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魔劍江湖吟 > 第四章 人驢合一
    那五人或許是因為所要抓捕的是一個毫無武功的女子,所以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無痕遠遠跟著,他們絲毫沒有警覺。

    山路蜿蜒,月色在樹林中忽明忽暗。

    忽然,路旁閃出一個人來,與那五人竊竊低語。

    無痕不敢靠得太近,所以說的什么無法聽到。

    六人私語完畢,一起往林中深處走去。

    片刻,一座破廟出現在月色之下。

    六人立即散開,將破廟團團圍住。六柄鋼刀在月色下乏著寒光。

    無痕藏身于一株大樹之后,緊緊的盯著那座破廟。

    破廟里亮著微弱燈光,閃爍跳躍。

    無痕心想:這幾個人鬼鬼祟祟來抓一個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此時,兩人一腳踢開廟門,廟內傳出一聲女子的驚叫。

    無痕心中一緊,輕輕抽出背后的鐵劍。

    月色下,只見兩名漢子一左一右抓住一名女子走了出來。

    “放開我!你們這些魔鬼!放開我!”

    女子厲聲呼喝,拼命掙扎。

    可她一介弱女子,又不會絲毫武功,被兩個武功高強的漢子抓住,如何能掙扎得了?

    無痕遠遠看去,見那女子披散長發,一身潔白衣裙在月色下顯得格外顯眼。

    無痕心中打鼓,自己在藥仙谷練了十年的訓驢劍法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這幾個人。

    但他心里明白,只怕是不可能打得過的。

    幾名漢子押著那女子往這邊走來。

    無痕仿似看到了女子那美麗卻又充滿絕望的臉。

    他一咬牙,心中想道:“我反正是命不長久之人,今天既然讓我碰到了,就算我果真要死在這里,也要盡力救她出來!”

    決心一下,便緊緊盯著漸漸走近的那幾個人。

    那幾人抓了那女子,哪曾想在樹林中還埋伏有人?

    當他們走近時,無痕一劍無聲無息刺去!

    一名漢子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后腰中劍,倒在地上。

    另幾名漢子馬上驚覺,其中三名漢子揮刀砍向無痕。

    無痕長劍挺出,“叮叮叮”接連三聲,三柄鋼刀都被他一劍蕩開。

    三名漢子顯然吃了一驚,無痕也深感意外!

    無痕趁著那幾名漢子一愣的瞬間,長劍再次刺出。

    一名漢子揮刀磕向無痕的長劍,不料他長劍突然一轉,猛然改刺另一人。

    那人閃身后退,同時喊道:“你們先走!待我們解決了這小子!”

    押著白衣女子的兩名漢子答應一聲,拉著她往山下走去。

    “呃啊呃啊”

    突然,毛驢幾聲急促的叫喚聲傳來。

    那幾人猝不及防,被這叫聲嚇了一跳。

    然后,只見樹林中,那只小毛驢猛然沖了出來。

    來到那與無痕對峙的三名漢子前,猛然轉身。

    “噗呲”

    驢尾巴高高揚起,放了一個響響的、長長的驢子屁。

    三人驚愕之下,匆忙掩鼻。

    驢子叫喚著,甚是歡快。

    一名漢子惱怒萬分,揮刀便砍。

    毛驢突然后身跳起,兩只碗口粗的驢子蹄“啪”的一聲,一只踢中一名漢子的肚子,一只踢中另一名漢子的左臉,驢尾放下,掃中最后一名漢子的右臉。

    然后驢子撒腿便跑,跑得賊快。

    驢子精瘦,那揚腿一踢卻不輕。

    那被踢中左臉的漢子吐出一顆牙齒和一口鮮血,懵了。

    “這驢會功夫?!”

    一名漢子問。

    但沒人會相信,三個武林高手同時被一只賊瘦賊瘦的驢給踢了,還踢得不輕。

    三人惱怒,忘記了無痕,只想宰了那只驢,那只讓他們蒙受奇恥大辱的驢。

    然而,就這一瞬間,無痕已經躍上了驢背,手中鐵劍快如閃電般刺出!

    三人只覺得眼前一點寒光,三人分別中劍。

    毛驢叫喚一聲,如飛般奔去。

    押送白衣女子的兩名漢子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賊瘦的少年居然能一劍殺了三人。

    然而,不容他們多想,毛驢已經到了面前。

    鐵劍再次如閃電般刺出,一名漢子痛呼一聲,手腕中劍,手中鋼刀墜地。

    另一名漢子一驚,已經被無痕一腳踢來。

    他揮刀去擋,無痕突然彎腰伸手拉住白衣女子的手腕,提上驢背。

    小毛驢撒丫子就跑,憑這兩個漢子,如何能追得上這如飛而去的小毛驢?

    二人一驢在月色下一路疾奔。

    這小毛驢看似精瘦,馱著兩個人,奔跑起來,則是不遜于健馬。

    一口氣奔去十幾里,毛驢逐漸慢了下來。

    白衣女子終于脫險,原本緊繃的神經一下松懈下來。

    她被無痕緊緊的抱在胸前,心如鹿竄。

    她長發飄舞,拂在無痕的臉上,脖子間,癢癢的。

    鼻子中傳來一股淡淡的幽香。

    這幽香,與明月的相似,卻又完全不同。

    兩人呼吸可聞,白衣女子一動也不敢動,她沒有看到無痕的臉,也不知道自己身后緊緊抱住自己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當毛驢放緩腳步,她輕聲道:“可以放我下來了嗎?”

    無痕躍下驢背,瞪著一雙如暗夜星辰的眼睛,伸手將她扶下驢背。

    “剛才情形緊急,實在抱歉!”

    他有點不好意思,訕訕然說道。

    “你救了我,是我的恩人,怎么還向我道歉?”

    女子緩緩轉身,面對著無痕。

    月色之下,無痕只覺得眼前一亮。

    這女子看年齡,不過十四五歲,雖披散長發,卻也掩蓋不住她的秀麗。

    烏黑的頭發,隨意披散肩頭,直垂至腰。上面垂著流蘇,微風吹過,流蘇輕輕搖曳。

    白白凈凈的臉龐,柔柔細細的肌膚。雙眉修長如畫,雙眸閃爍如星。

    小小的鼻梁下有張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彎,似乎帶著點兒哀愁的笑意。

    整個面龐細致清麗,出塵脫俗,簡直不帶一絲一毫人間煙火味。

    穿著件白底綃花的衫子,潔白的長裙隨著她的一動而搖曳。

    無痕似是看得呆了。

    他看慣了明月之美,只覺得明月如同仙女一般,可眼前這少女,竟絲毫不遜色于明月。

    而這少女看著無痕,見他雖然精瘦如猴,但一張臉棱角分明,五官清秀。特別是那雙眼睛,大大的,亮如夜星,靈動異常。

    “小女子梅婉婷,承蒙少俠出手相救,感激不盡!敢問少俠,高姓大名?”

    無痕如夢驚醒,略顯尷尬的笑了笑。

    “我叫無痕,什么少俠不少俠的,聽著不自在。你叫我無痕便是!”

    梅婉婷神情平靜,根本不似剛剛經歷過一場劫難。

    “那些抓你的人是什么人,他們為何要抓你?”

    無痕很是好奇,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怎么會惹得這么多人來抓她,而且她又毫無武功。

    “他們是血月教派來的。“

    梅婉婷緩緩說道。

    “血月教?“

    無痕十幾年呆在藥仙谷,對外面的世界完全不知道。更別說這些江湖門派了。

    “嗯!”

    梅婉婷點頭繼續說道:“他們是為了一本書,一本武林中至高無上的內功心訣。”

    至高無上的內功心訣?

    聞言,無痕暗自搖頭。

    什么樣的內功心訣竟然讓他們連一個小女孩都不肯放過。

    “你的家人呢?他們為何棄你而不顧?”

    略一沉思,無痕問道。

    “死了,他們全都被殺死了。”

    無痕再次深深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弱女子,他無法想象,她究竟承受了怎樣的悲慟!

    “對不起,我……”

    梅婉婷輕輕搖頭。

    “沒事,若我不能承受,也早就死了。”

    無痕愣住。

    “那你可還有什么親友可以投靠?”

    “嶺南秦家,如今想來,我唯有去那里了!”

    她輕輕的舒了一口氣,語氣之中似有一絲無奈。

    無痕伸手欲要扶她騎上驢背,不想她自己緩緩爬了上去。

    姿勢雖然不甚優雅,但還是很平穩的坐在了驢背上。

    無痕緩緩收回了自己伸出的手,心中暗暗想道:“這姑娘好要強的個性!“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