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說 > 如意小郎君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清算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只要不是十惡不赦,罪大惡極者,自白都是可以適當的減輕刑罰的。

    當然,參與謀害朝廷命官者,尤其是監察御史,即便不是主謀,也是重罪,看在他自白的份上,死罪雖可免,活罪卻難逃。

    而鄂州的地方官員,在稅銀上動手腳,考慮到江南的大環境,治不了什么重罪,但謀害監察御史,可是觸及到了朝廷的底線。

    此事就算陳皇不追究,京中的御史言官絕對會和他們死磕到底,此外,吏部也不是好惹的,平日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是因為沒有找到機會而已。

    詢問完鴛鴦樓掌柜之后,唐寧回到房中,給方鴻寫了封信,等到將這些人押解進京之后,再順便交給他。

    鄂州不大,轄下只有三縣,一日之內,三縣縣令便全都到齊了。

    三人站在堂中,各個面色發白,鄂州刺史,長史,別駕,都被抓進了牢里,可見這次來的京官是一個什么樣的狠角色,萬一有什么地方觸怒了他,或許就會落得和那些人一樣的下場。

    唐寧看著他們,平靜的問道:“鄂州刺史貪墨國家稅銀多年,賄賂御史,意圖謀害朝廷命官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吧?”

    三人異口同聲的開口:“下官知道。”

    唐寧看著他們,問道:“本官將鄂州府衙涉事官員全都拿下,此事你們怎么看?”

    “于刺史罪大惡極,這是他罪有應得……”

    “大人處置的極好,下官佩服。”

    “多謝大人為鄂州除此奸佞……”

    形勢比人強,很顯然,這次鄂州刺史在劫難逃了,三人也毫不猶豫的站在了唐寧這一邊。

    唐寧最擔心的就是拿下州衙這些高官之后,鄂州百姓發生嘩變,雖然鄂州不大,鎮壓起來也很容易,但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如果鄂州下轄的縣衙配合,便能將此事的影響降到最小。

    他看著三人,說道:“鄂州刺史罪有應得,你三人應引以為戒,安定好轄區百姓,若有人膽敢從中作亂,意圖不軌,本官定不輕饒!”

    三人身體哆嗦了一下,立刻道:“下官遵命!”

    提醒了這三位縣令之后,等到三人離開,陳舟敲了敲門,從外面走進來,說道:“大人,江南西道提刑到了。”

    提刑官在陳國的地位很特殊,手中的實權不大,但對一道官員卻有監察之責,可以直接遞折子給皇帝,可謂是懸在地方官員腦袋上的一把利劍。

    他在鄂州搞出了這么大的動靜,沒有理由不驚動提刑官,只是沒想到他居然來的這么快。

    唐寧走進偏廳,看到站在廳中的一人,怔了怔之后,開口道:“宋大人,怎么是你?”

    站在堂內的中年男子他并不陌生,曾經的京東路提刑宋千,唐寧在靈州之時,就與他認識了。

    宋千看著他,苦笑道:“果然是唐大人……”

    唐寧吩咐陳舟上了茶,坐定之后,問道:“宋大人怎么會在這里?”

    宋千道:“一年之前,本官就調到了江南西道,此次正好在鄂州附近,聞聽此訊,便立刻趕過來了。”

    他看著唐寧,面色復雜道:“唐大人你可知道,拿了鄂州官員,你接下來在江南的路會很難走,朝廷那邊,也不好交代,嚴格的算下來,你也沒有捉拿鄂州刺史的權力,一旦消息傳到京師,這都將成為那些人攻擊你的理由……”

    唐寧其實在動手之前就想到這些了,而他先動鄂州,目的便是殺雞儆猴,震懾震懾其余州府。

    此行下江南,他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出江南的反叛勢力,一舉誅滅。

    為了保證這一個任務的順利,不管什么人,不管他們出于什么目的,凡是對這次行動造成麻煩的,都將被直接抹平。

    宋義似乎話里有話,唐寧目光望向他,問道:“宋大人的意思是……”

    “萬民書。”宋義捋了捋胡須,笑道:“只要唐大人將鄂州的民意傳達到京師,就能堵住京師那些人的嘴。”

    唐寧笑了笑,說道:“多謝宋大人提醒。”

    “江南情況復雜,即便本官早已看不慣這些人的作為,但也不敢輕舉妄動。”宋義看著他,說道:“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本官會留在鄂州,協助唐大人處理后續的事情。”

    “多謝宋大人了。”唐寧不能在鄂州繼續耽擱了,后續的一些雜事,正需要有一個信得過的人處理。

    宋義擺了擺手,說道:“唐大人客氣了,你做了本官一直想做卻又不敢做的事情,相比之下,本官做的又算得了什么?”

    ……

    鄂州這兩日發生了數件大事。

    當頭一件,自然就是鄂州刺史、司馬、長史等官員,被從京師來的大官捉拿下獄,委實令鄂州的官場發生了一場大地震。

    一時間,鄂州官員人心惶惶,這件事情也以極快的速度,傳至四面八方。

    第二件,則是刺史衙門連開五日,但凡鄂州百姓,受過這些官員欺壓的,都可擊鼓告狀,詳述冤情,在萬民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對于此事,鄂州百姓紛紛響應,衙門口一早就排起了長隊,直到晚上閉衙才散去,第二日一早,伸冤的隊伍又會重現出現。

    第三件事,便是包括鄂州刺史在內,數位官員的家產被查抄,據說查抄的銀兩加起來,有百萬之巨,各種珠寶金銀,裝滿了幾十個大箱子,百姓對此議論紛紛。

    “這些貪官居然如此富庶,朝廷的俸祿有這么多嗎?”

    “俸祿,他們幾百年的俸祿都沒有這么多,還不都是搜刮民脂民膏的來的?”

    “百萬兩啊,我們十輩子都賺不到這么多錢……”

    ……

    “才一百萬兩?”唐寧看著劉同,眉頭微皺。

    劉同道:“回大人,一百萬兩是實實在在的銀兩,其他的珍寶首飾,古玩字畫,加起來就不知價值幾何了……”

    銀子才是能實實在在給人視覺沖擊的東西,一百萬兩雖然已經是超級巨款了,但陳皇現在也不是窮鬼皇帝,這些錢,根本不能帶給他足夠的沖擊。

    唐寧想了想,說道:“讓人將銀票全都換成銀子,用箱子裝起來,太大的物件,也都當成銀子。”

    那些珍寶古玩都是贓物,不好處理,但是銀票換成銀子,視覺沖擊就大多了,一些帶不走的東西,也可以就地當了。

    劉同點了點頭,又道:“大人,他們還查出來,鄂州的一些商人,和官府勾結,偷稅漏稅……”

    唐寧眼前一亮,說道:“罰,按照律法,讓他們五倍補交回來,記得全都交銀子,不要銀票!”
a8电玩城