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傲骨
    兵部周侍郎尷尬的看著端王,干笑道:“想不到唐大人也是懼內之人,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端王殿下不要往心里去。”

    端王沒有說話,甩了甩衣袖,面色陰沉的離開。

    眾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想到最后居然會鬧的不歡而散,只能拱手道:“恭送殿下。”

    懷王搖頭笑了笑,在端王之后離開。

    唐寧走出兵部,并未將此事放在心上,唐家也好,端王也罷,有些事情是不能被原諒的,基于這個前提,那些面子工作他也不愿意做。

    畢竟,在端王府和他們假意逢迎,哪有在家練功來的快樂

    “唐大人,留步!”

    他走出兵部沒多遠,身后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唐寧回過頭,看到兵部周侍郎和吏部右侍郎孫遷向這邊走來。

    唐寧曾經在兵部待過不短時間,和兵部周侍郎熟悉一些,孫遷則是他在吏部的同僚,在剛才諸人中的關系也要稍微近些。

    看著兩人快步走來,唐寧看著他們,問道:“兩位大人有事”

    周侍郎看著他,嘆息道:“唐大人剛才太沖動了,康王既已被廢,這太子之位,遲早是端王的,你不該得罪他的……”

    孫遷點了點頭,說道:“周大人說得對,唐大人就算是不為現在著想,也要為以后著想啊……”

    周侍郎再次點頭,說道:“孫大人說的對啊,唐大人三思……”

    周侍郎和孫侍郎說話的套路似曾相識,唐寧看了看周侍郎,又看了看孫遷,問道:“你們兩個和懷王是什么關系”

    周侍郎詫異的看著他,問道:“什么”

    “沒什么。”唐寧揮了揮手,也不想多解釋,說道:“多謝兩位大人關心,只是本官心中自有打算,兩位不用擔心……”

    說罷,他便抬手告辭,轉身離開。

    孫、周二人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遠去,對視一眼,同時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

    端王府。

    “不識抬舉!”端王走到殿內,猛地灌了一口茶水,冷聲說道。

    他已經穩坐太子之位,唐寧卻依然當著眾人的面落他面子,這使得他對他所起的那一點拉攏之心,霎時便蕩然無存。

    端王心中憤怒時,一名王府下人走上前,小聲說道:“殿下,唐琦唐大人剛才來了王府,在偏廳等您很久了。”

    端王走到偏廳時,臉色還是不太好看。

    唐琦看了看他,疑惑道:“殿下似乎不太高興,難道是兵部今日的議事不順”

    說起此事,端王的臉色便再次沉了下來,冷哼一聲,說道:“還不是因為唐家那個孽種!”

    他陰著臉,說道:“別以為本王離了他便不行,父皇看重他,不代表本王也看重他!”

    唐琦目光一動,看向他,問道:“今日到底發生了何事”

    片刻后,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唐琦目光閃了閃,說道:“這幾年來,殿下不是不清楚他的性子,他始終對當年的事情耿耿于懷,是不可能歸心于我們的……”

    端王臉上浮現出一絲冷色,說道:“不聽話的臣子,本王可不喜歡……”

    ……

    皇宮,御書房。

    陳皇放下手中的紙箋,說道:“年輕人不可有傲氣,但不可無傲骨,這倒像是他的風格。”

    魏間笑了笑,說道:“唐大人傲骨錚錚,若是不然,他早就屈服于唐家了,哪來今日京師的雙唐并立”

    陳皇將那紙箋揉成團,說道:“那是因為他還年輕,再等十年,等到朕從這個位置上退下去的時候,他的傲骨也就被磨的差不多了。”

    “唐大人不與端王親近,怕是也不止因為這個。”魏間笑著說道:“自唐大人進京以來,從來沒有和哪位皇子親近過,怕是也在避著嫌……”

    陳皇點了點頭,說道:“他知道避嫌,但有的人不知道啊……,聽說端王今日要在王府設宴,宴請兵部侍郎,吏部侍郎,幾位十六衛將軍”

    魏間點了點頭,說道:“說是要再商議商議武舉的籌備。”

    陳皇想了想,說道:“今夜宣他進宮來吧,太后前幾日就說想念他們了,把康王懷王也叫上。”

    魏間微微躬身,說道:“遵旨。”

    陳皇點了點頭,又像是想起來什么,看著他,問道:“朕怎么覺得你今日話很多,而且都在為唐寧說話”

    魏間怔了怔,便笑道:“這不是陛下喜歡唐大人嗎,陛下喜歡誰,老奴就喜歡誰……”

    “那是因為他讓朕省心,那幾個不成器的家伙要是有他的一半省心,朕現在就可以退下去享福了……”陳皇搖頭說了一句,又問道:“圓兒不是說為朕熬湯嗎,怎么還沒有送來”

    魏間道:“老奴去看看。”

    他走出御書房,來到御膳房,被三個小姑娘圍著的趙圓看到他,走過來,說道:“父皇的湯,再等一刻鐘就好了,你再這里等一會……”

    說罷,他就帶著三位小姑娘走了出去。

    魏間看著那三位小姑娘追著趙圓跑出去,目光望向一名御膳房管事,說道:“咱一輩子都在宮里,沒怎么出去過,這幾個小姑娘看著面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

    這三位小姑娘經常和潤王來御膳房,那管事自然認識,聞言看著魏間,恭敬說道:“回大總管,穿白裙子那位,是王相家中的明珠,個兒最高那位,是張大學士的孫女,穿綠裙子那個,是東門衛白家的小姐……”

    魏間點了點頭,腦海中浮現出潤王的圓臉,喃喃道:“王相,張大學士,白大將軍……,唐將軍,凌大將軍,蕭老將軍,陸尚書,方侍郎,方尚書……”

    頓了頓,他的腦海中又浮現出另一道身影,掰著手指,說道:“唐家,唐家……,沒了。”

    御膳房管事看著他,問道:“什么沒了”

    魏間看了他一眼,說道:“陛下最喜歡喝潤王殿下的湯,要是熬過了火候,小心你們的屁股沒了……”

    御膳房管事身體顫了顫,立刻道:“小的馬上去盯著……”

    ……

    端王府,端王看著唐琦,說道:“今夜府中有宴,舅舅也留在這里吧,正好與那些大人熟絡熟絡……”

    唐琦看著他,搖了搖頭,說道:“這件事情,殿下做的草率了……”

    端王皺起眉頭,問道:“怎么草率了”

    唐琦道:“殿下還不是太子,應該注意避嫌,否則會引起陛下的不滿……”

    端王看著他,問道:“舅舅的意思是,本王不應該宴請他們”

    他話音剛落,便有宦官走進端王府,高聲道:“陛下口諭,宣端王殿下入宮……”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