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說 > 靈之歸處 > 第五十章 躺著的生活
    看到趙霆曜滿臉的柔情,我感覺怪怪的,退后一步低下頭問:“你怎么也進來了?”

    “是你帶我進來的。”趙霆曜語氣認真地答。

    我凝眉仔細地想了想:“沒有啊!我是被阮寧蘭那鬼女人拽進來的。要是當時你在場,我肯定叫你救我,干嘛進……這里……”

    我憑什么叫人救我?這不把他當外人的話,說得我自己都尷尬得臉紅了。

    于是,不好意思地側過臉,懊惱地再次申明:“我可沒讓你進來,別賴我。”

    “我的信物上沾染了你的血氣,我就趕來了。”趙霆曜拉住我的一只手,好看的丹鳳眼里笑意盎然,“遇到危險,你能找我救你,本王甚為歡喜。”

    我知道這鬼王爺對我心懷不軌,但現在逃離阮寧蘭的掌控,才是第一要緊的事。

    反正在這游戲里,床單都和他滾過n次了,也不差撒撒嬌。

    這么想著,我就甩著他的手,柔聲問:“你真的會救我?”

    “救你可以,但有什么獎勵?”

    就知道這混蛋無利不起早,手不給你牽了。

    我抽回手,嘟著嘴不快地問:“你要什么獎勵?”

    “除了洞房生孩子啊!”不放心地白了他一眼,補充道。

    趙霆曜也不惱,依舊笑得滿面春風,又把我拽到懷里:“知道這幾天累著你了,生孩子的事,暫緩。”

    我嘴角抽了抽,憤憤不滿地抬頭瞪著他:“什么叫累著我了?馬丹的,你睡的是阮寧蘭那騷蹄子好么?到底是誰入戲太深?”

    “她眼里看到的是白英朗,而我的眼里看到的只是你。”

    趙霆曜漾著笑意的眼,緊緊地盯著我,瞧得我的心開始發慌,我想要逃,被他發現了。

    他輕輕捏住我的下顎,溫軟的唇貼了上來,我就這么傻傻的看著他,被他親著。

    “小傻子,閉眼。”帶著笑意的鼻息噴在了我的臉上,我在心里“哦”了一聲,就乖乖地閉上了眼。

    他的吻很柔很輕,不像以往總是帶著侵略性的,讓我抗拒。

    這輕柔而纏綿的吻,讓我感受到了被疼愛,感覺整個心都像被暖暖的風吹著一樣,很舒服,也不想結束。

    暈暈乎乎中,就聽他低聲地問:“和我在一起,給我生孩子,本王現在就帶你從這里出去。”

    心頭的柔情一下子散去,我揚頭看著他,冷笑著問:“呵呵,請問王爺,你這算是誘哄還是威脅?”

    “你覺得是什么便是什么?”趙霆曜臉上的溫柔頓時斂去,語氣也變得暴躁。

    “要是我不愿意呢?”

    他冷酷地答:“那就只能死在這個游戲里。”

    我從他懷里退出,臉上綻滿了笑意,傲然地昂著下巴道:“那很好。死了,你就不能逼著我生孩子了。”

    我“死也不給他生孩子”的話,成功地激怒了趙霆曜,他渾身的煞氣,像要把我撕碎了一般。

    “哎,要睡就趕緊睡,等我死了,就gameover!”我不屑地說著,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書房。

    在這場游戲中,我一直以為的阮寧蘭在幕后操縱,現在我敢確定是趙霆曜為了逼我就范的伎倆。

    現實生活中不能實現,就趁機把我囚禁在游戲里,隨便玩弄,真是惡心。

    這種憋屈而無能為力的感覺,讓我心里一陣的凄涼。

    阮寧蘭想拉我做墊背的,鬼王爺又不肯放過我,就算大師兄本事再大,這次我估計也難逃一死。

    有句話說:生活就像是強叉,如果不能反抗,那就躺著享受吧!

    我現在過的就是這種躺著的生活,我的身體被那鬼王爺哦哦叉叉,一開始我惡心得想死。

    現在看到那張魅惑勾人的臉,就安慰自己,權當自己票了,還是不用給錢的。

    我過得水深火熱,阮寧蘭那死鬼女人卻活得甜蜜。可我知道她也快活不多久了,要是一直這么幸福,她又怎么會變死鬼呢?

    白英朗是醫生上白班,阮寧蘭晚上在酒吧唱歌,兩人的時間產生了沖突。

    為了能天天膩在一起,阮寧蘭就辭去了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這段感情里。

    當白英朗成為她的全部,而她卻不是白英朗的全部時,阮寧蘭心中又開始患得患失。

    像白英朗這樣年輕英俊,前途無量的醫生,肯定會受到女醫生護士,甚至女患者的青睞。

    麗麗姐的一句:“你得讓人知道白英朗名草有主,讓那些狂蜂浪蝶早早斷了念想。”

    于是,阮寧蘭早早起床買菜做飯,準備了一份色香味俱全的愛心便當,想去醫院玩突襲。

    順便讓全醫院的人都知道,白英朗現在是她阮寧蘭的男人。

    阮寧蘭趕到醫院時,白英朗不在辦公室,他的同事說他吃飯去了,還好心地告訴阮寧蘭醫院餐廳的位置。

    阮寧蘭不想忙了一大早上才做好的愛心便當,就這么白費了,連忙向醫院餐廳趕去。

    走進餐廳,她遠遠就看到白英朗正在和幾個男同事,在談笑風生。

    她想給他一個驚喜,就悄悄走了過去……

    “白醫生還是你運氣好,找了一個長得和***一模一樣的女朋友,羨慕死我們了。”坐白英朗對面的男醫生沖著他豎起大拇指,語氣里全是羨慕。

    “也不算一模一樣,臉也就七八成像,身材嘛……差了點。”白英朗嘴角噙著笑,他淡然的語氣,就是最好的炫耀。

    另外一個男醫生賤兮兮地笑著問:“是不是玩起來也和***一樣……嗯,銷魂蝕骨?”

    忽然,對面男醫生側著的臉有些泛白,驚訝的聲調有些顫:“蒼,***……”

    白英朗夾著煙的手懸在煙灰缸上,剛想撣掉煙灰,聽到那人的叫聲,嚇得手一抖,煙就掉桌上了。

    他飛快地轉頭,看到阮寧蘭就站在他斜后面,嘴唇緊咬著,眼睛微紅的怔怔盯著他。

    “白醫生,我們先……先走了。”幾個男醫生和白英朗說著,就識相地跑了。

    白英朗站起身,慢慢走到阮寧蘭跟前,溫柔地對她笑著:“你怎么來了?”

    他伸手想去撥開阮寧蘭臉側的碎發,被她一把揮開。

    阮寧蘭雙手緊握成拳,氣惱地叫了一聲:“別碰我。”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