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十章 州試第一場
    唐寧回到鐘府,正好是吃飯的時候。

    這幾天的飯菜都格外的豐盛,陳玉賢看到他進來,說道:“寧兒,讓人去縣衙叫你岳父回來吃飯,這都什么時候了,他是不是又忙忘了……”

    在院子里沒看到下人,縣衙就在鐘府隔壁,幾步路而已,唐寧干脆自己過去。

    義安縣衙。

    鐘明禮看著眼前的官員,詫異道:“陳訓導此次過來,可是有什么事情?”

    訓導乃是州學的官員,管理一州的教育事宜,如今州試將近,雖然主考和同考都是從京城外派,但州學的官員,也要起到很大的輔助作用,不應該這么閑才是。

    中年官員看著他,笑道:“本官此次,為鐘府姑爺而來。”

    鐘明禮臉上浮現出一絲疑色,問道:“有什么事情,陳訓導但說無妨。”

    “鐘大人也清楚,工商雜類,娼優賤民等,不能參加科舉。”陳訓導看著鐘明禮,說道:“《陳律》中也有規定,凡贅婿者,亦是不能參加科考,本官也是審核考生籍貫時才注意到唐寧的身份已經和以往不同,按律行事,希望鐘大人不要介懷……”

    “陳大人公事公辦,本官自然不會介懷。”鐘明禮點了點頭,又忽然問道:“可寧兒贅婿的身份,陳大人又是聽何人所言?”

    陳訓導詫異道:“他不是住在鐘府嗎?”

    “住在鐘府便是贅婿了?”鐘明禮轉過身,對一名衙役說道:“去取姑爺和小姐的戶籍過來。”

    片刻之后,陳訓導看完了兩人的戶籍,確認唐寧的戶籍沒有轉到鐘家,反倒是鐘意的戶籍轉到了新戶,對鐘明禮拱了拱手,說道:“給鐘大人添麻煩了……”

    鐘明禮笑了笑,拱手回禮道:“陳大人客氣……”

    送走了陳訓導,他才看向站在院門口的唐寧,問道:“什么時候過來的?”

    “剛過來一會。”唐寧看著他說道:“午飯已經準備好了,岳母讓我過來叫您回去吃飯……”

    “就回去了。”鐘明禮點了點頭,走了兩步,腳步又頓住。

    他并沒有回頭,背著手,淡然的說道:“安心備考,其他的事情,有我……”

    ……

    岳父大人雖然有著“冷面閻王”之稱,平日里除了給岳母捶背捏肩的時候,幾乎從不以笑臉示人。

    但唐寧知道,他其實是面冷心熱,很多時候,他們所沒有感受到的一些事情,并不是沒有發生,而是被他擋在了外面。

    就像今天這樣。

    飯桌之上,陳玉賢習慣性的為唐寧夾菜,說道:“讀書很費神的,寧兒這幾天要多吃一些,幸虧州試每一場只考一天,等到省試的時候,要在號舍里面待三天兩夜,肯定吃不好也睡不好……”

    自從決定參加州試以來,唐寧受到的待遇就直線提升。

    餐桌上的飯菜,幾乎全都是他喜歡吃的,而且比往日豐盛了許多。

    知道他看書容易餓,鐘意和小如每天會為他送好幾次吃的,就連唐夭夭有空了都會從墻那邊翻過來,帶一些糕點飯菜。

    最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方小胖居然愿意把她的零食都拿給他吃,雖然她也說了,等到唐寧考試結束,要請她吃好多好多好吃的,當做償還……

    好像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一件事情。

    州試。

    雖然已經有過高考和考研的經歷,但要論難度,這兩者遠不能和科舉相比。

    值得慶幸的是,陳國的科舉,不考八股文。

    當然,就算是八股文還沒有出現,但科舉考試經過這么多年,也發展出了一些套路和定式,唐寧的時間有限,要論寫作能力,自然不能和這個時代的人相比。

    他雖然能看懂那些之乎者也的,但是寫不出來,這不是短時間就能學會的。

    好在州試三場,細算起來,只有在第三場的時候才考察寫作。

    第一場考綜合,涉及經義,律法,算學等等……,這一場考試涉及面很廣,但大都是客觀題,填空和簡答居多,答案是固定的,沒有多少自由發揮的地方。

    第二場考詩詞,按照往年的慣例,一般是一詩一詞,規定格律或主題,其他的考生可以自由發揮。這一場唐寧寫不出來,可以抄。

    第三場考策論,這是唐寧的短板。

    不是因為他不懂,有豐富的歷史經驗,策論不是問題,但是他寫不出來錦繡文章。

    不過,大體的套路他也懂一些,如果前兩場能順利通過,第三場應該也不至于被淘汰……

    這些日子,他每天除了看書就是看書,時間很快便進入九月。

    九月初九,州試第一場。

    天色未亮,唐寧就已經起床,打開房門的時候,發現鐘意和蘇如已經在院子里了。

    鐘意將一個小包袱遞給他,說道:“州試不允許自己帶筆墨,要準備的東西,我都已經整理好了,放在里面,你千萬別忘了。”

    蘇如遞過來一只食盒,說道:“我做了一些糕點,都是你喜歡吃的,小寧哥帶著,中午的時候吃。”

    州試是較為嚴格的考試,筆墨之類,都不允許攜帶,唐寧需要帶的,也只有證明身份的東西,以及自備一頓餐飯。

    考試地點在城外的貢院,靈州貢院大概要容納三個州的近五千名學子,很早便要檢查入場。

    唐寧將鐘意和蘇如準備的東西帶著,又將唐夭夭昨天夜里爬墻過來送給他的平安符收好,走出鐘府的時候,彭琛已經在馬車旁等他了。

    他上了馬車,對站在門口的鐘意和蘇如揮了揮手,笑道:“等我回來。”

    距離貢院還有很長一段距離的時候,就不允許馬車通過了,唐寧下了馬車,步行過去。

    貢院之前,是黑壓壓的一大群人,這種陣仗,倒是和前世的高考相差不大。

    他排隊進場,經過一番嚴苛的搜查之后,拿到了自己的座號,找到考場。

    這種一個人一個考場的考試,唐寧還是第一次經歷,空間有些狹小,坐著還好,躺下來就有些憋屈了。

    號舍之內有筆墨硯臺,鑼聲響起之時,有差役發下試卷和稿紙,唐寧檢查了一遍,沒有問題,便直接開始答題。

    第一場考試的題目對他沒什么難度,相當于劃定考試范圍的開卷考試,考試的所有內容,唐寧都在這近一個月的時間里,牢牢的記在了腦海中。

    無非就是填空,簡答,名詞釋義,補充律法條陳,解幾個多元方程……

    題目不難,但是題量很大,唐寧還剩一小半沒寫,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了。

    他揉了揉有些酸澀的手腕,將試卷放在一邊,打開食盒,為了防止夾帶,小如做的糕點已經被他們切開了,好在不影響口感,小如和鐘意的手藝沒的說,唐妖精應該多多學習學習……

    他寫字本就比別人慢上一些,時間有限,吃完了糕點,唐寧沒有休息多久,繼續開始答題。

    不知道是誰出的試卷,這么多題目,等到他寫完的時候,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整理好試卷,沒過多久,鑼聲再次響起,預示著可以開始交卷。

    從開始交卷到徹底清場,還有一個時辰。

    唐寧已經答完了所有的題目,帶著東西走出貢院的時候,大部分的考生還在自己的號房內奮筆疾書,也有不少人與他一同走出,臉上的表情卻是各不相同。

    “沈兄,這么早就出來,題目答完了嗎?”

    “這第一場考試,誰能答完,反正剩下的題目也答不出來了,我只不過是想早些出來,能多些時間準備下一場……”

    “哎,我也是這么想的……”

    “每年都是這樣,既然無人能全部答完,何必要出這么多的題目……”

    ……

    唐寧詫異的看了看他們,心道這第一場考試,平時很少有人答完嗎,題目多是多了點,但也不難啊……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