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零七章 要不一起?
    唐寧自己都沒想到,這件事情就這么輕易的解決了。

    唐夭夭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更沒有使用暴力,不到一刻鐘的功時間,就接受了蘇媚成為唐家四夫人的事實。

    不知道蘇媚剛才給她寫了什么東西,她自己關著房門,一個人在房間里面不知道干什么,唐寧看著蘇媚,問道:“你剛才和她說什么了?”

    蘇媚神秘的笑笑,說道:“這是個秘密……”

    唐寧正欲再問,蘇媚站起身,揮了揮手,說道:“我進去幫她。”

    兩個女人神神秘秘的在房間里不知道搗鼓什么,唐寧坐在院中,嘴角忍不住的上揚。

    老鄭拎著一把新刀,蹲在院子里磨刀,抬頭看了他一眼,問道:“妥了?”

    唐寧點了點頭:“妥了。”

    老鄭看著他,欣賞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唐寧問道:“看錯什么?”

    “沒什么……”老鄭搖了搖頭,一邊磨刀,一邊說道:“嘖嘖嘖,天生媚骨啊,百萬人中難得一遇,便宜你小子了……”

    老鄭這一副鮮花插在牛糞上的表情看的唐寧心中很不舒服,天生媚骨怎么了,天生媚骨昨夜也是她先表白的,雖然京師想娶她的男人能繞城一圈,但想嫁給他的女子也不少。

    三元及第,年紀輕輕就身居高位,軍政兩道通吃,天子近臣,又有尚方寶劍在手……,這么優秀的年輕人,還配不上她一個京師第一美人嗎?

    如果不是打不過他,唐寧便打算和老鄭好好聊聊這個問題了。

    劉同從外面走進來,走到唐寧面前,有些羞愧的說道:“大人,那些西域人一天之前就已經離開潤州了,我已經派人去通知沿途州府,讓他們多多留意……”

    西域和草原的人在等黔王世子造反成功,卻提前離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預知到了什么。

    唐寧其實早就讓人盯著他們了,卻還是讓他們悄無聲息的溜了,不過西域人跑了就跑了吧,江南大局已定,跑了幾個人,無關痛癢。

    逃跑的白錦和那中年男子也沒有找到,黔王世子已死,他們連造反的理由都沒有了,便也隨他們去吧。

    唐寧揮了揮手,說道:“那些西域人先不管了,你先帶人去盯著那些鄉紳豪族,跟進捐銀的事情。”

    “是,大人。”劉同拱了拱手,便下去安排了。

    劉同走后,陳舟便從外面走進來,看著他,說道:“大人,公孫首領昨夜沒有回來。”

    唐寧問道:“那些鄉紳的毒解了嗎?”

    陳舟點了點頭,說道:“她昨夜解了那些鄉紳的毒之后,就離開的蕭府,到現在也沒有出現,屬下跟了她一段,可惜后來跟丟了……”

    公孫影的離開,也在唐寧的預料之中,當初待他離京的時候,唐寧就預料到了這一天的到來。

    以她的實力,除非讓老鄭整天跟著她,否則她要走,沒有人能攔得住。

    之前她不走,是因為黔王世子的事情,現在黔王世子死了,白錦一系的復國計劃徹底失敗,她也沒有留在這里的必要。

    與其回到京師成為陳皇的籠中雀,被他壓榨剩余價值,倒不如趁機跑路,繼續忙于她的復國大計。

    公孫影的根基不在陳國,唐寧也不用擔心她以后會在陳國搞出什么幺蛾子,這次黔王世子大事未成,恐怕草原和西域也要一改之前的計劃,不敢再輕舉妄動。

    忽然,唐寧像是想到了什么,看著陳舟,問道:“你跟蹤公孫影干什么?”

    陳舟老實道:“屬下昨夜見她形跡可疑,就跟了一段。”

    唐寧看著他,意味深長的說道:“玩繩子和鞭子可以,大半夜的,最好不好要跟蹤女子,尤其是年輕的……”

    唐寧可不想他的手下出一個尾行癡漢,尤其是他最欣賞的陳舟,他還打算回去之后留一個朗將的位置給他呢。

    江南塵埃落定,京師卻還不知道這個消息,唐寧一邊向書房走去,一邊道:“我寫一封信,差人快馬送去京師……”

    ……

    叛亂雖然平定了,但是唐寧初步估計,他們還要在潤州待小半個月的時間。

    包括四大家族在內,潤州的諸多豪紳富商要捐出一半家產,朝廷要他們的店鋪產業沒用,陳皇也不喜歡這些,他只喜歡白花花的銀子。

    這下問題就來了。

    幾乎所有的商人,都不會囤積大量的白銀在手上,他們能拿出來的銀兩并不多,而唐寧初步估計,四大家族加上這些豪族,需要捐出的家產,折算成白銀的話,價值怕是在一億兩以上。

    別說潤州,就是國庫都拿不出來這么多白銀,想要從潤州收回來這么多的銀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有什么難的?”唐夭夭對這個問題不屑一顧,說道:“我們家在江南有錢莊,他們的店鋪,可以全部抵押成銀票,回到京師,再換成現銀就行。”

    唐寧詫異道:“我們家有這么多銀子嗎?”

    據他估算,就算是這些人拿出了所有的銀子,怕是還有五千萬兩左右需要抵押,唐寧雖然對自家的財力沒有清晰的認識,但也知道,家里一下子是拿不出來五千萬兩白銀的。

    唐夭夭道:“我寫一封給我爹,讓他從各地的錢莊調一些就行了。”

    唐寧看了看她,說道:“那是你們家的產業,這不合適吧?”

    “什么你們家我們家的……”唐夭夭揮了揮手,說道:“都一樣,我爹說了,那遲早是我們的。”

    娶唐妖精算是他最賺的一次了,用整個唐家當做嫁妝,到時候,什么江南四大家族,都得靠邊站。

    若是潤州的富商們真的將這些店鋪抵押給唐家,怕是潤州第一家族,立刻便會易主。

    家產縮水后的四大家族加起來,也不如一個唐家。

    唐妖精去錢莊安排收購事宜了,蘇媚站起身,說道:“我過去幫她吧。”

    唐寧牽著她的手,歉意道:“讓你受委屈了。”

    他之前還擔心她們之間會不合,現在看來,他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

    以蘇媚的手段,唐妖精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她完全可以將唐妖精玩弄于股掌之間,可她卻甘愿跟在她身后,以妹妹自居,這是連唐寧都沒有想到的。

    她已經夠苦了,以后的日子里,他不想再讓她受任何一點委屈。

    蘇媚笑了笑,說道:“一點兒都不委屈,我已經很知足了,再說了,先來后到,她本來就是姐姐啊……”

    “你要是真覺得虧欠我……”蘇媚看著他,眨了眨眼睛,說道:“要不,晚上和我睡?”

    唐寧想了想,建議道:“要不一起?”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