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心慌
    唐昭最終還是用十文錢一斤的價格買了幾斤蘋果。

    那小販說十文就是十文,一文不讓,任他巧舌如簧,唾沫橫飛,也一文不減。

    “十文就十文,來五斤。”唐昭將蘋果遞給唐琦,說道:“爹,你先回去,我再逛逛。”

    唐琦拎著蘋果回去,唐昭在街上閑逛,先是在書攤上淘了幾本舊書,轉轉悠悠的來到一處棋攤前,饒有興趣的坐在了攤主的對面。

    京中有擺棋攤者,常與路人對弈,路人需先付十文,若是能贏攤主,則攤主加倍奉還二十文,若是輸了,那十文錢自然也沒有了。

    這些擺攤之人,便是用此吃飯,棋藝自然精湛,鮮有人能勝他們,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人愿意和他們下了。

    唐昭坐下之后,扔下一塊碎銀,說道:“來兩局。”

    那攤主讓他先手,兩人默默的下了一盞茶,再次落子時,那攤主忽而問道:“你現在相信我家主人了吧?”

    “他是說對了很多事情,但相信又有什么用?”唐昭搖了搖頭,說道:“端王愚蠢如豬,扶都扶不起來,豬不聽話,主人能有什么辦法?”

    那攤主反問道:“端王是豬,對你們唐家豈不是更好,若是他也像陳皇這么狡猾,你們唐家日后如何斗得過他?”

    “還日后……,沒有日后了。”唐昭隨便放了一顆棋子,說道:“連你們都說了,潤王后來居上,端王康王不是他的對手,他身后有唐家和方家,端王拿什么贏?你家主人猜到了這么多事情,難道猜不到這一點?”

    那人道:“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誰手,誰知道呢……”

    唐昭問道:“他還有機會反敗為勝?”

    棋攤攤主道:“我家主人不是說了嗎,潤王至少要等五年,這五年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你們唐家那么強大,不也只用了兩年時間就敗落成這樣,為什么唐寧和方家不可能?”

    唐昭瞥了他一眼,問道:“你以為唐家還是以前的唐家?”

    “唐家雖然沒落至此,但我家主人不信你們沒有任何隱藏的后手。”那人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們唐家連這件事都無法做到,以后我們也不必合作了。”

    唐昭也懶得和他繼續這個話題,直接問道:“端王以后應該會聽話的,你家主人有沒有說,下一步應該怎么做?”

    那人道:“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唐家要是沒什么事情,就先解決康王吧,這次朝廷對權貴下手,就是一個好機會……”

    唐昭看著他,問道:“你是說張賢妃的張家?”

    那攤主點了點頭,說道:“康王雖然暫時敗了,但是張家卻沒有受到什么影響,他們到底管著西門衛,不可小覷……”

    唐昭搖頭道:“康王倒了,張家都沒有倒,扳倒張家談何容易?”

    “這一次,就是很好的機會。”那人放下一顆棋子,說道:“讓這些權貴屈服,談何容易,說不得要殺雞儆猴,做做樣子,就看你們唐家有沒有本事把張家變成那只雞了……”

    他看了唐昭一眼,說道:“話我就說到這里,能不能把握機會,就看你們唐家了。”

    唐昭看著他,問道:“我下次怎么找你?”

    那人收起棋盤,笑道:“需要的時候,我會去找你的。”

    ……

    唐琦拎著幾斤蘋果回到家中,路過唐昭的房間時,腳步一頓,目光望了進去。

    自從唐璟身亡,他成為唐家少家主之后,整個人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大到唐琦有時候不敢相信這是他的兒子。

    雖然他整日將自己鎖在房間里讀書,但唐琦不相信,一個人能在短時間內發生這么大的變化,他的那個蠢兒子,怎么就忽然變得慧眼如炬,算無遺策了。

    他推了推唐昭的房門,門并沒有關,唐琦緩緩的走進去,又移開步子,將腳下踩著的一本書撿起來。

    他抬頭望了望,只見他房間的地上,桌上,床上,柜子上,全都散落著書籍,凌亂不堪。

    若是他房間內的書籍整整齊齊的,唐琦反而會懷疑,但他將書籍扔的這么散亂,恰恰說明這些書他是看過的。

    這么多書,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耐心看完的,只是這一分毅力,便遠非常人能及。

    唐琦怔立原地許久,才勉強說服自己承認,讀書真的可以使人脫胎換骨,成為少家主之后的唐昭,一改往日的紈绔,終于開悟了。

    這樣也好,他若是還像以前一樣紈绔,唐家就算能崛起,也遲早會敗在他的手上。

    他翻開手中的書籍,想看看他平日里看的是什么書。

    “阿昭的科舉成績并不理想,但是畢竟也給他補上了吏部的一個實缺……”

    唐琦本以為他看的是史書什么的,沒想到竟是,翻了幾頁之后,看到了好幾段令人面紅耳赤的描寫,唐琦翻回封面看了看,只見上面赫然寫著《縣令艷史》。

    這居然是一本內容不堪入目的艷情,唐琦將之扔在地上,重新撿起兩本,居然也是x蒲團、xx心經之流。

    翻開內容,果然也充滿了不可描述。

    唐昭推開房門,看到唐琦拿著一本《xx心經》看的入神,怔了怔之后,笑道:“想不到爹你也好這一口,我這里還有幾本珍藏的繪本,你要不要看看……”

    ……

    唐宅雞飛狗跳的時候,整個京師,同樣人心惶惶。

    朝廷預頒布的一項法令,顛覆了以往的稅制,使得家底豐厚的鄉紳權貴,肝膽俱喪。

    一旦朝廷將以人頭收稅改為按照土地征收,他們每年多交的稅銀,要多出數十倍到數百倍,這和在他們身上割肉有何區別?

    一時間,與此事利益相關的人,迅速的聚在一起,商量對策。

    他們有人聯系到朝中的靠山,打聽情況,有人雇傭百姓,實名反對此法的實施。

    朝廷這次不是直接宣布修改稅法,而是征集百姓的意見再做修改,他們只需要收買百姓,讓他們將寫著反對意見的紙條投入到宮門口的意見箱中,一次只要花五文錢,就能收買到足夠多的的百姓。

    顯然,朝廷的這項舉措,割的是鄉紳權貴的肉,是有益于百姓的,但依然有人愿意為了五文錢出賣自己的良心,引來正直之士的一片聲討,有意促成此法實施的有識之士,憤怒的稱呼其為“五文黨”。

    然而無論下面的人蹦跶的多么歡快,朝廷卻始終沒有對此事做任何回應,似乎是堅定了修改稅法的決心。

    這一次,京畿附近,擁有大量土地,卻不用交多少稅的權貴以及鄉紳,心里真的慌了……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