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傳位
    【51途站www.lgrvzm.live

    楚皇想要扶著床坐起來,信王上前兩步,小心的將他扶起。

    太子對于自己的謀士為何會出現在這里滿心疑慮,楚皇靠在床頭,說道:“今日之事,朕已經知道了。”

    太子回過神,立刻道:“父皇,王叔想要造反……”

    楚皇看著他,緩緩說道:“如果你的王叔想要造反,幾年前就造反了,不會等到現在。”

    太子的表情怔住,難以置信的望著他,喃喃道:“父皇……”

    “直兒。”楚皇看著他,掩嘴咳了幾聲,說道:“父皇很早就教導過你,做一個太平盛世的皇帝,可以無才,不可以無德,做一個亂世的皇帝,要有才有德,國祚才能得以延續。”

    太子看著楚皇,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面色逐漸變的蒼白。

    “楚國從微末中崛起,歷經數代皇帝,才有今日之治世。”楚皇望著他,嘆息道:“為了江山社稷,為了百姓萬民,朕不能讓你毀掉李家的基業。”

    太子面色狂變,看著那名謀士,看了看信王,又看了看楚皇,忽而大笑道:“原來你們早有預謀,原來你們是一伙的,騙子,你們都是騙子,把我的江山還給我,把我的江山還給我……”

    楚皇閉上眼睛,說道:“帶太子下去。”

    兩名禁衛將太子帶下去,楚皇的眼睛才緩緩睜開,看著信王,問道:“太子德行敗壞,意欲謀害攝政王,朕決議廢黜太子,正式傳位給你,你可滿意?”

    信王輕嘆口氣,說道:“皇兄步步緊逼,不就是為了今日?”

    “朕也沒辦法啊。”楚皇嘆了口氣,說道:“前有狼,后有虎,我楚國看似治世,實則外敵環伺,做一個廢黜太子,總比做一個亡國之君要好得多。”

    “這么多年了,皇兄一點兒都沒有變。”信王搖頭道:“當年讓臣弟攝政之時便是如此,現在又是如此。”

    楚皇道:“生在皇家,這是朕的職責,也是你的職責。”

    信王道:“這是皇兄強加給我的職責。”

    楚皇看著他,臉上露出笑容,說道:“兄弟之間,就不要計較這些了……”

    信王道:“親兄弟也要明算賬。”

    楚皇搖了搖頭,說道:“這么多年了,你也一點兒沒變,當年我們瞞著父皇,偷跑出宮釣魚,你的魚餌,一點兒都不分給我;父皇給我安排的功課是你的兩倍,你也從來不幫我分擔……”

    信王悠悠道:“父皇教導過我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楚皇問道:“所以你寧愿中毒,也不愿幫朕打理這個天下?”

    信王點頭道:“中毒是一時的事情,治國卻要一世,這本是皇兄要頭疼的事情,為何要為難臣弟?”

    “因為朕嫉妒啊……”楚皇的表情有些生氣,說道:“從小朕就活得比你累,父皇什么都要朕做到最好,課業是你的兩倍,睡覺的時間只有你的一半,朕也想當一個閑散王爺,整日無所事事……,你不知道,朕有多么羨慕你……”

    “現在好了。”他皺起的眉頭有所舒展,“朕終于可以好好睡一覺了,這么多年了,朕還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信王扶他躺下,幫他蓋好被子,說道:“那么現在皇兄就好好休息吧。”

    “不,朕還有些事情,說完了再睡也不遲。”他看著信王,說道:“直兒雖然無才無德,但到底是朕的骨血,朕給不了他皇位,你就幫朕許他一世富貴吧。”

    信王點了點頭,說道:“臣弟遵旨。”

    楚皇停頓了片刻,才繼續道:“如果有哪一天,你也累了,便看看皇族子弟中,還有沒有可造之材,你可以不當皇帝,但李家的傳承不可斷……”

    信王道:“臣弟記下了。”

    “還有最后一件事情。”楚皇看了看床側,說道:“擬旨吧。”

    殿中早已有舍人準備好了紙筆,專注的聽著。

    “朕承高祖、太宗弘業十六年,于茲兢兢業業,體恤臣工,惠養百姓,維以治安天下,為務令觀。太子李直,不法祖德,不尊朕訓,惟肆惡暴戾淫亂,為禍百姓,難出諸口……,今廢黜太子李直,斥為庶人……”

    楚皇躺在床上,說完了這一段話,停頓了許久,才再次開口。

    “夫惟德動天,玉衡所以載序;窮神知化,億兆所以歸心。朕受命于先帝,忝居士民之上,已十六年矣。今朕痼疾日久,治國乏能,不敢憂擾天下。

    信王李舜,攝政多年,人品貴重,功績累累,深消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繼朕登基,即皇帝位,布告天下,咸使聞之。”

    此二道圣旨,一為廢太子,一為傳位。

    念至第二道的時候,每說一句,他都需要停頓許久,短短數語,卻用了很長時間。

    說完之后,他緩緩的閉上眼睛,說道:“朕乏了,你們都退下吧。”

    他躺在床上,雙目微閉,表情祥和。

    信王拳頭握了握,又很快松開,躬下身子,低聲道:“臣弟告退……”

    ……

    宮外。

    巡城司的兵將,已經將宮門口團團圍住,目光警惕的望著里面。

    皇宮之內,禁軍更是全副武裝,如臨大敵。

    京都的街道上,早已沒有了人影,百姓們躲在家中,人心惶惶,官員們也無心上衙,深居府中,時而望著皇宮的方向,面露忐忑。

    太子在太后祭典之上,意欲謀害攝政王的事情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傳遍了京都,而信王入宮,也有許久了。

    壓抑了許久的京都,終于在今日,徹底變天。信王與太子的矛盾,也在今日,全然爆發。

    太子謀害攝政王,為律法不容,百姓不容,若是陛下廢黜太子,那么太子再無登位機會,若是陛下不廢太子,則必定會除掉信王。

    今日從宮門口走出來的是誰,都關乎楚國日后的格局,人人提心吊膽,整個京都,都變得鴉雀無聲。

    城門口處,唐寧等待已久。

    自從信王進了宮之后,他就和陸騰等人退到了城門之外。

    城里現在就是一個隨時會被點燃的火藥桶,未免殃及池魚,還是躲得遠遠的比較好。

    陳舟從遠處走過來,說道:“唐大人,有人說看到很多衣著奇怪的人往北去了,應該就是二王子那些人。”

    “不可能!”完顏嫣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說道:“二哥和師父不可能逃跑的,你在騙人!”

    “他們肯定跑了。”陳舟看著她,說道:“你們刺殺信王,留在這里沒有好下場,不跑還能干什么?”

    完顏嫣倔強道:“他們會來救我的!”

    陳舟道:“他們就是不要你了……”

    “你胡說!”完顏嫣憤怒的向陳舟沖過去,唐寧拽住她的手腕,誰料到完顏嫣抓著他的手就咬了起來,一邊咬一邊哽咽道:“都怪你!”

    這小蠻妞咬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唐寧正要甩開她,表情忽然一怔,望著城里。

    從城內的某個方向,傳來了沉悶的鐘聲。

    完顏嫣松開嘴,擦了擦口水,抬起頭,眼中還含著淚水,怔怔的望著城內。

    京都之內,百姓們躲在家中,聽著鐘聲,茫然無措。

    京中各大高門,知曉鐘聲意義的高門權貴,面露震驚。

    皇宮之中,禁軍們愣了一瞬之后,就放下兵器,轉身向著某處宮殿的方向跪倒。

    有宦官從殿內走出來,扯著又尖又細的嗓音道:“陛下駕崩!”

    更多更精彩的小說敬請關注【51途站www.lgrvzm.live
a8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