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魔劍江湖吟 > 第四十六章 唐七的兄弟姐妹
    靜夜,月色如練。

    老道士一行便住在荷花鎮的荷花道觀中。

    無痕早就摸清楚了地方,他趁著夜色,悄然往道觀潛去。

    道觀的三清殿中,老道士端坐不動,雙目微閉,口中念念有詞。

    在其身后,供奉著上清、玉清、太清三位上人。

    荷花鎮所有望族代表恭恭敬敬的站成兩排,聆聽老道士嘴里吐出的不知是什么的經文。

    整個大殿中,除了老道士那含糊不清的”喃喃“聲,落針可聞。

    好半天,老道士才緩緩睜開眼睛。

    ”老神仙!“

    眾鄉紳恭敬施禮。

    ”上仙有言,感念荷塘鎮百姓一片虔誠,愿意化解這一場危厄,但需得在三日內,三牲獻祭。并獻祭童男童女一對,方能平息上仙之怒!始降甘霖。祭祀所需,我已經差人列出清單。各位施主都是這荷花鎮有名望族,為了這荷花鎮一方安寧,我想,各位施主定會全力以赴。第三日正午時,獻祭河神,可怠慢不得啊!"

    老道士的話斯條慢理,仿似是在頒下仙旨,神情肅穆,寶相莊嚴。

    所有鄉紳恭恭敬敬答應一聲,接過一名道童遞過的清單。

    “神仙也會索要財物?實在稀奇!”

    驀然,一個清澈的聲音自大殿外傳來,緊跟著,無痕悄然進了三清殿。

    眾人愕然回頭。

    老道士身旁的道童臉色一變,喝道:“妖孽,你居然敢闖我道觀?”

    看著似笑非笑,倚在大殿門旁的無痕,眾鄉紳也是紛紛喝道:“妖孽,你還嫌禍害得荷花鎮不夠么?”

    “這老道分明就是在裝神弄鬼,騙取你們錢財,你們居然心甘情愿上當?”

    無痕平靜說道。

    “胡說八道!老神仙面前,你一再放肆,你究竟是何居心?難道你果真是前來禍害我荷花鎮的妖孽不成?”

    一名鄉紳怒指無痕,另幾人趕緊跪下,沖著老道士連連磕頭。

    “老神仙息怒!老神仙可千萬別動怒啊!……”

    老道士霍然睜開雙眼,緩緩站起,看著無痕,說道:“無量天尊!大膽妖孽,幾番出言不遜,本座不與你來計較。但是,這幾天荷花鎮要大舉祭祀,豈能容你在此造次?識趣的話,快快離去,免得上仙降罪,禍及荷花鎮!”

    淡淡幾句話,幾名鄉紳立即怒目相向,看著無痕,連連揮手喝罵。

    若不是見他背負長劍,只怕要去動手推搡了。

    無痕見這些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相信自己所言,眼中閃過一道道閃亮的精光,有心調侃幾句,但知道現在這些人的心智已經被這老道士蒙蔽,說得再多,在他們耳中也是逆耳之言。

    于是他在心中輕嘆一聲,返身離去。

    眾人見他離去,終于送了一口氣,紛紛勸慰老道士不要生氣。

    當晚,唐七等人又成功的騙取了一戶人家,正在春風得意的時候,忽然又看到了無痕。

    無痕推開破廟的門,一臉微笑的看著目瞪口呆的唐七等人。

    “你……你……你怎么冤魂不散,老跟著……我們做什么?”

    唐七看到無痕那無邪的笑,心里發毛。

    可是,門口被無痕堵住,想要跑,已經沒有了路。

    “唐七兄,別緊張,我不是來分贓的。”

    無痕淡然道,他邊說邊走進了破廟。

    唐七心中直突突,緊張的看著無痕。

    “那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想要劫道,也不是真的想要坑蒙拐騙,更不是為了貪財。以前我對唐七兄多有誤會,實在不好意思。”

    無痕語意誠懇,唐七還是心中打鼓。

    “你都知道什么了?”

    無痕忽然露齒一笑,說道:“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唐七瞪著眼,說道:“那你還跟著我們做什么?”

    無痕道:“你不是很想幫這荷花鎮的百姓嗎?你不是想救濟他們嗎?你這樣做,杯水車薪,能救濟得了多少?況且,還有那么多的流浪兒,你照顧得過來嗎?”

    唐七聞言,神情黯然。

    “我什么也不會,第一次劫道還被你的驢踢,去騙點錢還老是被你發現,你說,你究竟是做什么的?”

    “其實,我也想幫荷花鎮的百姓,可惜我一個人,力量單薄,人微言輕,縱然有一千張嘴,也不能讓荷花鎮的百姓相信我啊。”

    唐七聞言,忽然“哈哈”笑道:我記起來了,你是妖孽!荷花鎮的人還想趕走你呢,誰會信你!“

    無痕看他笑得得意,輕笑道:”你不怕我這個妖孽?“

    唐七不屑的說道:“那老道士胡說八道的,唬唬荷花鎮的百姓還行,我唐七爺可是那么好唬的?他自己就是個騙子,還說你是妖孽,豈不是可笑!”

    無痕豎起大拇指,眼中清澈明亮的看著唐七,說道:”不錯,唐七爺,這荷花鎮總算還有一個清醒的!“

    另四名少年趕緊道:”我們也不信,我們只信唐七大哥!“

    無痕”哈哈“大笑,忽然神秘的說道:“我有一個好玩的事情,你們想不想玩?”

    “玩?”

    五人傻眼。這時候他居然說玩。

    無痕緩緩點頭,問道:“那個老道士是個騙子,是不是?”

    五人點頭。

    “而你們最恨這樣的騙子,是不是?”

    唐七點頭,四人搖頭。

    唐七瞪眼看著他們四個,眼中盡是質問之色。那四人一驚,趕緊點頭。

    “如果我們揭穿了那個老騙子,讓荷花鎮的老百姓不再受騙,是不是很好玩?”

    唐七不屑的看了一眼無痕,說道:“我才不要去趟那渾水!”

    無痕啞口,敢情和你們說半天都白說了?

    可要想勉強唐七,他也知道,唐七定然不會答應合作的。

    荷花鎮的祭祀準備工作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不少物品被運抵道觀。

    只是這童男童女成了難題。誰家孩子不是心頭肉?

    荷花鎮所有鄉紳聚集一起,緊急商量,最終決定,去流浪街騙兩個小孩來,騙不到就抓。

    鄉紳們帶著十幾名壯漢在流浪街上物色,流浪街的小孩全都怯怯的看著這些平日里絕不可能來這里的人,眼中充滿了疑惑與恐慌。

    唐七正慵懶的坐在長街上,和幾個小孩在閑聊嬉戲。

    “大善人發慈悲,要在這里挑選兩個小孩回去撫養,從此后,他們就不需要在這里流浪,連飯都吃不上!”

    一名漢子扯開鴨公嗓嚎啕著,引得所有的流浪兒都看去。

    流浪街的小孩終年流浪,過著食不果腹的日子,一旦有了**,便很難抵擋。

    很多小孩眼中難得的發亮,他們在瞪著眼,看誰怎么運氣這么好,被大善人看中了。

    以后他們也可以穿著光鮮的衣服,吃著他們做夢都想吃的熱面、饅頭,甚至還有肉。

    唐七緩緩站起,與那幾名少年一起,將所有小孩都往自己身后藏。

    他知道,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善人發善心,而是要找兩個替死鬼去獻祭河神。

    流浪兒的命不值錢,但那也是命。在唐七眼里,他們甚至比這些衣著光鮮的所謂善人還要金貴。

    這條街上,居住的也是些貧困的百姓,他們習慣了流浪街的混亂,也習慣了流浪兒那被人歧視、甚至厭棄的模樣。

    流浪兒眼中熱切期盼,期盼善人能看上自己,可唐七不讓,唐七如同一只老母雞般,將他們護在自己的身后。

    他緊張的看著那十幾個壯漢,心中打鼓。

    “唐七?難道你想與整個荷花鎮為敵?讓荷花鎮陷入萬劫不復之境?”

    一名鄉紳說道,看著唐七身后的幾個小孩。

    唐七冷冷的看著他們,忽然說道:“你家也有孩子,為什么不讓你家孩子去獻祭?”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

    在這荷花鎮,敢這樣和這些身份顯赫,有財有勢的鄉紳這樣說話的人,絕無僅有。

    可唐七無懼,他只是感到有點恐慌,害怕自己保護不了這些“弟弟妹妹”。

    “膽不小,竟然敢和老爺我這樣說話!唐七,平日里大家讓著你,可并不是怕你!今天這件事,關系重大,你以為你還能阻止得了?”

    “有我唐七在,你們誰也別想抓走他們!”

    唐七斬釘截鐵,這事他絕不會妥協。

    “那就由不得你了。”

    十幾名壯漢蜂擁而上,便要去抓唐七身后的小孩。

    唐七與那四名少年拼命阻攔,可他們瘦弱的身軀怎能抵擋這群如狼似虎的壯漢?

    四名少年很快便被打得鼻青臉腫,口鼻流血。

    唐七也是連連被打倒在地,在一片哭喊聲中,兩名不到八歲的小孩被兩名壯漢老鷹拎小雞一般抓起。

    唐七的眼中似乎要噴出血來,如果他此時手中有刀,他會不顧一切的沖上去捅想那些猙獰的壯漢。

    整條流浪街上的流浪兒哭喊著,唐七也哭喊著,瘋狂的追向那些壯漢。

    唐七這回是真急了,急得發瘋。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