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兩百九十五章 尚書相召
    向來冷清寂寥的皇宮之中,今日卻非同尋常的熱鬧。

    一聲聲哀嚎慘叫不絕于耳,宮中宦官宮女遠遠的看到一名內侍監和兩名少監被侍衛從御書房拖出來當眾杖刑,心中皆是惶恐至極。

    不知這三位到底是犯了什么錯,侍衛打了五十杖了還沒有停下,看來陛下此次怒氣不小,負責御書房值守的宦官更是早就提起了心,戰戰兢兢……

    趙圓抱著一個精致的盒子,走到御書房門前的時候,看到被杖刑的三人,眼珠轉了轉,又原路返了回去。

    他抱著盒子走到宮學之內,立刻便有一群女孩子圍了過來。

    他從盒中捏了一個丸子扔進嘴里,將那盒子打開,說道:“一人只能拿一個。”

    “謝謝圓哥哥。”

    一群小姑娘爭先恐后的從盒中取了丸子,一個嬌滴滴的女孩才猶豫的走過來,緩緩伸出手。

    趙圓看到她,臉上露出笑容,說道:“她們只能吃一個,你可以全都吃了。”

    小姑娘只捏了兩個,紅著臉說道:“謝謝圓哥哥。”

    “不用謝。”趙圓擦了擦手,說道:“一會兒下學了,我再帶你去御膳房吃好吃的……”

    方小月走過來,看著他問道:“我一會兒要去唐寧哥家里,你要去嗎?”

    趙圓遺憾的說道:“父皇最近不讓我隨便離宮,我還是和王家妹妹去玩吧……”

    ……

    度支房的賬目算完了,正好遇到休沐,唐寧將有關賬目上的一切證據,全都交給了方哲。

    韓侍郎是端王的人,唐寧自然不希望他好過,但更不希望他好的人,卻是方小胖的爹。

    韓侍郎在戶部經營多年,除錢尚書外,大權獨攬,很容易便將初來乍到的方哲架空,唐寧之前還在懷疑,以方哲的本事,應該不至于會被韓侍郎排擠成這樣,現在才明白,他是不動則已,一動便是毀天滅地,讓對方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

    陳皇對于貪污一事,深惡痛絕,據說昨日險些杖斃了內侍省的兩名宦官,敢動國家稅銀的,自然沒有好下場。

    今日無事,小意和晴兒回了縣衙,唐寧和小如去街上的店鋪。

    唐人齋負責源頭的書籍,實際上賺錢的卻是各種周邊,他讓小如閑著無聊了打理一間店鋪,免得平日無聊。

    她們到店鋪的時候,蘇媚已經到了,小如走到另一道身影的身邊,低下頭,紅著臉叫了一聲娘。

    前面是店鋪,后面是帶著院子的住宅,她們兩人去了后宅,蘇媚留在店鋪里,走到他身邊,小聲道:“端王在戶部的暗子是戶部右侍郎韓明,你在戶部小心一些。”

    有一個胳膊肘超外拐的干姐姐就是好,當初他問那老嫗的時候,對方居然不告訴他……,唐寧深深的覺得,那幾聲干姐姐沒有白叫。

    “我知道。”唐寧在桌旁坐下,說道:“韓明利用職務之便,在幾個州的賦稅上動了手腳,是端王的錢袋子,隱藏在戶部這么多年,一直沒有人發現。”

    “你說的是真的?”蘇媚顯然不知道這件事情,驚訝道:“我們雖然猜測韓明和端王之間有關系,但是也沒想到,他居然膽大包天,竟敢直接在賦稅上動手腳。”

    唐寧搖頭道:“你是我姐,我敢騙你嗎?”

    蘇媚看著他,認真道:“這件事情牽扯太廣,一旦披露,必定會引起端王強烈的反撲,你不要輕舉妄動。”

    唐寧點頭道:“放心,我不會輕舉妄動的。”

    韓明一去,一半的戶部就姓方了,方哲顯然不想再像之前那樣咸魚下去,也不會容忍戶部有韓明這樣的對手,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唐寧已經做完了自己該做的,接下來的事情,就要交給他了。

    門口傳來腳步聲,顯然是又有客人來了。

    一名女子站在街頭,對一對中年夫婦揮了揮手,說道:“爹,娘,你們先逛逛,我去這里面看看。”

    唐水走進店鋪,目光望向唐寧,看到他身邊的蘇媚時,又閉上了嘴巴。

    “別擔心,自己人。”唐寧看了看她,說道:“娘和小如在里面,你自己進去。”

    唐水看了看蘇媚,快步走進去。

    唐寧看向蘇媚,想了想,忍不住問道:“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你和那個老婆婆到底是什么人,你們天然居想要做什么?”

    “這個我不能告訴你。”蘇媚看著他,說道:“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絕對不會害你。”

    這點唐寧倒是不懷疑,蘇狐貍已經食髓知味,要是斷了藥,以后都別想睡好,她總不會犧牲自己后半輩子的幸福。

    不過他還是好奇,想了想,問道:“你們不會是想要造反吧?”

    “不是……”蘇媚瞥了他一眼,說道:“你就別問了,以后有機會我會告訴你的。”

    既然不是造反,為什么要等以后,唐寧沒辦法再問下去,因為蘇媚已經起身走去了后宅。

    唐水在店里的時間太久會被人懷疑,一刻鐘之后,她們便走了出來。

    唐水回頭看了一眼,走出店鋪。

    中年夫婦從另一間店鋪出來,那婦人問道:“水兒買了什么東西?”

    唐水將手中之物晃了晃,說道:“一個釵子。”

    婦人搖頭道:“這釵子長的怎么和蛇一樣,歪歪扭扭的……”

    唐水忍不住笑道:“娘你不知道,這是這個月最流行的白蛇釵,我還買了一支青蛇款,我們一人一個……”

    那位中年男子沒有說話,目光停留在從店鋪內走出來的一位婦人身上,直到一行人的身影消失,都沒有收回視線。

    “她長得漂亮嗎?”身邊陡然傳來一道聲音。

    中年男子回過頭,笑道:“看了那么久,也沒有找到她身上有什么地方比你好……”

    “咦……”唐水忍不住抱緊雙臂,說道:“爹,娘,你們逛吧,我一個人去前面轉轉……”

    ……

    唐家,唐昭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什么,那家伙這么快就算完了!”

    唐琦看了他一眼,說道:“吃飯就好好吃飯,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

    “真是走了狗屎運!”唐昭冷哼一聲,大口扒飯。

    坐在他身旁的唐璟,拿起筷子,看了一眼唐昭,再看著桌上的飯菜,無法下筷。

    晚宴過后,書房之中,唐琦看著唐淮,說道:“如今方哲在戶部,當提醒韓明,讓他做事加倍小心,他若出事,對端王的影響太大了。”

    “放心,韓明心中有數。”唐淮站起身,走到窗邊,說道:“即便方哲再有本事,在戶部也只是一只沒有牙的老虎,韓明在戶部經營多年,早已根深蒂固,沒那么容易被撼動。”

    戶部某房。

    方哲合上手中的一本書,看著韓明說道:“韓大人,若是本官沒有記錯,河北道的賦稅,好像應是左侍郎負責,早前魏大人遠調,韓大人總攬諸道,怕是累的不輕吧,本官來戶部也有些日子,韓大人肩上的擔子,是時候放一放了。”

    韓明眼皮一跳,隨后便笑道:“方大人有所不知,這河北道的賦稅,一直都是本官在負責,本官對此早已熟稔,若是方大人貿然接手,怕是免不了一陣手忙腳亂,誤了大事,方大人才剛剛來戶部不久,還是先熟悉熟悉戶部日常為好……”

    方哲笑了笑,說道:“多謝韓大人體諒。”

    韓明點頭道:“應該的。”

    ……

    唐寧這兩天都在關注方哲的動靜,但他似乎一直都表現的很淡然,似乎一點兒都不著急的樣子。

    來到這個世界以來,他最看不透的人有兩個,一個是蘇媚,一個就是方哲,后者雖然看起來春風和煦,但總是給人一種很危險的感覺,猜不出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不管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這件事情,他只打算站在一旁看熱鬧。

    他無聊的撥弄著算盤,忽有一道身影走進來。

    他抬起頭,看到多日不見的陳郎中快步走進值房,問道:“唐主事,賬目核查的怎么樣了,處理完那邊的事情之后,我就馬不停蹄的趕回來,希望還來得急……”

    “陳郎中先喝杯茶。”唐寧等他坐下之后,才道:“陳大人放心,賬目前兩日就已經核算完畢了。”

    噗!

    唐寧一個靈敏的騰躍,躲開了從前方噴過來的茶水。

    陳郎中顧不得擦拭口水,震驚道:“什么,已經核算完了,這么快?”

    唐寧點了點頭,說道:“前兩日便完了。”

    不等陳郎中開口,忽有一人從門外走進來,看著唐寧,說道:“唐主事,尚書大人讓您過去一趟。”https:./13_13482/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