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十七章 小寧哥……
    鐘府。

    趙知節在桌旁坐下,看了看鐘明禮,問道:“怎么,貴客登門,連杯熱茶也沒有嗎?”

    “貴客?”鐘明禮看著他,冷哼一聲,說道:“這么多年,你別的地方沒什么長進,臉皮倒是越發的厚了。”

    “既然如此,趙某告辭。”趙知節站起身,說道:“你家那位姑爺的身份,你自己去查吧……”

    鐘明禮怔了怔,急忙問道:“你查出來了?”

    “這重要嗎?”趙知節瞥了他一眼,說道:“走了,在自己家里,起碼能喝杯熱茶……”

    “上茶!”

    鐘明禮看著侍候在一旁的丫鬟,說道:“把我書房那壺好茶拿出來!”

    茶水冒著熱氣,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味,鐘明禮看著他,問道:“查到了?”

    趙知節重新坐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問道:“這么多年,你別的地方沒什么長進,腦袋倒是越發的糊涂了……,你連他是什么身份,家住何處,是否婚配都不知道,就敢將小意嫁給他?”

    “他已經婚配了?”鐘明禮面色一變,猛地站起來,大聲問道。

    “這倒沒有。”

    趙知節搖了搖頭,看著他,說道:“我轄下前段時間,是有件人口丟失的案子,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卻不知道,竟是丟到你鐘家了。”

    鐘明禮松了口氣,喃喃道:“還未婚配就好。”

    趙知節抿了口茶,再次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是今天早上才聽說,前段時間,有一位年輕姑娘天天來縣衙打聽他的消息,你不妨猜猜看,她是你家姑爺的姐姐還是妹妹?”

    鐘明禮猛地拍了拍桌子,怒道:“你能不能一次說完!”

    趙知節抿了口茶,不急不緩的說道:“我已經差人詳細調查過了,唐寧,蘇家村人氏,今年九月應該參加州試,兩個月前,前往州城報名的時候,莫名失蹤,從此杳無音信,如果不是你把你們家姑爺藏的這么好,連姓名都不透露,也不會直到今天才找到他……”

    鐘明禮看了看他,問道:“他姓唐,為何是蘇家村人氏?”

    趙知節將幾張紙放在桌上,說道:“他的戶籍落在蘇家村,是十七年前,蘇家村一名農戶在外撿到的棄兒……”

    趙知節看了看他,補充道:“那名農戶還有一名女兒,和他從小一起長大……”

    他放下茶杯,想了想,說道:“我猜猜啊,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一定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農戶夫婦將他撫養長大,兩人過世之后,那女子養蠶紡絲,給大戶人家漿洗衣服,供他讀書……”

    “雖然他們沒有成婚,但據說那農戶夫婦,一開始就是把他當姑爺養的……”

    ……

    “說完了?”鐘明禮看完了手中的戶籍資料,目光望向趙知節,說道:“說完了就走吧。”

    他話音落地,就看向門外,說道:“晴兒,把茶撤了。”

    趙知節看著他,問道:“用不著這么過河拆橋吧?”

    鐘明禮看著他,問道:“你今天是來看我熱鬧的?”

    “還真被你猜對了。”趙知節點了點頭,又左右看了看了,問道:“玉賢呢,今天怎么沒出來,我們也有好久不見了……”

    “見什么見!玉賢也是你叫的?”鐘明禮站起身,怒道:“晴兒,送客!”

    趙知節皺眉說道:“鐘明禮,你不至于這樣吧,當年……”

    “當年,你還好意思提當年!”鐘明禮橫起眉頭看著他,“當年要不是你……”

    “當年要不是我,你能三天就拿下你家夫人?”

    趙知節看了看他,搖頭道:“鐘明禮,你這個人最大的缺點就是婆婆媽媽,當決不決,態度模糊,當年如此,現在也是如此,你要是再果決一點,小意能被董刺史逼婚?”

    鐘明禮啞口無言。

    “某人不歡迎,本官死皮賴臉的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意思……”趙知節看了鐘明禮一眼,順手拿起桌上的一個木盒,說道:“這茶不錯,我拿走了……”

    趙知節走出房門,鐘明禮沒有理會他,心疼了自己的茶葉一會兒,重新坐下,揉了揉眉心,頭疼道:“青梅竹馬……”

    ……

    唐寧察覺到,他和鐘意之間,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她一路走回來,挽著他的手臂都沒有松開。

    她轉頭看著唐寧,問道:“你要讓夭夭教你武功?”

    唐寧點了點頭,問道:“她的武功厲害嗎?”

    “不知道……”鐘意搖了搖頭,說道:“不過,從小到大,只要有她在,就沒有人敢欺負我們……”

    唐寧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武功厲害到什么程度,不過唐夭夭輕輕一躍就跳上院墻的那一幕,還是深深的震撼到他了。

    要是學會了這一招,什么飛檐走壁,翻墻采花,全都不在話下。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和她多學一招,強身健體也好……,再說,學點功夫,有備無患,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能用到。”唐寧想了想,又道:“不過,只能白天練,不能晚上練,不然半夜會餓……”

    鐘意看了看他,笑道:“沒關系啊,你要是餓了,我做飯給你吃……”

    唐寧笑了笑,說道:“那就這樣說好了……”

    鐘意點頭道:“說好了……”

    鐘意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走到鐘府門口的時候,像是做了什么決定,深吸口氣,忽然轉頭看著他,說道:“那天娘說的那件事情,其實我……”

    她話未說完,兩人身后,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隨后便是一道女子略有顫抖的聲音。

    “小寧哥……”

    唐寧轉過頭,看到剛才見過一面的那名女子,站在她們身后幾步遠的地方。

    女子穿著布衣荊裙,裙角打著補丁,她的臉色蒼白,是一種病態的白,額頭上沁出細汗,似乎是因為一路跑過來的原因,呼吸略微急促,站在那里,目光怔怔的看著唐寧。

    唐寧看著那女子,疑惑道:“你,在叫我嗎?”

    他自己的聲音也有些發顫,是因為看到那女子的時候,一種源自靈魂深處的熟悉感,以及看到她蒼白臉色的時候,不由自主生出來的濃濃憐惜。

    “你左手手臂上,有一個小小的傷疤,是三個月前不小心燙到的。”女子看著她,伸出自己的左手,指了指手腕的某個位置,微笑說道。

    唐寧身體微振。

    他將左手的袖子挽起來,在他手腕上方,眼前女子手指所指的位置處,有一個米粒大小的燙傷傷疤。

    傷疤很小,這是他前幾天洗澡的時候,才偶然發現的。

    像是意識到了什么,鐘意的臉色開始微微發白。

    女子看著他,繼續說道:“你的右手手臂上,還有一個銅錢大小的淺淺傷疤,是從小就有的。”

    唐寧沒有繼續挽起袖子,這道傷疤,已經近乎在他的肩膀處,雖然很淺,但是還是可以看的清楚。

    鐘意從唐寧的臉上看到了答案,她挽著唐寧的手緩緩松開,臉色更加蒼白。

    唐寧看著那女子:“姑娘,你……”

    女子看著他,深吸口氣,微笑說道:“小寧哥,我終于找到你了……”

    她說完這句話,長舒口氣的同時,整個人向地上倒去。

    唐寧急忙上前,將她扶住,焦急道:“姑娘,姑娘……”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