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說 > 靈之歸處 > 第九章 大戰山精
    走了大概十幾分鐘,眼前的黑色霧氣慢慢散去,視野也開闊了起來。

    我已經走出了黑漆漆的毒瘴林,面前是一座高約三十米的山,在山腰處有一條瀑布,如一只水龍傾瀉而下。

    很詭異的是,這條瀑布泛著土色,好像混雜著大量的泥沙一樣。

    這樣的水里會有山蟹嗎?我心中滿是疑問,但還是決定前去一探究竟。

    灰蒙蒙的天空仿佛就壓在頭頂,讓人覺得呼吸都有些不暢。

    路邊墨黑色的樹葉,紅得滴血的花,這一切都太妖異了,我的心中不免攏上一層恐怖的壓抑。

    快步走到了瀑布墜落的山澗邊,我看到渾濁的水里全是一只只紅黑色的小螃蟹,它們正在急切地吞食著山澗中的泥沙,心中不禁一喜。

    哈哈,這么多的“誘餌”,還怕那山精不上鉤?

    “小乖乖們,嘗嘗我的‘九步醉’吧!”

    我把一個酒香濃郁的紅色藥丸,扔進了山澗的泥沙中,過了一會兒,那些吃了混有“九步醉”泥沙的小山蟹,就一個個都不動了。

    “山精,你運氣可真好,今天本仙姑請你吃‘醉蟹’!”我笑嘻嘻說著,轉身就向后面的山石走去。

    心中還頗為得意地暗嘆:吃了我的“九步醉”,就算神仙都得醉個三天三夜,何況一只小小的山精?

    現在萬事俱備,我只要等到天黑,山精吃了我特地準備的“醉蟹宴”醉倒,我再取之精魄就ok了。

    這里到處陰森森,鬼兮兮的,我也沒心情到處逛,就靠在一個隱蔽的巨石后面,閉目休息。

    也不知道那山精什么時候出來覓食,我得養足了精神逮它。

    “桀桀桀……”

    恍恍惚惚中,一陣刺耳的獰笑聲飄入我的耳中。

    我只覺得心上一慌,猛地驚醒,睜眼一看,天已經完全黑了,慘白的月亮掛在天空中,四周陰風陣陣,鬼影重重。

    “桀桀”的鬼笑聲越來越高亢,在山澗中不斷流轉回環。

    “轟!轟!”一下一下的巨響,震得地動山搖。

    山、精、來、了!

    我急忙從巨石后探出頭,看到一個高三尺多的人面單腳怪物,正一蹦一跳地向山澗走來。每蹦一下,那渾身黑黑的毛,都跟著上下抖動,刺耳的笑聲就是那東西發出來的。

    山精蹲在山澗邊,伸手從水里撈出山蟹,“咔吧咔吧”吃得津津有味。

    我也看得津津有味,就像看著自己砧板上的肉一樣:嘻嘻,山精啊,今天的醉蟹美味吧!多吃點兒,多吃點兒!嘿嘿!

    我想再往前走一點,看清楚些,誰知道腳下一滑,“啊——!”我慘叫一聲,就摔倒在地。

    山精聽到異響,快如閃電般蹦了過來,爪子般的大手就掐著我的脖子,將我從地上提了起來。

    什么叫樂極生悲,大概就是我這樣,自己正把人當肉看呢,誰知道轉眼就成了山精嘴邊的肉。

    我驚恐不已地瞪著面前的黑臉怪物,看到它也正好奇地打量著我,心中慌成一團。

    怎么辦?怎么辦?他不會想吃了我吧?

    剛這樣想,就聽到山精“嘖吧嘖吧”咂嘴的聲音,我嚇渾身發抖,顫聲求饒:“山,山精大哥,饒命啊!我……我只是路過,不小心打攪了你用餐,還請見諒……”

    山精赤紅的眼睛死死盯著我,“呼哧呼哧!”粗重而帶著腐臭的氣息噴在我的臉上。

    忽然山精裂開大嘴,又“桀桀”大笑起來。

    那像是死魚爛蝦,又像是死尸的氣味,鋪天蓋地地襲來。

    實在是太臭了!我急忙閉上眼,屏住了呼吸。

    “闖吾神山者,死——!桀桀桀……”

    山精恐怖笑聲帶出的氣浪,震得我的耳膜都快破了。

    我感覺自己像被塞入了絞肉機里,身上的肉和骨頭正被一點點攪碎。

    我撕心裂肺地哀嚎起來:“啊——!啊——!”

    眼睛、鼻子、耳朵、嘴里都溢出鮮血。

    痛,好痛!

    不該是這樣的結局,山精中了“九步醉”,它……它應該醉倒……

    我雙眼里不斷涌出血水,不甘而憤恨地瞪著面前的怪物,視線漸漸變得模糊,直到最后一絲光亮也消失了……

    看不見了,也聽不見了。

    我恐懼絕望地嚎叫:“不——要——!”

    而此刻,額頭正中,像被人用鑿子在一下一下鑿開,最后滅頂的痛楚襲來——

    “啊——!”

    我撕心裂肺地大吼著,感覺額頭上有一股滾燙的暖流射出。

    一道紫色的光,一下子打在了山精得意狂笑的臉上。

    “嗷——!”山精慘叫一聲,甩手丟開我,捂著滿是鮮血的臉,倉皇逃走了。

    我被摔到一旁的山澗中,我微微抬起頭,看著那頭怪物向毒瘴林逃去。

    額頭上又是一下劇痛,我吃力地抬起手摸在痛處,額間微微凸起一塊。

    我細細撫摸著,心中驚疑:這是什么啊?

    低頭看向水面,盈盈的波光中,倒映著一張滿是鮮血的猙獰臉龐。

    眼睛,額頭中間赫然多了一只眼睛。

    而那詭異的第三只眼,正一眨一眨地打量著我。

    “為什么多了一只眼?不——!這不是我。”我驚恐地大叫著,捂住額頭上的眼睛,從山澗中趔趄著爬上岸。

    “這就是你,你生下來就是一個怪物,所以你爹娘才不要你,把你拋棄了。”

    悠遠清冽的聲音夾在冰冷的夜風中,飄入了我的耳中,我感覺這個聲音有些熟悉,就下意識地轉頭,去尋那動聽聲音的主人。

    只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飄著一個身著月白色長衫的男子,

    慘白的月光灑在他孤清的身上,竟泛起淡淡縹緲的仙氣。

    我仔細地瞧著那個神秘的男人,我甚至可以看到夜風吹動他月白色長衫,吹亂他如墨的長發,卻唯獨看不清他的臉。

    我用力地揉了揉額間的第三只眼,可那張臉像是被濃霧遮住了一般,模模糊糊的。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看不清你的臉?”我懊惱又不解地問。

    “呵!”他不屑地冷哼一聲,淡淡道,“本王的臉豈是你這等低賤的怪物可以看的?”

    魂淡,連臉都沒有,你才是怪物,你全家都是怪物。我正無聲的腹誹。

    突然,那個男人忽地飄到了我的面前,手掐著我的下顎,用低沉的聲音命令我:“回去好好準備,明日子時,本王來迎娶你。”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