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零五章 我美嗎?
    處理完了潤州的鄉紳和四大家族,唐寧原本想要去蘇媚那里說一聲再回去,卻被公孫影告知,這些鄉紳今夜食用的飯菜中被人加入了蟲卵。

    蟲卵自然是蠱蟲所生,吃進去的時候肉眼難辨,一旦進了人的體內,就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孵化,汲取宿主養分,迅速成長,半個月之后就能變為成熟體。

    有壓迫的地方就有反抗,像黔王世子這種疑神疑鬼的人,不懂得收買人心,只懂得用蠱蟲控制的人,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事。

    那些鄉紳在聽了公孫影的話之后,卻是各個面色蒼白,摳著自己的喉嚨干嘔,也沒有嘔出個所以然來。

    “大人,大人救命啊!”

    “大人救救我們!”

    ……

    眼看他們剛剛摳了喉嚨的手就要抱他的大腿,唐寧急忙閃躲開來,看著公孫影,說道:“能解的話,就幫他們解了吧……”

    說罷,他便匆匆的離開,不給那些人繼續糾纏的機會。

    黔王世子等人是江南之亂的罪魁禍首,三大家族雖然被他招攬,但卻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什么事情,這些鄉紳更是被蒙在鼓里,沒有重重懲的必要。

    蘇家經此事之后,已經徹底廢掉,另外兩大家族也元氣大傷,至少十幾年無法恢復,地方官府重壓之下,江南至少可有數十年安穩。

    至此,他此行的任務,已經圓滿結束。

    今夜的心情可謂是一波三折,從峰頂到谷底再重回峰頂,大起大落又大起,到現在才安定下來,他需要找個地方好好靜靜。

    房中,唐寧走進去的時候,蘇媚正坐在床前發呆。

    今夜蕭府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唐寧看著她,問道:“晚上要不要和我一起回驛站?”

    蘇媚看著他,燦然一笑,沒有回答,只是偏過頭示意了一下她身旁的位置,說道:“坐。”

    唐寧站在房間之中,卻沒有立刻走過去。

    今天晚上的蘇媚有些奇怪,和唐寧印象中的任何時候都不同。

    蘇媚白了他一眼,問道:“怎么,怕我吃了你嗎?”

    話說到這份上,唐寧便不好繼續站在這里了,他走到床邊,在她身旁坐下。

    蘇媚偏過頭看著他,問道:“坐那么遠干什么,坐近一點。”

    說來奇怪,平日里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零距離接觸的時候,唐寧反倒沒有覺得有什么,此刻只是并肩而坐,他卻覺得氣氛有些曖昧。

    他輕咳一聲,站起身,說道:“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先回去了,忙了一晚上,早點回去洗個熱水澡……”

    剛才劍誅黔王世子的時候,他整個人都被憤怒的情緒支配,并沒有什么感覺,此刻則是一陣陣的犯惡心,只想舒舒服服的洗個熱水澡,將身上的衣服里里外外的都換上一遍。

    蘇媚看著他道:“我讓小蓮準備了熱水,時間還早,不如就在這里洗吧。”

    唐寧越發的察覺到氣氛不對,說道:“燒水多麻煩,還是不用麻煩小蓮了。”

    話音剛落,門外有人敲了敲門,一名丫鬟走進來,說道:“姑娘,熱水準備好了。”

    ……

    唐寧躺在浴桶里,房間之內水霧彌漫,朦朦朧朧的,什么東西都看不真切。

    泡澡沒有晴兒在旁邊服侍,總覺得什么地方不完整,意識到自己居然有這種念頭之后,唐寧在心中暗暗譴責自己,才來這個世界幾年,就徹底墮落在封建主義的誘惑里了。

    今夜之后,江南的事情應該可以告一段落,這一趟發生的事情不少,波折頗多,好在結局圓滿,直到此刻,他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

    他近乎每天晚上都會洗澡,今天也不過是想泡一泡,驅除身上的晦氣,等到浴桶的水溫降下來之后,他便打算出來了。

    只不過,他剛剛扶著浴桶站起來,門口便傳來了聲響,唐寧只好又坐了回去。

    蘇媚拎著一只木桶走進來,問道:“水涼了吧?”

    唐寧捂著自己的重要部位,說道:“我洗好了,不用再加水了。”

    蘇媚自顧自的向浴桶里加水,說道:“熱水打都打了,不如多泡一會兒吧。”

    她一邊加水,一邊隨口問道:“為什么要殺世子,這是你第一次殺人吧?”

    唐寧問道:“他謀逆造反,不該殺嗎?”

    “說真話。”

    “……”想到剛才的事情,唐寧心中又有某些情緒涌現出來,用毛巾蓋住重點部位,揉了揉有些發脹的眉心,說道:“他說你中了無解的毒,一時沖動……”

    蘇媚沒有再問,走到他的身后,用她的雙手代替了唐寧的手。

    她一邊輕輕的幫唐寧按揉著,一邊問道:“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

    唐寧反問道:“你不也一樣嗎?”

    這次他身后就沒有傳來任何回應了,唐寧閉上眼睛,享受著她的按摩,蘇媚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按了一小會,他的身體里就產生了一種難以抑制的倦意。

    蘇媚站在他的身后,一雙纖細的手在他的頭上緩慢移動。

    房間之內水霧朦朧,她的心思也有些迷蒙。

    她低頭看著唐寧,這一刻,在她記憶深處,那個被父母拋棄,受盡苦難,險些餓死的小姑娘,那個每天要練十幾個時辰的功夫,學不會蠱術不許吃飯睡覺的少女,十幾年來一直都存在她內心深處的兩道人影,都一去不復返了……

    ……

    唐寧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睡著的,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床上。

    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唐寧便瞬間清醒。

    他猛地從床上坐起來,發現他已經穿上了衣服,只差一件袍子,明明他剛才還一絲不掛的躺在浴桶里……

    “心情大起大落對身體不好。”蘇媚幫他倒了杯水,從旁走過來,說道:“所以我讓你睡了一會。”

    唐寧低頭看了看,說道:“我的衣服……”

    蘇媚揮了揮手,說道:“一家人,不用謝。”

    “我……”唐寧最終還是沒有主動問出來,因為蘇媚已經給了他答案。

    除了小如小意之外,他連和三夫人唐夭夭都沒有“坦誠相見”過,可蘇媚對此,似乎一點都不在意,據唐寧所知,她可還是一個黃花閨女,難道她真的將自己帶入到姐姐的身份了?

    唐寧站起身,說道:“時候不早,我回去了……”

    “走之前,不想看我跳一段舞嗎?”蘇媚看著他,問道:“你可是提過好多次了。”

    唐寧腳步一頓,回過頭,想了想之后,點頭道:“看看也行……”

    京中人人都知道蘇媚蘇姑娘能歌善舞,唐寧只聽過她吹簫,卻沒有見過她跳舞,她多次用來拒絕唐寧的理由只有一個,她的舞,只跳給未來的夫君看。幾次之后,唐寧就沒有再提這件事情了。

    唐寧詫異的看著她,難道她的規矩改了?

    蘇媚關上房門,轉身望著他,身姿翩然而起。

    “飄然轉旋回雪輕,嫣然縱送游龍驚。小垂手后柳無力,斜曳裾時云欲生。”

    關于女子的舞蹈,白居易在《霓裳羽衣舞歌》中是這樣描述的。

    可看著蘇媚曼妙的舞姿,唐寧的腦海中浮現的卻是李白的《清平調》。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蘇媚的美是毋庸置疑的,無論男女,但凡審美正常的人都不會否認她的美,而在唐寧眼中,她的美是沒有止境的,每當他以為已經見到了她最美的樣子時,很快又會被她重新刷新認知……

    他看著蘇媚的舞姿,某一刻,身體忽然一震,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不僅是因為被她絕美的舞姿所震撼,還因為隨著她的每一次動作,她的身上就有一件衣衫輕輕剝落……

    當身上最后一件衣衫掉落的時候,她已經走到了唐寧身前,紅著臉看著他,問道:“我美嗎?”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