,吳用就要出場,和這個家伙緩緩接觸。

    月黑風高,一陣春風而過,k坐在這個山頭茂密的樹林之中,把玩著手中的一張黑色國王撲克,淡定的等候著所謂的埋尸人,只是不知道,那些從實驗室出來的家伙們,會什么時候上山呢。

    秋名山,這是喏陽一處偏僻的山丘公路,與日本某著名區域重名,所以,地方上的官員也很懂得利用這一點來擴大了人員流動量和收入,畢竟,向往秋名山的年輕人,可不僅僅是一兩個。

    夜晚的飆車活動定時定點,比以往冷清的秋名山要熱鬧百倍,正是因為這樣的流動量,所以警方對這種事情向來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飆車區域仍在秋名山,那么眾人就沒有被捕的危險。

    黑夜之中,秋名山下的停車場聚集著喜歡刺激的男女,他們或貧或富,但都有一顆追求速度與激情的內心。許多長腿高挑的女人也歡聚在其中沸騰尖叫著,更有不少女人穿著賽車服騎在機車上,以車手的身份準備新的比賽。

    如果有更簡單直接的方式,吳用恨不得立刻就捕捉住大衛末卡維然后逼問出他父親所有一切的陰謀,只是這樣子只會打草驚蛇罷了,只能用柔和方法的吳用,不得不先靠近大衛末卡維,然后再做打算。

    他站立在秋名山一處陰暗的山丘上,黑色的身影與黑夜融為一體,不被人發現的他用一雙可以夜視的眼眸搜索著那上百名的人群,終于,他看到了大衛末卡維。

    一身白色丹尼斯賽車服,正坐在那輛白色鈴木隼機車上與火辣妹子調侃著的家伙,不就是大衛末卡維嘛。

    鈴木隼,華夏因關稅的增長而變得昂貴,二十三萬的價格使得許多愛好者望而止步,大衛末卡維無疑是一個富二代,這點小錢是不會放在眼里的,那么,吳用現在需要一輛車。

    距離比賽還有一個小時,吳用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人的電話,“是李先生嗎?沒錯,我需要從你那里買一輛車。”

    戴著黑色頭盔,吳用穿著一身黑色鑲嵌著86號的賽車服,吳用慢轟著油門來到了人群之中,這秋名山腳下的停車場豪車遍布,各種1400cc或者600cc的排量,吳用這一輛350排量的,就顯得瘦弱很多了。

    并不引人注目的他去交了參加比賽的定金,今晚,一共有十四名參賽者,大衛末卡維自然在其中。

    大衛末卡維的車身之名還是頗具影響力的,他身邊無不是奉承搭訕的美女和賽車手,身為末卡維侯爵的兒子,他的保鏢隱藏在人群之中,靜靜的保護著少爺的安全,如果稍有異變,那么對方就會餓虎撲食的干倒襲擊者。

    如此重視自己的兒子,看樣子自己選擇對了入口,只要拿捏住大衛末卡維,關于約翰遜末卡維的一切,遲早都會被透露出來的。

    “比賽開始,請各就各位!”一聲令下,十四名賽車手緩緩聚集在起跑線上,吳用身邊,是各種機車悅耳的引擎轟鳴聲,他這輛小排量的機車,頓時顯得無比的渺小。

    他的兩側都是女性賽車手,而大衛末卡維的白色機車是在自己的斜前方。隨著一聲氣槍響起,十四輛機車轟鳴著,帶著油門的騷動,翹頭而去!

    吳用的身影一下子就被摔在了后面,看著大衛末卡維一飛沖天的背影,吳用面無表情的掛擋轟油門,儀表上的指針立刻到了紅區。嗡!胯下黑色的機車,緩緩朝著前方的機車超越而去。

    “鈴木隼上山了!鈴木隼遙遙領先!難道今天秋名山之神要拿下他的第四十七場連勝嗎?”“緊跟鈴木隼之后的是一輛川崎六眼,大排之間的戰爭,這些小排機車似乎沒有掙扎超越的機會!”

    “等等!一輛黑色不知型號的機車超越過了樸妮嘜選手的川崎忍者,那輛機車又超越了郭美梅的鈴木中r,等等!那輛穿著86號賽車服的黑色機車在入彎處連超五輛機車,成為了第九命!這一匹黑馬,似乎有崛起的雄心!”

    秋名山腳下的停車場內,這些觀看比賽的男男女女們聽著無線電里的時報,爆發出一陣又一陣的熱潮,機車和速度,就能讓他們達到**。

    吳用并不會依賴自己吸血鬼的力量,他將用一位普通人的身份,來完成這一次挑戰,他要讓大衛末卡維來仰望自己,不管是心懷敬佩還是仇視,只要大衛末卡維主動糾纏上自己,那么目的就達成了。

    約翰遜末卡維的兒子,自封為秋名山車神的他在今天第一次嘗試戰敗,那么心胸肯定寬廣不到哪里去的。

    吳用并不害怕自己的實力和他們會有懸殊。每一輛車都有極限,它再快,也只是鈴木隼。尤其是秋名山這么多急彎,大排車頭重拐彎角度小,每一次入彎,大排勢必要減速,而這個時候,就是吳用展現真正技術的時刻。

    “那輛黑色86號機車已經超過了黃龍600和川崎z800成為了第三名!天哪!不敢置信!今天的比賽上出現了一匹黑馬!這位咄咄緊逼的86號選手,能否追上鈴木隼和川崎六眼,成為今天的領先者呢?”

    “是誰?”空氣在耳旁呼嘯而過,大衛末卡維皺眉從后視鏡里看了一眼,果然,一輛不知型號的黑色機車闖入了自己的視線之中。怎么可能!自己這可是1400cc排量,平常就連600cc選手,都看不見自己的尾燈,為何這個家伙這么厲害!難道那輛車,是自主改裝的?

    大衛末卡維皺眉,毫不猶豫的握緊油門,朝著秋名山繼續飛去。前面就是五連發卡彎了,吳用一笑,看著前面的彎道,他緊緊貼著秋名山內側山壁,輪胎壓過排水渠,要是有一點點失誤,車子都會壓過路沿翻車的。

    “86做出了不可驚人的一幕!在最后這個五連發卡彎,他竟然緊貼內側用排水渠過彎!在這最起碼130的高速下,要是輪胎有一點打滑,都會引起車毀人亡的!”什么?大衛末卡維慌張之中看了一眼后視鏡,只見那輛黑色機車緊貼著自己的左側,摩托壓過排水渠轟鳴著從自己身邊側肩而過。

    簡直就是瘋子!大衛末卡維臉上露出了炙熱的微笑,因為,他可是瘋子的兒子!加足油門,這輛白色鈴木隼機車不要命的上升到了150的速度,甚至還在逐漸上升,在這種急彎,如果他沒能及時轉彎,恐怕車子會直接沖出欄桿摔死出去。

    “鈴木隼加速了!川崎六眼被甩在了第三名!86和鈴木隼現在并肩高速行駛!他們之間的優勝者到底會是誰呢!”

    大衛末卡維是不允許自己的車神之名被人搶去的,在這連綿不斷的急彎之中,大衛末卡維眼睛冒出興奮的火花,油門瘋狂的向下拉著,時速表猛漲,180、190、200、210,眼看著甩過了吳用,但是在入彎時,他又會落后吳用幾分。

    吳用駕駛著胯下的機車,在最后一個彎道猛加油門同時松開了左手,彈離合翹頭,吳用的機車瞬間從這個彎道猛沖出去。大衛末卡維駕駛著拐彎極慢的鈴木隼,不甘心看著那一輛機車的尾燈消失在自己眼前。

    “86贏了!”秋名山下的停車場一片沉默,隨即爆發出驚天的叫喊聲和歡呼!“86打破了秋名山記錄!一分十三秒!”“天哪!那位86的賽車手是誰!我要跟他回家!”“大衛竟然輸了,這怎么可能!”

    秋名山下亂哄哄的熱鬧非凡,在秋名山山頂,卻只有摩托單調的轟鳴。吳用將車子停在了路旁,依舊戴著頭盔,站在護欄旁靜靜等候著。

    鈴木隼的特有引擎飛快靠近,吳用回頭一看,大衛末卡維停下了車子扔掉了頭盔,一張臉上是被打敗了的懊惱又夾雜著一點興奮。

    “你是誰?”面對他的質問,吳用淡淡一笑,“這不重要,我只是來散心的。”大衛末卡維目光看向了旁邊那輛黑色的機車,“那是什么車?”

    “李先生的地平線。”吳用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車鑰匙,將它丟到了護欄外的山下,與此同時,停在那里的黑色機車,因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瞬間解體了。

    殼子斷裂,龍頭斷掉,排氣筒松懈,就連檔桿都裂成了兩節。看著爛在地上成為了廢品的機車,大衛末卡維還保持著驚愕,地平線是什么牌子?是華夏產的嗎?玩遍意大利、日本等機車的他,從來沒聽說過華夏還有這么一個強大的品牌。

    “我要跟你再比一場!”大衛末卡維自然是不可能服輸的,他冷冷的盯著吳用,說道,“下個禮拜,我在秋名山等你!”“不可能的。”吳用搖頭,“我只是心煩來散心罷了。我來喏陽,只是為了找我的妹妹。”

    “你有親人失蹤?很簡單!”自傲的大衛末卡維笑出了聲,在諾楊,憑借父親的勢力,找一個人就如同在自家的衣柜找內褲一樣簡單!“給我你妹妹的照片!我幫你找到她!然后,你就肯跟我比一場了吧?”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么見到我妹妹之后,比多少場都沒有問題!”戴著黑色頭盔的吳用側頭看向大衛末卡維,“我妹妹在喏陽打工,幾個月前一直都跟我有聯系,直到最近一個月前,她突然失蹤了,她緊急給我撥打的電話里,我只模糊聽出是幾個男人襲擊了她,還說什么碼頭之類的詞。我向警察報案他們卻不管,我想,我妹妹已經被丟進碼頭邊的大海喂魚了吧。”

    大衛末卡維愣了愣,他隱隱約約有一種預感,這事情似乎跟父親有關系,如果是真的,那么他還有機會能夠找到這個女人。“我幫你找到妹妹后,你就要跟我在秋名山再比賽一場。”大衛末卡維認真的伸出手指著吳用,“這個承諾,你答應嗎?”“我答應。”

    “很好,告訴我你的手機號和你妹妹的名字,我會聯系你的。”大衛末卡維拿出了手機。看著如此輕易上鉤的愚蠢家伙,吳用頭盔下露出了一個猥瑣的笑容,“我的妹妹,名字叫做高坂桐乃。”

    秋名山一別,吳用立刻回到了k的蝸居,k也早已經回來了,將腿放在茶幾上看著電影的他瞥了吳用一眼,說道,“今天山上并沒有出現那些從實驗室里出來的吸血鬼,你這邊進行的怎么樣了。”

    “我會等他的一個答復的。”吳用倒了一杯血腥瑪麗,舉著高腳杯露出一個微笑,“大衛末卡維與想象中的一樣,是一個不服輸的家伙,我間接給他透露了一些失蹤人的信息,我覺得他此刻正在與實驗室那邊聯系吧。”

    “接下來我們該怎么做?”k有些熱,解開了一顆扣子,抓了抓凌亂的金色卷發,“如果他發現并沒有這個虛擬的人物呢?”

    “那么在那之前,我們就已經找到實驗室并且破門而入了。”吳用將口袋之中一部備用的手機放在了茶幾上,“我還在進行錄音,發生在大衛末卡維身邊一切的談話,都被記錄了下來。大兄弟,這是二十一世紀。”

    k不以為意的瞇了瞇眼,拿起手機,打開了播放按鈕。“喬,你們那里有沒有一個叫做高坂桐乃的女人?”“少爺,你這不是說笑嗎?在我們實驗室的這些人類,都是從街道上搶來的,我們怎么可能認識,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的人,這些信息我們都是一概不知的。”

    “笨蛋,那你不會開口詢問嗎?這個女人對我很重要!”大衛末卡維的聲音有些氣憤,看樣子,他這個飆車族正迫不及待的要贏吳用一次。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