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非凡洪荒 > 《非凡洪荒》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氣息
    【51途站www.lgrvzm.live

    距離悟道子從末法殿的異常之中回過神來,重新坐到那麒麟崖邊緣體悟那一億多時代渦旋的奧妙,時間已經過去了將近九百萬年之久。^

    經歷了這樣長的時間,整個麒麟崖之上的情況,已經是與當初完全不同。

    從那時代渦旋之中脫離出來的修士數量,因為每數百年就有一批,到如今,整體數量,已經足足增加到了數十萬之多。

    這數量之多,對于整個麒麟崖之上來說雖說是微不足道,但卻已經是讓當初勉強能夠形成的一個修行界終于將勉強兩個字完全摘掉,已經是真真正正的形成了一個完整的修行界。

    而經歷了這將近九百萬年之后,當初被悟道子懲罰來開辟一億洞府的那中央圣主,此時卻依然還在努力的開辟著洞府。

    事實上,對于一般修士而言,哪怕不是巔峰準圣,只是大成準圣,甚至中成準圣以下的修士,想要開辟一個洞府,都是一件極為簡單的事情。隨便的,幾個呼吸就能開辟一個。便是講究的,也只不過是數日,便能將這洞府開辟成功。

    但,那樣的洞府,卻是簡單的,獨立的洞府。

    這種洞府若是擺放在麒麟崖之上,和當初那些修士自己開辟的洞府又有什么區別?哪里還用得著悟道子讓中央圣主去開辟?

    中央圣主要開辟的洞府,顯然不可能是這樣的洞府。也不可能是這樣輕松便能開辟完成的。

    他所開辟的洞府,每一個都需要完全和麒麟崖融合為一。需要完全按照麒麟崖的性質去構筑,去精雕細琢,最終才能夠讓這洞府符合悟道子的要求,讓這洞府不單單不會影響麒麟崖的力量循環,甚至反而會生出促進作用。

    這樣的洞府,自然就不可能是短短的幾日,甚至幾個呼吸能夠開辟出來了。

    哪怕是這中央圣主乃是巔峰準圣,想要開辟出這樣的洞府出來,也需要數年之久才能夠做到。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將近九百萬年時間。中央圣主所開辟出來的洞府。也就只不過一百來萬座而已。比起當初悟道子所規定的一億洞府,卻只是大概相當于百分之一而已,想要真正的將這懲罰結束,怕是還得要八億多將近九億年方才可以做到。

    不過。雖說他只是開辟出一百來萬座洞府。但相對于這麒麟崖之上所存在的那數十萬修士來說。卻已經是綽綽有余了。

    此時此刻,整個麒麟崖之上的數十萬修士,盡皆是在那中央圣主所開辟的洞府之中居住。他們自己所開辟出來的。與這麒麟崖格格不入,甚至對麒麟崖的力量流轉有些影響的洞府,早已是被抹去,消除。

    整個麒麟崖的力量流轉循環由此變得無比的流暢,悟道子所能調動的力量,也由此而變得更強,掌控起來也變得更加的靈動方便。

    若是有生靈在此時站在麒麟崖上方極高之處俯瞰整個麒麟崖,他便能夠發現,這整個麒麟崖看起來渾然一體,那上面存在的一切,哪怕是那些洞府,看起來都是在這麒麟崖當初誕生的時候便存在著的,完全和麒麟崖融合化一,沒有任何不自然之處。

    一整個數十萬人組成的修行界,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做同一件事。

    這數十萬修士,在現在留在洞府之中修行的,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甚至一半都沒有占到。

    其他的大部分的修士,或是在麒麟崖的某處自然景觀觀天悟道,或是彼此之間結伴游玩,或是在某處論道戰斗,或是聚集在一處交換有無。種種種種,組成了一個完整的修行界。

    就在此時,悟道子身上的氣息無遠弗近的覆蓋整個麒麟崖的瞬間,這數十萬修士,除了那寥寥數個巔峰準圣之外,其他所有修士盡皆是被這氣息壓迫得眼前一黑,直接毫無反應的便昏迷了過去。

    他們原本所在干的事情,自然無法干下去。

    好在這麒麟崖乃是悟道子的道場,其中并沒有什么能夠威脅到這些修士的危險之處,因此他們在此時忽然間昏迷過去,無法自主,卻也沒有什么修士因為這樣的變化而被什么險惡的自然給傷到甚至殺死。

    而那些巔峰準圣雖說沒有因為這樣無遠弗近的氣息壓迫而昏迷,卻也感覺極為不好受。

    那些在洞府之中的還好一點,能夠憑借和洞府融合為一的方式來抵擋這樣的氣息壓迫,面色雖不好看,但卻依然能夠保持鎮定。

    那些在洞府之外干著什么事情的巔峰準圣便倒了霉了。

    他們在那里,感受著周圍那鋪天蓋地,如同天地傾覆一般的恐怖壓迫,一時間根本無法動彈,整個人甚至只能微微顫抖,冷汗狂流,完全是失態了。

    “這就是那圣人門下的實力?!怎么可能這樣強大?!我和他都是巔峰準圣,乃是同一個境界,他怎么可能僅僅是不是針對我的氣息就讓我如此的狼狽?!”這個念頭,是在這些巔峰準圣心神意念之間所閃現出來的念頭。

    若是悟道子知曉他們的想法,定然是嗤之以鼻的。

    巔峰準圣雖說是一個境界,但其中卻也有著許多的劃分,他此時已經是達到了甚至能夠執行萬妖之祖的造圣計劃的巔峰中的巔峰,而這些巔峰準圣,卻只是剛剛邁入巔峰準圣而已。便是用一般的境界劃分之法,他們之間也是差了初成、小成、大成、巔峰這四個小境界啊。這樣的差距,有此時這樣的情況出現,那難道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

    不過,此時此刻,悟道子卻顯然沒有什么心思去在意他們。

    此時此刻的悟道子全心全意都放在眼前的羅帆身上!

    “你怎么可能這樣無聲無息的成就巔峰準圣?!怎么沒有任何異象出現?!”悟道子口中吐出這樣近乎歇斯底里的話語。

    他的氣息,雖是無遠弗近的籠罩住整個麒麟崖。但他本身的目標,卻是眼前的羅帆。是那一個讓他摸不著頭腦,忽然無聲無息之間便成就巔峰準圣的羅帆!

    若是他無遠弗近籠罩住整個麒麟崖之上的氣息乃是一的話,那么他罩向羅帆的氣息,就是萬!

    如此恐怖的氣息,已經足以讓時產生異變,在此時此刻,羅帆身體周圍的時空已經完全變了個模樣,變得好似天地間最為堅硬的物質一般,讓他每一次呼吸。每一次身體的顫動。都要耗費天大的力量才能夠做到。

    面對著這樣的,比起幅散到整個麒麟崖之上強上萬倍的氣息,羅帆的表現卻是比起那些巔峰準圣要好上無數倍。

    他此時面上神色沒有絲毫變化,依然是淡淡的笑著。看起來便好似那周圍足以改變時空。讓時空都凝滯住的氣息就只是春風拂面一般。

    “也不過是如此而已。”羅帆淡淡的笑道。

    此時此刻。悟道子所發出的氣息是如此的強大,如此的驚人,如此的恐怖。那種改變時空的威能,那種可以毀天滅地的神威,足以讓任何修士都心驚膽戰,無法自己。

    但,這樣的氣息對于羅帆來說,卻是那樣的脆弱,有著那樣多的疏漏。

    特別是,和他之前體悟了那么多年的,甚至能夠再造一個無窮無盡的符文虛空的那一股氣息來說,更是如此。

    面對著這樣的氣息,已經感悟過更玄妙的氣息不知多少萬年之久的羅帆怎么可能會有不可抵御的感覺出現?卻是一眼望過去,便知曉了這氣息的弱點所在。

    心中想著,他念頭微微一動,抬手向著前方輕輕一戳。

    剎那間,這一股足以改變時空,足以毀天滅地的氣息便好似豆腐組成的一般,至少,在羅帆身體周圍的這一部分氣息好似豆腐組成的一般,在剎那間便完全崩潰,完全消失,形成了一個氣息空洞,顯現出了一個羅帆周圍數十丈范圍的,氣息禁區。

    悟道子感覺到自己的氣息變化,不由得雙目圓睜。

    “你這是什么神通?!”他驚呼道。

    這樣的驚呼,讓他臉上那種近乎歇斯底里的神色變得愈發的明顯,不過,卻反而是讓他的心神變得稍稍平靜下來。恢復了一些理智。

    很顯然,之前的那變化,讓他想起了自己在數百萬年以前對那末法殿的體悟情況。此時此刻,羅帆這種輕描淡寫的動作,和當初相比是何等的相似。當初他也是這樣輕描淡寫的,好似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就直接讓那末法殿消失在自己的感應之中,讓自己只能看到影子而無法感應到其真相。

    “這不是什么神通,只不過是我看透了你的氣息而已。”羅帆搖搖頭,道。

    “氣息就是氣息,有什么看透沒看透的?”悟道子十分不屑的道。對他來說,氣息,便是氣息,任何人的氣息,都是天生的,其變化也都是自然產生的,其威能也是因為氣息的主人的實力強弱而自然產生的。

    這樣的氣息,他一般只是使用而已,卻是從來沒有對其進行研究。

    當然,他沒有對其進行研究,并非是他根的見知無法讓他對其進行研究,而是因為,他有著更多的東西來研究,因為他想要學習,想要體悟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這對氣息的體悟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對他道行境界的提升沒有絲毫作用的。

    再加上,這氣息便是研究透了又能怎樣?氣息就是氣息,哪怕是將其研究到絕對透徹,能夠知曉其中的一切奧妙,能夠明白其中的一切究竟又能如何?憑借氣息進行彼此的對戰,進行彼此之間的戰斗,那自然是沒問題的。

    但若是想要以這氣息作為戰斗手段來制敵致勝,那還不如施展什么其他神通來對敵來得方便。你的氣息再強,難道還能強得過圣人的神通?你有驚天的氣息壓過來,我不用擋。一個神通扔過去,你就得訕訕然的屈服,老老實實的使用正常的戰斗方法來戰斗!

    如此一來,他哪里可能會將自己寶貴的精力浪費在對這氣息的研究上面。

    正是因為如此原因,此時的悟道子對于羅帆的話語,卻是十分的不屑,認為羅帆乃是虛言欺騙與他。

    羅帆對于悟道子的話語,卻是不置可否。

    他可沒有義務教導悟道子氣息的妙用,更沒有義務告訴他,自己有著這樣的進步。其根本原因就在他所掌握的一件寶物上面的一縷氣息之上。

    這些事情。是圣人萬妖之祖的事情,關他個屁事。

    因此,羅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我說的你既然不信。那你就自己猜吧。”

    悟道子看著羅帆那淡定的表情。再度陷入了遲疑之中:“莫非。真的是他看透了我的氣息?不過這怎么可能?正常人哪里會去尋找氣息的破綻之處,直接用氣息反壓過來就可以了。若是他真的是看透我的氣息,那他定然就是腦袋出問題了。”

    他如此想著。神色變得平靜下來。

    氣息受阻,他并沒有馬上停止對付羅帆的想法,對他來說,羅帆現在的變化完全是超乎他的預料之外,若是沒有找到羅帆到底是為什么會有這種變化,他是怎么樣都不愿放棄的。

    既然是氣息無用,那他便不再使用氣息來試探對方。

    心念微微一動,那幅散開去,無遠弗近覆蓋整個麒麟崖,讓整個麒麟崖之上數十萬修士完全昏迷不醒,讓那幾名巔峰準圣抵擋得十分難熬的氣息便瞬間消失,直接被他完全收回自己的身體之中,好似從來不曾出現過一般。

    那些昏迷不醒的修士絕大多數都是大成準圣,只有一小部分乃是中成準圣,小成準圣,盡皆是對自身的意志掌控極為精準的存在。

    他們之前昏迷,只不過是被那強大的氣息忽然而來,一時間無法抵擋而已,此時此刻讓他們昏迷的氣息已經消失,他們瞬間便恢復過來,從那種昏迷之中直接清醒過來。

    在清醒過來之后,他們各自警惕無比,在剎那間將各自的神通,各自的法寶施展開來,牢牢的護住他們自身,護住他們的神魂,之后方才開始四處觀察周圍,看看到底是什么力量讓他們昏迷。

    當看清周圍之后,他們各自驚懼。

    因為他們發現,并不只是他們自己昏迷過去,而是所有人,他們所看到的,所感覺到的,所聽到的所有人都在之前那一瞬間完全昏迷過去。

    這樣的事實,對他們來說,簡直便是顛覆了他們的世界觀,讓他們只感覺自己是不是陷入了夢幻之中。

    作為準圣級別的存在,哪怕不是大成準圣,他們也絕不是普通的修士,絕不是一般的修士。他們本身很對于他們自身的時代來說,都是天之驕子,絕對是億萬修士都不能出一個的恐怖存在。

    這樣的存在,自然不可能是沒有自信的,自然不可能是意志脆弱的存在。

    他們對于自身的自信,讓他們無比的確信,這天地間有人能夠戰勝他們,這是肯定的,但絕對沒有人能夠輕松的戰勝他們,更絕對不會有人能夠在毫無聲息的情況下,讓他們毫無任何反抗能力的失去意識。

    但此時此刻,這樣的情況便是直接出現了,他們所有人,居然都是無聲無息的,便被某種不可思議,無跡可尋的力量弄得昏迷過去了。

    甚至,這種力量還破壞了他們對時間的感官,讓他們醒轉過來之后,感覺只是過去了一剎那而已,甚至感覺不到他們到底昏迷了多長時間。

    這樣的變化,比起單純讓他們昏迷更加難以想象,需要更大的力量,更強的威能。

    代表著,這讓他們昏迷的力量,必須是在一剎那間,將他們的所有威能,所有力量,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弄得停止工作下去。

    一旦有任何一個不穩,任何一點力量,任何一點意志沒有在瞬間昏迷,沒有在瞬間停止工作,他們便絕對不會有此時這樣的感覺,絕對不會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昏迷了多久。

    修士,畢竟不是普通人。

    對于普通人來說,他們能夠感覺到的記憶,就只不過是大腦里面的。但對于修士而言,他們的一切,他們的身體,他們的力量,他們的感知,他們的意志,他們的心神,甚至便是他們身體周圍沾染上他們氣息的物體,他們都能夠感覺到其中的記憶。

    在這樣的情況下,普通的昏迷,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相當于睡了一覺而已,在他們醒過來之后,依然能夠輕松無比的從自己的身體之上,從自己的力量之上,甚至從自己身體在周圍沾染上他們氣息的物體之上感覺到他們昏迷過程之中的記憶,感覺到他們昏迷這一段時間到底是過去多久,甚至若是感知敏銳的修士,甚至能夠牟取那里面的記憶,看到那他們昏迷這段時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情,種種情況的變化狀態。

    但這些,此時在這些修士身上卻都完全不存在。

    他們只感覺自己忽然間昏迷,再忽然間蘇醒,對于時間的感知,根本就完全消失了。不管是身體的記憶,力量的記憶,感知的記憶,乃至他們身體周圍沾染上他們氣息的物體的記憶,統統都沒有一絲半毫。(未完待續。)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lgrvzm.live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