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非凡洪荒 > 《非凡洪荒》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七章 不同路線
    感應著這島嶼的情況,羅帆的化身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他可以想象,這一層虛無海洋層之中的其他島嶼,應該也是類似的情況。

    如此這般一來,這些島嶼的主人,那些六劫強者到底是在這些島嶼上寄托了什么樣的修行目標?那些修行目標,與自己所寄托的修行目標,又有什么相同之處,什么不同之處?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羅帆少心中微動,感知瞬間釋放而出,直接將這整座島嶼覆蓋住。

    在這瞬間,這島嶼之中的眾多強者一個個的若有所覺,感覺似乎周圍出現了什么不同,似乎自己的某些秘密正在被某些存在查探一般。

    只是,羅帆的感知雖然并沒有太過隱蔽,但,因為他本身的境界已經是達到了七劫強者巔峰的級別,其層次已經是遠遠強于六劫強者級數的存在。所以,哪怕他并沒有專門隱蔽,而只是本能的不愿意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那些六劫強者也就已經盡皆難以感應他的感知了。

    因此,這時候,他們雖然能夠隱隱間感覺到似乎有著某種存在正在以某種他們所難以理解對方是窺視著他們的某些存在。但,他們卻也只能夠察覺到這些而已,更加具體的,那種查探來自何處,那種查探的目的是什么,等等等等,卻就不是他們所能夠知曉的了。

    “看來這里并不是久留之地。”這樣的想法出現在不知多少強者的心中。

    緊接著,一名名六劫強者開始陸陸續續的離開了這一座島嶼。

    畢竟,這一座島嶼乃是自由出入的,類似市場一般的島嶼。那眾多六劫強者之所以在這一座島嶼之中停留乃是因為這里讓他們感覺方便,感覺舒心……

    而現在,有著那種莫名的窺視存在,哪怕是他們不知道這窺視的來源,不明白,這窺視的目的,但光是這種感應,就已經足以壓下那種舒心方便的感覺了。

    所以,他們的選擇是什么,根本就不用多說。

    不用多少時間,這一座島嶼之上的六劫強者,便已經剩下寥數人而已了。

    這寥寥數人,要么是在這一座島嶼之中有著一些事情實在是走不開的,要么便是覺得這種窺視對自己來說是根本無所謂的,自己無不可對人言的那種修士。

    這種變化本該引起這島嶼主人的關注。

    但,這種關注卻并沒有出現。

    不管那些修士走了多少,哪怕是已經剩下寥寥數人依然停留在這里而已,這一座島嶼都像是沒有主人一般,沒有任何強者出來解決麻煩。

    這種情況,很顯然,這一座島嶼雖然的確有著主人,但那主人顯然并不在這里,也并沒有將這一座島嶼當成是自己關注的重點。

    唯有如此,才可能出現現在這種情況。

    對于這種情況,羅帆卻是并不在意。

    此時此刻,他連自身的感知都沒有進行什么隱蔽,只是單純的附加一個不希望這感知太過招搖的想法從而讓那些六劫強者難以追溯這感知的源頭而已。直接將這感知向著這島嶼深處不斷的滲透,由外而內的不斷剖析這一座島嶼的一切。

    包括這島嶼的時空結構,包括其中的規則法則的結構,包括其與這虛無海洋層之間的聯系……

    其中,最后一點顯然才是關鍵。

    畢竟,這樣的島嶼可以存在于任何一處位置。但,只有在這虛無海洋層之中方才能夠擁有修行效果。

    所以,這島嶼的真正秘密,顯然便應當是與虛無海洋層相關的方面。

    而其與虛無海洋層之間的聯系,顯然斌是重中之重。

    至于為何在這時候將體悟目標放在這種其他修士的島嶼之中,而不是放在自己那由三百六十五層世界所匯聚而成的那島嶼,原因自然是因為他的島嶼與其他修士的島嶼有著顯而易見的不同的緣故。

    因為他的島嶼與這種其他修士所構筑的島嶼有著如此巨大的區別,所以其他島嶼的玄妙對于他自身的島嶼與周圍虛無海洋層之間的相互作用所蘊含的奧妙將會有著極大的啟示作用。

    這一座島嶼對于自身秘密的防護卻是近乎沒有。

    羅帆的感知向著這島嶼深處滲透的過程之中,卻是根本半點阻力都感受不到。

    那感知輕輕松松的就已經滲透了這島嶼的最深處,剖開了其一切表象,直接看到了這島嶼真正的核心,看到了,這島嶼關鍵之中的關鍵。

    這關鍵,卻正是這島嶼與外界虛無海洋層之間的聯系。

    或者說,是兩者之間的,某種言語無法描述的交流!

    整座島嶼幾乎完全是圍繞著這種聯系而衍生出來的,這島嶼之中的一切規則法則,一切時間空間的,看似獨立,但追根究底,卻都能夠追溯到這種聯系之上。

    顯然,所有的一切,其實都可以說是為了這種聯系而存。

    那種無法用言語描述的交流,近似于諸天與虛無海洋之間的吞吐交流,每時每刻的,都有著某種存在不斷的從虛無海洋之中通過這種聯系進入這一座島嶼之中。同時,這島嶼之中也有著某種存在通過這聯系進入周圍的虛無海洋層之中!

    在這過程之中,這島嶼在每時每刻的發生著某種極為細微,又似乎極為關鍵的變化。

    隱隱間,好似變得更加的復雜,更加的自然,更加的玄奇,也更加的真實起來了……

    “更加自然,更加真實……”感受著這種聯系的作用,羅帆心中恍然間已經明白了什么。

    這島嶼與他的島嶼的不同,或許便如同修行道路的正行之路與逆行之路之間的差別!

    對于修行來說,正行之路是不斷匯聚一道有一道的觀念,最終在無數年之后,當匯聚的觀念真正圓滿,真正形成世界觀的時候,便能夠將修士推到真圣級數。而逆行之路,一開始便形成了一個獨特的世界觀,之后再通過一次又一次的修行,一次又一次的提升,一次又一次的完善,將這世界觀推進到完美級別,繼而將修士推到真圣級數。

    同樣的,這島嶼與羅帆構筑的島嶼,也是類似的差別。

    這島嶼乃是靠著無盡時光的堆積,靠著島嶼與周圍虛無海洋層之間的交流,一點點的將島嶼推進到真正的自然,真正的真實層次。

    靠著這種變化,讓修士能夠從中領悟一些諸天在這道尊之路第六層之中所發生的變化。

    而羅帆的島嶼卻完全不同,他卻是一開始便要先強行跨入這種自然,這種真實的層次。

    之后,再靠著與周圍虛無海洋層之間的交流,一點點的將這種自然,這種真實提升,完善,最終在耗費無數功夫之后,達到與其他島嶼同樣的效果。

    可以說,羅帆的島嶼與其他島嶼的目標都是相同的,只是所走的道路完全不同而已。就像是,正行之路與逆行之路的目標都是成就真圣,只是中間的道路并不相同……

    明白了這一點之后,羅帆卻已經明白過來自己該怎么做了。

    “他通過島嶼的變化先改造我的諸天,這才是我的修行道路……”他心中閃過這樣的想法。

    隨著這樣的想法,他身形一閃之間,就已經是消失在這一座島嶼之外,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是重新來到了自己的島嶼所在之處了。

    離開自己的島嶼前往其他島嶼的時候,需要從無到有開辟道路,自然是需要耗費許多功夫,也需要耗費許多時間。

    但,從其他島嶼回歸自己的島嶼卻就完全不同了。

    因為道路早已開辟,而且,自身的島嶼也在前方接引,自然是能夠直接以跨越時空一般的方式直接跨越兩座島嶼之間的路途,完全不需要中間過程的直接回到自己的島嶼所在之處了。

    羅帆來到自己的島嶼之外之后,想了想,并沒有在這里停留,再度抬步,直接就走入了那三百六十五層世界所疊加而成的那島嶼之中。

    在跨入這島嶼的同時,他的身形漸漸的分解,化作一縷縷難以言喻的氣流,漸漸的劃入周圍的世界之中。

    等到他真正跨入這島嶼的時候,他的身形已經是徹底融入這一座島嶼之中了。

    當他徹底融入這島嶼的瞬間,這島嶼就像是化作了他的身軀,他就像是成為了這島嶼的意識,成為了這島嶼的意志!

    隨著這種變化,這島嶼之中的一切秘密就像是在他眼前掀開了一切屏障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巨細無遺的向他展示出來。

    同時,一種微妙的別扭之感,也出現在他的心中。

    隨著這種別扭感,他便知道,自己方才自認為這島嶼已經變得自然,變得真實,其實卻還沒有走到極致。

    至少,沒有走到自己所能夠做到的極致!

    這島嶼的各方各面,依然有著太多可以完善之處,依然有著太多可以繼續調整之處!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簡單,并不是他這么短短的時間就有那么大的進步。而是因為,之前他只是在外面對這島嶼的力量進行調整而已,而這時候,他卻是整個人都與這島嶼融合了!

    之前在外面對這島嶼的力量進行調整,便像是隔了一層毛玻璃來觀察風景,不管怎么努力,都是隔了一層,無法真切看清楚那風景的真實模樣。

    而與這島嶼真正融合之后,這隔在他與風景之間的毛玻璃自然便被拿走了。

    感知自然便更加的清晰,感應到的細節自然便更多了。

    正是因為如此,他方才能夠在這時候感應到更多之前他所沒有注意到的細節,發現更多之前他所沒有做到極致之處。

    既然已經感應到了,羅帆自然不可能再任憑那些沒有做到極致之處繼續存在了。

    心中微動,這一座島嶼內部的三百六十五層世界開始微微震顫起來。

    隨著震顫,三百六十五層世界內部的力量也開始開始流淌起來,在原本那種力量分布的基礎之上,更加細致的分配漸漸成型。

    隨著這種變化,每一層世界都在這過程之中變得越來越真實,越來越自然。

    與此相對的,每一層世界之中的時光流速,也都在這過程之中變得越來越快。

    最終,當羅帆感覺一切都盡善盡美,所有調整都已經達到自己所能夠做到的極致的時候,這一座島嶼已經是好似化作一輪大日一般,掛在這一層虛無海洋層之中了!

    而其中的時光流速,哪怕是最慢的,也已經是外界的一個呼吸便相當于其中的數萬億年之久了!

    而有某一層時光流速最快的世界,外界的一個呼吸,那世界甚至就已經是生滅輪回了數萬次之多了……

    至于為何這樣的島嶼會在這虛無海洋層之中變得如此顯眼,看起來好似一輪大日,那原因卻是與之前這島嶼化作一輪明月一般有所不同。

    之前乃是因為力量的集中,使得這島嶼變得更加明亮,與周圍環境的區分變得太過明顯的緣故。而現如今,這島嶼化作大日一般的模樣,卻是因為其存在感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島嶼周圍大片區域之中的虛無海洋層了!

    因為存在感實在是太強太強,使得無數六劫強者只要能夠感知到這一片區域,都自然而然的會將目光匯聚到這一座島嶼之上。就像是,只要是有太陽存在的白天,任何人都會第一時間注意到太陽的存在一般……

    在這時候,眾多六劫強者對于這一座島嶼的關注,甚至都不知不覺間壓下了對那出現在幾乎每一層虛無海洋層之中的那則之天地虛影的關注了!

    以一層虛無海洋層之中的島嶼,將存在感凌駕于那幾乎貫通無數虛無海洋層,如同地標一般的則之天地虛影,這種結果卻是羅帆之前所未曾預料到的。

    隨著這種變化,一股股感知開始從各處向著這一座島嶼蔓延而來……

    一股股莫名的窺視感隨著這種感知的蔓延,不斷的出現在羅帆的心中,讓他感到心頭微微有些煩躁起來。

    .。m.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