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非凡洪荒 > 《非凡洪荒》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 委屈
    卻是,這七名假圣被這絕望者當成了電池,用來為那近乎四十個天地雛形提供成長所需要的種種養分!

    這些假圣別看在這絕望者面前是如此弱小,但事實上,當初這絕望者在上一層天地之中幫助世界蛻變的時候也不過就是這個層次而已。

    為天地雛形蛻變提供養分,對于他們這個層次的存在來說,當真是半點壓力都沒有。

    若是這絕望者自己來提供動這些養分的話,哪怕是將近四十個天地雛形,他也不會感受到太多的壓力。

    但,奈何,這個世界本身對他并不友好。

    若是以他自身提供養分培養起來的天地來融入這個世界,怕是會節外生枝。反而是造成一些本不該有的意外。

    所以,雖然這樣做會麻煩一點,但他終究還是沒有選擇自己來為這些天地雛形提供養分,而是選擇將那七名假圣當成電池,利用他們的假圣本質來為這些天地雛形提供養分。

    雖然,這樣做到最后極有可能讓他們七人在最后蛻變之后的天地之中獲得超乎想象的權限,算是將他的功績占為己有,但他依然是義無反顧的這樣做了。

    畢竟,對他來說,他想要的卻并不是這個世界,乃至最后蛻變為天地之后的權限,他所想要的,只是消除這世界本質上對于那超脫韻味的排斥,抓住那些不可思議強者超脫之時留下的那些韻味,進而超脫而出……

    目的的不同使得他能夠這樣灑脫都將這些功績交給這些假圣。

    這七名假圣被時空所凝固在中央,本身的意識卻不受任何限制,依然是能夠自由思考。

    在這時候他們面對著這絕望者的行為,心中卻并沒有半點感激,而只覺得難以形容的屈辱。

    因為,作為本該至高無上的假圣,他們卻硬是被當成了電池……

    這種事情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都足以人感覺屈辱。

    在他們的支持之下,那近乎四十個天地雛形每時每刻都在蛻變著,那種天地演化的景象甚至漸漸的吸引了那七名假圣的注意,使得他們漸漸忘記了那種被當成電池的屈辱,全神投注在那些天地雛形之上,關注著那些天地雛形漸漸膨脹演化為天地的整個過程。

    天地演化的過程之中蘊藏了無盡的奧妙,哪怕只是領悟一絲半毫,都能夠給假圣級數的存在帶來無法想象的收獲了。

    這時候,他們七人除了領悟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任何可做的,自然更不可能放過這近乎四十方天地演化的過程之中所透出來的那無窮玄奧了。

    隨著對那近乎四十方天地演化過程的領悟,這七名假圣的道行境界也開始一點點的向前蠕動起來,漸漸的打破了原本的桎梏,向著一個他們原本夢寐以求的境界不斷的攀升……

    這一處世界核心隨著變得平靜下來。

    時光流逝,不知不覺已是百萬年之久。

    失去了假圣的鎮壓之后,這個世界的形勢最開始還沒有什么變化,但隨著假圣失蹤的消息漸漸的泄露出來,整個世界之中的修士自然便開始蠢蠢欲動。

    最開始還只是種種試探,之后在發現假圣真的徹底消失,原本的次強者已經變成最強者之后,他們那里還會客氣?

    卻是開始爭權奪利,讓這原本還算平靜的世界變得極為混亂起來。

    經歷了百萬年的發展,現如今,這整個世界的形勢和當初已經是完全不同,整個世界幾乎籠罩在一種濃郁的煞氣之中,到處都是殺戮,到處都是爭斗,到處都是混亂。

    而世界之中的國度,卻是要比起百萬年之前要多上千百倍以上。

    原本統一的種種國度,現如今都已經化作無數諸侯割據的形勢,整個世界,完全就是一副亂世的場景。

    而在修行界,那爭斗更是激烈。

    經歷了百萬年的發展,這個世界已經是又有了七名修士站在了這個世界的巔峰,取代了當初那七名假圣的位置。

    這世界本沒有什么必然會有七人站在世界巔峰,掌控世界權限的規矩的。

    只是因為很久以前開始,這世界便有著七名假圣存在,他們因為自身幾乎超越其他一切修士的實力自然站在了世界的巔峰,掌控了世界的一部分權限,這卻漸漸的讓眾生生出了莫名的感覺,覺得世界之上必然應該有七名最強者在掌控著一切……

    甚至,有些修士甚至會認為,正是因為那七名假圣獲得了那個位置,方才能夠成為假圣,方才能夠遠遠超越他們!

    因為這樣的觀念,在七名假圣消失之后,他們自然便會開始爭奪那七個位置。

    這些爭奪這七個位置的修士之中,有些是為了權勢,為了那至高無上的地位。有些是為了的權限,為了那掌控世界的權限。有些則是為了修行,為了那七個位置所能夠帶來的,道行境界的突破!

    而不管是什么想法,不管是怎樣的用意,他們對于那七個位置的爭奪都是全心全意的。

    這些爭奪七個巔峰位置的強者很顯然都沒有徹底凌駕于其他修士之上。換句話說,哪怕是有著一些修士能夠暫時的坐在那個位置上,暫時的凌駕于眾生之上,也不可能讓其他修士信服。

    而其他修士不信服,他們自然便不可能老老實實的遵從這個秩序。

    如此這般一來,自然便會反抗,反抗帶來混亂,從上而下,便造成了這整個世界的混亂……

    可以預料,再有一段時間,等到這個世界的混亂更進一步發展的話,不用多久,下一次的生滅輪回便會重新開啟了。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那絕望者心中有所察覺,但他對此卻是毫不在意,哪怕是這個世界陷入生滅輪回之中,對他來說,也已經是再無半點威脅了。

    甚至,若是世界陷入生滅輪回的話,對于這個世界融合天地,似乎也有著另一種幫助。

    說不定反而會讓這個世界對天地的融合變得更加順利。

    畢竟,在生滅輪回轉換的過程之中,這個世界將會覆滅再重生,而覆滅重生的過程,似乎就是融入天地的最好機會……

    相比之下,那七名假圣則不同,他們這時候被禁錮在那琥珀一般的凝固時空之中,甚至自身的力量都已經被全部用來充當電池提供給那近乎四十個天地雛形了。意識雖然依然能夠運轉,但卻也因為自身被禁錮而無法徹底發揮出來,能夠看到那近四十個天地雛形的演化,這都已經是這絕望者開恩了,又哪里能夠知道世界之外的變化?

    不過,雖然不知道,但他們終究是假圣,他們的超卓智慧使得他們的推演能力卻是絕對不凡,雖然無法親眼看到,卻依然能夠猜測出世界必然是發生了某種他們所不愿意看到的變化。

    因為這樣的緊迫感,他們卻是開始主動的激發自身的力量,去更好的當那電池,讓那近四十個天地雛形在這過程之中得到更多的養分,繼而演化得愈發的快速起來。

    因為他們這樣的主動幫助,那近四十個天地雛形卻是比原來縮減了許多時光便完成了演化。

    至少,其中一方天地的成型卻是提前了許多許多……

    在這時候,在距離當初這些假圣化作電池之后的一百一十萬年左右的時間,那近四十個天地雛形之中,卻終于有了一方終于徹底圓滿,從天地雛形,化作了一方粗陋不堪的天地!

    隨著那天地雛形徹底演化成功,一種難以言喻的波動開始從周圍的光芒海洋之中釋放出來,瘋狂的向著那一方天地匯聚而去。

    顯然的,這些世界的本能卻是能夠感覺到這一方天地對于這世界的好處。或者說,能夠對它有好處。在這時候卻是已經忍不住,哪怕是有著那絕望者的威脅存在,它也想要不顧一切的沖上前去將這天地徹底的占為己有!

    就在這時候,那絕望者也心生感應。

    當下抬手虛虛一罩,那一方天地便已經是被一層無形的屏障罩住,將外面那無邊光海所釋放出來的波動徹底的攔截在這屏障之外。

    “嗚嗚嗚嗚……”周圍傳來了這樣的聲響,似乎是憤怒,似乎是哀怨,似乎是悲傷,似乎是痛苦,似乎是絕望……

    這聲音充斥這一個世界核心時空,讓這整個時空之中的所有生靈,包括那絕望者,更包括那七名假圣。

    對于這種聲響,那絕望者自然是沒有多大的感覺,畢竟這只是這世界本能因為被阻止,被拒絕所產生的聲響而已。作為這世界之外誕生的強者,對于這樣的聲響,他怎么可能會有什么感覺?!

    只是,與他不同的,那七名假圣卻就完全不一樣了。

    在聽到這聲響的瞬間,這七名假圣便感覺自身好像是被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攢住自己的心神一般,只感覺心頭止不住的痛,自己一生當中所經歷的無數痛苦,絕望,哀怨,悲傷,憤怒,都在這個瞬間從自己的記憶深處被挖掘出來,并千百倍的加強……

    隨著這樣的變化,這些假圣的雙眼都慢慢變紅起來,體內的力量、威能,都開始變得混亂起來,瘋狂的沖擊周圍那將他們禁錮在其中的凝固時空,想要破開這時空,去幫助這個世界核心,去幫助這個世界!

    對于他們這樣的變化,那絕望者卻只是掃了一眼,便不再理會了。

    哪怕是變得瘋狂,變得不顧一切,但假圣就是假圣。

    作為假圣,相比于絕望者,哪怕是拼盡一切,也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威脅的。

    所以,哪怕是他們要毀滅自身來將自己的一切都釋放出來,也不可能沖破他所構筑的那凝固時空,不可能脫離他的禁錮。

    在這時候,他也沒有看那世界核心之中充斥的那些暴亂的光海一眼,這光海,對他來說,同樣是沒有多少威脅。

    此時此刻,他更多的注意力卻都是放在那一個剛剛成型的時空之上。

    這個時空之所以能夠更快成型,自然是因為那七名假圣在之前更多的將自身的力量注入這一方天地之中,使得它得到了更多的養分,最終方才能夠在成型速度之上超越其他眾多天地雛形,才能夠提前這么多年便成型。

    這絕望者仔細的感應著這一方天地,順手便將那些假圣留在這些天地之中的種種安排剔除,確定這天地再無任何隱患,其本質更已經是圓滿無瑕之后,方才直接放開了這天地之外的屏障,直接便將這天地露在周圍無盡的光海之中。

    隨著這天地露出來,那光海呼嘯著,瘋狂的沖向那天地,直接就將那天地給徹底淹沒了。

    只是,雖然那天地已經露出來了,但那天地表面卻依然有著一層屏障。

    那屏障雖然在量上不算太強,相比于世界核心的威能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但,在本質上,這屏障卻是遠遠凌駕于這世界核心之上!

    畢竟,這乃是一方天地的天地屏障!

    而這核心,卻不過是世界的核心而已。

    世界與天地本身便隔了一層,就像是豆腐和鋼鐵一般,雖然鋼鐵只是薄薄的一層,但豆腐再多,顯然也都只能在那鋼鐵上砸碎而已,除非量實在是多得逆天,否則卻是怎么都無法奈何那鋼鐵的。

    這時候,世界核心的力量就像是豆腐,那那天地屏障,就像是鋼鐵。

    雖然在量上,世界核心的力量多上無數,但在質地上,其終究相比于那天地屏障要差上許多,因此這時候卻根本難以動搖那天地屏障,更無法撕開天地屏障將那天地徹底吞噬了。

    那無盡的光芒在這天地周圍沖擊良久,感覺上似乎已經是將一切手段都用出來了,居然都無法對那天地屏障產生任何影響,無法將天地屏障徹底撕開。

    嗚嗚嗚的聲響隨著再度出現在這核心時空之中。

    只是,這一次這聲響之中充斥的卻已經是委屈與無奈了。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