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說 > 凌霄之上 > 第六十一章 出兵尸天境
    王雄一行回到盤古世界,東秦、武秦的氣運云海就恢復了!

    王雄沒有在武秦仙庭逗留,而是踏步直接回朝了。

    等王雄回到天宮界,天宮界的戰斗已然結束。

    踏在凌霄寶殿廣場,群臣前來拜見。

    “陛下!尸秦的大軍,已經全部拿下了!”巳心、奢比尸恭敬道。

    “叔叔,這次的僵尸陣法,好詭異!”女魃、嬴勾也驚奇道。

    “這叫尸祖麒麟陣,這是陣圖,以后,你們四人可以擺設!”王雄取出一張圖紙遞給巳心。

    “尸祖麒麟陣?”巳心驚訝道。

    王雄看向一旁葉赫奉天,這陣圖卻是葉赫奉天剛剛給自己的,在抽吸尸佼精華之時,也取了其儲物法寶,同為祖麒麟,葉赫奉天自然認得此陣圖。

    “我身體還有些腫脹,需要煉化一番!”葉赫奉天看向王雄。

    “好,其它事情暫時交給我!”王雄點了點頭。

    葉赫奉天踏步消失在了原地,獨自閉關去了。

    “商恨!”王雄看向商恨道。

    “臣在!”商恨上前。

    “立刻制定收取尸天境戰略!”王雄沉聲道。

    “收取尸天境戰略?陛下,我們要征戰天外的同時,還要與尸秦相爭?”商恨驚訝道。

    為了找到永夜親王,東秦大部分軍隊都前往天外了,此刻還有余力針對尸秦仙庭嗎?

    “尸佼已經死了!”王雄解釋道。

    “尸佼死了?”所有人驚訝道。

    “不需要派遣太多的軍隊分心尸天境,從此刻起,天蛇團、天師團,晉級為‘軍’,加大招募人數,由天蛇軍、天尸軍為主力,以四大僵祖為主體,收尸天境的四脈僵尸,再以僵尸大軍,收攏尸天境!此為‘次戰場’,主戰場還為天外!”王雄鄭重道。

    收取尸天境只是錦上添花,找到永夜親王才是重中之重。

    “臣遵旨!”商恨應聲道。

    “謝陛下!”奢比尸、巳心一聲應喝。

    “小心南秦天庭也會出兵!”王雄再度提醒道。

    “兵貴神速,臣知曉,陛下放心!臣立刻召集兵部制定戰略!”商恨鄭重道。

    王雄點了點頭。

    有商恨在,在東秦用兵一途,的確省心無數。

    與群臣一番交代后,王雄也再度回后宮陪著葉赫赤赤了。

    “爺爺沒事吧?”葉赫赤赤擔心道。

    “葉赫奉天沒事,而且此次有了大造化,兩大祖麒麟之力合一,葉赫奉天修為將會提升一大截吧,而且,葉赫奉天幫你報仇了!”王雄鄭重道。

    “報仇?”

    “你父母之仇!”王雄將天外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說完,葉赫赤赤眼睛就紅了起來。

    “好了,沒事了,你爹娘應該可以安歇了!”王雄安慰道。

    “以前,我爹……!”葉赫赤赤依舊有些哽咽。

    王雄好一番安慰。

    -------------

    南秦天庭,水神城!上書房!

    “制定收取尸天境戰略,盡快!”周共工看著一眾重臣道。

    “陛下,尸佼死了,尸秦群龍無首,我們自然要全力收取,只是,不知東秦會不會也插手?”一個臣子擔心道。

    周共工冷眼道:“這種事,還用問?”

    “臣,臣……!”

    “陛下,大司馬是要考慮陛下與王雄的關系,畢竟我南秦與東秦本有間隙,可此次,陛下又與王雄合作,所以才想要弄明白!”又一個重臣擔心道。

    周共工冷聲道:“尸天境,位于天下的東南地界,夾在東秦、南秦中央,王雄肯定會出手的啊,這點事情還要問?”

    “是臣等多慮了!”幾個臣子頓時低頭道。

    “哼!”周共工一聲冷哼。

    “陛下,那鼠跑跑跟我們一起回來的,他要跑了,難道我們不抓嗎?”又一個南秦重臣擔心道。

    周共工用看白癡的眼神看那臣子,直到那臣子最終低下了頭,不敢正視周共工。

    “你們誰要抓他,就去抓。抓之前,先辭了南秦官職,斷絕與南秦關系,聽到了嗎?”周共工沒好氣道。

    “我們……!”

    “不怕死的,就去試試!所有人都在躲著這瘟神禍害,你還要貼著臉去湊?”周共工一臉鄙夷的看著那臣子。

    “臣食言了!”那臣子頓時低頭紅著臉。

    這里好些重臣,先前可是一起去天外的啊,對鼠跑跑的災運,也有了直觀的認識,這禍害,誰敢碰啊?自己沒事找事不成?

    -------------------

    天外,一顆流星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向著盤古世界飛去。

    流星之上坐著一個黑色道袍男子,正是先前逃跑的大祭司。

    “呼!”

    大祭司周身散發著一股股氣浪,無數蛇藤環繞。

    “嘭!”

    好似沖破體內一股禁制,一條三眼巨蛇虛影在其體表鼓蕩而出。

    “十八重巔峰了,先前沒有煉化好草木鴻鈞,現在煉化好了,若是再對上王雄,應該能敗他了吧!”大祭司眼中閃過一股惱恨。

    每一次都被王雄打著跑,大祭司心中也有著一股大郁悶。

    “不行,那王雄邪門的緊,十八重巔峰還不夠,我若十九重,就可以任意揉捏王雄了!”大祭司眼中閃過一股戾色。

    “還差最后五個草木鴻鈞,只要吞下,我就能成就十九重!可是,最后四個草木鴻鈞,我該找誰要呢?”大祭司陷入沉思。

    ---------------

    東秦天庭,上書房中。

    王雄坐在龍椅之上,看著眼前一團黑霧。黑霧中不是旁人,正是冥王。

    “心門之事,我已經知道了,心門那邊,還需要舅舅你繼續坐鎮!”王雄鄭重道。

    “繼續守株待兔嗎?”冥王笑道。

    “總有些人,愿意鋌而走險的,青環那邊,還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不想她們母子出事!”王雄嘆息道。

    “這次還真是巧啊,那鼠跑跑居然如此邪門?”冥王也是古怪道。

    這一次對付尸秦的那群大羅金仙,太順利了,順利的冥王都有些不敢相信。

    “邪門?不,你不明白我東秦的氣運,其實大多被我灌入天鼠營了,還有我真龍之氣關于運道的神效,我也心念給了天鼠營,否則,他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運氣?”王雄沉聲道。

    “哦?鼠跑跑的運道,是你給他加成的?”冥王驚訝道。

    王雄點了點頭。

    “那,你先前說,他跟著周共工逃到南秦方向了,周共工會對他出手嗎?”冥王擔心道。

    “不會!”王雄搖了搖頭。

    “為什么?”

    “這次與周共工合作,其實也是一份交易,尸佼的真龍之氣,我一絲不取,就是要他答應我幾件事的,鼠跑跑位在其列!”王雄鄭重道。

    “你和周共工,不是敵對關系嗎?他還要殺你的!”冥王驚訝的看向王雄。

    你們怎么還能合作呢?

    王雄搖了搖頭:“以后你會知道的!這一次,我讓周共工故意將‘福字令’、‘禍之令’丟入鼠跑跑手中,也是有用意的!”

    “不是巧合?”冥王驚奇道。

    王雄點了點頭:“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兩枚運道之令丟了,好巧不巧一起落在鼠跑跑手中?”

    “那這是……!”冥王驚訝道。

    “雖然不確定,但,我必須要再找一個可能性,鼠跑跑有幫我們找到永夜親王的可能性!”王雄鄭重道。

    “哦?”冥王神色微動。

    “鼠跑跑這邊,不需要你擔心了,我盯著呢,舅舅,有件事麻煩你調查一下!”王雄鄭重道。

    “你說!”

    “蘇定方手下有個第一謀士!那個黑袍先生!我不方便明目張膽的查詢,要考慮蘇定方的態度,你暗中幫我查一下!”王雄鄭重道。

    “黑袍先生?”

    “能讓蘇定方對其信任超過心門,甚至超過藥師佛?不簡單啊!你不要驚動他!小心點!”王雄鄭重道。

    冥王沉默了一會,終究點了點頭。

    ---------------

    天外,一間大殿之中。

    永夜親王看著面前一個白袍屬下。

    “不是讓你安心潛伏的嗎?”永夜親王冷聲道。

    “親王,您讓我們關注鼠跑跑的,有消息了!臣這次運氣,見證了一場天外之戰!”白袍屬下苦笑道。

    “哦?”永夜親王皺眉道。

    “我是潛伏在尸佼身旁的,見證了一切,尸佼被鼠跑跑克死了!”那白袍屬下渾身一顫,至今都心有余悸。

    “你說什么?尸佼被鼠跑跑克死了?”永夜親王瞪眼道。

    尸佼曾經封印過永夜親王,永夜親王自然明白他強大!如今,死了?

    “是!”

    那白袍人將先前發生的一切對永夜親王說了一遍。

    聽著屬下的稟報,永夜親王好似中了定身術一般,僵了好長時間。

    “原來,原來我兩次倒霉,真的都是鼠跑跑禍害的?”永夜親王面部一陣僵硬。

    “是!”那白袍人苦笑道。

    大殿靜寂了好一會。永夜親王終于爆發大吼而起。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鼠跑跑,他在哪?”永夜親王暴躁的吼道。

    “親王,所有人都知道鼠跑跑的禍害,可是,鼠跑跑逃走,沒人敢攔,包括周共工也不敢攔,怕沾染他的晦氣,屬下也是跟著鼠跑跑才僥幸逃過周共工追捕的,和鼠跑跑分開后,回來的一路,還遭到了三次打劫,有一次差點沒能回來!那鼠跑跑,就是邪門,親王,真要去抓他嗎?屬下最近運氣不好,能不能換個人去?”那白袍人秒慫驚悚道。

    永夜親王:“………………!”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