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零四章 兩個選擇
    今夜的行動雖然出了一點不太愉快的小插曲,但總體是成功的。

    江南亂黨,只逃了兩個,匪首黔王世子誅于尚方寶劍之下,其余的一應亂黨頭目,皆死在亂箭之中。

    南城門的部分守軍中了毒,唐寧讓公孫影先回去調配解藥,自己帶人去了蕭家。

    那里還有些重要的事情等著他處理。

    此時的蕭府,已是一片大亂。

    在四大家族的帶領之下,潤州的鄉紳豪族只知道江南要團結起來,才能和朝廷談條件,卻沒想到,蕭家和四大家族根本就沒有打算和朝廷談,他們想的是造反

    造反啊,天底下最大的罪也莫過如此了,一人造反,九族誅連,蕭府謀反,今夜在這蕭府的所有人都百口莫辯。

    驚懼之下,哀嚎慟哭者有之,跪地求饒者有之,面如死灰,如喪考妣的人更多。

    唐寧走到蕭府門口,便聽到里面傳來一陣陣哭天喊地的聲音。

    劉同就站在門口等候,見他過來,立刻走上前,說道:“大人,蕭府的下人和賓客,我們都控制住了,還在蕭府抓住了十幾個草原人,奇怪的是,一個西域人都沒有見到”

    黔王世子這次造反,就是因為有草原和西域在背后,這兩撥人自然就算作是他的同黨。

    僅僅抓住了草原人還不夠,唐寧看著他,吩咐道:“潤州四個城門暫且關閉,明日一早,全城搜捕西域亂黨”

    “是!”劉同恭敬的應了一聲,就立刻下去安排了。

    唐寧走進蕭府,邁進某處堂內,看到的是被綁著的密密麻麻人影,約有數十上百人的樣子。

    包括四大家族家主在內,潤州的鄉紳豪族,所有的有錢人都在這里了,唐寧看到的不是一屋子的人頭,而是白花花的銀子。

    “大人,冤枉啊!”

    “我們是無辜的,我們也不知情啊!”

    “大人,小人不知道蕭家要造反,小人愿意捐獻出所有家財,求大人饒過小的一家老小”

    潤州鄉紳們痛哭流涕,大聲求饒,事到如今,痹命才是最重要的,什么面子尊嚴,全都被他們拋到了九霄云外。

    唐寧伸手向下壓了壓,眾人立刻禁聲。

    他看著這些人,曳說道:“本官知道,你們也是被賊人所蒙蔽,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謀逆造反,不分主從,都是諸九族的大罪”

    “大人,饒命啊!”

    “大人,小人下有八歲軒,上有八十老母,求大人給他們一條活路吧!”

    “大人,救救我們吧”

    聽到“誅九族”這三個字,承眾人亡魂皆冒,立刻又亂作一團,聲淚俱下,看的唐寧都有些不忍心。

    “大家靜一靜。”唐寧看著他們,再次伸出手,說道:“律法森嚴,但也要講情理,依本官看,你們也是被蕭家所蒙蔽,罪不至死,更不至于禍及九族”

    唐寧話未說完,人群便傳來了一陣嘩然。

    “大人英明!”

    “青天大老爺啊!”

    “求大人為我們做主!”

    唐寧聽著眾人的一片感恩戴德之聲,只能再次伸手維持秩序,待他們安靜下來之后,才開口道:“此次回京,本官會盡力向朝廷,向陛下陳情,免除你們的死罪,但造反本就是遇赦不赦的大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們也要讓朝廷,讓陛下看到你們的誠意”

    “誠意?”人群之中,有人想了想,臉上鋼出頓悟之色,立刻道:“聽聞西北戰事告急,草民愿意捐出一半家財,馳援朝廷,驅逐西北蠻夷”

    捐出一半家財,對他們來說,無異于割肉,但割肉再痛,也比割頭要好。

    在場的都是商人,沒有人算不清這筆生意。

    那人開口之后,幾乎是在瞬間,便有十數人接著開口。

    “大人,草民也愿意捐出一半家財!”

    “草民也是,國難當頭,身為陳國百姓,又豈能袖手旁觀?”

    “我等都愿意為驅除蠻夷凈份力,請大人一定允許!”

    眾人從一開始的驚懼害怕,瞬時就變的義憤填膺,唐寧也被他們的拳拳愛國之心所感動,說道:“你們的誠意,本官一定幫你們代為轉達,愿意為朝廷凈份力的去右邊登記,不愿意的在左邊等著”

    “我登記,我登記!”

    “別擠,你踩我腳了!”

    “一個一個來,大家都有機會!”

    唐寧話音剛落,人群便爭先恐后的向右邊一涌而去,沒有一人前往左邊。

    愿意為朝廷盡力的去右邊登記,不愿意的在左邊等著------等什么,等死嗎?

    沒有人愿意等死,堂內一改剛才的悲凄氣氛,這些江南豪紳捐起銀子來,滿面紅光,像是做生意大賺了一比一樣,一個個搶著排隊,生怕落到了別人后面

    唐寧穿過前堂,來到后面的一處房間。

    這處房間只有四人,四大家主身份超然,沒有和那些小商人在一起,擁有自己的獨立房間。

    蘇哲抬頭望了一眼,他看過唐寧的畫像,一眼便認出了他,猛地站起來,雙目死死的盯著他,咬牙道:“姓唐的,你好惡毒啊!我真后悔,為什么沒有早點動手除掉你!”

    時至此刻,他才終于明白,為什么那些人去了蘇家兩次之后就再也沒有去過。

    他早就知道蕭家要反,也早就做好了應對的準備,他這么做,是想要逼反蘇家,是想要用謀逆的罪名,誅蘇家全族!

    謀逆之罪,禍及九族啊,不止蘇家幾百口人,蘇家謀反的罪名一旦落實,哪怕是遠在京師的唐家,也要受到部分牽連。

    蘇家家主像是被抽離了靈魂一般,望著唐寧,頹然道:“你贏了,希望你日后,每天夜里都能夢到蘇家的幾百亡魂,夢到他們向你索命”

    四大家族的家主到底不是常人,并沒有向外面的那些人一樣歇斯底里,似乎是徹底放棄,一句話也不愿多說。

    當然,白家家主的絕望是演出來的,他的演技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如果不是唐寧事先知情,甚至也分辨不出來。

    他沒有打算讓白家暴露,日后的江南,還需要他們和其他大族打成一片,沒有人喜歡和朝廷的狗腿子打成一片。

    唐寧對他們的態度沒有像外面那么客氣,開門見山的說道:“你們面前有兩條路,謀逆造反誅九族,還是捐出一半家財保平安,自己選吧。”

    四大家主同時抬起頭,難以置信的望著他。

    宋家家主站起身,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問道:“宋家可以免于謀逆之罪?”

    唐寧看著他,問道:“你不信我?”

    “信,當然信!”宋家家主連連點頭,宋家若是被定為謀逆,不僅要誅滅九族,全部家產也要被查抄,現在只用捐出一半就能免于謀逆之罪,他不信也得信,因為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他看著唐寧,說道:“宋家愿意捐出一半家產”

    “白家也愿意!”

    “沈家也愿意!”

    宋家家主開口之后,白沈兩家也立刻開口,蘇哲抿了抿嘴唇,面色復雜的看了唐寧一眼,喃喃道:“蘇家,蘇家也愿意。”

    唐寧看著他,淡然道:“蘇家乃是主謀之一,捐九成吧。”

    捐出九成家財之后,蘇家立刻就會成為江南的二流家族,短時間內,再也無法恢復昔日輝煌,但這與保得全族性命相比,也算不了什么。

    蘇哲閉上眼睛,深吸口氣,艱難道:“蘇家,遵命”

    解決了這些家族的事情之后,唐寧松了口氣,江南豪族這些年,沒少從朝廷手中占便宜,這次怕是讓他們把以前吃進去的全吐出來了。

    “陳”他正想吩咐陳舟,明天就派人去各家收銀子,左右看了看,詫異道:“這杏,跑哪里去了”

    蕭府,蘇媚的瀉。

    “說時遲那時快,大人嘶吼一聲,“管他們去死”,然后松開右手,左手接劍,一劍刺出,黑夜中劃過一道銀光,尚方寶劍從黔王世子胸前穿過,事情就是這樣。”

    陳舟看著蘇媚,說道:“大人知道姑娘出事之后,像是喪失了理智一樣,眼神可怕至極,任何人的勸阻都不聽,也不管朝廷會不會追責,屬下覺得,哪怕那時候擋在他面前的是天上的神佛,怕是也攔不住大人”

    蘇媚聽著他的講述,面露緊張之色,衣袖中雙拳緊握,明媚的雙目中,蕩漾起些許晶光。

    手機閱讀訪問:m.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