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魔劍江湖吟 > 第三十七章 真相
    其中一熊道:”放心吧,恩公說不能拍你,我們就不拍你。只喝酒吃肉。“

    另一熊道:“對,沒有碰到恩公,冷摘星說拍誰就拍誰,現在見到恩公,恩公說拍誰,我們就拍誰。”

    岳柳山更是愕然。

    “恩公?于三竿?”

    雙熊同時指向于三竿,同時點頭。

    岳柳山這才放下手中紫金刀,心中平靜下來。

    “好!于前輩,漠北雙熊,無痕少俠,今天,酒肉管夠!”

    說罷,他也一旁坐下,喊道:“來人,酒肉只管上來!”

    無痕笑道:“難道岳莊主不想知道我們為什么而來?”

    岳柳山道:“不管為什么,翠柳山莊就在這里,你們若想要,只管拿去!只要能幫我殺了葛長江,給我女兒報仇,就算是岳柳山的項上人頭,也是拱手相送!”

    無痕差點被一口酒噎著,愕然瞪眼。

    “不對,剛才兩位熊兄說冷摘星讓你們拍誰你們就拍誰,我沒聽錯?”

    岳柳山忽然想起了雙熊的話。

    漠北雙熊點頭,無痕也點頭,只有于三竿在拼命灌酒。

    “你們不是葛長江找來的嗎?”

    雙熊搖頭,口中含著雞腿,說不出話。

    岳柳山心中一寒,似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但他還是不敢相信,岳陽這么大的風波,他和葛長江兩大梟雄居然讓一個外人玩弄于鼓掌之間!這要是真的,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冷摘星早就找來了漠北雙熊,此前,漠北雙熊便一直在摘星樓藏匿,直到這兩天,冷摘星才讓他們出來,說葛長江會找他們去拍一個人,拍昏了,賞一萬銀,拍死了,賞一千銀。這個人,就是岳莊主你!”

    無痕緩緩而言。雙熊猶自點頭。岳柳山心中震驚。

    “殺害你女兒的兇手并非葛長江所派,殺人滅口者便是冷摘星!他的彈指飛針確實厲害。我曾經潛入摘星樓,被他發現,差點被他飛針所傷。葛長江之所以對付你,就是受了他的挑撥,然后害死岳大小姐,先是栽贓于我,轉移視線。接著設計讓黑衣人前來山莊,故意暴露,本只想留下長江幫信物便撤退。不想于老前輩插手此事,他無奈之下,只得殺人滅口!岳莊主看到信物,矛頭自然指向長江幫,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冷摘星一手策劃并推動,其目的是什么,想必岳莊主現在已經清楚了!”

    無痕娓娓而談,說得條理清楚,這也是這些天在岳陽,受到于三竿無形的影響,逐漸由一個懵懂少年,成長成為一個心思縝密之人,根據自己所看到的,逐步推算而出。

    “可惜,葛長江的勢力無法抗衡翠柳山莊,而他的目的恐怕是為了讓岳莊主就范!于是,他就派出了漠北雙熊,這也是他最后的王牌!可惜,他千算萬算,卻怎么也算不到,于老前輩曾經有大恩于漠北雙熊!而且,這兩位兄弟雖然也貪財,但更重情義!見到昔日恩人,毫不猶豫便拋開利益,愿意聽從恩公指揮。這也是冷摘星唯一的敗筆。”

    岳柳山腦袋中逐漸清晰,他雖然心中一直被女兒之死的仇恨所充斥,但他并沒有失去理智!所以他能判斷出無痕的話是不是真話,是不是符合邏輯。

    結合冷摘星今天的表現,他清楚的知道,這就是真相!

    “事已至此,翠柳山莊再與長江幫斗下去,還有什么意義?”

    于三竿忽然緩緩說道,說話時,打了一個酒嗝,十分響亮。

    岳柳山眼中逐漸清明,沒有了悲涼和仇恨,逐漸恢復了以前的冷靜、沉著。

    “我要連夜上長江幫,這事情,必須讓葛長江清楚!沒有我們兩家聯手,長江幫、翠柳山莊將徹底從岳陽消失!”

    他沉聲說道,說完,仰頭喝了一碗酒。

    “好!岳莊主,你若信得過我無痕,我便與兩位熊兄一起陪同岳莊主,去一趟君山!”

    岳柳山起身沖著無痕抱拳道:“無痕少俠,岳某對你屢屢誤會,屢屢惡言相向,可少俠不但不記恨,還以德報怨!想想岳某昨日之所為,看看少俠今日之所行,岳某不但感慨萬分,更是慚愧萬分!若不是少俠,岳某尚蒙在鼓里,與長江幫無故拼殺,實在可笑!少俠如此胸襟,雖小小年紀,天下能有幾人能及?待此事一了,岳某當自戕以謝岳陽百姓,以謝昔日所犯累累惡行!”

    “岳莊主何故如此!待我們解決好了紛爭,岳莊主從此善待岳陽百姓,也就是了!”

    無痕雙眸閃爍,語意誠懇。

    “好!岳陽來了少俠,岳陽幸甚,岳柳山幸甚,長江幫幸甚啊!江湖有少俠,則江湖幸甚,武林幸甚!”

    岳柳山說得自己都感動了,說完,一聲長嘆,只是這一聲嘆,是舒心的一嘆。

    夜色下,一艘小船載著岳柳山、無痕、漠北雙熊悄然來到君山。

    他們沒有潛入,而是大路行進。長江幫弟子想攔又不敢,一路跟隨。

    葛長江也聽到了稟告,未免詫異。

    他馬上召集幫中所有人,來到演武場等候。

    當他看到漠北雙熊時,深感意外。

    “葛幫主,難道你想讓我們站在外面和你說話?這不該是你長江幫的待客之道吧?”

    岳柳山平靜說道。

    葛長江發現他是空著手,并沒有帶紫金刀。

    葛長江輕輕一擺手,所有長江幫弟子齊刷刷退后,收回手中兵刃。

    “四位請!”

    幾人步入聚義廳,分賓主坐好。

    葛長江一直看著漠北雙熊,問道:”岳莊主,這是怎么回事啊?“

    岳柳山道:”葛幫主,你我都不算是傻子吧?“

    葛長江傲然道:”那是自然!“

    ”可就有人把我們當傻子耍了!而且耍得不輕!“

    葛長江愕然,他不相信,在這岳陽地界,居然有人敢把他葛長江、岳柳山當傻子耍。

    ”還是讓無痕少俠來說罷,岳某想想都心塞!“

    葛長江轉頭看向無痕,眼中盡是驚疑之色。

    ”葛幫主、岳莊主,岳陽今日之所以不太平,的確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瀾!從岳大小姐之死開始,到昨天漠北雙熊出現為止,葛幫主難道就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對嗎?為什么翠柳山莊一直將矛頭指向長江幫,為什么葛幫主一定要幾次前往翠柳山莊?“

    葛長江眼中的疑惑漸去,寒光乍現。

    ”漠北雙熊為什么突然出現在岳陽?而且這么爽快就答應幫你?“

    葛長江再笨,也明白了無痕話中的意思。

    ”冷摘星!“

    他猛然站起,忽然又道:“可他這么做,圖什么?”

    無痕一雙漆黑閃亮的雙眼中露出一絲神秘,咧嘴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那請問葛幫主,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翠柳山莊,又是圖什么?“

    葛長江一愣,繼而一揮手,讓廳內所有長江幫弟子退出去。

    ”這么說來,岳莊主手上果然有冷摘星想要的東西?“

    葛長江沉聲說道。

    岳柳山緩緩搖頭,說道:“葛幫主,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葛幫主總不會不懂吧?岳某雖然貪財,但更惜命!岳某在岳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我怎會蠢到去惹那燙手山芋?更何況,就算我想惹,恐怕也輪不到我岳柳山吧。葛幫主是將我岳某人看得過高了,還是將天下武林看得太低了?”

    這一番話,倒是深有道理。葛長江心中信服了的。但貪欲是人之根本惰性,不到最后關頭,怎會輕言放棄?

    “若果真如葛幫主所想,我有冷摘星想要的東西,那他何必如此設計,還要害我女兒來激怒于我?只消兩邊放出消息,稍一挑撥,我們不一樣會拼得你死我活?”

    葛長江還是有點遲疑的問道:“這么說來,這一切,只是空穴來風?”

    “當然!冷摘星只是猜疑,并未證實!但他這人你是知道的,貪得無厭,心機深成!只要有半點消息,不論真假,他都會全力一試,不擇手段,弄個水落石出。”

    葛長江緩緩坐下,眼中神情轉為深邃,看向無痕。

    “兩位都是這岳陽地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如今卻讓冷摘星耍得團團轉。幾次拼殺,更是大傷元氣。此時二位若有稻草加身,恐怕亦如負萬斤!若想恢復岳陽昔日環境,長江幫與翠柳山莊應該聯合一起,對付摘星樓!只有將摘星樓趕出岳陽,岳陽就還是二位的!”

    無痕緩緩說道。

    “聯合?少俠說笑了!你讓我長江幫與翠柳山莊聯合?”

    “葛幫主,你認為翠柳山莊元氣大傷,已無再戰之能,是嗎?”

    無痕的眼中閃閃發光,緊緊盯著葛長江。

    “難道不是嗎?翠柳山莊如今能戰的不到二十人了吧?”

    葛長江又恢復了往日的倨傲。

    “那么請問葛幫主,長江幫能有幾人能戰?幾人能戰過岳莊主?幾人能戰過漠北雙熊?”

    無痕還是侃侃而談。

    歌唱幫眼中又顯驚異之色。

    “漠北雙熊?“

    漠北雙熊同時說道:”對,我們現在聽小猴兒的!“

    說話時,同時指向無痕。

    ”這么說,少俠也愿意幫助岳莊主?

    無痕輕輕點頭,說道:”我在岳陽幾次蒙冤,此事若不在我無痕手上弄個水落石出,來個徹底了結,我怎能離開岳陽!“

    葛長江緊緊盯著無痕,久久不語。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